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僵尸之邪恶秋生 > 第三十五章 飞僵
    “砰砰砰……”

    义庄的大门突然被扣响,正在撒糯米的文才将目光看向了陈秋生。

    “等一下!”陈秋生拿着桃木剑起身,将文才拉到屋里。

    “轰——嘭!”大门发出一声轰鸣,整个倾倒,重重砸到地上,脸上没了黑毛,现出一脸烂肉的任老太爷双手伸直的立在门口。

    “黑毛脱落了……”陈秋生心中发毛:这场景,这任老太爷至少是由黑僵进化成跳僵了,也有可能是飞僵!

    在道童时,打不赢黑僵,本想着成了术士,能和这任老太爷过上两招,想不到他不声不响的成了跳僵,甚至是飞僵!

    没什么好说的了,陈秋生立即关门上闩,然后捅开一层窗户纸朝外看去。

    那任老爷推到大门后,迈步走了进来——不是跳,是走的,这是灵智恢复,开始模仿生前的行动了。

    任老爷从门板上走过,一脚踩中糯米,黑气直冒,等其收脚,地上留下了一个黑脚印。

    任老太爷看了眼那脚印,四下一看,一下跳上了围墙,走了几步后,轻飘飘地飞到善堂门口,走了进去。

    “是飞的!”陈秋生捏了把汗,这开了灵智又会飞的僵尸,真是太吓人了!

    就在这时,陈秋生看见九叔和阿威跑了进来,陈秋生立即将门打开。

    “师父,僵尸往善堂去了!”陈秋生道,那僵尸似在配合,嗬一声大叫,将善堂的窗户打破。

    “桃木剑拿来,你们进屋关好门窗!”九叔道。

    本以为跟在九叔身边会很安全的阿威一听这话,立即闪进屋中。

    “师父,那僵尸已经成了飞僵,眼睛还能视物,怕是上到房顶去了。”陈秋生道。

    “我们去楼上等它!”九叔一听这话,立即闪进屋中,朝二楼跑去。

    “你们关好门窗!”陈秋生说一句后,也跑到了二楼。

    陈秋生和九叔埋伏倒天窗下方视野盲区处,各自贴了张掩盖阳气的闭气符后,屏住呼吸,拉着镇尸网,守株待兔起来。

    任老太爷和原剧一样,果然上了屋顶,当天窗中投下的月光被一巨大黑影遮住后,九叔与陈秋生对视一眼,将网举起。

    “哗!”天窗被轻轻推开,一双枯瘦长满六寸长指甲的尸爪出现在两人眼中。

    那尸爪在封窗的木板上一按,吹枯拉朽的便将钉子钉死的木板连钉推下。

    “啪嗒!”木板落下,在安静的夜晚发出一惊心动魄的声响,然后一双脚从天窗中伸了进来,然后是小腿、大腿、腰、胸……任老太爷无身无息的飘了下来,配上气氛,真心吓人!

    任老太爷是背对着两人的,等他落地,师徒对视一眼,拉着网冲了上去。

    两人一动,气息立即泄露出来,那任老太爷“嗬”一声转身,不过迟了,黑狗血加火糯米加童子尿制成的捆尸网已落到他身上。

    “嘭嘭嘭……”捆尸网一落到僵尸身上,受尸气刺激,立即金光大放,任老太爷身上如铁板中枪似的,火星直冒。

    “嗬啊……”

    受此重创,任老太爷发出恐怖的刺耳惨叫,浑身如抽筋般颤抖起来。

    陈秋生和九叔刚要将网系上,任老太爷朝前一跳,一股恐怖的力量袭来,拉着绳子的两人直接被拽倒。

    “嘶啦——”

    任老太爷五寸长的鬼指甲在捆尸网上一划,小拇指粗的麻绳直接被切断,不过鬼指甲也被炸断好几根。

    “呵!”任老太爷发出一声自带立体环绕音的恐怖呵气声,直挺挺的站了起来,双手朝陈秋生戳来。

    陈秋生一个狸猫打滚也就是赖驴打滚躲开后,迅速起身,一脚踹向任老太爷胸口。

    “嘭!”陈秋生一脚踹过去,感觉跟踹到个铁人身上似得,僵尸只是晃了下,他则被震退到一丈外,翻身才立稳。

    任老爷朝秋生走去,九叔使出诛邪剑法,桃木剑竖于身前,以剑指开锋后,右手握剑柄,左手抵住剑首,跨前一步弓腿,出手便是推波助澜刺向僵尸后心。

    桃木剑上灵光熠熠,光彩比陈秋生使来要亮不少,噗一声刺入僵尸背心半寸,然后剑身弯曲,也刺不进去了。

    任老太爷往后一抓,桃木剑就被折断,锲而不舍的朝陈秋生扑去。

    九叔见状,用背去压其膝盖,任老太爷脚弯了下,又迅速蹦直,直接把九叔震到三米外,撞断木扶手,朝楼下掉去。

    “嗬……”任老太爷嗬着气,一跃就是三米,双手朝陈秋生脖子掐来。

    陈秋生见闪不开,便用手架住其双手,僵尸一摆手,便是一股沛然莫御的巨力袭来,他身不由己的腾空而起,飞出二楼。

    “灵猫翻身!”陈秋生身在半空,使出狸猫腾挪身法中的一式,调整平衡,无惊无险的落地。

    “嗬!”任老太爷发出一声很大的呵气声,身体前倾,就从楼上飞了下来。

    “你们先出去!”陈秋生对手脚无措的站在门后的文才、阿威、任婷婷三个道。

    说不定他们把门打开,四目师叔已到了门外也不一定,却是一强援。

    陈秋生说话的同时,从兜里掏了把糯米捏在掌心,双手一前一后的架在身前,上身微倾,踩着八卦掌配套小碎步,慢慢朝气势汹汹走来的任老太爷走去。

    他走得慢,只希望遭遇时间能晚个十天半月,不过任老太爷却很急切,两步就到了他前面。

    事到临头,陈秋生也不怂,把掌中糯米朝着任老太爷眼睛扔起后,一个翻身滚到剑架边上,拔出两把精钢剑来,十字交叉护在身前。

    这不叫怂,只是这僵尸身体僵硬如铁,打还不知道疼,傻子才和他赤手空拳的大。

    “哈!”这时候,先从楼上滚下来的九叔已经取了把大关刀来,抡圆了朝扑向陈秋生的任老太爷头顶砍去。

    “当!”刀刃砍在任老太爷天灵上,发出一声巨响,刀刃狂颤,却只斩下几根枯发,在头皮上留下一条刀印。

    这下应该有些痛,任老太爷晃晃脑袋后,舍弃了陈秋生,将仇恨转移到九叔身上,朝其扑去。

    陈秋生摸摸身上,除糯米外,还有一面八卦镜和一个墨斗。

    他想了想,扔掉一柄剑,将墨斗取出,拉出线来,转动精钢剑,在剑刃上缠上二十来圈墨斗线后,就朝任老太爷扑去。

    PS:例行求推荐、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