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我是校霸他亲妈 > 谈心
    柴美涔一直在酝酿自己的感情,想要调整自己的心态,打算在今天晚上好好跟周睿谈一谈。

    结果今天周睿让她再次破功。

    在手机被没收之后,周睿在下午玩了两节课的洗衣机。

    周睿跟卓文倩是同桌,两个人还弄了一大罐子水来,兴致勃勃地鼓捣。

    全程柴美涔就坐在前一排听到两个人小声嘀咕,坐在前一排暗暗咬牙。

    周睿:“我去!动了动了。”

    卓文倩伸手拿来橡皮:“把我橡皮洗一洗,画素描的时候抹调子了,特别黑。”

    周睿毫不留情地拒绝了:“橡皮先放后面,你那玩意埋汰,我们先洗两个青枣。”

    卓文倩:“这小玩意转得还挺快的,哈哈哈。”

    周睿:“你说用不用加点洗涤剂。”

    卓文倩:“加点吧,加了洗得干净,不过之后是不是得用清水投一遍才能吃?”

    周睿:“再用清水洗一次不就行了?”

    周睿还挺孝顺的,第一批洗了三个青枣,伸手戳了戳柴美涔的后背,然后将三个青枣递了过来:“来,吃吧,洗过的,还是机洗的。”

    柴美涔扯着嘴角接过来,半天没说出来“谢谢”俩字。

    不打人就不错了。

    柴美涔回头看着他们在桌面放着的东西,再看着那个粉红色贴了一个彩虹心图案的袖珍洗衣机,心情有点复杂。

    都说一个时期没能满足孩子,就会让孩子产生不好的习惯。比如孩子吃手的时候一直阻拦,后期得不到满足就会持续吃手。

    她认认真真地检讨自己,是因为她小时没陪周睿玩过家家,才会让周睿现在喜欢这种东西吗?

    她心情沉重地看了半晌,还努力告诫自己:平常心,不要太凶,你们之间的代沟就是因为你的臭脾气。

    她狠狠地咬了一口青枣,继续低头看书。

    身后的两个人还没停下来,依旧在研究。

    周睿:“管子对准了,水流挺冲啊。”

    卓文倩:“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玩意弄得还挺像样的,我小时候都没有这种玩具玩。”

    周睿:“再洗几个青枣我们俩吃,选几个不好的给李肖楠和杨场!

    卓文倩忍不住偷笑:“妥了。”

    这玩意用手洗一会就完事了,他们两个人非得用这个小洗衣机,一波顶多洗三个,还一遍洗涤剂一遍清水,洗完两节课也差不多结束了。

    这两节课他们过得也颇为充实、快乐。

    柴美涔忍不住回头问周睿:“你作业写了吗?”

    周睿抬头看了柴美涔一眼,接着回答:“等晚自习就写。”

    等晚自习了柴美涔才想起来,国际班双周星期二、四晚自习,单周的星期一、三晚自习组织看英语原声电影,班长管纪律。

    他们看电影白天拉窗帘,晚上更是灯都不开,这种环境下根本不可能写作业。

    周睿都忘记随口答应柴美涔的事情了,被柴美涔回头瞪了好几眼还觉得莫名其妙的。

    放了晚自习后周睿走在柴美涔的身边,问她:“你老看我干什么啊?看的我特别心虚。”

    “作业写了吗?”柴美涔没好气地问。

    人的本质就是复读机,身为父母就是将复读机的语气发挥到极致。

    第一遍的时候,态度良好。

    第二遍的时候,音调升高。

    第三遍的时候,面目狰狞。

    第四遍的时候,直接上手。

    “明天早自习补不就行了?”在周睿看来,这都不是事儿!

    “早自习还有晨读,你就是笃定了班主任不会没收你作业是不是?”

    “哎呀,找个空就写完了。”

    “你说你,家里有那么大的洗衣机,还最新款的滚筒洗衣机,你不玩,碰都不碰。买了一个破玩意鼓捣一下午有意思吗?你还小咋的?”

    “就是觉得挺好玩的。”说完还“嘻嘻”一笑。

    周睿是故意的,他心里有气,手机被没收了实在没意思,就摆弄了一下午的玩具。没想到玩着玩着就真情实感了,还真挺好玩的。

    还有就是,看着柴美涔想要发怒却强忍着的模样,觉得格外有意思。

    柴美涔特别无语,不过最后还是强行忍住了。

    她要做一个能跟儿子交心的母亲,不能太暴脾气。

    忍住、忍住,亲生的,还能打死咋的?

    两个人并肩走到了运动场边的看台位置。

    这里是很多学生在放学后聚集的地方,尤其是夏天,这里尤其热闹。

    学生们拿着烤串、冰淇淋坐在座椅上三五成群地聊着天,兴高采烈。

    看台对面是朔胶跑道,有夜跑的学生会在下了晚自习后来锻炼,结束后回到寝室洗漱,再舒舒服服地睡一觉。

    嘉华国际学校的校园环境很好,到处都有路灯,这里也有大大的照明灯,能够照亮大片的区域。

    灯泡周围围绕着许多小飞虫,也使得灯光带着点斑斓,却意外地增添了些许朦胧感。

    夜里清凉的风吹拂着柴美涔。

    她跟周睿到了看台的位置,她刚刚走了几步想要找个位置坐下,就看到周睿站在看台下面,把手里的书包往第一排的座位一扔,对其他人说:“这一片儿我不想看到其他人。”

    柴美涔回过头,就看到那些学生灰溜溜地走了,这一个范围内真就没有别人了。

    “你还挺厉害啊。”柴美涔忍不住嘲讽了一句。

    “一般一般,你要是想看,我能让你看到更壮观的。”周睿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特别N瑟地走过去,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下。

    “我也可以让你听一个响亮的巴掌声。”柴美涔走过去坐在了周睿的身边。

    “不用不用,我就是清个场方便我们母子二人谈心吗!万一我一不小心叫了你一声妈妈,别人听见吓到了怎么办?你说是不是?我们也得替围观群众想一想。”

    两个人肩并肩坐在一起看着操场上跑步或者嬉闹的学生,尴尬得不知道该如何开场。

    问题就是出在这里。

    他们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就是简单粗暴,口上不说,实际上对对方非常关心。@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们从来不会对对方说一句“你辛苦了”“我想你了”“我爱你”,说了自己都会觉得恶心。

    就连周睿感冒了,柴美涔也是骂骂咧咧地说周睿就是手机玩多了,不穿秋裤N瑟的。行动上却是买药,给周睿擦身上物理降热,给周睿做东西吃恨不得喂到他嘴里。

    现在两个人想要谈谈心,开场白都不会说。

    周睿清咳了一声,抬手用手指蹭了蹭鼻尖,问:“我去给你买一杯奶茶?”

    “手机都不在手里了,你拿什么买?”

    “提起这个我就气,手机不在了你让我怎么生活?我们学校能用手机扫码,就证明不排斥学生用手机,这还给我手机没收了。”

    柴美涔终于被逗笑了:“明天让侯叔叔给你要回来。”

    周睿转过头看向柴美涔,迟疑了一下问:“你都知道一些什么了?我怕杨乘们多想,也没仔细问。”

    “就是知道你打架真的是行侠仗义了。”柴美涔回答后停顿了一下,接着低声补充,“田悦怡也找过我。”

    “她也找你了?”周睿还真不知道这件事,惊讶得不行。

    他可知道田悦怡是一个多胆小的女生,陌生人都不敢搭话的那种,多少有点社恐,就会闷头学习。

    也是因为这一点,让周睿觉得田悦怡突然找自己很可疑,这才发现了田悦怡遇到了麻烦。

    柴美涔点了点头:“嗯,就是她来找我说了原因,我才想到再问问杨场!

    “哦……”

    “其实我听完真的有很难过,为什么你的朋友都比我了解你?我明明是你的妈妈,我应该是最信任你人品的人,偏偏在你最需要的时候,我还是那个对你造成二次伤害的人,你知不知道我心里很难受?”

    周睿听完终于有点不知所措了,他不善于表达这些。

    双手手肘放在膝盖上,手指交叉来回揉搓,最后只是抿着嘴唇低下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首先我跟你道歉,我没有做到一个称职的妈妈,我不信任你,也不真正的了解你,甚至怀疑你,我……”柴美涔开始跟周睿道歉。

    在她的概念里,就算她是家长也有做错的时候,如果做错了事情也应该跟自己的孩子道歉。

    仅仅是这一点,就已经比很多家长好很多了。

    但是她也知道这并不是借口,能够做到没有歉可道才是最好的。

    “不,你挺好的。”周睿打断了柴美涔的话,“我只是不知道怎么跟你说,你在家里,又不知道我在学校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不了解也是正常。我什么也不跟你说,你又是一个爱胡思乱想的人,会造成这样的结果,我们两个人都有责任。”周睿也算想得明白。

    柴美涔捂着额头,有点苦恼:“我们两个人的确缺乏沟通。”

    何止他们两个人缺乏沟通?

    大环境下,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有多少愿意跟家长说一切事情呢?

    他们会觉得家长不够理解自己,双方的思想不在一个成面上,说了之后很多事情家长都不理解,说了也是白说。

    渐渐的,他们之间的间隙越来越大。

    周睿知道柴美涔此时的心情估计很不好,每到这个时候,他要做的就是哄柴美涔开心。

    他们两个人相依为命,没有其他亲戚,难得有联系的只有侯冉昔。

    从小他就知道他是一个男子汉,他需要承担一些责任,在柴美涔的脆弱的时候成为她的后盾。

    “这一次打架的原因我不好说,毕竟关于一个女孩子的名声。大环境就是这样,只要是关于女孩子的清誉问题,就会被嘲讽得格外刺耳。她是受害者,大家却会在受害者身上找原因,社会对女孩子就是不公平的。我想要保护她,所以不能说,这样会对她造成影响。”周睿对柴美涔解释。

    柴美涔点了点头:“我理解,那么以前呢,之前的那些事情为什么不跟我说?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生性好斗的人,如果你告诉我真相,我会跟着你一起想办法的。”

    “有点难以启齿……”

    “这有什么不好说的?”

    “我就是想要保护那些我能保护的人。”周睿说到这里看向柴美涔,认真地继续说道,“我小的时候你就经常被人非议,当时我特别生气,但是我就算做什么都会被那些人一笑了之,我的心里一直耿耿于怀。”

    柴美涔诧异地看着周睿,不知道最根本的原因居然是在她这里。

    她是一个单身母亲,又有钱,不少人都说她恐怕是小三或者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身份,难听的话非常多。

    那阵子她也忍过,也出去跟那些人吵过,侯冉昔也去报复过。

    不过后来她就渐渐的放下了,说就说吧,她无所谓了,自己活得潇洒才是最重要的。

    周睿继续说了下去:“从那以后我就知道,如果被人欺负了,或者遇到事情无人帮助格外孤独的时候会是多难过。我就想……遇到有人需要帮助的时候,就去帮一把。可能是我太笨了,我想不到更好的方法,久而久之就成了这个样子。”

    “你的出发点是好的。”这一点柴美涔也承认。

    “但是跟你说了就会觉得特别矫情,其实我现在就浑身不自在,恨不得下去跑圈去。”周睿指着操场对柴美涔说,这种煽情的场面不适合他。

    柴美涔跟着笑,然后笑容里带着眼泪。

    她是一个感性的人,看韩剧都会哭得稀里哗啦的,听到周睿说这些心里更加难受了。

    她还记得她带周睿去游乐园玩,那个时候周睿才两岁半。

    在海洋球里玩的时候,有一个家长用球砸柴美涔,周睿立即不高兴了,拿着球反过来砸那个家长报复,砸了四、五个,被柴美涔阻拦了才停止。

    还有一次,柴美涔买了门市房想开早点铺被人找事收钱,对方是男人居然跟柴美涔动手,柴美涔再厉害也不及一个膀大腰圆的男人。

    才五岁的周睿扑过来就咬着那个男人的手臂不松嘴,被男人甩开后摔在了前天的位置,磕得头破血流还是再次扑过来,就好像一条小豹子似的咬得那个男人大叫不止。

    周睿从小就是这样,一直护着她。

    她知道周睿的脾气,怎么就在周睿长大后渐渐忘记了呢?

    现在的感觉既欣慰又骄傲,还掺杂着自责。

    她知道她的儿子很好,特别好,看起来特别霸道,但是心地善良。他的出发点是好的,只是用错了方法。

    周睿看着柴美涔又哭又笑的样子挺无奈的,他最怕的就是柴美涔这样。

    他将手伸到了柴美涔的面前:“手放上来。”

    柴美涔不解,将自己的手放在周睿的掌心上。

    “你看,我的手都比你大一圈了,你放心吧,以后我能保护你了。”周睿微笑着说道,很快就将手抽了回来。

    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柴美涔反而哭得更厉害了,嘴里却在说着别扭的话:“我可真是谢谢你了。”

    周睿小的时候手才那么点,柴美涔都不敢用力握着,生怕捏坏了,或者一用力胳膊就掉环了。

    不知不觉间周睿都这么大了,手掌张开能盖住柴美涔的一整张脸。

    其实他什么都懂,是柴美涔把她想得太需要照顾了。突然有一天发现,原来周睿也在暗暗地保护自己,这种温暖的感觉让柴美涔的眼泪止都止不住。

    周睿单手拖着下巴,眼睛看着操场说道:“其实严格说起来吧,我也有错,我把我守护地球的这个秘密藏得太深了。”

    “是,我不指望你做好人好事留名,但是你要记得写日记,或者稍微透露给我一点,行吗?你让我心里有点谱,别动不动就惊天地泣鬼神一把,让我每天都活在恐慌之中。或者你得告诉我,你其实是超人,下次遇到危险的时候我才会找你求救。”

    “行!以后我注意。”周睿点了点头,一拍大腿答应得干脆利落。

    “还有,你可以去帮助别人,但是不要让自己也置身于危险之中。我的你的母亲,第一个担心的是你的安危,如果哪天你打架有个三长两短,你让我怎么办?”

    周睿被问住了,迟疑了一会点了点头:“我知道错了。”

    “你可能做的时候并不觉得什么,但是你知不知道你身上每一处伤口,我看在眼里都会心疼得不行?”

    周睿再次点头:“嗯。”

    “我宁愿你不做这些好事,只想你平平安安的,所以下一次遇到事情跟我说好吗?我可以帮着想办法,想一些不打架也能解决问题的方法,可以吗?”

    “好。”周睿立即答应了,态度良好。

    “为了提升在你心里的信任度,你可以看看我们这次解决这件事情的程度,来决定以后要不要相信我跟你侯叔叔。”@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周睿忍不住乐了,这是侯叔叔要转正的节奏啊,根本就是一家三口的语气嘛。

    真不知道这俩人磨磨唧唧干什么,柏拉图好玩啊?

    不过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柴美涔又转移了话题。

    “打架的事情我们谈完了,现在来谈谈你早恋的问题吧,你跟赵冰清暧昧过一段时间是怎么办回事?”柴美涔在同时取出纸巾,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说得特别认真。

    周睿一瞬间坐直了,指着头顶围绕着小虫子的灯,对柴美涔说:“妈,此等良辰美景,不如我们给你表演一个后空翻吧!”

    柴美涔摇了摇头:“不,我就想听你是怎么拱小白菜没拱成功,还被小白菜给揍了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咱俩就不能保持一下和谐的谈话气氛吗?非得提这些不开心的事情干什么?”周睿特别不理解,提起这件事情就想蹙眉。

    “我就是想下次我再跟赵冰清吵架的话,我能有底气一点,你至少得告诉我事情的真相。”

    结果没继续下去,柴美涔的电话就响了。

    来电显示是侯冉昔,她接听后却听到侯冉昔问:“为什么联系不上周睿?”

    “怎么了,他在我旁边呢。”

    “把电话给他。”

    柴美涔将手机给了周睿,看到周睿开始傻乐,接着挂断了电话。

    柴美涔看着周睿,就看到周睿特别气人地问:“好奇不好奇?”

    “……”

    “想不想知道侯叔叔跟我说了什么?”

    “赶紧说。”

    “侯叔叔让我逃学跟他见一面,我现在不走,就不能在关寝之前回来了。”

    柴美涔点了点头,她让侯冉昔帮忙处理周睿的事情,估计是侯冉昔想找周睿了解一下情况。

    “行吧,这次就放过你一马。”柴美涔妥协了,早恋的事情以后再说。

    周睿闷头跟着柴美涔往回走,路过摊子的时候他叫住了柴美涔。

    柴美涔停住脚步回头看向他,就看到周睿跑去奶茶摊子了,没一会就拿了一杯奶昔过来。

    “你带饭卡了?”柴美涔接过草莓奶昔问。

    上次周睿给柴美涔买了草莓奶昔,柴美涔心情不好没喝,最后全都融化了。

    周睿一直记着这件事情,所以才又给柴美涔买了一杯。

    “早丢了。”

    “那你怎么买的?”

    “我对一个女生笑了一下,她就给我买了?”

    柴美涔立即蹙眉,问:“你不会去勒索女同学了吧?”

    说着拿出手机拽着周睿:“走,我们把钱还给人家。”

    这个时候两个女孩捧着奶茶走了过来,路过他们俩的时候周睿对其中一个女孩说:“下次碰到你的时候还给你。”

    女孩听到周睿跟她说话,紧张得直捂嘴,不过看得出来笑得苹果肌都鼓鼓的。

    她有点不好意思,往闺蜜的身后躲,手还在一个劲地摆:“不用、不用,请你的。”

    说完快速跑开了,跑开老远还在笑,似乎还真挺受宠若惊的。

    “看吧,我是用魅力刷卡。”周睿对柴美涔扬了扬眉。

    柴美涔撇了撇嘴角:“还不是我基因好?”

    “是是是,我继承得好。”周睿笑着又从柴美涔的手里拿走了奶昔。

    “不是给我买的吗?”

    “太凉了,忘记要袋子了,我拿到员工宿舍门口你再自己拿进去。”

    柴美涔这回才笑了起来,也不拒绝。

    周睿把柴美涔送到了宿舍门口才离开,这恐怕是他最理直气壮的一次逃学,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来。

    跟侯冉昔在一起周睿就自在多了。

    柴美涔动不动就生气,但是侯冉昔不这样,这么多年都没对周睿发过脾气,还经常帮他说话,他跟侯冉昔的关系一直不错。

    “来茶楼真不符合我的气质。”周睿进来后就嘟囔,似乎对侯冉昔挑选的地方不太满意。

    不过这个时间还开的店铺真不多了。

    “这里糕点不错。”

    “凑合吧,我想喝可乐。”

    “有。”侯冉昔扭头去点可乐。

    侯冉昔将一个盒子放在了桌面上,周睿乐呵呵地接过来:“给我带的礼物?”

    “给你妈妈的。”

    “哦。”周睿不感兴趣地又扔回桌面上。

    侯冉昔看着他乐,又拿出来一个盒子:“这个是你的。”

    周睿这才好了一点,笑嘻嘻地拿走了两个礼物,并且狗腿地表示:“礼物我一定送到,并且送上你的亲切祝福。”

    “我是怎么祝福的?”

    “我会告诉我妈妈,侯叔叔祝你长命百岁。”

    “你就是嘴巴厉害。”

    侯冉昔跟周睿了解了一下事情的经过,还特意问了几件事情。

    周睿看着侯冉昔居然拿出本子跟笔来,记录他说的话,还录了音,突然就有点别扭了,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这么正经他都放不开了。

    “你们打算怎么处理啊?”周睿凑过去问。

    “放心吧,肯定会保护那个女孩子的。”

    “啊……行吧。”心思被侯冉昔看穿了。

    “喜欢的女孩子?”侯冉昔觉得周睿挺护着的,怀疑是一怒为红颜。

    “什么啊……就是认识,一块长大的,我还没谈过恋爱呢!”

    侯冉昔居然震惊了,抬头打量周睿,紧接着就笑了:“唉,长了一张不像单身的脸。”

    周睿有点不爽,反过来质问侯冉昔:“你好!三十好几了都没谈过,你是不是都没有初吻呢?”

    侯冉昔第一时间关了录音笔,然后没好气地看了周睿一眼:“大人的事情别乱打听。”

    “你平时都是自己解决的吗?不会寂寞吗?”

    “把嘴闭上吧你!我再想想还有没有其他的问题。”侯冉昔坐在椅子上思考。

    “行,我先来一把游戏。”说着对侯冉昔勾了勾手指,“手机借我。”

    侯冉昔的手机里一直都有游戏,偶尔还会陪周睿玩几把,也方便周睿直接登录账号了。

    在他们沉默的时候,周睿身后的电视一直在播放新闻。

    周睿抬头就看到侯冉昔的表情变了,一瞬间笑容收敛,变得特别严肃,甚至有点阴狠。

    这表情吓了周睿一跳,顺着侯冉昔的目光回头去看电视。

    电视画面已经切到了下一条新闻。

    他依稀记得刚才说话的声音是什么什么集团,什么什么的确定即将回国。

    估计是一个集团的什么重要人物要回国了的新闻。

    “怎么了?”周睿问侯冉昔。

    “哦,没什么,竞争对手要回国了。”侯冉昔这才回过神来。

    周睿默认为是商场上的竞争对手,毫不在意地说:“嘁,我就跟你们这群大人不一样,我觉得钱够花了就行,别给自己找罪受,竞争个什么劲儿呢?”

    侯冉昔点了点头,抬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又盯着周睿看了许久。

    “最近……照顾好你妈妈。”他突然说道。

    “不用你告诉我,我心里有数。”

    他要回来了。

    照顾好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