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我是校霸他亲妈 > 逃学
    周睿昨天晚上跟侯冉昔出去了,回家后玩手机到晚上两点多才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就听到厨房里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知道的是柴美涔才打扫卫生加做早饭,不知道的还以为谁拆房子呢。

    周睿微微蹙眉,翻了个身继续睡。

    柴美涔敲了敲周睿的房间门:“起来了,都几点了,别人家太阳好的时候晒床单,你这倒好,天天晒窗帘。”

    周睿用被子盖住头,躺着不肯起来。

    她都变回十六岁了,怎么还这么精力充沛的?年纪轻轻多睡睡懒觉挥霍一下人生不好吗?

    柴美涔在厨房里做完了早饭,见周睿没出来又到了周睿门口,敲门叫了几声都没有动静。

    柴美涔干脆去取来了房门钥匙,打开门走进去。

    进屋就看到周睿的裤子跟袜子就脱在了床边,这要不是房间柴美涔早就给他收拾过,真不知道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她伸手去掀周睿的被子,一个劲儿地念叨:“起来了,今天天特别好,你抱着被子出去晒一晒,不然一会太阳都下山了。”

    周睿睡觉的时候就穿了条内裤,一下子就蹦了起来,快速去套了一个短裤,才嚷嚷起来:“你怎么自己进来了?上高中前我就跟你约法三章了,你不能擅自进来。”

    “是啊,说好敲门才能进,我刚才几乎是砸门了。”

    “你有没有点意识啊你,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跟我一般大似的还进我房间,我心里觉得别扭。”

    从听到别人议论他和柴美涔开始,他就觉得别扭了。

    在他看来他坦坦荡荡的,那是他妈,他不对他妈好对谁好?别提妈宝男什么的,并不是对妈妈好就是妈宝男,周睿是一个自己特别有主意的人。

    但是他也开始有了防范意识,就是他现在不能跟柴美涔太亲密了,不然在别人看来不对劲。

    柴美涔没搭理他,自顾自的将被子都抱了起来,一股脑给了周睿:“捧出去晒了,我给你换个被单,你晒完把我那屋的被子也晒了。”

    嘉华国际高中的校霸周睿,在周日的早餐被妈妈叫了起来。最后妥协了,穿着个背心跟短裤,捧着被子出去晒被子。

    到了楼下他想吸根烟,结果发现左邻右舍都在楼下溜达呢,他也就忍着又上了楼。

    一栋楼里住的老大爷才出去晨练,卖煎饼果子的婶子才推着车出门。

    他抬头看着太阳,还没完全升上来呢,这就叫太阳都要落山了?

    柴美涔心情不好的时候,顶多给周睿煎个蛋。

    但是心情好的时候,做出来的饭菜就非常琳琅满目了。

    早期柴美涔会给周睿做儿童餐,就是那种早饭多种多样,还会拼成小熊、小兔子样子的早餐,周睿吃得特别开心。

    今天可以看出来柴美涔的心情不错,周睿坐下喝了一口香蕉牛奶,开始跟着吃早饭,嘴却不老实:“我出去的时候太阳刚出来,这就是你嘴里的太阳都要落山了?你这样的以后别去人家孩子的满月酒,进去以后看着那孩子说,你们家这孩子离死不远了。”

    “就你屁话多!”

    吃完早饭,柴美涔从包里取出作业来放在了桌面上:“过来,跟我一起写作业。”

    周睿正靠着墙壁站着,回答得也不客气:“过来,跟我一起站着。刚吃完饭就坐着你还想有小肚腩?好不容易瘦下来,改改你的破毛病。”

    柴美涔没拒绝,拿着词典到了周睿身边靠着墙壁站着。

    这是周睿的习惯了。

    柴美涔老觉得周睿站没站相,坐没坐相,就让周睿靠着墙壁站着,身体每一处都要尽可能贴着墙壁,尤其是肩膀要打开。

    柴美涔站在旁边还拿着个词典看单词,嘴里念念有词。

    “这是背单词呢?”周睿问她。

    “嗯,汉字我时不时就看还不会忘得太严重,但是单词真的忘记了不少,我得赶紧捡起来。”

    “哦,你还考上过一本呢?”周睿问她。

    他只知道柴美涔是高中学历。

    “嗯,考上过。”

    “哦……”周睿自己闭着眼睛算都知道,按照年份来讲,柴美涔上大学没多久就怀了他。

    之后为什么没读大学,现在他们家为什么没有亲戚,随便想想就能猜到。

    两个人坐下写作业的时候,周睿真的是浑身不自在。

    他很少写作业,学习成绩也不怎么样,偏偏柴美涔遇到不会的题就问他。

    他哪会啊?

    但是问题的人是他妈,只要他不会他妈就生气。

    这一个作业写得心惊胆战的。

    写了一会周睿就把笔一扔,走进自己的房间说道:“我收拾一下去学校需要带的东西。”

    “嗯。”柴美涔低头继续写作业。

    不到五分钟,周睿就开始喊:“妈!我上次新买的那批袜子呢?”

    “袜子还能找不着?!就在小筐里,自己翻!”

    “妈!我去年夏天买的那个短裤呢?”

    “你不是穿着呢吗?”

    “不是,就是前面是印花,后面是黑色的那条。”

    “柜里呢!”柴美涔回答完继续写题。

    “哪个柜啊?立柜还是床头柜还是我书桌旁边的柜?”

    “还能哪个柜!立柜下面那层你好好翻翻。”

    “没有啊!你能不能别乱收拾我屋子?我的东西都放得好好的,你一收拾就没。”

    谁知道柴美涔听了就急了,直接站起来到了周睿的房间门口,嚷嚷起来,嗓门极大,根本不符合她现在的形象。

    “我不收拾你的房间得乱成什么样?还能下的去脚?挺大一个大小伙子了,房间跟个猪窝似的,整天就把脸收拾的干干净净的,袜子穿的都不是一个颜色的!找不到东西就跟我急,我欠你的啊?给你收拾房间你不感谢我还埋怨我了?”

    “我也没让你过来收拾!你看看,是不是不在这了?上次就是,我新买的东西找不到了,我还得重新买一件!你这么辛苦下次别收拾了。”

    “你什么态度啊你,我照顾你还是错了呗?来来来,你把你房间复原成你原来的样子,我看着。”

    周睿被骂了心里特别不服,指着柜子说:“裤子就是没了。”

    柴美涔撸起袖子就过去了,最后在立柜的最上层找到了短裤放在了床上,趾高气扬地问:“这不就在这里吗?”

    “你不是说在下层吗?”

    “你脑子就不能转个个儿?下面找不到就不知道翻翻上面。”

    周睿掐着腰,气得眼睛都要翻白了。

    吹了吹刘海,他认命地点头:“行行行,没事了,你写作业去吧。”

    柴美涔也挺不高兴的,走出去的时候简直走出了千军万马的感觉来,还碰倒了周睿立在门边的雨伞。

    周睿继续收拾的功夫,柴美涔又走进来了,往周睿的桌面上放了一杯西瓜汁。

    周睿没搭理,继续收拾东西。

    “行,我错了行吧?”柴美涔问周睿。

    周睿没板住,在柴美涔没看到的角度勾起嘴角笑了一下。

    紧接着就听柴美涔说:“但是我帮你收拾屋子错了吗?”

    就知道会这样……

    “我也不能所有衣服都记住放哪里了啊,找不到你就多找找,肯定在你这个屋里呢。”柴美涔说完气不顺,拿起西瓜汁自己喝了一口。

    “哦……”周睿回应了一声。

    “收拾完了出来写作业。”

    周睿本来不想理柴美涔了,结果周一就让柴美涔抓住他逃学了。

    这次抓住特别没有技术含量,是杨洺主动过来问柴美涔:“柴美涔,今天晚上你去吗?”

    “晚上去哪?”

    “睿哥没叫你啊?”

    “估计还没跟我说呢吧,你们要去哪?”柴美涔放下词典兴致勃勃地问。

    杨洺其实挺机灵的,见柴美涔不知情就不说了,笑嘻嘻地说:“那就等睿哥叫你吧。”

    之后柴美涔也没多问,低下头继续看单词。

    等晚上放了晚自习,柴美涔就跑去了逃学圣地附近等着去。

    这个地方她还是从卓文倩那里问来的,她猜周睿他们会过来,就算不过来她回员工宿舍就是了。

    结果还真让她等到了。

    前面有两拨逃学的学生她都看到了,第三波她终于看到了周睿,立即跑了过去问:“你们干什么去?”

    周睿看到柴美涔吓了一跳。

    逃学被亲妈抓了个正着,这就是玩心跳的感觉。

    “在这散散心。”周睿回答完,就好似不经意路过似的在周围晃悠。

    柴美涔就跟在周睿的身边,看着他拙劣的表演说道:“你要是带我出去也行。”

    “带你干什么啊?你见过带着警察去贩|毒的毒|贩吗?”

    “出去玩就大家一起嘛!”柴美涔对周睿扬了扬眉。

    周睿盯着柴美涔看了半晌,又抬头看向李肖楠。

    李肖楠一直抿着嘴唇不说话,这才算是同意了,对柴美涔说:“来,你先上来。”

    周睿说完帮着柴美涔爬上两米多的墙头。

    紧接着柴美涔看着他们三个十分利索地翻墙而过。

    周睿站在墙下面拍了拍手上的灰问:“怎么样?下不来吧?”

    柴美涔低头看着地面点了点头:“扶我下去。”

    “那你就在墙上待会,我一个多小时就回来了,到时候我接你下来。”周睿坏笑着回答。

    反正已经被柴美涔发现了,周睿也就破罐子破摔了。

    就算是亲妈也得坑,求生欲什么的不要了,只要不被打死,康复后又是一条好汉。

    柴美涔一听就急了:“周睿,信不信我扒了你的皮?”

    “我现在就算接你下来也是同样的下场,我为什么要做?”

    周睿说完就真的走了。

    柴美涔坐在墙头看着地面,想要一狠心跳下去,却看到一向沉默的李肖楠走了过来,抬起手来说:“我接你下来。”

    柴美涔立即兴奋地点头。

    周睿一回头,就看到他妈被人拎小孩似的拎下了墙头。

    这还能接受,但是……柴美涔倒进李肖楠怀里他就受不住了。

    “干什么呢啊?手放哪了你?!”周睿又快步走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