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我是校霸他亲妈 > 分手
    周睿大步流星地刚走过来,就被柴美涔飞身而起踹了一脚,愣是被踹得踉跄了好几步才站稳。

    柴美涔并没有就此放过周睿,又跟过去补了好几脚。

    这熊孩子真欠收拾。

    杨洺震惊得动都不敢动,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周睿被人这么收拾,也不知道要不要去帮周睿一把。

    李肖楠倒是没动,低头拿出手机来打车。

    就算周睿真跟柴美涔不对付,他们还能跟女的动手不成?

    “翅膀硬了,你最近非常嚣张啊,真觉得我战斗力弱了是不是?”柴美涔跳起来揪住了周睿的耳朵。

    “我错了我错了行吗?我道歉。”周睿被柴美涔拧着耳朵走了好几步,疼得眼角泛起泪花来。

    “你们要去哪里?”柴美涔继续问,如果不老实回答,她就继续收拾周睿。

    “就是去捉|奸的。”

    “捉|奸?”

    周睿立即闭上了嘴,偷偷看了李肖楠一眼。

    李肖楠沉着声音说道:“无所谓。”

    周睿这才解释:“李肖楠女朋友好像跟前男友不清不楚的,今天还跟前男友去见面了,我们就想过来揍……就想过来当场抓住。”

    柴美涔松开了周睿,回头颇为同情地看了李肖楠一眼。

    李肖楠顶着头顶的绿色圣光还挺淡定的,就好像没多在意,弄得柴美涔一阵糊涂。

    一块往外走的功夫,柴美涔跟在周睿身边说:“你看看人家,看我下不来还知道帮一把。你呢,扔下我就走,你良心被狗吃了?”

    “是是是,别人家孩子就是好,你有能耐你偷来啊。等孩子偷到我们家被你带几年,照样培养成我这样,你还不如放过别人家的孩子呢,先改过自新,自己家的孩子才能拿得出手。”

    “你这一天天的小嗑让你唠得贼硬。”

    周睿还在那里不爽呢,扭头瞪了李肖楠一眼:“你怎么那么乐于助人呢?我平时怎么没看出来?”

    “我看她要自己跳下来,怕她受伤了,你更不好跟你妈交代。”李肖楠淡然地回答。

    李肖楠眼里,柴美涔就是一个“小报告”,把小报告惹了肯定没好下场。

    周睿多想跟他们说他妈就在这呢,但是这话真说不出口,说出来也没人信啊。

    他只能点了点头:“行,我们打车过去吧。”

    上了车三个男生坐在后排,柴美涔一个人坐在前排,稍微有点挤。

    杨洺还好,李肖楠跟周睿个子都高,这么坐着颇为不舒服。

    等到了地方,柴美涔看着门口问周睿:“这地方你们能进去?”

    这不是明令禁止未成年进入的吗?

    “心诚则灵。”周睿的答案贼气人。

    回答完,三个男生一起看向柴美涔。

    他们出来的时候都换了衣服,就柴美涔自己穿着校服呢,周睿左右看了看带着柴美涔去附近买衣服。

    这个时间开店的就一家,风格也是夜店风。

    周睿在店里找了一圈,最保守的拿出来柴美涔都表情麻木:“这是泳衣吧?”

    “要不你在门口等着,一个小时我们就出来。”

    “我不,我跟着进去!”柴美涔生怕周睿进去后冲动之下再打架。

    上一次周睿打架的处理结果还没正式出来呢,柴美涔每天都提心吊胆的,要是周睿再惹事,柴美涔能当场崩溃。

    拿着衣服柴美涔就去换了,接着把自己的校服放进了袋子里。

    上身是姜黄色的露脐吊带背心,下身是深蓝色的牛仔短裤,配上一双来时穿的黑色帆布鞋。

    肚子疤痕的位置还帖了一个特别社会的小猪佩奇贴纸。

    整体看起来还不错,倒是第一次将柴美涔的细腰展示出来了,马甲线隐约可见,身材好到没话说。

    周睿看了一眼之后就忍不住想,他妈居然需要追人,明明勾勾手指,就有一群傻小子扑过去了。

    他爸到底是何种妖孽?

    “走。”柴美涔将袋子给了周睿,让他帮忙拎着。

    周睿也不拒绝,跟旁边两个人商量怎么进去找人。

    “你们怎么知道李肖楠女朋友一定过来?”柴美涔跟着进去的时候还忍不住好奇地问。

    “今天她前男友过生日,在这里过,我们知道她准备了生日礼物,还特意去买了新衣服,这肯定得过来啊。”周睿回答。

    “这爱恨情仇啊……”

    进入里面不久,周睿他们就看到人了。

    李肖楠坐在角落里喝饮料,周睿也猫着笑嘻嘻地盯着看,就杨洺一个人拿着个手机偷偷去录像。

    柴美涔真是看不懂了,坐在旁边看着他们几个。

    过生日的那边似乎有人看到他们几个人了,周睿立即起身,伸手拉着柴美涔往外走。

    李肖楠跟在后面,同时给杨洺发消息让他赶紧走。

    杨洺追上他们的同时一个小女孩也跟着追了出来。

    “李肖楠!”女孩喊了一声。

    李肖楠没理,继续走。

    女孩追过来抓住了李肖楠的手腕,语速特别快地跟他解释:“你听我解释好不好?我是最后一次来见他了,我就是想送给他一个礼物,跟他说几句话,之后就跟你好好相处。”

    李肖楠停下脚步侧头看向她,冷笑了一声。

    看到李肖楠这样,女孩立即哭了起来:“他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人啊!我放不下他,总想着他。我也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就是想来见他最后一次,我本来也打算离开了。”

    “放不下他,你就跟他和好。”李肖楠终于开口回答,同时将自己的手从那个女孩的手里抽出来。

    “可是已经回不去了……”女孩继续哭。

    柴美涔站在旁边算是看明白了。

    青春期的中二,爱情真的是磨人的小妖精。

    女孩子放不下自己的前男友,想着找下一个男友就能忘记他了吧。

    然后再心里暗自神伤:想他,想他,好想他。

    白天跟现男友在一起,就好像自己是偶像剧里受了伤的女主角一样,戏特别多,全世界她最悲伤,仰望四十五度角,天空落雨都是为了她哭泣。

    前男友惦记着,前男友和谁在一起了她还要心里不自在一会。

    现男友不松手,两边都得来一腿。

    实力比较强,颜值比较高,说不定同时还培养着备胎。

    柴美涔也年轻过,这种矫情又戏多的女孩子她也见过。

    当初闺蜜就故意冷天穿得很少出去,想把自己冻感冒了,然后去喜欢的男孩子面前娇滴滴的,期待那个男生关心她。

    闺蜜喜欢的男生戏也不少,跟闺蜜吵架了就用拳头去砸墙,砸得手都破了。之后去找她闺蜜,闺蜜心疼得哭得稀里哗啦的。

    柴美涔当时看着,就心里祝福他们两个人百年好合。

    谁的青春不飙戏?

    “你就是因为她拒绝我的?”柴美涔站在旁边突然说了一句。

    她说完在场所有人都愣了。

    李肖楠一扭头就看到柴美涔对他挤眉弄眼的,小声说:“看我给你找回场子。”

    接着李肖楠看着柴美涔走到了自己的女朋友面前,开始了演戏。

    飙戏吧!

    谁还不是个戏精了?

    “亏得李肖楠时不时跟我夸他女朋友有多好,他不能变心,你居然做出这种事情来。”柴美涔质问道。

    “你是谁?”女孩上下打量柴美涔,看到柴美涔的脸就觉得有些刺眼。

    从外形上比,她被柴美涔秒杀了。

    “我……因为喜欢他,特意转学到嘉华的。”柴美涔指了指李肖楠,“现在看来我有机会了,你放心吧,你们分手后我会陪着他的。”

    “你放屁!”

    内心戏多的女孩子就是这样,如果各自安好还好。

    但是有人跟她抢了,她们就来劲儿了,说不定前一秒还打算和现男友分手的,后一秒知道有人喜欢自己的现男友,立即舍不得现男友了。

    一瞬间就想起了现男友所有的好,她绝对不能分手。

    同理,她的前男友出现暧昧的对象了,她也会心里千回百转。

    她可以不要,但是不能是被别人抢走的,这么做最让她们心里不舒服。

    杨洺扭头小声问周睿:“什么情况啊?”

    “让她演!”周睿看着还觉得挺有意思的。

    他妈就这样,柴美涔天天骂周睿都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出去后听到别人骂周睿,且不是周睿惹事,她能冲过去跟那个人大战三百回合去。

    曾经他就见识过柴美涔骂退了半个广场舞队伍。

    总而言之,就是护短。

    刚才李肖楠帮了柴美涔,现在柴美涔就帮李肖楠找回场子来了。

    “我原本还以为我彻底没机会了,也幸好你朝三暮四的,这样他就能死心了,我以后就有机会了。我真替他委屈,全心全意地想着你,你却这么对他。”柴美涔继续说了下去。

    李肖楠尴尬得直摸鼻子,抬头想周睿求助。

    周睿笑嘻嘻地站着,也不管,弄得李肖楠都绝望了。

    柴美涔说完就拽着李肖楠往外走,李肖楠迟疑了一下拽住了柴美涔,扭头对女孩说:“分手吧。”

    说完才跟着柴美涔出去。

    周睿、杨洺就跟在后面,女孩不敢跟周睿说话,就拽住杨洺问:“她是谁啊?”

    “哦,刚转我们班来的,漂亮吧?都说她更配当校花呢。”杨洺跟着火上加油。

    “李肖楠喜欢她?”

    “你没听到吗?李肖楠一直因为你在拒绝她,今天她是硬跟着过来的,唉,刚巧碰见这一幕,估计肯定会趁虚而入了。分了就分了吧,你去找前男友吧。”

    “不行……”女孩还想追。

    这个时候柴美涔喊:“叫的车来了,赶紧上车。”

    坐上了车,那个女生没法追了。

    李肖楠将女孩的手机号码拖黑,号码也跟着拖黑。

    周睿坐上车之后扶着前排的椅背问柴美涔:“演得过不过瘾?”

    “过瘾!我当初就应该考戏剧学院。”

    “行,你颜值够,就是底子差。”

    “差什么差?我那么多年的舞白跳的?”

    柴美涔这么多年跳的舞,是广场舞。

    周睿只能跟着点头:“是是是,你是你们舞团的技术流,之前纯实力派。”

    之前柴美涔矮粗胖,能进广场舞的团队还真就是靠实力进去的。

    柴美涔听周睿的彩虹屁后立即乐了,笑了一会回头问:“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你们完全不在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