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我是校霸他亲妈 > 冲突
    在注意到这个女孩之后,柴美涔就跟卓文倩打听过她。

    卓文倩热衷于八卦,堪称嘉华风云录百科全书,自然知道这个女孩是何许人也。

    站在她面前的女生叫赵冰清,人也跟名字一样,走的是冰清玉洁的形象。

    气质冷冰冰的,人也高傲得很。传说她一直没谈过恋爱,学校里的男生都向往做她的初恋。

    毕竟是冰山校花。

    长得漂亮,学习也好,是火箭班里的尖子生,家世背景也非常好。

    赵冰清跟周睿扯上关系也不让人觉得意外。

    校霸跟校花,听起来就般配。

    加上校草身高是硬伤,赵冰清身高175厘米,站在身高178厘米的张濡丞身边就好像一般高似的,她自然更喜欢周睿。

    不过赵冰清突然找到柴美涔,让她觉得有点意外。

    她站在原地坦荡荡地看着她们问:“有事吗?”

    “你最近有点嚣张吧?”赵冰清没说话,贯彻自己冰冷的人设,她的好朋友首先开口。

    “哈?”柴美涔不觉得她很嚣张,饮料买两杯,喝一杯扔一杯算嚣张吗?

    “之前你搅和了别人的感情,第三者插足我们没找你,但是你又跟李肖楠扯上关系了?你还脚踏两条船,还搞得彼此关系挺和谐的?”那个女孩再次问。

    柴美涔真是搞不懂这群年轻人说话。

    说她跟李肖楠有关系她能认,说不定是从李肖楠前女友那里传出来的,毕竟是柴美涔自己说她在追李肖楠的。

    但是第三者插足是什么情况?

    她最恨这种事情。

    “我怎么听不懂你们说话呢?”柴美涔继续问,心里怀疑代沟真的那么深吗?

    气势上柴美涔不输,就是身高有点吃亏。

    来找她的女孩子普遍身高超过170厘米,柴美涔只能抬头看着她们。

    这场面在其他人看来,就是一群人高马大的女孩子围着一个娇弱的女孩子,莫名的对柴美涔产生了点同情。

    一直问话的女孩子突然伸手戳了戳柴美涔的额头:“就是想警告你一下,要点脸,别刚来就搞得这么狂妄,有的是人能收拾你。到时候周睿都护不住你,他毕竟是男生。”

    这一举动热得柴美涔不爽了,那个女孩的手还没收回去,柴美涔就伸手握住了她的食指,用力朝上一掰,手指努力朝手背上掰的同时还在低沉着声音说道:“把话说明白。”

    女生尖叫了一声,因为手指很痛身体下意识前倾缓解,身高也矮了下来。

    见女生不回答,柴美涔掰着她的手指反问:“所以是你的朋友,也就是这位赵冰清追周睿没追上,看到周睿跟我关系不错,就觉得是我第三者插足她才没追上?”

    “你干什么啊你!”赵冰清伸手推了柴美涔一把,想让她松开自己的朋友。

    “我跟周睿是亲戚,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所以你追不上他跟我没有一点关系,你多在自己身上找找原因。”柴美涔松开了那个女生,反向推了赵冰清一把。

    赵冰清虽然高,但是瘦,柴美涔的爆发力特别强,她被推得身体一个踉跄。

    洗手间地滑,她差点没站稳。

    “还有,我怎么样关你们什么事?管好你们自己行吗?你们算什么东西?”柴美涔不是一个好脾气,突然被人警告她还莫名其妙呢。

    她不是一个会挨欺负的人,所以被人警告了就同样还回去。

    赵冰清简直要炸了。

    这个时间段洗手间的人特别多,她们这架势吸引了不少人围观她们。

    柴美涔还说了这么让人难堪的话来,让她脑袋都在沸腾。

    “我才没追他!他就一个渣男谁会喜欢他?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考试交白卷,就应该去查查智商是不是有问题,他配得上我吗?而且他就会惹是生非,以后也只会是一个社会败类,早晚会进监狱!这一次打架就应该把他开除,留在嘉华只会是一个祸害!”

    赵冰清一口气说完后才回过神来,她急于否认,忘记了表情管理,估计刚才说这些话的时候表情会十分狰狞。

    保持了那么久的形象一下子就没了。

    身为母亲,最听不得别人诋毁自己的孩子。

    龙有逆鳞,触之必怒。

    那么孩子就是母亲的逆鳞,因为母亲的感情,会爆发出强大的力量来。

    听到赵冰清的话,柴美涔气得身体都在发抖:“我相信他的人品,他是一个很好的人。”

    “你相信有什么用?你随便找一个人去问问就知道,他哪里是个好人了?说不定以后也会家暴!估计除了惹是生非什么都不会。你是这种人的亲戚,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对了,他妈妈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十九岁就怀孕了,二十岁才补登记,没多久就离婚了,□□!”

    赵冰清真的是破罐子破摔了,说出来的话都极为狠毒。

    “会说出这些话的又能是什么好人呢?我真怀疑你无父无母,不然怎么会这么没有家教。”柴美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里是学校,不能惹事,她是要来给周睿做榜样的。

    她多想自己有底气。

    她很想帮自己儿子说话的时候,她能够有底气地说她的儿子就是特别好,他的儿子各方面都特别棒。

    她很想反驳这些话。

    但是周睿的确做出了很多不好的事情,孩子不能做父母的骄傲,却成了人前的卑微点,这是最让人难受的。

    而她呢,她同样不算是周睿的骄傲。

    年纪轻轻就辍学生孩子这也是事实。

    卓文倩穿过人群走过来挡在了柴美涔的身前,对着赵冰清骂:“赵冰清你别不要脸,周睿现在就在门口了,就算他不方便动手,我也能让你横着出去。”

    赵冰清看着周围这么多人就不想继续闹了,扯着嘴角冷笑了一声,扭头就往外走。

    柴美涔迟疑了一会,突然快步追了出去。

    周睿他们听到了动静就赶过来了,可是地点是女厕所,他不方便进去就找了卓文倩帮忙。

    看到赵冰清出来他立即问了一句:“你他妈找死吧?”

    赵冰清白了周睿一眼没搭理,打算径直离开。

    这个时候柴美涔追了出来,拽住赵冰清的手腕让她停下,赵冰清刚刚回过神就被柴美涔扇了狠狠的一巴掌。

    “你没资格打他。”柴美涔指的是赵冰清之前打周睿的那巴掌,周睿不能跟女孩子动手,但是她能。

    “你!”赵冰清从未被人打过,震惊得不行。

    “不用多久,我就会否定你刚才所有的话,用事实告诉你就是你不配。”柴美涔一字一顿地说完了这句话,伸手去拽周睿,“走。”

    周睿愣愣地看着柴美涔,确定柴美涔应该是没吃亏,这才扭头问杨洺:“挡住了吗?”

    “挡得严严实实的。”

    周睿就怕事情闹大,学校里有监控麻烦,过来的时候就让杨洺把监控挡住了。

    这就是惹是生非有经验了,才会做这样的事情。

    “跑跑跑。”周睿立即推着柴美涔往教室跑,生怕老师过来了。

    杨洺看他们跑远了才蹦下椅子,也跟着往教室跑。

    李肖楠靠着栏杆看着赵冰清,突然说道:“你嗓门挺大的。”

    “什么意思?”

    “你刚才说的话在外面听得清清楚楚的,被打活该。”

    “……”

    李肖楠不紧不慢地在后面跟着走,不在意赵冰清的表情变了几变。

    她刚才确实失控了。

    柴美涔在刚才挺潇洒的,结果进教室就开始哭。

    她哭的时候一点形象也没有,就是鬼哭狼嚎的,还带着调子,跟闹了鬼似的。

    周睿看着柴美涔这样气得不行,心里想了八百多种收拾赵冰清的法子。

    但是很快就上课了,柴美涔只能尽可能收敛地哭,趴在桌面上哭了一节课。

    草莓奶昔一直没喝,融化成了草莓汁。

    周睿就坐在柴美涔的身后,一直看着柴美涔哭,心里颇不是滋味。

    柴美涔心里同样特别难受。

    每次关于周睿的事情,都是最让她敏感的所在,也是她的脆弱点。

    她很想改变周睿,不然她也不会转学到这里来,可是她真不知道她的自信在哪里。

    她不知道她能不能成功。

    等下课了,卓文倩就到了柴美涔身边劝:“你也别哭了,赵冰清就这样,都是被惯的,家庭背景好,在学校也被宠着,稍微不顺就炸,这也是她风评不好的原因所在。你要是不高兴,我现在就去火箭班抽她去。”

    “没事,哭哭就好了。”柴美涔带着鼻音回答。

    周睿站在柴美涔斜对面说:“我去把她书包烧了去。”

    “你这是正面打我脸是吧?我刚说完你人好。”

    周睿特别无奈,正烦着呢就看到门口有一个人在徘徊,诧异了一瞬间走过去。

    过来的是一个女孩子,个子不高,脸圆圆的很可爱,皮肤白皙,看样子很讨人喜欢。

    只是她的神态不太好,嘴唇也是毫无血色。

    周睿走出去,她小声问:“是不是又给你添麻烦了?”

    “没事……”周睿此时心情真的不太好,回答得无精打采的。

    “事情我听说了,不安了一节课,还是想过来看看。”

    “不是你的错。”

    女孩嘴唇动了动,最后也没说什么。

    临离开的时候她回头看了看柴美涔,突然就跟柴美涔对视了。

    她立即一慌,赶紧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