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科幻小说 > 神游诸天虚海 > 第349章邪物狂欢,血肉禁忌
    “恩?”

    突然间感受自己身上受到的“创伤”,少女的声音突兀地上扬,一抬头就已经见到叶雄正慌不择路的抓住了自己。

    他脚步杂乱,眼神飘移,就像是人间世见到了某些难以理解名状的景象,然后随时准备拉着自己向着这密林深处跑。

    从没有

    从自己降生的那一刻,除了自己的老爹在自己小时候,从没有谁敢摸自己。

    尤其是在自己觉醒了能力后,但凡有一点信息来源的人,在和自己见面时,无一不是恭敬异常,唯恐一时不慎,为自己惹下天大的祸端。

    但她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刚刚降临,竟然是会遇到这样的亵渎。

    少女就像是由黄金水晶所构造的眼瞳之中,有一层层纹路盘旋而舞,纹路蔓延,隐约构筑起某种让人无法理解想象的复合型的纹理。

    世界似乎悄然无声的暂停了一瞬,叫人神生畏。

    这一刻叶雄发誓,自己抓着少女的柔荑素手时,心中绝对没有半丝涟漪,而是想着快速准备拉人往后撤。

    至于在抓住她的手之前,不经意间触摸,撞上了什么

    嘿嘿嘿……叶雄敢以自家那只一到晚上就叫春的“花狸”发誓,要是自己在当时动了一点其他的念头,那自己就把它给阉了!

    “花狸,你已经是一只成熟的喵了,我相信你一定会愿意为你家主人做些什么的吧。加油,我相信你一定是最棒的那只花狸?(?????w?????)?!”

    “瞎想什么呢!”

    啪叽一声,叶雄想都没想就把那雍容少女薄怒地伸向自己的手指给拍到了一边,一脸义正言辞,身后竟然像是打了圣光一样,其风度之高,叫人不能直视。

    “你没看见呢!那些进村里的人出事了……这个森林,不对,是这个村庄,也不对,是这个世界,它们对在排斥我们。我能感受到,现在它们要我们死!”

    看着至今依旧是袅袅炊烟,压根就没有因为那一行十几个人进去,而有丝毫动乱的村庄的叶雄,一边在唰唰的流着冷汗,一边在捞着少女快步向后退。

    危机!危机!大危机!!

    叶雄高达16点的感知在疯狂地朝他示警。

    大家能来这个未知时空,就都是在一个战壕里面,这才认识多久,大家在本质上又没有什么不能协调的大矛盾。彼此之间在想些什么,还能瞒过的了彼此?

    所以叶雄从一开始就知道那群人进了村庄,绝对没安好心,杀人放火估计都是基本操作,就算是血屠一隅,他也不是没有心理准备。

    但就像他身旁的少女说的一样,财帛动人心,三倍的利益就足够叫任何人出卖套在自己脖子上的上吊绳子,更何况是真实不虚的通天力量摆在自己的面前,只等着自己往上走?

    所以在之前,叶雄他自己都有下场和人家一起分上一杯羹的冲动。

    至于他为何还在这里……

    相比起少女在刻意等他人向前探路,然后自己再一路收割,当一位的想法。

    叶雄在这里,完全因为他的力量、敏捷、体力这三维属性都是远低于人类平均值。

    就他这样的三维属性,真要进了村,指不定谁是谁的经验值呢!

    他的意思是先看看那群先进村的人,有没有办法依靠着杀戮得到经验值。

    武帝说的好“先富的带动后富”,若是可以,他跟在后面杀上一两只鸡,也不是不行。

    “总不能自己连一只鸡都杀不过吧?只要杀上一只鸡,我就是最棒的那个!”

    暗暗为自己树立了好几个f,叶雄打定主意,自己一定要在这个世界里苟道大成。

    而现在,事实证明,做人苟一点,真的是有好处的。

    看,这不就赚到了吗?

    一群为了经验值都已经红眼了的人,进了村庄且一点问题都没有发生,这本身就是发生了最大的问题。

    没有发生任何事情,本身就代表着出了大问题。

    “走啊!”

    拉着少女的手,叶雄似乎是在做最后一次努力。但尴尬的一幕发生了,不论他再怎样的用力,这少女竟像是足下生根,他是一点都没有拽的动。

    “你这家伙的三维属性该有多高啊!你还是一位娇滴滴的花姑娘吗?该不会是有八块腹肌,脱下裤子比我还大的汉子吧?”

    叶雄发誓刚刚他是真的尽力了,但不是他不努力,实在是这姑娘太重了,自己实在是拖不动。

    “我怎么老是感觉你的心理戏很丰富?而且刚刚你是不是又在骂我了?”

    叶雄喟叹一声“我的思想纯洁的都快返照圣光了。我看你的心里的戏可比我多多了!既然你这么不待见我,那我走就是。”

    说着叶雄就狠下心来,松开了死死抓着人家的糙手,准备先开溜了。

    就在这一瞬间,叶雄刚刚才踏出去的脚,又哆嗦着缩了回来。

    “怎么又回来了。你不是说要一个人跑路的吗?”

    少女眼眉青筋直跳动,一点都客气,甚至完全没有了刚才那般风度翩翩,雍容尊贵。

    “我感觉自己还能被抢救一下,要不姑娘你和我一起吧,大家彼此间还能有个照应的。嘿嘿嘿……”

    在叶雄的感知里,天空像是飘荡起了灰黑色的雪花。

    像是灰烬,更是是被地狱罪火点燃一切后剩下的残骸。

    世界像是在他的眼前换了一种主题。

    有血红色的月亮在雾中升起,地表中长出无数像杂草一样的腐烂手指。

    在雪白的石灰岩山坡下,原本应该是村庄的地方,早已变成了一只蹲伏着的巨大的人形剪影。

    成千上万畸形的魔怪围绕着它飞转,犹如深秋黑色的腐叶在风中打旋;

    他看到在那剪影的身上,有跳舞的邪灵像煤炭一样漆黑的躯体,有时迟钝的爬行、有时发疯一样奔跑、有时面团一样搅在一起、有时又会猛地散开……

    无数依附于些邪灵、饿鬼、怪异、魔怪们,他们用刚刚走进其中的活人的骨头做的牧笛吹奏出病态的乐曲,用剥去皮肤的受难者的人皮蒙的鼓敲击出没有节奏的咚咚声。

    “咚咚咚……”一声又一声的长笛鼓声不断的在叶雄的耳边震荡着,这是一场没有开端,也没有终结的狂欢。

    而他们就是闯入这场狂欢宴会里的不速之客!

    ——仅此而已!

    现在,村中的活人成了这狂欢中的一员,而那些邪物们也已经看到他们两人了……

    “我艹,感知高,难道就是罪吗?为什么要让我看到这些玩意儿!我槽死定了,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