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我是校霸他亲妈 > 奶狗
    “睿哥,我们去唱歌啊?”杨洺站在不远处问道。

    杨洺也就是矮个子的男生,身材纤细,身高170厘米左右,表情总是贱兮兮的,一抬头还有点抬头纹。

    他们来的时候就合计来看望周睿一下,猜测这次周睿非得被他妈扒一层皮不可,来了之后两个人正在商量怎么去找周睿的时候,周睿却自己出现了。

    看见周睿还能出门,身边还跟着一个漂亮妹子他们还挺震惊的。

    看起来……过得还不错?

    来都来了,还遇见了,那就出去浪啊!

    还能顺便散散心。

    杨洺身边站着的男生叫李肖楠,也是周睿的铁哥们之一,柴美涔看着他也觉得眼熟。

    之前她见过李肖楠两次,李肖楠除了叫她阿姨,就再没说过一句多余的话。

    今天也是,从始至终都没说话,只是看着他们,估计就是一个沉默寡言的性子。

    刚才在班级群里看到大家起哄周睿,他还帮周睿打了一个圆场,话题就被带过去了。

    他跟周睿差不多高,一头规规矩矩的黑色短发,眉眼端正还有点帅气。他属于非常有辨识度的长相,棱角分明,配着一双单眼皮。

    厌世似的长相,特别适合拍平面广告,摆出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一准特别出片。

    “我不去……”周睿下意识拒绝了,他觉得应该先解决柴美涔的问题。

    “去吧,我也一起去,正好散散心,现在我的心情不太好。”柴美涔站在旁边说道,接着对两个男生大手一挥,“走吧,今天我请客。”

    “美女小姐姐就是豪气!”杨洺立即欢呼了起来。

    周睿一瞬间身体紧绷,想起他们三个在一起猥琐的样子要是被柴美涔看到了,他身上一准伤上加伤。

    他妈最见不得他没正形的样子。

    “别了吧……”周睿立即试图阻拦,那边杨洺已经跟柴美涔聊上天了,并且上了一辆出租车。

    李肖楠站在车门口看着他,他只能硬着头皮跟着上车。

    到了ktv,杨洺进去后就开始点歌,扭头问周睿:“睿哥,你打算唱什么歌?你的主打曲目?”

    周睿立即杀了过去将杨洺赶走,认认真真地点了一排歌,生怕杨洺乱切歌放了什么诡异的歌出来。

    杨洺看着屏幕上的字幕都有点疑惑了,周睿不知道抽了什么疯,点了一首《我爱北京□□》。

    “不是,睿哥,你今天怎么……”杨洺的话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

    “像我们这种积极向上的好青年,就应该唱符合我们风格的歌曲!”周睿说完,拿着话筒,态度端正地唱完了一整首歌。

    他的微信朋友圈,能让柴美涔看到的都是积极向上的,世界一片宁静美好。私底下发的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正经东西。

    周睿唱完,柴美涔还有心情夸周睿:“唱得不错啊。”

    “我给你点首歌?”周睿问柴美涔。

    “行。”柴美涔其实也是一个麦霸,只是很少跟儿子一起出来玩,这种情况自然也不会怯场。

    于是,杨洺跟李肖楠就看着漂亮得跟个小仙女似的柴美涔,唱了一首《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一边唱一边身体摇摆。

    两个人在歌声中逐渐凌乱。

    进来的时候李肖楠点了果盘,周睿就站在门口等,果不其然送来的东西里有啤酒。

    他立即给拦住了,说道:“给我换成果汁,雪碧、可乐什么的都行。”

    “那得凑不少。”KTV有最低消费额,只要消费够了唱歌的费用就会免掉几个小时。

    “那就再来个果盘,果脯也来点,爆米花什么的都行。”周睿说完就走进了包间。

    他进去后跟李肖楠耳语:“我把东西换了。”

    “管着你?”李肖楠用下巴往柴美涔那边示意,问周睿。

    “对,她属于我家长。”

    “哦。”李肖楠也理解了,周睿刚惹了事,家里管着他也是正常,所以也没在意。

    柴美涔唱完歌,坐在了杨洺的身边小声问:“周睿这次打架的原因是什么?”

    其实她的心里还是有点在意,她的确没有问周睿这个,她每次气糊涂了,就难免会失去理智一阵子。

    她觉得了解一下事情的经过也是应该的,如果她误会了周睿,也要跟周睿好好谈谈。

    在她的概念里,就算她是家长做错事情也需要道歉。

    “睿哥天底下第一好人。”杨洺回答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呦呵!”柴美涔被杨洺一秒变正经的模样给逗笑了。

    “那你就不懂了吧,有一句话说的好,以暴制暴,以杀止杀。我们睿哥就是这么做的,姓陈的那货活该被打。”杨洺说得颇为豪情壮志的,在杨洺的眼里,周睿那简直是江湖英雄。

    柴美涔还想再问几句,结果被周睿拽了出去,说什么也要离开。

    前几秒,周睿看到班级群里有人起哄,一群人要过来KTV看看小美女。

    他真怕那群孙子看到柴美涔就要微信号,顺便轻薄几句。随便一句土味情话,都仿佛在他的面前骂“干|你|妈”是一个效果的,他能跳起来暴打那群人。

    “还没玩多久呢。”柴美涔还想再问一问杨洺,杨洺没心机,套话一套一个准。

    “我们去趟理发店,先把你的头发弄一弄,顺便去商场买几件你能穿的衣服。”周睿只能试图转移柴美涔的注意力,他可知道柴美涔发起疯来有多可怕。

    柴美涔也没纠缠,打算回去之后再问问周睿本人。

    去了理发店后,Tony老师看到柴美涔的发型都有点无所适从了。

    “拉直。”周睿站在柴美涔的椅子后面说道,伸手拽了一下柴美涔的头发估量长度,接着在柴美涔的脖颈位置比量了一下,“长度到这里就行,稍微有点刘海。”

    “锁骨发?”Tony老师问他。

    “她这种长度也只能这个发型了吧。”

    “行,听他的。”柴美涔立即点头,她儿子很少对她的形象发表意见,所以只要参谋了,柴美涔就听。

    “那我们先处理卷发。”Tony老师回答。

    叮嘱完周睿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拿出手机来给侯冉昔发消息。

    周睿:嗨~

    侯叔叔:嗯,需要我帮忙求情?

    今天早上柴美涔就是给侯冉昔打的电话,侯冉昔知道情况也不稀奇。

    周睿:不用,我现在跟我妈相处得非常和平。

    侯叔叔:要多少?

    周睿:今天不要零花钱。

    侯叔叔:我派助理给你买了这边的零食。

    周睿:今天又是想做我爸爸的一天呢。

    侯叔叔:别乱开玩笑。

    周睿:我以前不太理解你为什么对我妈那么好,觉得你也就是有一颗感恩的心,单身这么多年也是你太挑,不过今天我突然就理解了。

    侯叔叔:这是作业写完了?还是被你妈打傻了?

    周睿:别转移话题啊,觉不觉得这张脸有点熟悉?

    周睿将杨洺偷拍发到群里的小视频发给了侯冉昔。

    紧接着电话就打了过来,周睿看到来电显示就忍不住坏笑,接通了电话就听到侯冉昔有点焦急的声音:“怎么回事?”

    “出差的工作完成了吗?”

    “别转移话题,那个女生是谁?”

    “我妈啊!”

    “别开玩笑。”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今天早上我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我带她去检查身体了,身体都挺好的,就是有点不明白为什么突然这个样子了。还有就是身份问题有点难办,她现在这样说她三十六岁没人信啊,以前的模样跟现在差距太大,身份证、驾驶证都没法用了。”

    周睿说话的时候语气就是特别痞气的那种,听着就有点气人。

    电话那边的侯冉昔似乎觉得周睿在跟他开玩笑,还在跟他确定:“真的?”

    “真的。”

    “现在你们在哪里?她状态怎么样?”侯冉昔做了一个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问了这个问题。

    “我们在理发店呢,打算把她那钢丝球的发型拉直了。”

    “我看看有没有机票,实在不行就安排车回去,你帮忙稳住她,我很快就回去。”

    “行,路上小心,你赶回来的这段时间有我照顾她呢,你放心吧。”

    挂断电话,周睿还没能收住脸上幸灾乐祸的笑。

    柴美涔这辈子做了很多错事,甚至连周睿自己都觉得柴美涔把他生下来就是一个错误。

    但是有两件事情她做对了,第一件事就是买房,第二件事就是投资侯冉昔的公司。

    柴美涔怀她的那阵子手里有一笔钱,因为怀着孕,也没办法做什么伟大的事业,就用了最老土的方法:买房。

    她当初也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就是想做个包租婆。

    没成想后几年房价不要脸似的疯长,卖了二环的几套房子,又在三环买了几套,没多久就又涨得不成样子了。

    就这样,在没有限购政策的时期,柴美涔靠着倒腾手里十来套房子算是衣食无忧了。

    现在他们住的小区其中一栋楼,大半栋楼都是柴美涔一个人的房子,其他的房子租出去收租金,邻居都是他们家的租客。

    原本是一栋楼,后来卖了两层,为了救侯冉昔的公司。

    当时侯冉昔的公司面临倒闭,员工罢工抗议,合作客户在外面闹,还说要告到侯冉昔倾家荡产。

    那阵子就连侯冉昔的家人都没管他,毕竟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少了侯冉昔也没什么。

    当时直接放出了狠话来:我们不指望你能养我们了,你以后也别拖累我们。

    这就是断绝关系的意思。

    那个时候只有柴美涔站在侯冉昔身边。

    柴美涔性子泼,有人闹她就比那些人还凶,将人赶走了还卖了房子帮侯冉昔周转。

    侯冉昔没有就此倒下,还真就重新站起来了。

    当时侯冉昔的公司小没上市,柴美涔就算是投资入股了,占了公司30%的股份。

    等后来上市了,柴美涔也是元老级股东之一,手里的占股仅次于侯冉昔。

    侯冉昔的公司在后期简直就是超神的存在。

    不仅仅越做越大,还势头很强。

    柴美涔基本不去侯冉昔的公司,但是定期会收到公司的收入,一季度的收入就够柴美涔再买两层楼的。

    这些年侯冉昔跟柴美涔的关系一直不错,侯冉昔对柴美涔也非常的照顾。

    柴美涔自我感觉她跟侯冉昔是一起长大的,外加帮过侯冉昔,所以就算侯冉昔对她好,她也觉得理所应当,完全没有多想。

    但是周睿觉得,侯冉昔是企图当他爸。

    真不是周睿敏感,实在是侯冉昔看柴美涔的眼神太温柔了,看到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还有就是,柴美涔总说侯冉昔就是人太善良,太老好人了,总是被欺负。

    但是周睿很早就见过侯冉昔不为人知的一面,只是没跟柴美涔说。

    那天他去给侯冉昔送柴美涔腌制的小菜,还有亲手包的包子。

    到公司的门口就看到有人在闹,那人指着侯冉昔的鼻子骂:“你这么做会遭天谴的。”

    侯冉昔冷笑了一声,笑容自带一股邪气,看得周睿不寒而栗。

    就是影视剧里那种斯文败类的模样,西装革履,戴着一副金丝边眼睛,看着那人轻蔑的笑。

    哪里像个善良的人?他吓得躲了许久才再次出现。

    从那以后周睿就认定了,柴美涔身边埋伏了一条狂摇尾巴装小奶狗的大灰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