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僵尸之邪恶秋生 > 第三四章 僵尸再现
    任婷婷来义庄的第二个晚上,僵尸和原剧中一样,没有出现。

    因为陈秋生没有被鬼迷,文才也没有吃到掺了黏米的无效糯米变成半人半尸,所以九叔不用一边跟鬼斗法,还要一边费心照顾文才,很清闲。

    他在灯下看了一会《茅山怡神秘本》,交待一句“睡觉要锁好门窗”后,便回屋睡觉去了。

    九叔睡后,陈秋生和婷婷卿卿我我一阵后,也各自回房睡去。

    一夜无风无雨,翌日天明,采食了东来紫气,用过早点,陈秋生顶着朝阳,拿着个大竹桶,便往镇上跑去。

    陈秋生施展出狸猫腾挪身法,一口气跑到镇上,先在街上买了几个柠檬,然后回到家中,找出小苏打。

    他先挖了勺小苏打倒竹筒里,然后将柠檬放碗里,用石杵压碎,榨出来的汁全部倒进竹筒。

    “抗凝剂就是柠檬酸加小苏打制成的,应该有效吧?”陈秋生心中想着,收拾好后,出了家门,往屠宰行走去。

    来到狗肉摊子,对屠夫道:“老张,今天杀的是什么狗?”

    “秋生,又来买狗肉啊?今天杀的是只五十多斤的大黄狗,你看看这肉质,多红润,要几斤?”屠夫老张道,听语气,陈秋生似乎是这里的熟客。

    “黄狗?”陈秋生皱眉,问道:“你那有没有黑狗?”

    “有是有,不过我一天也就只能卖出一只去。而且秋生啊,这狗肉虽然讲究一黑二黄,三花四白,但其实只要狗健康,肉新鲜,都一样好吃的,你看这狗肉,多新鲜……”老张道。

    “狗肉倒无所谓,但我只要黑狗血。这样吧,我出一块大洋,买那黑狗,你宰了,把血给我,再称十斤狗肉给我,那狗就由得你买!”陈秋生取出一个袁大头道。

    “这感情好,就依你!”冤大头上门,老张立即笑呵呵地同意,一个冤大头,都够买两条杀好又处理干净的整狗了!

    老张叫来个相熟的屠夫帮忙看铺子后,立即回家去,片刻后牵了条黑狗来。

    老张将黑狗牵来,让陈秋生验明正身后,用绳套套住狗脖子,将另一头抛到高处,一拉绳子,就将黑狗吊了起。

    场景有些残忍,陈秋生不由念了被往生咒。

    吊死黑狗后,张屠夫开刀放血,放出一钵黑狗血来。

    陈秋生并未急着将狗血装竹筒,他先用竹刷刷了会,将凝血刷出一些,过滤掉一些血小板后,才将狗血倒入竹筒中。

    将黑狗血移进竹筒,用塞子密封好,陈秋生让老张切了十斤黄狗肉,用两个袋子装着,付了一个冤大头后,离开屠宰行,往姑妈店铺走去。

    为让狗血与自制抗凝剂充分融合,陈秋生是一路摇晃着竹筒,好在因为闹僵尸,镇上闲逛的人很少,没被人围观。

    送了三斤狗肉到姑妈铺子,聊了两句后,陈秋生便提着另外七斤黄狗肉与黑狗血离开。

    在街上买了些菜,出了镇子,陈秋生跑步回到义庄。

    将狗肉和刚买的菜送到厨房,把狗肉弄好放锅里炖着,陈秋生抓了把糯米,便拿着黑狗血和昨日编的绳网去了善堂。

    找来一个脸盆,装了黑狗血,两个小海碗,一个装糯米,一个现放了点童子尿进去。

    陈秋生踏罡步斗,掐诀念咒,给黑狗血、糯米、童子尿、绳网加持了辟邪后,取出一张烈火符,“噗”一声点燃。

    “急急如律令!”陈秋生将烈火符抛入糯米碗中,以金刚指搅动几下,糯米立即被点燃。

    陈秋生端起糯米碗摇晃几下,所有糯米便都被点燃,他抖手便将冒火的糯米倒入了黑狗血中。

    “呼……”黑狗血立即腾起青幽幽的火苗,陈秋生端起童子尿倒了进去,火也未息。

    血尿被烧的气味就不描述了,倒进童子尿后,陈秋生屏住呼吸,手结金刚指,拿根木棍搅了几下后,将揉成一团的绳网丢进血火中,用木板盖些血火后,在木板上扣了面八卦镜上去。

    静止半个时辰,陈秋生用木棍将捆尸网取出,挂到外面去,让其散去气味,以便进行下一步处理。

    那剩下还有一小碗混合童子尿遇火糯米的黑狗血,陈秋生也没有浪费,用个小竹筒装好,让任婷婷随身携带防身。

    收拾好血盆,陈秋生走到气味散得差不多的捆尸网前面,掐诀念咒。

    “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吾身……万神朝礼,役使雷霆。鬼妖丧胆,精怪忘形。内有霹雳,雷神隐名。洞慧交彻,五炁腾腾。金光速现,覆护真人。”

    金光咒念完,金光印也结好,陈秋生毕集全身法力,给捆尸网加持了一个金光咒上去。

    “哗……”捆尸网闪过一阵似有还无的金光,陈秋生微微一笑道:“勉强成了件初级法器,要是这次不被毁掉,以后每日加持金光咒,以法力温养,便能成为法宝,早晚护身。”

    陈秋生想着,便坐下修炼起蕴神诀来,吐纳天地灵气,炼化为法力,弥补先前消耗。

    ………………

    白天自是相安无事,到了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候,阿威带着两个保安,打着火把冲入了义庄。

    “九叔,九叔……”阿威一路跑一路叫地冲进了义庄,见到九叔后,惊慌道:“那个僵尸又出现了!”

    九叔立即起身,拿了些法器后,对秋生、文才说了句“把家伙拿出来,关好门窗,看好婷婷。”就随阿威往镇上跑去。

    “这僵尸在镇上咬死个人,然后就奔义庄而来,是调虎离山之计。看来它这次出来,不仅实力大增,开了尸眼,还有了些灵智……”

    “嗯,记得在义庄,它踩了脚糯米,随后就再没踩到,九叔、秋生第二次拿墨斗线弹它的时候,它退了,并拍了块木板下来把墨斗线打断……他是真开灵智了。”

    九叔走后,陈秋生思索一会后,皱起眉来:刀枪不入的僵尸不可怕,怕的是其刀枪不入还有智慧!

    陈秋生做出总结后,对任婷婷、文才两个道:“婷婷,拿好我白天给你的东西,保护好自己;文才你去把大门关上,我去拿家伙!”

    陈秋生将桃木剑、八卦镜、墨斗、捆尸网、糯米全部取来摆到大堂中,又对关了义庄大门、侧门的文才道:“去撒糯米!”

    僵尸来了,没有任何注意的文才哆哆嗦嗦去撒糯米去来了。

    陈秋生把捆尸网系到身上,手持桃木捡,很镇定地坐在大堂正中,要是再穿上道袍,那简直就是九叔附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