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我是校霸他亲妈 > 选课
    “理由呢?”侯冉昔在给周睿打电话前也曾这样问柴美涔。

    柴美涔坐在研究所里,这里的工作人员还会时不时过来看她两眼。

    侯冉昔脱掉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了她的肩膀上,顺便站在她的身前看着她,帮她挡住了些许视线。

    她终于自在了一些。

    被人当成稀有动物观察,还真是让人浑身不自在。

    她抬头看着侯冉昔。

    他的表情很平静,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他的眼神总是很温柔,带着安抚的作用。

    她渐渐冷静下来,接着叹了一口气说道:“周睿的好朋友说,周睿是个好人。”

    “这……是什么理由?”侯冉昔有点不明白。

    “其实在打了周睿,周睿对我吼说我不了解他之后,我就开始思考我是不是一个称职的妈妈,我是不是真的了解我的儿子。那天我问了他的朋友,就觉得我可能真的错怪了他。”

    “可是你也不必用这种方法,这就好像在班级教室里装了监控器,随时观察孩子的一举一动,会让周睿觉得不舒服。他还是一个特别有脾气的人,估计不会同意。”

    “我要去他的学校以身作则,而且不能跳广场舞,不能打麻将,我还不缺钱,你让我之后干什么去?”柴美涔问侯冉昔。

    侯冉昔回答:“我给你出钱,你去环游世界吧。”

    “我自己去?”

    侯冉昔沉默了,确实没有人能陪柴美涔一起去。

    “我大学辍学了,其实有的时候想想还是觉得很遗憾,所以……如果一直不能变回去,我重新读书也算是除去了心中的一个遗憾。”

    侯冉昔再也不说话了,指尖微微颤抖,想要抬手拍拍柴美涔的肩膀安慰。

    柴美涔却在这个时候再次出声:“他爸学习那么好,我也是能考上一本的人,他怎么学习那么差呢?你帮我分析分析,他是不是早恋了。”

    侯冉昔的手顿住,改为了握住了拳头。

    “周睿是那种谈恋爱了会告诉你的孩子。”他回答。

    “对,我都能想到他那气死人的样,保准到我面前不服不忿地说:你要是敢欺负我女朋友,先得过我这关。”

    侯冉昔笑了笑没回答。

    周睿知道了柴美涔的决定,气得差点呕出一口血来。

    课间操结束后拽着自己的两个哥们就去了能逃学的墙壁边,他们学校的设计特别变态,全方位无死角的安装监控。

    难得有个死角位置,院墙比周睿还高不少,想跳出去特别费劲。

    之前周睿行动利索的时候,跳起来还轻松一些,现在腿脚不利索,只能杨洺和李肖楠帮忙。

    杨洺扶着膝盖俯身,让周睿能踩着他的后背上去。

    李肖楠则是先爬了过去,到墙壁的另外一边。

    周睿爬上墙壁就看到李肖楠抬起双手对他说:“来,我接着你。”

    “滚犊子,你这架势是要公主抱啊?信不信我踢死你?”周睿看到的一瞬间就恼了。

    “那怎么办?”李肖楠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表情,不过眸子里多少有点无奈。

    “你也撑着,我能下去。”

    李肖楠点了点头,撑着身子让周睿能顺利下来。

    周睿下来后穿上鞋,因为着急腿脚还不利索,走路的时候一蹦一蹦的,模样看起来有些滑稽。

    李肖楠看着杨楠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了,他才再次跳回到学校里。

    周睿回到家里,就看到柴美涔哼着歌,在给自己收拾书包。

    看到他走进来也不惊讶,反而淡定地说:“我就知道你会逃学回来。”

    “妈,你能不能成熟一点,突然转来我学校干什么啊?”

    柴美涔回答得特别坦然:“你不是说我不了解你吗?我去了解了解你。”

    “你了解!我什么事你不知道啊,用不着这样。”

    “看妈妈新买的书包好不好看?”柴美涔举起自己的包给周睿看。

    周睿拿来柴美涔的书包看了一眼。

    这个牌子的包随便一个都几万块钱打底,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妈妈包里放了五个备课笔记本,一个笔袋里放着圆珠笔。

    “你觉得我还应该准备点什么?太久没上过学了,都忘记了。”柴美涔凑到周睿身边问。

    “你再在里面放几管口红,放几包零食,就符合现在女孩子的书包了。”周睿回答。

    “嗯,你果然了解,你是不是早恋了?”柴美涔问他。

    周睿无语了。

    防不胜防啊……

    周睿把书包往沙发上一扔,对柴美涔说道:“你要是觉得生活无聊,你就现在去给我找个后爸,年龄只要比我大五岁以上,别超过六十岁我就都能接受。以前我总觉得你只能靠钱交男朋友了,现在看来你还可以美□□人。”

    “少跟我扯皮,这事是你能管的吗?”

    “对,我管不着,所以你也少去我学校管我。”

    “我不管你?我不管你早就被学校开除了,你跟妈妈说实话,你这次为什么打架?”柴美涔干脆坐在了单人沙发上,看着周睿问道。

    周睿靠在沙发上突然哽了一下,眼珠子一转,迟疑了一会回答:“没什么,就是看那货不顺眼。”

    似乎是在故意隐瞒什么。

    柴美涔挑眉:“为什么不顺眼?”

    “他长得丑。”

    “我问你,你不肯说,我就只能换一个方法知道了。我已经决定了,你侯叔叔今天已经联系学校领导了,我明天就会转学过去。”

    “有意思吗?!”周睿急了,干脆嚷嚷起来。

    “有意思。”柴美涔回答得特别认真。

    她觉得周睿还有救,他不会是一个社会败类,她还想再抢救一下。

    她比较笨,双商都不高,能过想到的方法也就只有这个了。

    看到周睿现在流里流气的样子她非常着急,她觉得她应该做点什么,刚巧这个时间发生了这件诡异的事情,她正好利用一下。

    周睿坐在沙发上气得翻白眼,又扭头看了看柴美涔的包,想到了什么突然笑了。

    “行,你来吧。”说完歪着嘴角笑。

    他打赌,柴美涔坚持不到一个月就会自己退学了。

    嘉华国际学校比较有意思。

    这所学校的国际班原本只是用来招生用的噱头。

    如果把孩子从小就送到嘉华国际学习,就算中考的时候学习成绩不好,只要英语考试的时候英语科目及格了,就可以直升本校高中部的国际班。

    谁知嘉华国际学校的国际班两年前出来了一个满分考进剑桥大学的,同年还有一个男生差一点满分跟着考进了剑桥。

    一下子培养出了两个考进剑桥大学的,满分的学生还参加了一个电视台知识竞赛十分出名,让嘉华国际学校一下子就火了。

    这两年,国际班从一个班扩张成了四个。

    而且班级里不仅仅只有混吃等死的学生了,还有一些真的学习很好,打算考国际名校的学生。

    正常参加国内高考,还有普通班跟火箭班。

    周睿呢,是那种不直升上高中都费劲的学习成绩,自然是在国际直升班混吃等死。

    柴美涔为了去了解周睿,让侯冉昔动用关系,让她转到了周睿所在了高二国际3班。

    柴美涔站在办公室的门口,看着外面吵吵闹闹的学生,多少有点感慨。

    她在高中的时候也曾经是无忧无虑的,那个时候是她最幸福的时光了吧,现在想想……心口突然开始隐隐作痛。

    侯冉昔办理完了手续,到了柴美涔的身边说道:“你要随时小心,出现意外就给我打电话,我立即过来。”

    所谓的意外,就是怕柴美涔会突然变回去引来恐慌。

    “好。”柴美涔点了点头。

    两个人刚对视了一瞬间,周睿就走了过来,手插在口袋里,笑嘻嘻地看着他们俩个人,说道:“我来迎接新同学了。”

    说着走过来,帮柴美涔拿着包。

    他的身边还跟着两个哥们儿,杨洺看到柴美涔就主动问好:“哟!美女小姐姐,真没想到以后我们会是同班同学。”

    李肖楠就站在旁边,看戏似的看着他们,接着扭头看向窗外,似乎操场上的球赛更能吸引他的注意力。

    柴美涔笑着说道:“嗯,以后多多关照啊。”

    “肯定会关照的。”杨洺笑得眼睛都成了一条缝。

    周睿也不说话,就是用下巴示意,杨洺立即去帮柴美涔捧着校服。

    “有你照顾她我就放心了,那我就走了。”侯冉昔拍了拍周睿的肩膀。

    “别太放心。”周睿给侯冉昔递了一个眼神。

    侯冉昔知道周睿话语里的含义,也不担心:“别太低估她。”

    “是是是。”周睿没太在意,直接带着柴美涔离开。

    柴美涔需要先换校服,看着那么多套校服,又看了看周睿他们身上穿的问:“穿校服有什么说道吗?”

    “游泳课穿泳装这个不用说吧?春秋一套校服,夏天、冬天各一套,运动课有运动服,校庆的时候穿正装,里面还有篮球球衣跟网球服。”周睿懒洋洋地回答。

    “我现在穿你们这身?”柴美涔从里面抽出了一件问。

    “嗯。”

    柴美涔到了洗手间门口,拿着衣服进去了。

    周睿站在门口等,看到有女生要进去,长腿踩在门框上说道:“里面有人用呢,滚楼下上去。”

    几个女生看到是周睿,立即灰溜溜地跑了。

    等柴美涔换完衣服出来,看了周睿半晌。

    周睿平静地看着她问:“怎么了?”

    “我在想我总担心你早恋是不是多虑了?”

    这么对女生,他能有对象就怪了。

    “你本来就是多虑了。”

    “谁教你的横行霸道?啊?我教的吗?我换个校服,人家该干嘛干嘛,你拦着干什么?”

    “我怕别人看到你剖腹产的刀疤。”周睿凑过去小声说道。

    柴美涔不说话了。

    身体变回去了,所有都好似回去了,但是那个刀疤一直都在。

    就好像一个无法抹去的印记,独独留下了这个,时刻提醒她,她曾经做过怎样的事情。

    她生孩子的年代刀疤还是竖着切的,换上学校内的短袖的确会被看到。别看嘉华国际学校外表光鲜亮丽的,厕所里面只有隔断,没有单独的门。

    周睿带着柴美涔回到班级,一路上柴美涔都受到了特别的关注。很多人都在看着他们几个人窃窃私语,也不知是她引来了关注,还是周睿更加出名。

    国际3班班级门口就有人在徘徊,看到柴美涔他们来了居然有一阵欢呼声,柴美涔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有更多人从教室里冲了出来看她。

    柴美涔问周睿:“他们在举行什么奇怪的仪式?”

    “狂欢。”周睿回答。

    “什么意思?”

    “进去你就知道了。”

    柴美涔进入教室,就知道这群人为什么狂欢了。

    她站在班级前面,就看到全班四十个人,三十五个男生,另外五个女生全眼巴巴地看着她,眼中也透漏着兴奋。

    其中一个女生她看着眼熟,是借周睿身份证的女孩子。

    “理科班?”柴美涔问周睿。

    “不,直升班,稍微有点学习成绩的都在普通班了,学习好的在另外三个国际班,谁知道我们这届怎么这么奇葩,靠直升上高中的就……”周睿说着叹了一口气。

    柴美涔理解地点了点头。

    “啊啊啊啊啊!美女啊!!!”

    “周睿的美女小姐姐!之前还藏着掖着,还不是入狼窝了?”

    “此生无憾了!”

    “跟我恋爱吧!”

    教室里鬼哭狼嚎的。

    “滚!”周睿不爽地骂了一句。

    教室里顿时安静了。

    他给柴美涔安排在了教室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怕有其他人调戏柴美涔,特意自己也换了位置,就坐在第二排柴美涔的身后。

    周睿将黑板上的课程表拿下来,放在了柴美涔的面前:“课程表。”

    看到课程表的一瞬间她就有点懵了,因为课程表全英文。

    “数学是必修课,物理跟生物课二选一,化学跟经济二选一,其中化学跟生物不能共选,选完了给你报上去。”周睿对柴美涔说道,还真就有点欢迎新生的意思。

    柴美涔惊奇地问:“还选课啊?那岂不是……”

    “对,选修课有可能跟其他三个国际班的学生一起上。”周睿点了点头,这就跟大学选课一个意思,选了那节课的会一起上课。

    “我选物理跟化学。”柴美涔说道,那个西方经济学她完全没接触过,估计会学不好。

    “下午自习课都有小班,从周一到周五我都给你选好了,周一上两节舞蹈课、周二学架子鼓、周三学下棋、周四学书法、周五学主持。”

    “等等!一周都没有休息的时候?你们的小班都报这么满吗?”

    周睿摇了摇头:“不是啊,我们正常每个人就选两种算多的了。”

    “那你给我报五个?”

    “趁年纪小就应该多学点东西,我是为了你好!你怎么就不能理解我们这些做家属的良苦用心呢?等你长大了,就会感谢我了。”周睿痛心疾首地说。

    周睿看起来用心良苦,心里却在暗爽:妈,你也有今天!

    家长一句为了你好横行天下,做了多少“丧尽天良”的事情?

    就该让他们也体验体验,什么是“为了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