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科幻小说 > 神游诸天虚海 > 第328章时空之毒廷达罗斯
    从王中孚取出了他们师门先祖陈传老祖安放在梦幻界里面的机缘,向着更高层面蜕变,所谓真气、武学、境界之类的玩意儿更成了无所谓的从此以后。

    就如他对自己所言的一样,在有限的寿命里,在他思索思考自己与林朝英之间感情,是不是只仅仅是自己作为“人”时的妄念,根本就一点意义都没有。

    而现在他已脱离了人的概念,就如同远古诸仙一般羽化飞升,肉身都已经完全抛弃,受在寿元上更是可以与天地平齐。

    这么漫长的寿元时光,如此强大的武功,根本不似人身的身躯。整个的就将王中孚自己与凡人分割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个体,而在他的内心里,自己高高在上又岂会再在低头俯视那些凡人蝼蚁?

    这样的想法是如此的明显。

    根本不需要林青,或谁往家猜测,只透过构成“王中孚”存在的那团星彩的轻微抖动,其中天象森然,雷鸣电闪,隐隐之间更是威严了不少,就可以知晓现在这位王公子心中究竟想的是何种想法了。

    世界上有没有神仙,估计他不知道。但现在他显然已经把自己自比做神仙了。

    吾本仙人,何必临凡?

    “可惜我的“浑天宝鉴”到底还有些学艺不精,我在之前能够将混天宝鉴推演到“暗混沌”的境界的话,我根本就不会被你枪锋所激荡出的余波侵袭,最终功亏一篑了!要不然,你们应该早早就被我浑天万象真气所开辟出来的小空间吞噬,死的连渣都不剩了。”

    恍惚之间,已经变成了一团果冻状的王中孚似乎是想到了万分可惜的事情,他“撇了撇嘴”,由衷的感慨了几声。

    “浑天宝鉴?你是欺负我外神神话知识不过60点吗?这么大的一坨“星之彩”,真以为我看不出来?这是哪个王八蛋,竟然把幻梦界与物质世界接通了,而且竟然在那里面给我下了一个天坑?”

    林青看着这一坨纯粹颜色的“果冻”,不由暗暗呲笑。

    不得不说,王中孚再脱去了纯粹物质的束缚,他生命形式就从纯粹的物质性变成了如同能量化聚合体一般的存在,可以让自身的存在形态自由转化成为天地元气,也也可以在有限的层次里吸收吸纳着各种根本不足以物质体质来吸纳的能量伤害。

    在林青的眼里,这种层次上的突破与质变,已经让他成为纯粹彻底的非人,就连存在本质都已经发生蜕变。

    不再单纯的像是人体一样,是有物质作为基础,是用力量、速度以及各种非凡能力等方面所表现出来的非人。而是真正改变了“人”的存在,彻彻底底的蜕变成为非人。

    化身天地、气吞乾坤、元气与物质相互转化

    只要物质不灭,元气不竭,精神不尽,那么这位王公子……他或许真的能“永恒”也说不定。

    当然也仅仅是在理论上的最佳情况而已,星之彩的躯壳与天外外神宇宙相连,本身就带着难以言喻的疯狂与绝望。任何接触它的人都会被它的纯粹颜色所侵染,最终变成一个无情无欲,无有思想的混沌怪异。

    只是单方面的接触,或者是看到就能够造成形如心灵模因一般的效果,更何况是以自己的意识鸠占鹊巢,人为的打造出一只人造“星之彩”?

    王中孚继承那位陈传老祖机缘的一刹那,如果直接了断的兵解,意识不与星之彩接触,也不修炼那所谓的“浑天宝鉴”的话,也许在无尽遥远的未来时,还有一线生机。

    但现在,可能他永远都不会知道,现在他已经不再是自己了。

    不过对于王中孚而言,可能他就算知道了也无所谓。

    求仁得仁,既然他本来就想要从那梦幻界里摄取到足以和自己对抗的力量,以此来保住大宋江山不至于灰飞烟灭,而还要匡扶天下,力挽狂澜于大厦倾倒,做一个能名流万古的名士。

    现在既然这样的力量已经取到,也就不必在意过程,以及结果究竟是如何了。

    最起码现在这个时刻,站在自己面前,施展自己力量,与自己狂吠的“人”,应该是“王中孚”没错了。

    “可惜了林姑娘。而且估计全天下,现在也就只有我能把你当做一个“人”了。”

    林青扶手一动,有一座迷离万彩,好似由万亿光辉泡泡而构建出的真理门扉在他的背后蠢蠢欲动。

    在这万亿光辉泡泡的门扉之内,端坐神座之上,作为守卫一切永恒真实真理而存在的某道模糊不清的身影已经悄然伸出了手指。

    似乎想要出手断了这位王公子的妄想,让他至少能够以“人”的身份当场去世了。

    省的以后有哪些精虫上脑的穿越者,在穿越到这个金系世界想要搜集美女,甘当龙骑士之类的时候,一不留神见到这位未来的全真之祖,直接因为朝见“仙容”而灵视值爆炸,原地疯了。

    “也算是为未来穿越到这个世界里的那群穿越者们,谋求福祉了。”林青在心中默默为自己点赞“这年头像我这样毫不为己,专一为人的人,实在真的是太少了啊。我一直都坚信在任何一个世界,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那么那个世界就一定会有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的!”

    真理门扉里的人影已经悄然起身,可就在这时,一声怪异猎犬的狂吠之声,从这街道某处不足120度的夹角处冲了出来。

    仅仅是在眨眼的功夫,就有一个人影像是穿越了时空一般突兀的出现在了林青的前面。

    再一刻,再见到了林青之后,就是“嗷”的一声,就重重地向林青扑去!

    哪个人影就像是一只前后通透的圆管所联通虚空后,而诞生出的某种怪异,难以描绘其形态,更不能说清其行为。

    每一次向前扑动,就像是有重重叠叠的时空云在他身上蔓延,一瞬刹那的时光就像是被他重叠了无数次,每一丝的重叠都代表着他正在与林青在未来进行的一次碰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