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我是校霸他亲妈 > 围观
    周末,柴美涔约了侯冉昔来家里吃饭,算是对侯冉昔帮忙的感谢。

    这一天早上柴美涔难得没叫周睿起床,而是自己去了菜市场。

    周睿觉得自己贱皮子,没人叫他了他自己却醒了。

    他起来后又干了作死的事情,买了一个花臂纹身贴,在洗手间里鼓捣了一个点才算是弄好了。

    对于他这种心不灵手不巧的人来说,最后的结果还是印得有点歪,最恶心的是没够一圈,是他麒麟臂太壮了吗?

    他照着镜子来回看,看久了就觉得还不错,空白都在腋下,不抬手臂也看不到。

    一个平时都不干活的人,特意拿来湿巾跟手纸擦了擦镜子。@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然后换了一件短袖的衣服穿上,对着镜子各种自拍,重点都在手臂上。

    他非常满意,相片里看不出来纹身歪了,而且非常社会哥,说不出来的霸气、狂野。

    就在他臭美的功夫听到了开门声,他立即关了洗手间的灯,接着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拿着手机登陆游戏。

    淡定从容,就好像一只坐在这里似的。

    柴美涔在买菜的时候侯冉昔来了,给她打电话问用不用带食材,两个人也就在菜市场汇合了。

    柴美涔一个十六、七岁少女模样的小女孩,身边跟着一个西装笔挺的俊朗男人,这种组合在菜市场并不多见。

    两个人买完菜之后一起回来,东西大多是侯冉昔拎着。

    柴美涔按了指纹开门进来,看到周睿就对他说:“过来搭把手,把东西拎进去。”

    周睿也不动:“我游戏打了一半。”

    柴美涔没再说什么,换了鞋子拎着手里的青菜往厨房走,途中看到了周睿的手臂。

    她的脚步一顿,停下来盯着周睿手臂上的纹身看。

    侯冉昔是后进来的,看到周睿手臂上的纹身笑了笑,拎着东西进入了厨房。

    紧接着出来,将柴美涔手里的东西也拎了进去。

    再次出来后,发现柴美涔还在盯着周睿看,堪称死亡凝视。他也没说什么,脱掉西服外套,轻车熟路地拿出一个围裙穿上进入厨房洗菜。

    周睿最开始还在故作镇定,手里还在玩手机。

    等了一会实在是被柴美涔看的有点心里发毛,不自在地清咳了一声,换了一个姿势。

    就这样僵持了足有三分钟。

    柴美涔也不说话,也不发怒,就是这么盯着他,他终于忍不住了主动坦白:“是纹身贴,洗个澡就没了。”

    柴美涔依旧一句话不说,直接走进了洗手间。

    周睿赶紧放下手机松了一口气,瘫在沙发上嘟囔:“如果我妈眼神能杀人,那么我刚才已经被反复杀死十几次了。”

    “你逗她干什么?”侯冉昔到了厨房门口问。

    “就是合计试试看她有什么反应,谁知道是这样啊?你刚才没看到吗?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如果你是新纹的,边缘会有红色的发炎痕迹,但是你手臂干干净净的,一看就是假的。”

    “你说我妈刚才看出来没有?”周睿好奇地问。

    “估计没有,不然也不会那么生气。”

    “你说同样是三十来岁的人,怎么智商差距这么大呢?”

    “她其他方面很厉害。”侯冉昔永远在夸柴美涔。

    两个人说话的功夫柴美涔就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手上拿着搓澡巾,快步走过来抓住周睿的手臂就搓了一下子。

    这一下子快很准,因为没沾水疼得周睿喊了一声,赶紧抽回手臂蹦起来,满屋子躲:“真是纹身贴!”

    “整的那是什么玩意,花了呼哨的!”柴美涔气得肝颤,追着周睿就要削他。

    “侯叔叔!我妈打人!她打好人!”周睿立即躲在了侯冉昔的身后。

    “打的就是你,一天天都干点什么事?还印个纹身,你怎么不在脖子上纹个大金链子呢,还能显得富贵一点。”柴美涔气得脸颊都红了,追着周睿就要给周睿的纹身搓掉。

    侯冉昔赶紧拦着柴美涔,看柴美涔实在冷静不下来了,拎着柴美涔的腋下将柴美涔拎到了厨房里。

    柴美涔气得用脚踹,还飞出去一只拖鞋,刚巧砸在周睿后背上。

    “好了,他也就是试着玩,也没干什么坏事,再说周睿这么好的孩子,也就你舍得打。”侯冉昔将柴美涔放在了靠近阳台门的位置,揉了揉头让她冷静下来。

    “给我送进来!”柴美涔扯着嗓子喊。

    周睿没进厨房,将那只拖鞋扔进来了。

    侯冉昔去把拖鞋拿进来,蹲下身给柴美涔穿上,嘴上还在说:“好了,快点做饭吧,这么多菜估计得一点多才能吃上。”

    “我做菜快,你看着吧。”柴美涔终于放过周睿了,戴上了另外一个围裙开始做饭。

    侯冉昔也没离开,留在厨房里打下手。

    周睿也是个厉害的人物,刚被收拾一顿,过了半个多点就又好了。

    没一会就走进厨房在旁边晃悠,一会吃片火腿肠,一会吃片黄瓜,还问侯冉昔:“皮冻买了吗?”

    “嗯,给你买了。”

    “鸭血买了吗?”

    “这个没买,你上次不是烫了嘴吗?”

    周睿立即不太高兴了:“上次?上次是我十岁的时候了,我今年都十六了。”

    “那下次给你买。”侯冉昔再次答应了。

    “滚出去。”柴美涔转身对周睿说。

    周睿本来还想贫两句,结果一扭头看着柴美涔拿着刀呢,于是乖乖地出去了。

    过了一会,侯冉昔端着一小盘火腿肠出来了,放在了周睿的面前。

    “吃什么水果吗?我给你洗一个。”侯冉昔问。

    “有西瓜吗?”

    “买了。”

    “给我来一半,给我一个勺就行。”周睿吃了一口火腿肠说道。

    侯冉昔点了点头,没一会就送出来了,接着再次回厨房去帮忙。

    周睿坐在沙发上挖西瓜吃,打开投影仪连接自己的手机看电影。

    中午饭并没有等到一点才吃上,当时侯冉昔也只是在劝柴美涔别跟周睿过不去了。

    吃完中午饭,周睿拿来了一个自拍杆,坐在了侯冉昔跟柴美涔的中间:“来来来,一家三口拍个合影。”

    柴美涔拍了周睿的手臂一巴掌:“别把你的手臂漏出来!”

    “多好看啊,结果让你搓掉了一块。”周睿不情不愿的。

    侯冉昔看着镜头微笑,温文尔雅,周睿则是在扮鬼脸。

    柴美涔看着镜头的时候也在微笑,但是多少能看出来假笑的成分,好在颜值高,一切抵消。

    吃完饭三个人又一块看了个电影,之后周睿跟侯冉昔在周睿的房间里睡午觉。

    柴美涔闲不住,在房间里收拾来收拾去的。

    侯冉昔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一直跟在柴美涔的身后。

    柴美涔性格开朗,一直在笑,还跟自己的姐姐说着什么,样子特别开心。

    他不太敢靠近,只是一直盯着柴美涔看。

    她笑的时候很好看,让他移不开眼睛。

    心脏“砰砰砰”地乱了节奏,他已经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心跳都由柴美涔来主宰。

    于是他开始追逐柴美涔的脚步,考上和她同一所初中,同一所高中。

    一切的改变是在他高一的那一年,他看到柴美涔的身边出现了另外一个人。

    那个男生身材高挑、清瘦,皮肤白皙得有些病态。

    他站在树下看着教学楼上,风吹拂着他的头发,侯冉昔能看到男生好看得好似工艺品的侧脸,就连耳朵的轮廓都是好看的。

    而楼上,柴美涔正趴在窗台往下看,那种好看的笑容只为那个男生。

    “很帅吧,我们学校的妖孽,估计千百年才能修炼出这么一个妖精来,不然怎么能好看成这样?柴美涔追了两年,各种方法都用尽了才追到手……”

    他又想起了姐姐说的话。

    他只是那么愣愣的看着,心里好像被打开了一个豁口,正在透着风,让他瑟瑟发抖。

    他很慌,想要抓住却什么也抓不到,所有的一切都不属于他,于是只能伸出手去抓住什么……

    柴美涔俯下身盯着侯冉昔看,想要看看他穿衬衫睡觉会不会不舒服,胸口似乎真的绷得挺紧的。

    早知道就给他找一件周睿的衣服穿了。

    注意到侯冉昔似乎是做了噩梦,她伸手戳了戳侯冉昔的手臂,紧接着就被侯冉昔抓住了手。

    她正错愕,就看到侯冉昔睁开了眼睛看着她。

    侯冉昔有近视眼,度数不算太高,不过还是戴眼镜舒服一些。没有戴眼镜的时候会微微眯缝着眼睛,看向柴美涔的时候也是这个模样。

    “做噩梦了?”柴美涔问。

    侯冉昔还没清醒过来,随口回答:“梦到你了。”

    与此同时,躺在旁边的周睿“噌”翻了一个身,背对着两个人,一副我睡着了,我什么都没听到,你们俩继续不用管我的样子。

    这个时候侯冉昔已经回过神来了,赶紧松开柴美涔坐起身来,小声解释:“梦到以前了,还有我姐。”

    “要不……你回去看看他们?”柴美涔跟着问。

    “算了,我不会轻易原谅谁。”侯冉昔回答完站起身来,到一边喝了一口水。

    他不会轻易原谅谁,同理,也不会轻易爱上谁,也不会轻易放弃谁。

    星期一下起了小雨。

    雨不大,淅淅沥沥地下了一整天也够让人心烦的。

    周睿双手插兜,站在教学楼门口看着雨幕,思考着要不要顶着雨去综合教育楼。

    这个时候一个男生走到了他的身边站定,侧头看着他问:“你要去哪里?”

    周睿第一个感觉是:哟,小声挺好听啊。

    一扭头就看到是张濡丞,立即翻了个白眼。

    “综合教育楼。”周睿回答。

    “一起过去吧,我也去。”张濡丞打开自己的伞,周睿瞥了一眼,还是印着小黄人的伞。

    “不用了,我一会跑过去。”

    张濡丞侧头看着周睿。

    周睿此时穿着短袖,手臂上的花臂还没洗掉,露出了一大截出来。

    他迟疑了一下问:“你的这个……被雨淋了不会掉色吗?”

    “放屁,不会!”周睿逞强地回答。

    “中间怎么淡了一块,是不是掉了?”张濡丞指了指中间的位置。

    这里是被柴美涔用搓澡巾硬搓下去的,颜色浅了一块。

    “你懂个屁,这叫高光。”

    “哦……”张濡丞忍不住笑着回答,撑着伞往外走了两步又回头看周睿,“真不用一起去?”

    周睿迟疑了一下,还是进到了张濡丞的伞下,还喧宾夺主地抢走了雨伞自己拿着,一只手搭在张濡丞的肩膀上说道:“你太矮了,我撑着比较舒服。”

    “哦,无所谓。”张濡丞侧了侧身躲开了周睿的手。

    周睿跟个狗皮膏药似的偏就不松手,还往里一带:“走近点,别显得我欺负你似的,走,加速了。”

    张濡丞被周睿带着硬是跑过去的,到了综合教育楼楼底下张濡丞扯着裤腿看自己的鞋,多少被雨水弄湿了一些。

    周睿收了伞丢给张濡丞:“谢了。”

    说完就走了进去。

    张濡丞就跟在不远处,两个人一前一后上楼,张濡丞刚到二楼楼梯口就听到周睿骂了一句:“我操!”

    他跟着看过去,就看到了一个壮观的场面,还顺带看到了教室里的柴美涔。

    综合教育楼的二楼就是舞蹈教室,设计挺骚的,从外面看那是一大面的透明玻璃,能看到里面练习舞蹈的样子。

    而是教室里却是一面镜子,可以看着练习舞蹈。

    这个教室安排在这里,多少有点展示的味道。

    也因为这个骚气的设计,让这里聚集了一群人围观。

    以前周睿也来过这边,围观的学生并不算多,而且挺多是女孩子。

    这一次来聚集了成片的人,其中男生居多,还有人拿着手机在录像。@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哇,柴美涔真的好可爱。”

    “特别清纯的样子。”

    “我的女神就该是这样子的。”

    “舞跳的也好,一教就会,才来没多久就成领舞了。”

    以前周睿也知道柴美涔跳广场舞,没想到柴美涔学舞蹈的速度还挺快的。

    很多复杂的舞步,其他的学生都要动作分解教,柴美涔却不用,大致看两遍示范就能跟着挑出来了。

    以前柴美涔跳广场舞,其实动作也挺时髦的,现在开始学正统的也学得有模有样的。

    周睿站在人群后面跟着看,就发现柴美涔跳舞的时候气场完全不一样了。

    还真挺帅的,偶尔跟身边的人说话,对他们微笑,又甜美的不像话。

    他默默地拿出手机来录了这个场面,又录了一段柴美涔跳舞的视频给侯冉昔发过去。

    周睿:天凉王破了。

    周睿:[视频]

    侯冉昔:好好说话。

    周睿:再不追就要被其他人追跑咯。

    侯冉昔:你能接受叫同龄人爸爸吗?

    周睿一瞬间就响起《夏洛特烦恼》了,立即觉得这件事极其荒唐。

    周睿:肯定不能啊。

    侯冉昔:我相信你。@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周睿看着手机就觉得侯冉昔这个人真的太过分了,自己不努力,就知道用话刺激他。

    好的,侯冉昔刺激成功了,他是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于是清咳了一声问:“好看吗?”

    “挺好看的。”没人注意到来的人是周睿,有人下意识的回答。

    周睿气得不行,敲了敲门走进了舞蹈教室,教室里的女孩子看到周睿都挺震惊的。

    不过有些隐隐的还是很兴奋的,她们能近距离看周睿的机会并不多。

    周睿没理她们,走到了单向镜前面对这镜子比量了一个中指。

    教室外面瞬间安静了。

    教室里的女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人打开门探头去看,就看到门口一群男生鸟兽散,场面颇为壮观。

    “刚才教室外面一群人啊?”卓文倩也学舞蹈,惊讶地问。

    嘉华学校兴趣班多,有人会逃兴趣班偷懒,这群人就是逃课的。

    “还行吧。”周睿回答。

    “好恶心……”卓文倩忍不住抱怨。

    柴美涔走过来问周睿:“你也来学跳舞?”

    “怎么可能,我今天也有课,一会去学贝斯。”周睿往教室外面走,想了想后拽着柴美涔到了教室角落。

    柴美涔被弄得一愣,问:“怎么了?”

    “如果有小男生跟你搭讪,你就对他比量中指。如果有小男生跟你要微信号,你就骂他,听到没有?”

    柴美涔从来没想到有一天,她会被周睿叮嘱这些。

    看着周睿认真的样子她忍不住笑起来,且好半天没停下来。

    周睿气得不行,提醒她:“你能不能严肃一点,我说正经事呢!”

    “我勾搭小男生干什么啊,再收一个儿子?有你一个就够我烦的了。”

    周睿这才松了一口气,也是,谁能喜欢能当自己儿子的男生呢。

    很快,柴美涔就补充了一句:“而且我根本没有给你找爸爸的想法。”

    “突然觉得侯叔叔好惨。”

    “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我们俩都众叛亲离的,相依为命久了才会关系这么好,要是真有那方面意思早就成了。”

    柴美涔回答完看到其他人又开始了,她立即加入队伍了。

    周睿看着柴美涔练习跳舞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走出教室往外走,走了出来就看到张濡丞又走到了舞蹈教室门口。

    “你一直在这里?”周睿问他。

    “啊……218教室在哪里?”

    “你拐个弯,有个玻璃走廊穿过去往右走。”周睿回答。

    “你带我去吧,我绕晕了。”

    周睿点了点头,之前被帮了一把也不好意思拒绝,走过去给张濡丞领路。

    张濡丞找到教室后豁然一笑,对周睿道谢:“谢谢。”

    “学习挺好的,结果是个路痴?”

    张濡丞也不在意,依旧在微笑:“所以我没有环游世界的梦想。”

    “对,你有哈佛梦。”

    “你对我的演讲倒是记得清楚。”

    “没记住,就记住哈佛了,惊天地泣鬼神的,行了我走了。”

    “嗯,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