腐国度 > 科幻小说 > 神游诸天虚海 > 第271章文臣风骨
    大宋临安皇庭。

    望着宋帝对于他们的一种种插手朝政的举动无动于衷,反而是大有将一切都推到他们手上的想法。

    不论是左相,还是右相,亦或者是满朝百官,不由皆是微微点首不已。

    这就对了嘛。

    这个煌煌大宋,万里河山,有他们学富五车的文官来治世就够了,哪里还需要那一群无知的“泥腿子”来在他们面前指手画脚?

    就同那个偷情寡妇,扒灰儿媳,勾引尼姑,残害政敌,嫁祸学生的福建尤溪的朱夫子说的一样,我们读书人就是要做到“心存天理,嘴灭人欲”,以绝对正义的姿态来治理这个朝廷。

    那些个连“人欲”都灭不了的渣渣武夫们,根本没有资格来和他们谈论该怎么治理国家!

    “看来皇宫里最近一段时间传出来的,陛下前几日在皇宫书库里翻阅找到了一卷《万寿道经》之后,如获至宝,正在认真研读的消息是真的了?

    好啊,好啊,一个能只顾着修道,不在和我们争夺权利的帝王,才是一个好帝王啊。想一想徽宗,想一想钦宗,不就都是一个喜欢修道,不喜欢治理国家的好皇帝吗?”

    左相心中为宋帝的【觉悟】万分满意,再是遥想自己服侍的几位前皇帝,不由暗自点头。

    果然都是太宗皇帝赵匡义的种,一样的配方,也一样味道。

    连昏庸无道,嫉妒贤能,重文抑武,杀宰功臣的态度都是一样。完全是纯的,不是杂交。

    “不过可惜,我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到底是犯了天下人的忌讳,如果我还想善终的话,那就只能够对不住陛下您了。”

    左相看着直到现在依旧默不作声,恍若寺庙里那泥塑菩萨一样的宋帝不由微微在心中感慨。

    自家人知道自家的事,这位左相大人从来都知道,从自己被金国俘虏又放出来以后,自己的名声就在整个大宋范围里面臭不可闻。

    再在加上自己在宋帝的示意下,在风波亭里以“莫须有”的罪名残害了岳武穆以后,整个天下乃至是武林江湖里对自己咬牙切齿,恨不得大卸八块,凌迟处死的人不知有多少。

    为什么自己能够活到现在,甚至还能执掌权柄?

    不就是因为自己身为大宋左相,位高权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吗?

    那是对自己咬牙切齿的人,就算再怎样的仇恨噬心,难道还能够抗的过有军队保护的他吗?

    左相家中并非没有武林高手,他自然深知在这个世界里,武功虽然神奇,但那些武林高手就算再怎样厉害,也绝对比不上一只全副武装,弓枪甲马俱在的五十人的伍队。

    随便一波箭雨下去,就算你的轻功再怎样的踏雪无痕,一样是被戳成刺猬!

    而大宋临安却是有八十万禁军拱卫,就算是来再多的武林高手,也只不过是来送菜而已,天上地下简直再没有比这里更安全不过的地方了。

    但左相自己都知道,从从自己替宋帝背了那一个个黑锅以后,宋帝看着自己就分外的不喜。

    毕竟自己还掌握着宋帝那么多的黑材料,随意的抖一抖便是天下大哗,像自己这种被人用过的“痰盂”,需要用的时候自然是心急火燎,但一旦不用了址恨不得把自己扔得越远越好,甚至是永远不相见才行!

    而且最近几年,江湖民间那些要岳武穆正名的风声愈加的高昂剧烈。已经除掉了心头大患,再也不会有谁在自己耳边瞎逼逼要迎回徽钦二宗的宋帝,自然不会介意给岳武穆全家一个体面的身后,重新替岳武穆翻案。

    ——反正岳家一家尽数身死,连一个收尸的旁支都没有,就算是翻案了又能怎么样?难道还会有谁可以抗起岳武穆的岳家军大旗不成?

    更何况宋帝也可以借者为岳武穆翻案的机会,重新为自己在天下人面前塑造出一个被奸臣蛊惑了五十年,痛失忠臣良将,出卖了无数大宋利益给别国,现在却是突然间幡然醒悟,准备要替臣子报仇,准备的悲剧大宋天子的人设。

    只要在反手把那个蛊惑圣心,残杀忠臣,迫害民族英雄的自己,以大宋皇帝名义送上法场,再“咔嚓”一声。

    相信那群想要吃人血馒头的大宋底层人民,以及是恨不得叫自己挫骨扬灰的武林正道,便也就再也不会有什么怨念了……

    接下来,宋帝只要是在略施手段,自然就可以平息大宋内部所有的动乱,在安享百年太平了。

    对此,这位大宋左相只想说一声“呵呵。”

    蝼蚁尚且要苟且偷生,更何况是享尽了荣华富贵,整执掌着大宋无上权柄荣耀的他?

    他虽早已为自己想好了退路,但一看到宋帝最近几日,竟然沉迷修仙不能自拔,反而将他的事情放到了一旁不再管问,也是不由地长舒了一口气。

    若非要到最后关头,谁又愿意行那鱼死网破之事?

    “听说陛下所沉迷的那卷《万寿道经》,好像是叫……《九阴虚经》吧?”这位左相大人心中略有感触。

    “也许我也应该发动一下内宫之中的那枚棋子,将那经文抄录一遍,看一看究竟它是有着怎样的神异,能让我们陛下着迷到如此程度?”

    “报!”

    就在满朝百官,左右二相皆是心有二心恶意的时候,突然间一声急促的长鸣声,突然之间从这殿外有远及近快速的蔓延而来。

    不知为何,这一刻,所有文官们的心都是不由一紧。

    只转眼的功夫,就有一个满是黏土岩灰的捎兵小将,一下子就跌跌撞撞的从外面淌入进了这明亮大殿之中。

    “报!金国十万大军扣关襄阳,欲要破关入侵,城中军兵不足两万,陛下,襄阳危矣!”

    “嗡……”

    一瞬间朝堂上就已经炸开了锅。一旦襄阳城破,之后千里尽数都是平原,挡都挡不住,大金的军队兵锋更是可以直指临安。

    难不成昔日靖康之耻又是要在南宋降临了吗?这才安稳了多少年!

    “快快快!招大宋数路武将死守襄阳城!召集大军救援!!”

    之前还在想着怎样消减武将权力,让他可以真正登顶,再无一点制衡的右相,这一刻早就将他之前的想法扔到了不知多远。

    生死关头,不是那些武将们去顶着送死,难道要他们忠臣文官去赴死吗?

    也是在同一瞬间,那位左相大人就像是得到了自家“爸爸”的加持一样,整个人突然间就是红光满面起来“诸位有谁能替我大宋出使大金国!议和、纳贡,称臣,岁币,只要金军不入南宋,我想我们应该都是可以满足他们那群蛮夷的胃口的!诸位怎么想?”

    此刻,大宋皇庭,百官默然以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