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我是校霸他亲妈 > 魔怔
    柴美涔一直都是一个说干就干的人。

    她会在当天认真听课,甚至连周睿的选修课都去听了,接着将课程的内容都听会了,再去教周睿。

    周睿起初还无所谓的态度,结果看到柴美涔教得还真像模像样的,不由得有点震惊。

    他妈好像也不是完全傻乎乎的啊。

    下午最后两节课可以留在教室自习,报了兴趣班的则会去上兴趣班,导致最后两节课教室里总会空一部分。

    这一天的兴趣班去的人挺多的,柴美涔跟周睿他们都没去,柴美涔就留住了周睿辅导课程。

    周睿愣是把杨场⒗钚ら也叫来了,卓文倩也没动地方。

    这四个人,把中间的四排桌子坐满了。

    柴美涔一个人坐在第一排转过椅子来给周睿讲题。

    前十分钟,柴美涔态度良好,讲得还算是细致。

    三十分钟后渐渐开始态度不好。

    再次讲了一次周睿依旧不会后,柴美涔干脆摔笔了。

    “考点就是priceelasticityofdemand的含义,它和totalrevenue变化的关系,这点知道吗?”柴美涔问。

    她一个没学过这玩意的人,现在现学现卖居然都比周睿强。

    “哦……”周睿简直要陷入迷茫了。

    “那你为什么选B?”柴美涔再次问。

    “这个答案最长……”

    “我说你这么多年到底学什么了啊?啊?说了这么多遍你还是听不懂,你怎么能选B呢?啊?怎么能是B呢?”

    “那是C?”周睿试探性地问。

    “要么你再猜猜,反正就四个选项,你看看你跟谁更有缘分呗。”

    “那就C吧,实在不行我再换。”周睿破罐子破摔。

    柴美涔直接用手指戳周睿的额头:“你是不是要气死我?你脑袋里灌铅了还是怎么的?就你这样的还送你来上学,图什么啊,你去超市当个收银员都算错账,你端个盘子都送错桌。你脑子就没有褶,你脑袋里是不是被熨斗熨过?稍微有点褶也能脑袋转个个儿,你脑袋里塞俩铅球,咣当咣当的,又沉又笨的实诚。”

    周睿就看着柴美涔嘴皮着碰来碰去的,嘟嘟嘟说出来的话就没有重样的。

    他已经生无可恋了:“我不学了。”

    “你还来脾气了是不是?谁还没脾气了?这么点题都能算错,你怎么好意思生气?我要是你都把脑袋塞裤裆里,丢不起那个人。”

    “你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你要面子不好好学习?学习好了最有面子了!”

    “我不跟你吵。”周睿说着就要起身。

    卓文倩都听愣了,就没见过谁敢这么骂周睿的。

    她看周睿起来了赶紧转身给他让路,让他可以出去。

    杨侈限蔚枚己薏坏帽头了,都说朋友有难拔刀相助,但是这场面他该怎么办?

    李肖楠双手环胸看着周睿,眼睛都有点直了。他们曾经同生共死,他们许诺有事一起扛。

    但是……他不想和周睿一起做题。

    柴美涔站起身来拽着周睿的校服,让他再次坐下了,扯着嗓子喊:“你给我坐下!”

    周睿被拽得一屁股又坐下了,摔得还挺疼。

    他气得不行,拿出手机来作势就要打电话。

    “你给你侯叔叔打电话搬救兵也没用,不好使!他听我的!”柴美涔一掌拍在桌面上。

    “我报警!”周睿气得都要炸了,直接跟着嚷嚷起来,“你这样的在学校里就一恐怖分子!让警察叔叔给你带走!”

    看看!

    看看把咱们校霸都逼成什么样了!

    柴美涔看着周睿,再看看其他三个人。

    这三个人就李肖楠敢跟她对视,她把题往李肖楠面前一拍,说道:“李肖楠,你看看这道题,真的那么难吗?”

    李肖楠迟疑了一下,读了读题后问柴美涔:“B和C已经确定是错误答案了?”

    “嗯。”柴美涔点了点头。

    “那我选D。”李肖楠说道。

    学渣蒙题下意识不会选A,这是一种奇怪的信仰。

    柴美涔崩溃了:“二选一你都能把正确答案给排除了,这个正确答案长得就那么不好看吗,你们都不喜欢它!”

    李肖楠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曾经不可一世的霸王居然认怂了:“下次我选A。”

    柴美涔直捂脸。

    她陷入了自我绝望,还有自我怀疑中。

    是剖腹产的时候周睿被捂到了吗?不然她怎么生出这么一个傻玩意来?

    还有周睿的朋友,还真是特别统一的一群学渣,渣得团结一致,整齐划一。

    杨痴娴淖不住了,站起身来往外走:“我请客,五个人的奶茶。”

    说完一溜烟跑了。

    李肖楠左右看了看,直接倒在了桌面上,小声嘟囔:“我头有点晕,睡一会。”

    卓文倩有点想跑,却没动地方:“杨痴飧鏊镒樱我本来也想溜,结果他说请客奶茶,我还得坐在这里等着,不然会觉得自己错过了一个亿。”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科学家不是一天都能当成的。”周睿试图唤回柴美涔的理智。

    柴美涔平时都挺好的,特别招人喜欢的一个妈妈。

    但是脾气一上来,那真是一般人受不住。

    他见过柴美涔发那么多次脾气都没跑,那是因为柴美涔是他妈。

    侯冉昔见过柴美涔发那么多次脾气还没跑,周睿都想不明白侯冉昔图什么。

    “科学家没有你这样的,身份证都有了还学习这么差。”柴美涔气得声音都低了些许。

    “咱慢慢来,别急啊。”

    “怎么能不急!你都高二了!你还混。”柴美涔的脾气又上来了。

    周睿被吼得身体一颤,实在受不住这个委屈,快速收拾自己的包。

    他也没什么能带走的,就把自己的作业、U型枕、粉色洗衣机放包里,拎着包就走。

    “你干什么去?”柴美涔问。

    “离班出走!”周睿咬牙切齿地回答。

    卓文倩一直跟着周睿身后,没一会就回来汇报情况了:“柴美涔,周睿跑去国际1班了,进教室里了。”

    “他去那干什么?”

    “国际1班相当于我们国际班里的火箭班。”

    柴美涔挪回自己的椅子坐好:“不用管他!”

    “那你说一会杨衬滩杪蚧乩矗要不要送一班去?”

    “你的重点怎么就是奶茶呢?”

    “我不跟你搭话了,你消消气。”卓文倩立即没声音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周睿进入了国际1班的教室,国际1班的学生还挺震惊的。

    他们都是学习为主的人,去兴趣班的人并不多,教室里还是满满当当的。

    周睿进入教室就跟1班的班主任碰面了。

    1班的班主任是个金发碧眼的美女,名叫黄花。之前带出过两个剑桥大学的毕业生,现在开始带重点班的学生。

    黄花看到周睿,诧异地问:“宝贝,你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周睿想了想,指着张濡丞说:“我找他。”

    张濡丞坐在教室里奇怪地看着周睿,然后就看到周睿在教室里搬了一个椅子,就坐在了张濡丞的身边。

    张濡丞下意识地往里面挪了挪,跟周睿拉开一段距离,然后看着他问:“你有事?”

    “宝贝,你这样来我们班有点……”黄花也走过来跟周睿说话,似乎也很奇怪。

    “我在我们班待不下去了。”周睿垂头丧气地回答。

    “啊?”黄花十分诧异。

    “我们班的柴美涔,太可怕了。”周睿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

    “那你是要来我们班吗?”

    “对,避避难。”

    1班的学生还真挺震惊的。

    那是谁啊!周睿!整个国际班就没有不认识周睿的。

    或者说,整个嘉华学校都或多或少听说过周睿。

    现在周睿居然被一个新转来的女生,逼得班级都待不下去了,还说柴美涔太可怕?

    比周睿都可怕?

    周睿都害怕的女人得可怕成什么样子?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黄花是一个跟其他老师非常不一样的老师,听了之后还觉得挺有意思的,对周睿说:“这样吧,你坐在这里还挺突兀的,不如把最后排的那个桌子搬到这里来,这样会在张濡丞的前排。”

    这就算是一个特殊照顾的座位了。

    周睿也不挑,真的去搬了桌子过来,坐在了张濡丞的前排。

    张濡丞愣愣地看着周睿,再看看教室里其他人的目光,也是奇怪得不得了。

    不过想起柴美涔按着周睿的头,让周睿道歉的样子又忍不住笑了。

    算是理解了。

    周睿不是怕柴美涔,而是让着柴美涔,不跟她计较,还意外的听柴美涔的话。

    周睿坐下之后回头小声问张濡丞:“像你们一样考一百分难吗?”

    张濡丞想了想后才问他:“你知道我们综合的总分是多少吗?”

    “多少?”

    “三百,所以考一百分应该很容易。”

    “……总分三百呢啊。”就算三百分,周睿考一百也不容易。

    张濡丞点了点头,继续低头写作业。

    周睿又凑过去问:“你能不能给我补补课,就是选择题确保我第二次能选对正确答案就行。”

    “不要。”张濡丞立即拒绝了。

    “我能想到学习最好,脾气还好的人就只有你了,不然我会被柴美涔打死。”

    “你这样影响我考哈佛。”张濡丞抬头认认真真地看着周睿说道,算是接了周睿的梗反讽一下。

    “别啊,你教教我,万一我们俩就成校友了呢?”

    张濡丞没忍住,弯起嘴角笑了一下又很快板住了,再次摇头:“不要。”

    周睿愁得不行,靠着椅子陷入绝望:“就这样,我总觉得我活不过这个星期,我想休学了,这学校没法待了,柴美涔简直魔怔了。”

    “要不讲个条件吧。”张濡丞低声说道。

    张濡丞声音好听,特别像男主播,吐字清晰,随便发段语音到抖音都能火的那种。

    “说说看。”

    “要不……你帮我印个纹身贴吧?”

    “就这?”周睿都坐直了。

    “嗯。”

    “你挺闷骚啊,行,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周睿一口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