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科幻小说 > 神游诸天虚海 > 第342章真武试炼之地~主神空间
    空旷的神殿,璀璨纯粹的神灵,幽幽紫青双色的青铜油灯光辉,以及是一样刚刚才从自己的世界里来到这个真武神殿里的其他人,一切都仿佛与上一次他们集会时没有丝毫两样。

    岳定微是压下来心中没由产生的悸动,与赵玄灵轻轻点头。

    不过此刻大家都是在真武光辉视线之下,他们虽然想要说些什么,但想一想紧急将他们招揽过来的地官,也都没有了再交谈下去的希望。

    倒是五大三粗的禺,在不着痕迹的抠了抠自己的脚丫子,又是是抹了一下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望一望这四周这样严肃的氛围,好歹是将自己嘴里的话又重新憋了回去。

    “诸位,真武上帝有神喻降。”

    说话的那位,是一直以来都作为联通他们人与神之间彼此联系的“地官”。

    他一样同他们似的,端坐在这看似简单的蒲团上,但只是轻轻的拍了拍手,不论是岳定,还是赵玄灵,亦或者是禺,都是不约而同的稍微持平了自己的脊梁,以此显示自己对地官嘶哑声音的重视。

    真武上帝无为而治,如周天运转,万象罗森,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基本上不论他们做什么,都不甚在意。不论你在这里做什么,只要不触及神灵的底线,祂根本不在意什么。

    这样的态度虽然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由心底发出轻松。但不得不说这对于一个组织的凝聚力而言,堪称是绝顶难明的穿肠毒药。

    所以很多时候,这位身形神秘,简直是由无数秘密聚集成的“地官”,就成了那个为他们发任务,给他们奖励,赠予他们异宝,勉强将他们凝聚成一个整体的角色。

    虽然大明六司之一,那专门收集的能力者情报的太乙司不止一次的上书说,他们有理由、有能力相信,这位的“地官”极可能是曾经在海洲昙花一现般出现,一举掀翻了海州办事处太乙司成员,又是转眼消失的那个白莲罗教的黑袍人。

    换句话说,一直在这神殿里作为他们这个小团体的核心而隐隐存在的“地官”,就是大明帝国头疼了将近500年的白莲罗教教徒,而他们弄不好就是在和那个白莲罗教打工呢!

    虽然这个消息被明帝国死死地封住,不敢让这消息被大明,平民百姓们知道,以免造成恐慌。但只要是知道的人,无一例外都感觉是憋屈的慌。

    消息上传,明帝直接下令,一边想办法在现实里找到“地官”的下落,然后想办法把他拉下水。

    一边又希望岳定能在这神殿聚会上,坐上“地官”的位置,以此来将这个看似渺小简单,实则在未来注定能够在无数世界里占据高位的聚会抓在手里!

    只可惜,这事想的很美,实际上压根就没有一点卵用。

    “地官”能坐在这个位置,根本就不是人家的个人威信有多高,完全是因为人家的炼器、炼丹的手段高超,本身就是价值的生产者。

    无论是由他手上所出的可以在极大范围内提升一个能力者武力值的神兵利器,或者是已经比真金白银都要值钱的各类真武甘露,对于能力者们而言,这才是万金不换的利益!

    只要是小学毕业的人都知道只要是小学毕业的人都知道,所谓金钱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赋予金钱,能够使用价值,这才是最重要的。

    所谓金银本身不值钱,值钱的是人们相信它值钱。

    若是现在有能力者,从天外直接牵引出一颗黄金构建的星球降临于世。分分钟钟在这样通货膨胀下,全世界所有以金本位,信誉本位、国家本位为核心的资产链就得完全部崩溃。那些迷信金融学,迷信金融力量的资本家,也都得一起跳楼挂路灯!

    而在地官手上,他所流传在世界之中的那些物品,根本就不需要任何人来赋予其价值,因为它们本身就是最大的“价值”!

    千载不变,万世不易。

    就算再多,也根本不会造成任何的资本通货膨胀,反而还会往上升值!

    你叫岳定坐在这个位置,可是他到哪里产生出那些能叫人服众的价值品出来?

    难道叫岳定给那些人一人一张裁剪好白纸,说因为通货膨胀,金融链熔断,次贷危机爆发,我给你们的这些白纸就是给你们的钱,就是我给你们价值?

    岳定很怀疑,如果自己真说出这番话,弄不好会被这里的人活生生打死!

    所以岳定回首就把陛下交给他的任务抛之脑后,安心坐在“地官”的下手出处,和他做起了倒买倒卖资源,坐地分赃的愉悦勾当来。

    反正明帝又不可能找到“地官”在现实世界之中的踪迹。

    就算他有怀疑自己和地官在一起沆瀣一气,找不到什么证据,他还能以“莫须有”之罪将自己给割了吗?

    连有着官方背景的岳定都尚且如此,更何况是日子过得还不如他的赵玄灵。

    至于禺,虽然人家那个世界里面资源无数,随便挖上一根草放在他们世界,都能看作是千年的灵药,万载的神草,但就他这样的智商,

    哎——二十之内的加减法还可以勉强算的出来,超过二十就要另一个人来配合了。

    所以在没有其他世界里最顶级的人才,受到真武光辉的指引出现在这里的话,也许“地官”把握他们这个小团体走向核心的权利,就不会有谁能动摇得了了。

    而且似乎真武上帝也能够清晰地把握到他们之间的关系,许多时候也乐意借着地官之口诉说一些神谕,而这次相信也是一样。

    “诸位…”地官嘶哑而又熟悉的声音悄然在神殿里回荡,“上帝前一段时间,于某个不可名状的存在的交战,撕裂了那位的本质,篡夺了他的概念。上帝有鉴于这片时空里的人大道断绝,武道不兴,心中很是叹息。所以便是施展真武,开辟出一方‘真武试炼之地’,亦可称为“主神空间”,可牵引芸芸众生意识进入其中试炼,增长性命之力,获得远古传承,行走诸天世界……所以我赶紧来通知诸位,而诸位也都准备一下吧,莫要在事情发生之后,还不知为何发生。”

    “嗡……”

    徒然间,岳定只觉自己的脑子嗡嗡作响,眼中地官的身影仿佛变得很遥远,微微颤动,却再也听不到多少声音。

    无数嘈杂的念头在汇聚于自己脑中,猛然间他只感觉到了唯一一个念头“出……粗大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