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科幻小说 > 神游诸天虚海 > 第353章来吧,未知可能之外之人
    “我刚才就要你跑,明明是你自己故作矜持不想跑,现在到不掉,倒是怪起我来了。合着好坏都是你的一张嘴,随你怎么说吗?

    再说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消灭这些怪异,可是真的能得到经验值的!

    我的三维属性不够,面对这些邪魔怪异连破防都做不到,所以这些经验值可都算是你掠夺走了的。

    你可是占了不少的便宜,而且为了得到经验值,你还故意减慢了脚步,现在开始被人合围,还怪我?”

    一边在逃跑着,一边在努力抓紧这一点点时间恢复精神的叶雄,在看到少女脸上那越来越不耐烦的神色,顿时心中一惊。

    想都没想,就将责任一推二五六,把这口黑锅甩了出去。

    开什么玩笑!

    现在是什么情况!

    自己的三维属性弱的掉渣,好不容易在属性里面一骑当先的“感知”,又因为这个世界的独特背景而不敢使用,甚至叶雄还要刻意的把它给忘记,以防止一不小心再使用它,然后让自己去领一盒不加鸡腿的盒饭。

    而且事实上,说一千道一万,就算叶雄的“感知”属性可以使用,但他浑身上下就没有一个技能,空有属性也是一个屁都放不出来,别说是杀人了,估计就连天际省的一只废鸡都杀不过,这要它有何用!

    而且“感知”属性究竟怎么使用,能产生什么样的作用,它对人、生灵、怪异们又有什么样的用处,叶雄也只听到“系统”絮絮叨叨的稍微提了几句。

    再回想起来自己的脑子里全是一团浆糊,完全不知道当时自己究竟听到了什么,又想起了什么(┯_┯)。

    好不同意才摸到了连一点门道,被动地发挥的几下,结果直接把自己给带进深沟里,死活都爬不上来。

    这么坑人的属性,饶是叶雄在主世界里也是身经百战,但也是平生所见,简直快把自己恶心坏了。

    总之一句话,现在的自己如果和她脱离,那分分钟钟自己的血骨就应该被后面那群死死追着的怪异们拿去敲大鼓了!

    不过叶雄能感觉,这少女可能是因为家学渊源的缘故,行为做事都极讲规矩,言道理。

    简单的说便是一饭之恩必偿,睚眦之仇必报。

    在这世界里,叶雄虽然看似屡屡冒犯她,但实际上叶雄对她的帮助极大,好几次都是借着他那超人好几数筹的感知,提前察觉到了危险,她才能逃命的。

    而且就像叶雄说的一样,虽然这一群血肉怪物们不断的追着自己,但自己一样是有收获的。

    “呃…话是这么说没错啦。你你……不也得到了不少的好处?我看你的感觉,都已经以前不一样了。我是能得经验值,你不也一样能有收获?”

    听到叶雄的甩锅,少女顿时脸色一僵,许多的话都是被一齐堵在了胸腔里,气得她原本有些太平的心口都有些鼓了。

    不过她也知道自己在这事上,确实是占了叶雄几分便宜。

    如果是换作自己那位老父亲,遇到这种明明对自己有恩,可自己出于某种形式,偏偏就报答不了的情况。估计早就扔下一把匕首,叫叶雄为了大明自裁谢罪,然后再高呼一声“汝之父母妻女,吾养之”之类的话了。

    但她不知为何,却怎么也下不了这样的决心。

    “老爹,枉费你跟我讲了那么多的帝王心术,没想要到我第一次使用就出了岔子。”少女低低的不满地嘟囔声,随即就转头对着刚刚舒了一口气的叶雄厉声呵斥道“看看看,看什么看,还不赶紧跟上。我跟你讲啊,这会儿如果你再掉队了,我可就真的不救你了!你放心好了,我朱婧香一言九鼎,说到做到!”

    “原来你姓朱啊。”叶雄嘴里微微念叨,心中不由默默猜测。

    在这个混乱扭曲的世界里,强大的感知固然是一种不可名状的诅咒,让他不知不觉就因为窥测到那些邪祟怪异的大恐怖,而死的不明不白。

    但在另一边,也正因为这个世界的特殊性,他的感知也被催化到极致。即使他的力量远远不够格,但冥冥之中自有第六感在提醒他,这个姓氏所蕴含着的危险。

    ——就好像…就好像……就好像在很久以前,或者是很久以后自己会和这个姓氏,就会像是一双大手上早已死死纠缠的花绳,永远也不能理清了。

    “这双手……我好像见过的,可是在哪儿见过?我怎么就想不起来呢?”他低下头,在自己眼眸深处,弥漫蒙蒙的“雾气”悄然散开来一丝。

    隐约的深处,在更加广阔瑰丽的感知视界中,他像是见到了一个空旷的碎灭时空。

    在其之上,一个根本就不能看清相貌的孤寂无聊者,正坐在这片宙光废墟之中,静静在这片遗留的废墟里。

    空洞的眼光,就像是在寂然拨动了有无之间的长弦,亦仿佛片片雪花落在了无数奇幻多姿的故事的最尽头。

    就好像一切的绚烂繁华三千,在最终只剩下了这一片碎墟空白。

    在极端茫然里,这位孤寂者却是在默默一人在翻着手里那叫人眼花缭乱的花绳。

    花绳在翻飞,在错综复杂的花绳线条里,仿佛一个渺小的微型宇宙在生成。

    随着微型宇宙在这双手之中的花绳里诞生,一道道时间线,一条条的平行维度,一个个的宙光之涟一样是随之而来。

    但那看不清面容的人仅仅是双手一撑,这所有的时间线、平行宇宙、宙光之涟都成了这道花绳里面的一根根丝线。

    全部是被他有条不絮的翻进了手中的花绳里,没有一丝的疏漏。如此的技术,直叫偷偷看到这一幕的叶雄叹为观止。

    毕竟他也是翻花绳的绝顶高手,但是他从未没有想到有谁会一以个宇宙作为中心,无的错乱时空,平行世界,宙光之涟做丝线翻花绳。

    这逼格,真是帅的他连车尾灯都看不见。

    但随着他这翻花绳的游戏慢慢继续下去,叶雄却看到在这个花绳宇宙里,一个又一个的死结开始出现,不论他怎样的用力用脑,手里的花绳都无法将这些死结翻开。

    “这花绳游戏根本就不可能再翻下去了,它的死结太多,翻不开的。不论进行多少次,只要还是这样子翻下去,永远都会出现这些死结了,绕不开的……”叶雄看着这花绳宇宙,就像是被鬼上身了一样,在不知道在对着谁自言自语。

    “是啊,这些命运的死结我不能解开,因为这是我所经历的历程,是它们成就了我,我若是放弃他们,就等于抛弃自己。但是你不一样,你还有未来!

    所以……”

    突然间,叶雄注意到这位望不清面容的孤寂者,腰间别着那把非常普通的左轮手枪被像是一只无形的手拔出。

    “这些我不认同,被我所厌恶的命运,碎!”

    “砰!砰!砰!砰砰砰!”

    枪声连响六次,左轮手枪上的6发子弹倾泻而出,亦是极端精准射穿了那些他不认同的命运线上!

    无数渺渺的人影,浮现在了叶雄的感知中,但眨眼间就被冷漠的斩去痕迹。

    无论稚嫩,茁壮,苍老,欢笑,悲泣,漠然……人生的每一个侧面,世界的每一个分支,思想的每一个尽头映照而出的可能……生老病死,起承转合,众生百态,无可估量的信息,刚刚才从这些命运线上向叶雄覆盖而来,就被这位孤寂者从根源上生生扼杀射碎!

    如梦镜泡影,转瞬即逝!

    “来吧!那个可能是仅仅存在在过去一丝可能之外的未知之人啊,如果想不要一切悲剧发生,那就越过时光,覆盖我!我就坐在这个等待着你,等着你走到我的面前!

    但如果你失败了,那未来的你,就便是现在我,今在,昔在,未在。”

    这一刻孤寂者脸上的蒙蒙雾气散开来,露出来的是与叶雄极度相近到相同的面孔!

    不知不觉有一丝鲜活的血迹,从叶雄眼眶里缓缓渗出,衬着灰蒙蒙的瞳孔,仿佛其中是蕴藏着无尽的孤寂。

    可眨眼间,叶雄不自然的按住鼻梁,所有他刚刚所看到的一幕,就突然间从他的记忆中消逝,一切浑如未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