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我是校霸他亲妈 > 原因
    周一升旗仪式,需要周睿上台宣读自己的检讨书。

    周睿的检讨书原本写得很差劲,但是在上台前特意改了改。

    最近柴美涔的心情都很低沉,整个人都没精神了。

    柴美涔是一个情绪十分鲜明的人,高兴的时候就眉飞色舞的,生气的时候也是破马张飞的,低落的时候也是真的很安静。

    周睿就觉得周遭的气压都低了,每天都怂得不行,生怕稍微做点什么会惹到柴美涔。

    这天他要去全校面前读检讨书,拿着话筒的时候,看着检讨书上的字迟疑,最后还是勉为其难地微笑,接着说道:“从今以后,我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以后做一个科学家。”

    这是柴美涔让他写的。

    展望未来,同时表决一下决心。

    谁知道他说完台下一阵爆笑,都当周睿在搞笑。

    国际3班女生少,导致队列都跟其他班不一样,女生排只有六个女生,后面跟着一溜男生。

    这也让柴美涔虽然个子不高,却站在第三排。

    她左右看着周围笑的学生,听到同班有人说:“睿哥牛逼,这种场合也能皮一下。”

    她突然更加失落了。

    周睿认认真真地宣言,却被气人当成是笑话。

    周睿站在台上,还在说:“这一次的事情,让关心我的人非常难过,我心里也挺难受的。我以后……尽可能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如果这学期再惹事我就当众跳吃鸡舞。”

    紧接着就听到学生群里一阵欢呼起哄的声音。

    柴美涔探头问卓文倩:“什么是吃鸡舞。”

    “就是搔首弄姿。”卓文倩回答完转过身,对着柴美涔扭了几下,引得柴美涔直蹙眉。

    “唉。”柴美涔叹了一口气,心情越发不好了。

    心情不好她倒是没有爆发,只是一个人有点沉默。

    其他人都能看出来她心情不好,卓文倩赶紧补充:“男生跳的没这么浪,男生会动手臂,这样……”

    说完再次示范。

    柴美涔看了看,没好多少。

    排队列往回走的时候,周睿跑回到了班级队伍里,跟在柴美涔身后问:“喝不喝奶茶?”

    “没有胃口。”柴美涔无精打采地回答。

    “那我打算买一杯奶茶,一杯可可。”

    “那就单加份红豆。”

    “好嘞。”周睿回答完就拽着杨洺一起去买了。

    柴美涔扭头去看,发现周睿每次过去都不用排队,自动有人给他让位置。

    好像都怕他。

    员工宿舍的环境比其他学生的宿舍环境好。

    房间里只有一张床,还有电视机,独立的书架、书桌,单独配了一个淋浴间。

    听说嘉华的单人寝室是一大特色,还能自己装修,但是柴美涔没让周睿住单人寝室,他还是住在四人寝室里,也从来没挑过什么。

    柴美涔坐在寝室里写作业的时候,有人来敲她房间的门。

    她起身去开门,看到了熟悉的面孔。

    曾经在国际班门口徘徊的圆脸女孩子。

    “你好,我是田悦怡。”女孩子自我介绍。

    “哦……你好,我是柴美涔。”柴美涔愣愣地问好,打开门让她进来。

    田悦怡进来后有点拘谨,柴美涔是一个热情好客的大婶性格,立即热情招呼田悦怡进来坐。

    田悦怡坐在了椅子上后,看着柴美涔有点犹豫。

    她应该是刚刚洗漱完毕,头发披散在肩头还有点水滴,肩头的衣服被湿润了些许。她的双手放在膝盖上,握拳后又松开,终于抬头坦然地看向柴美涔。

    “我听说了你跟周睿的事情。”

    柴美涔尴尬地问:“是绯闻还是?”

    “我知道你是周睿的亲戚!我是指你被赵冰清找的事!”田悦怡赶紧强调。

    “不用紧张,你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吗?”柴美涔也不知道该怎么招待,从柜子里拿出了一瓶矿泉水放在了田悦怡的身边。

    “周睿这次打架是因为我。”田悦怡认真地说道。

    柴美涔动作一顿,坐下之后才平静地看着她说道:“可以跟我说说吗?”

    她用力地点头,看着柴美涔的时候还是有点忐忑。

    斟酌了一会后,她还是觉得应该跟柴美涔说清楚前因后果:“我跟周睿是从小一块长大的,都是在嘉华一起从幼儿园读到高中部的。不过我学习成绩还行,现在是火箭班的学生。”

    柴美涔开始在心里想着:是个好孩子啊,看着也挺乖的。

    在家长的眼里,学习好基本等同于好孩子了。

    “之后呢?”柴美涔问。

    “周睿打的男生是我的一个追求者,是普通班的2班的学生。那个男生追我总是很极端,每天都跟着我,我只要跟哪个男生说句话,他都会去威胁那个男生去。我就想到了周睿……”

    柴美涔能够猜到了。

    那个男生威胁也得分人吧,周睿这么霸道的男生,估计学校很多男生都不敢惹。

    “这就是他打架的原因?”

    田悦怡摇了摇头:“我没敢找周睿帮我,只是跑去跟周睿说说话,想着这回那个男生会怕了吧,没想到他做了更偏激的事情。”

    说到这里,田悦怡声音越来越微弱了:“女生集体宿舍总会丢衣服,我也丢过内衣,后来才知道是他偷的。他把自己的手割破后血蹭在我的内裤上,用快递邮寄给我,里面还有纸条,写着:如果你再水性杨花,这里就会换成你的血。”

    “我去?!”柴美涔听完就震惊了,这也太恶心了吧?

    田悦怡的眼眶微红,点了点头继续说了下去:“嗯,我觉得很害怕,刚巧那个时候周睿因为我之前找过他,他觉得很纳闷过来找我,看到我状态不对问我怎么回事,我就告诉了他。他要去揍那个男生,但是被我拒绝了。”

    “这还不是他打架的最终理由?”柴美涔强忍着问。

    “嗯,我想那个男生不能太坏吧,顶多就是威胁我。直到有一次我参加补课班后自己回家,他突然跑出来捂着我的嘴往人少的地方带。他扯我领口的衣服,手机往里伸,还开了闪光灯,拍得一清二楚的……之后还传给我。”

    田悦怡说到这里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柴美涔也是女性,能想到那种难受。她还是一个母亲,看到这么小年纪的小女孩就经受这些,立即心疼得不行。

    她将田悦怡抱进了怀里,轻轻地拍她的后背安慰。

    只是听了这些而已,她竟然心疼得跟着红了眼睛。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就找周睿帮忙,周睿怕传出去别人非议我,就单独去找那个男生了。谁知道这个男生好像早就料到了,花钱在社会上找了几个人,几个人打周睿一个人。好在周睿厉害,可以一个人打几个,依旧把那个男生打到半死,那样子像要出人命似的,帮手也被吓跑了。”

    “我懂了,是你受委屈了。”柴美涔继续安慰。

    田悦怡继续哽咽着说道:“那之后那个男生的家里人闹到了学校,周睿一向恶名远扬,学校默认了是周睿惹事。再加上周睿为了保护我什么都不肯说,就让学校确认了这一点。”

    何止学校啊……柴美涔都误会周睿了。

    柴美涔的心里特别难受。

    “我知道你是周睿的亲戚,我希望你能告诉周睿的妈妈,周睿不是坏人,他人特别好。我不想你们误会他,他不是只会惹是生非,他是一个特别会照顾人的男生,只要是跟他一起长大的同学有事了都会找他,因为他会给人安全感,知道找他一准没错。我们都知道他特别好,不信你可以问问其他人。”

    “好,我会转告的。”柴美涔再次回答。

    周睿的妈妈已经知道了。

    “最近这段时间我特别内疚,大家都在说他,只有我知道原因,我还是罪魁祸首……”

    “不!”柴美涔立即打断了田悦怡的话,“你没有错,错的是那个变态的男生,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之后的事情我也心里有数了,你放心吧。”

    “好!之后就算真的要我作证也没问题,不就是一张相片吗!又没拍到脸,无所谓。”

    柴美涔帮田悦怡擦了擦眼泪,还在安慰:“没事的,我们一定会想到最稳妥的办法。”

    “嗯。”

    田悦怡走了之后,柴美涔并没有立即去找周睿,而是用微信联系了杨洺,让他来运动场聊一聊。

    杨洺来的时候还带来了李肖楠,弄得柴美涔挺意外的。

    “美姐你不知道,我们学校愿意传八卦,单独聊天一准备非议,我叫他出来三个人一齐还能好点。”杨洺解释。

    从柴美涔打了赵冰清后,杨洺就开始叫柴美涔美姐了,她跟周睿就此成为同一个辈分的。

    “行吧。”柴美涔坐在椅子上问他们俩,“用我请你们吃冰棍不?”

    “不用,客气啥啊,你有什么事就问吧。”

    “我就是想问问你,你上次为什么说周睿是好人。”柴美涔一直在意这句话。

    杨洺听完挺意外的,坐在柴美涔不远处乐了。

    李肖楠靠着座椅的椅背看着夜色里的柴美涔,里面还穿着睡衣,外面穿了一个校服外套,竟然也意外的好看。

    “这就说来话长了。”杨洺突然感慨起来,“其实最开始睿哥并不想当校霸,并且一直以来也没打算当什么校霸,但是就是成了校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