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科幻小说 > 神游诸天虚海 > 第312章心乱如麻
    今日的临安注定不会太平了。

    或者说,随着那宋庭皇宫,那景阳钟响彻以后,身在临安府中的百官文臣,有一个算一个,不管现在到底是在做什么,都得心急火燎的来皇宫报告!

    大家又不是三岁小孩,哪里会不晓得景阳钟响四十八声究竟是意味着什么。

    皇宫里的官家都已经在明晃晃的告诉自己这件事情,在质问他们出现这样的事情究竟该怎么办。

    他们若是不来,难道真打算现在就跳出大宋这艘破船不成?

    南宋才方立国不过几十年,虽发生了无数叫人不满意的事情来,但一百多年的北宋威望依旧可以镇压住骚乱的人心。

    “皇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誓言依旧在前,只要天底下那群读书人没有乱。

    区区万万平民百姓,在这一群大人物,眼中就跟蝼蚁没什么两样,不过就是些轻易就被人割了韭菜的蠢货而已,再怎么折腾又能怎样翻得了这个天?

    纵使在这个世界里还有“武功”设定补丁。但在在那些熟读圣贤诗书的读书人眼里,所谓武功就算修行的再好,也只不过是空有肌肉的蠢货,他们最好的归宿也就是在自己的富苑院里面当一个看家护院的侍从奴仆罢了。

    至于读书人自己……他们若敢翻天,当真当是自己飘了,还是大宋官家手里的三千“肃武堂”众拿不起刀了?!

    当然这也是最后鱼死网破的时候才会出现,那群文臣熟读圣贤文章,如此的珍爱自己的性命,又怎么立于如此危樯之下?

    “杜相安好。”

    走在皇宫净街过道上的杜充,心中闪过无数不能与任何人说明的念头,一人安静的走着,可老远处就听到有官员在和他打招呼了。

    那官员言语中的献媚之意,只恨不得隔着十里地都能被杜充给闻到。

    “哼——一群趋炎附势之辈,老夫一心为公,两袖清风,爱是我大宋的楷模,怎么能与这些区区趋炎附势之辈为伍!”杜充闻言顿时冷哼了一声,就又已经是拂袖而去,算是和他们回了一礼,但一点都不再有曾经那种温和和煦的神情了。

    “右相他这是吃了胡椒了吗?火气这么大?”吃了一鼻子灰的那官员,再见着杜充的身影离得老远以后,才忍不住低声抱怨了一句。

    “张兄,看样子以后我们这位右相大人要和我们这些趋炎附势之辈划清关系了!以后我们的这右相大人,看来是要一心一意做一个为国为民的青天大老爷了。”他的这一声低声抱怨刚刚说完,就已经听到在他旁边突然间一个满是嘲讽之意的低声人声传来。

    “原来是李兄啊。”官员见到正偷偷摸摸来到他的身边,满目冷笑不止的那位李官人,一样是回了一礼。

    但他在突然听到了李官人说的那番话后,整个人都是瞬间哭笑不得了“就右相他还想做“清官”?还想做一个为国为民的青天大老爷?李兄莫不是失心疯了吧!”

    那可是杜充啊!

    天底下谁不知道这位是有多么的贪婪和暴戾,极尽的奢华无度,年一靠着大宋破家灭族,强行暴力所赚取的钱财不计其数,而且他还更是天底下一等一的汉奸,其卖国程度也仅仅比秦相略逊一筹而已。

    但是在其他方面这两位也是一丘之貉。

    可以说若不是大宋官人有意的庇佑住他,再加上右相自己从北宋时期就在朝堂为官,在这大宋官场上门人弟子无数,枝繁叶茂,谁也不敢妄加修饰,唯恐引发大宋官场自上而下的滔天巨浪的话,估计早就有武人在极度的憋屈下要言“清君侧”了!

    只不过大宋祖训,重文轻武,死压武者叛乱。若真的有哪个傻大胆敢说出这样的话,别说是“清君侧”了,就是能不能走出自己营帐的大门,估计都有待考证。

    所以身在大宋的武将们,他们还得继续憋屈下去,然后再在文官们的一声声嘲笑里面默默地腐烂死亡。

    不过相比起那群武将文臣们虽然没有他们耿直,但是内心里面的花花肠子更多。对于这位右相大人,虽然大家都是在依附他,侍奉他,赞美他,希望右相大人能拉着自己平步青云,但在内心里真正又有几个人能看的起他?

    可现在按照他面前这位李兄的说法,右相都把自己作贱到这种地步了,难道竟然还想着洗心革面,再洗白上岸了不成?

    这……这……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然也,然也。而且张兄我敢打包票,不仅仅是右相大人。左相大人,六位尚书令,十一位枢密院士郎,诸位金紫、银青光禄大夫,这些一品,从一品大员之下,我宋庭百官文臣们都要一心一意的作一个好官!”

    “噗——”闻言那官员顿时一声呲笑,打断了李姓官员的侃侃而谈,看看旁边已经因为见到他们两人的一台开始,渐渐围上来的其他官员,他直接摆了摆手,就想着离开了。

    “怎么,难道张兄你不信?别急着走啊。”说着话,那位理性官员的声音更是压低了许多。

    “张兄,你可知道刚刚景阳钟响四十八声,究竟是意味着什么。”

    顿时,刚打算直接离开的官员又舔着脸回来了。

    他在临安帝都里的根基并不深,不过是建炎六年的二榜进士,全靠着趋炎附势,巴结上官,慢慢的靠着时间磨资历才做到了这一步,若是没有谁来提拔,或者是有什么天大的机缘,自己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之前,临安皇宫景阳钟响,他虽然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他依旧是随着大流来这皇宫外。即使还没有资格进宫议事,但最起码的态度要摆正确了。

    现在能听到宫廷秘闻,自己就是再怎么腆着脸也得乖乖来听!

    “咳咳咳,李兄,看在前几日我才给你送去半扇猪头肉的份上,那我就洗耳恭听了。”

    “景阳钟响四十八声,则番国灭。若我没有猜错,那北方的金国应该没了……”

    “噗——李兄,你可别吓我,要在我们大宋头顶上超过百年,作威作福了那么久,甚至是强掳掠了徽钦二帝的金国,说没就没了?”

    “呵呵呵,不仅仅是金国。”李姓官员此刻眼中有微毫的神采稍黯,直叫人心中难安“张兄你难道没有发现了早在三个月前襄阳死战之后,金国就再也没消息了。我很怀疑,这一次根本就不是金国被亡国了。大宋只是为了不引起民众哗变,刻意的压制了消息而已!”

    “李兄你真是越说越糊涂了,若不是金国灭亡,还会是哪个国家亡了。”

    “呵,那也有可能——是西夏!”

    “你!我——这不可能!”那官员猛然就像是想到了某种极其可怕的事情,整个人都在激动的颤抖着。

    “是啊,不仅仅是金国,也许在北方,在那位郭将军的麾下的军队,他们正在发生着某些难以的蜕变也说不定啊!

    张兄,你能想象若是郭啸天不准备遵从皇令,在扫清了北方以后,直接南望时,是什么样的场景吗?反正我是想象不出来。但我估摸着,有人应该是看出来了……”

    “所……所以,我大宋的这些高官文臣们是准备想办法扭转自己在天下人眼中的形象。然后跳出我大宋这艘船,带着他们所有的东西,再洗白了上岸,依旧做他们的人上人?”

    那官员自己都想不起来说出这句话的自己,声音究竟有多么的干涩嘶哑,但隐隐又带着几分不可细查的激动。

    这一刻,他满脑子都是“以北统南”、“黄袍加身”、“一混中原”、“功大莫过从龙”一类的圣贤所说的至理名言,整个人都是晕乎乎的。

    “然也,张兄你果然是高才,竟然能在这这么短时间里想到这些!李某人敬佩尔!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做?

    那满朝的一品朱紫大臣们在关起门来偷偷摸摸的喝高汤,准备再找一个高树来接受他们这些噬血无数藤蔓,重新披上另一个政权的官袍,依旧做他们的人上人。而我们却弄不好要被他们拿来做皇朝倾覆时的祭品,你……真的甘心吗?”

    “我…”

    在同样的时候,这皇宫之外,有无数相似的窃窃私语声在这浩荡荡的大宋官员们的嘴里嗡嗡震荡,好像是叫人听清了,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

    一时间,皇宫外,有无数官员们心乱如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