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我是校霸他亲妈 > 以前
    柴美涔收拾好了行李箱,拖拽着走出来的时候看到居然有学生在往学校里面走。

    她站在原地等周睿,就看到周睿扛着一个大包走了出来。

    “你背的是什么?”柴美涔看着他问。

    “这一个月积攒的袜子跟衣服。”周睿回答的时候还颇为自豪,扬了扬自己的下巴。

    “你离我远点,受不了这个味。”柴美涔主动往后退了一步,接着指了指那边的学生问,“怎么都去教学楼里,还回去安排作业吗?”

    “好像是月考的成绩榜单出来了。”周睿从来不在意这个,撇了撇嘴回答。

    “我们俩去看看。”柴美涔很感兴趣。

    “你让我扛着这么多袜子去教学楼里面?”

    “你也知道丢人?”

    周睿将大包放在了地面上,对柴美涔说:“你在这里等着,我跑过去照下来给你看,你就别再折腾了。”

    “你这破玩意不看着也没人偷。”柴美涔坐在行李箱上面,躲在树荫下面乘凉,看着周睿跑进了教学楼。

    她换了自己的衣服,短袖上衣配上背带短裤,头发披散下来被风吹拂着,极为可爱。

    周睿刚走没一会,就有一个男生跑了过来在柴美涔的面前站稳,有点紧张地说道:“柴美涔,可以跟你要一下微信号吗?”

    柴美涔摇了摇头:“不行。”

    她儿子不让给。

    “啊……你运动会表现得特别棒!然后,然后……”男生有点磕巴了,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然后了半天。

    柴美涔抬头看着他,其实长得挺嫩的一个男孩子,瓜子脸,脸挺小的,属于精致的类型,就是有点太瘦了。

    “然后?”柴美涔强迫症使然,有点好奇后面的内容。

    “我非常喜欢你!”男生鼓足勇气说道。

    “勇气可嘉。”一个男人的声音从男生的身后传来,男生回头,就看到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走了进来,微笑着看着他。@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但是这种笑容让他不寒而栗。

    柴美涔看到侯冉昔,立即露出微笑来:“侯叔叔!”

    听到这声侯叔叔,侯冉昔还真挺无奈的,看着男生连连道歉跑开了,走到了柴美涔身边。

    “我帮你拿行李?”侯冉昔问。

    “好的。”柴美涔点了点头,“我们等会周睿,他去看成绩了。”

    侯冉昔自然不着急,站在柴美涔的身边跟她闲聊:“你还挺招小男生喜欢的。”

    “只要长得可以就有男生喜欢,男女比例放在那里呢。”柴美涔耸了耸肩。

    “不过你别让周睿知道,他自尊心强,不会接受自己以后的爸爸跟自己同岁的。”侯冉昔说着,将手掌放在柴美涔的额头前,帮她遮挡些许阳光。

    “我心里有数,我也没兴趣再找一个儿子让我生气。”

    侯冉昔笑着点头:“嗯。”

    周睿觉得这个世界都魔幻了。

    他进来第一件事就是看一看国际班的榜单,看到柴美涔异军突起,居然考到了国际班的第四名,震惊得不行。

    这个榜单是四个国际班统一排榜,第一名肯定是张濡丞。

    国际3班一向是垫底,从来不会出现在前三十名的榜单里,这一次居然杀出了一个柴美涔。

    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周睿知道。

    他妈妈已经十来年没读过书了,回到学校才没多久,就直接厮杀进前四名了?

    这是天生骨骼惊奇啊……

    周睿对着排行拍了一张相片,本来都打算离开了,没成想被旁边的榜单吸引了目光。

    主要是议论声太大了。

    普通班有一个火箭班,十二个普通班。

    因为人多,国际班只排前30名到大榜,普通班是排前五十名。

    “国际班的怎么跑这上面来了?排榜的人写错了吧?”

    “不是错了,张濡丞国际班的卷子是591分,普通班的卷子是723分,两边都是第一。”

    “好像是他们几个白天考国际班的卷子,晚上把普通班的卷子也考了。”

    “学神就是学神,就算学的课本不一样照样能考第一,总分比赵冰清高了14分!”

    “这个柴美涔也有点牛逼啊。”

    听到柴美涔的名字,周睿就凑过去看了,顺着大榜往下看,国际班的这个班级名字特别突兀,一下子就能找到。

    张濡丞居然考普通班的卷子,也考到了第一,不愧是他选中给自己补课的人。

    紧接着周睿就震惊了,因为他在第23名的位置看到了柴美涔的名字。

    柴美涔考国际班的卷子,上课听得一知半解的,靠着惊人的“骨骼”,考到第四已经非常牛逼了。

    这普通班的卷子,居然也考到前五十名了?

    周睿不敢相信,如果柴美涔认认真真地学,将所有的知识点都重新捡起来了,这得考多少分?

    到时候张濡丞能是对手吗?

    “之前老说国际班的题没有技术含量,现在被打脸了吧?”突然有国际班的学生挑衅,对普通班的学生嚣张地说道。

    之前普通班的学生,尤其是火箭班的学生是瞧不起国际班的学生的。主要是觉得他们的题难度很低,考得高也不是学习多好。@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其中,还有一些人是在酸,就感觉国际班只是靠钱砸,其实都是一群学渣。

    现在张濡丞跟柴美涔证明了,国际班的学生考普通班的卷子照样牛逼,出国留学只是他们的选择而已。

    但是普通班的学生呢,很多人考国际班的卷子,题都不一定能读懂!

    国际班的学生被瞧不起久了,终于有了扬眉吐气的感觉,干脆出言挑衅。

    “就好像你考的似的,不就这么两个人。”其中一个人反驳。

    “出战三个人,最后两个人杀进前五十了,还不能证明吗?”国际班学生回答。

    “另外一个人呢?”

    周睿站在旁边旁听,听着听着,居然还有自己的剧情了。

    他清咳了一声,说道:“另外一个是我。”

    看到周睿,周围立即鸦雀无声。

    周睿走过去,普通班的人立即退让开,还以为周睿打算叫嚣呢。

    谁知道周睿走到大榜前缓缓拿出手机,对焦,接着拍了一张相片就走了。

    众人看到周睿离开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周睿将成绩的相片发给了柴美涔一份,又发到了群里一份。

    杨常何胰ィ

    李肖楠:挺厉害啊。

    卓文倩:美姐牛逼啊。

    同学1:发生了什么事情?

    同学2:开始有点不解,为什么睿哥突然关心学习了,点开榜单就震惊了。

    杨常海浚浚

    杨常涸趺雌胀ò嗟呐琶上也有美姐,还有张哈佛?

    李肖楠:他们几个熬夜去打卷子了。

    卓文倩:李哥,是答卷子,别那么暴力。

    杨常何业奶欤∶澜忝澜悖∧憔褪俏业呐神!啊啊啊!

    周睿走出去就看到了侯冉昔跟柴美涔在一块的画面,走过去说道:“我们一会去吃好吃的啊?”

    “可以。”侯冉昔首先回答。

    柴美涔站起身来走到了周睿的面前,捏着周睿的脸看他的牙:“牙齿是不是有点不齐了?我给你戴一副牙套吧。”

    “不戴,影响我吃好吃的,而且吧,做人不能太完美了,不然别人怎么活。”

    “嗯,不吸烟就更好了,牙齿还能再白一点。”侯冉昔站在旁边说道。

    周睿一瞬间就感觉柴美涔的手又用力了一些,捏得他脸疼。

    “侯叔叔,你不地道!”周睿看着侯冉昔说道。

    “啊?她不知道的吗?”侯冉昔装傻。

    周睿赶紧躲开了,扛起袜子包就走了。

    柴美涔瞬间远离周睿,不去追究了。

    等到了饭店,柴美涔去洗手间。

    侯冉昔将菜单放在周睿面前,周睿嗤之以鼻,不想理侯冉昔。

    “吸烟确实不好。”侯冉昔说道。

    “我没有烟瘾,但是需要装逼的时候我就叼一根,一般没抽完就扔了。”

    “没必要装这个。”

    周睿拿来菜单翻看,突然想起了什么,抬头问侯冉昔:“侯叔叔,我觉得我妈妈非常不错啊,为什么她之前会是那副样子?这么好的底子被她祸害成这样?她得付出多大的努力才能做到?”

    “你妈妈从来没跟你说过这方面的事情吗?”侯冉昔问。

    “没有啊。”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侯冉昔犹豫了一下,才问周睿:“你知道黄|体|酮吗?”

    “不知道。”周睿摇了摇头。

    “怀你的时候,是你妈妈最痛苦的时期,她那阵子郁郁寡欢,心情很差,身体也有点垮了。为了保胎,她需要使用黄体|酮|保胎,是一种孕激素。这种孕激素会有一些副作用,比如……体重增加。”

    周睿一听就愣了,菜单都忘记看了。

    很多父母会对孩子说:“要不是为了你,我早就怎么怎么了。”“我这样还不是因为你?”

    但是柴美涔不会对周睿说这些,因为她知道,她现在的处境都是自己选择的,所有的苦难都是她自己作出来的,怨不得别人。

    不想说,也是不想给周睿增加压力。

    侯冉昔继续说了下去:“而且,每个人的体质不同,怀孕的时候反应也不一样。她就是那种会特别饿的人,经常会在夜里饿得肚子反酸水,只能吃一些东西。她的体重极速增加,生孩子让她胖了非常多。”

    “可以减肥的吧?”

    “生完孩子她还需要带你,身边雇人帮衬她也不放心。或许是因为被人抛弃让她没有安全感,她特别依赖你,不肯离开你,错过了最佳的健身时间。”

    “从那以后她就自暴自弃了?”

    “或许是一种自我惩罚吧。”

    周睿微微歪头,有点不懂。

    侯冉昔想到柴美涔曾经的经历,不由得心口一阵的痛。

    仅仅是想起,他都会心疼得不行。

    他很多次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生几年,在柴美涔喜欢上那个男人前追到她。

    可是后来,柴美涔的心死了,他没机会了。

    “心灰意冷后她连自己都放弃了,她只有你,你是她最大的支撑。”侯冉昔解释。

    “为什么会被抛弃?”

    “这个我不能说,我答应了帮她保守秘密,不过你也大了,找一个合适的时间,你自己问她吧,她如果真的放下了,会跟你说的。”

    “那广场舞什么的呢?我总觉得她年纪也不算太大,怎么就喜欢这个?”

    提起这个,侯冉昔也十分无奈。

    “她居住的附近带孩子的都是一些爷爷、奶奶,她带孩子没有经验,也没有父母帮忙,带你下去晒太阳的时候,就会跟他们打听教孩子的方法。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同龄人认识的不多,反而认识一群大爷大妈,渐渐就被带偏了。”

    “你不会帮忙纠正一下啊?”

    “我找她的时候你已经四岁了,如果不是依稀看到了她的痕迹,我都会认不出来。而且,同样的年龄,带孩子的跟未育,哪怕有一个人能帮着带孩子的,状态都是完全不一样的。”

    周睿还真不记得这个了,他的印象里,侯冉昔就是陪着他长大的。

    他还真不知道,他是被柴美涔一个人带到四岁的。

    他突然懂了。

    身边一个熟悉的人都没有,因为他众叛亲离。柴美涔一个人将他带大,没有时间锻炼身体,人也自暴自弃、暴饮暴食来惩罚自己。

    渐渐的,就成了之后的样子。

    柴美涔在这个时候推门走进来,同时说道:“我在旁边买了个大鸡排。”

    “吃吃吃,一天天的肥粗老胖的还吃呢!还大鸡排!你可拉倒吧,少吃两口饿不死你,你学学侯叔叔去健身行不行?”周睿看到柴美涔就来气了,立即嚷嚷起来。

    柴美涔被周睿说得一愣,手里的鸡排也被周睿抢走了。

    “我给你脸了是不是?还训起我来了,回家把你的那些袜子洗了!”柴美涔比周睿气场还强。

    周睿立即调整了情绪,告诉柴美涔:“你看手机,成绩单出来了,你考得挺不错呢。”

    谁知道柴美涔看完成绩单反而叹气:“我都能考得这么往前,是不是你们学校的教育水平不行?”

    周睿瞬间哑口无言,默默地啃鸡排。

    赵冰清拿着手机,看着校园论坛上的帖子,气得咬牙。

    先是柴美涔在运动会上大放光芒,接着是柴美涔的成绩空降成绩榜,没想到学习成绩还不错。

    这回对她是不是校花的质疑越来越多了,更是有人开了帖子,重新投票校花。

    她匿名投票看了结果,看到投票里柴美涔的票数比她多三倍还多。

    据听说初中部的学生都跑来给柴美涔投票了,柴美涔的评价明显比她好太多。

    赵冰清气得跺脚。

    之前是校花,她可以不在意。

    但是突然被人推翻了身份,换成了她讨厌的人上去,这就让她气恼得不行。

    有人推开门走进休息室,赵冰清立即站起身来走过去:“妈妈!我被欺负了!”

    赵冰清此时穿的是小礼服,原本定制的是一款短裙,能够凸显她的大长腿。

    结果膝盖突然受伤,她只能穿了一条长裙来,还是她姐姐穿剩下的款式,她气得不行。

    看到赵妈妈进来,她赶紧过去告状。

    赵妈妈拍了拍赵冰清的手臂:“宝贝乖,今天妈妈有点忙,你的事情我们稍后再处理好不好?”

    话音刚落,门再次被推开,赵冰清的姐姐赵冰灵走了进来。

    今天赵冰灵的礼服可以说是重金打造,都是手工制作,上面的刺绣跟钻石都是大师级别的能工巧匠手工缝制上去的,尺寸更是分毫不差,能够将赵冰灵的身材完美地展现出来。

    赵冰清看到赵冰灵的一瞬间,心中有点酸涩。

    这么好看的裙子她都没穿过,这一次居然让赵冰灵这么出风头。

    这是一场宴会,会有很多商业成功人士来参加。

    他们这个地区的有些身份的人家里,赵家两姐妹算是十分能拿得出手的了。

    两姐妹长得漂亮,身材高挑,谈吐气质也是极佳。

    之前都说,赵冰清要更出色一点,今天怕是要被姐姐盖过去了。

    赵妈妈的注意力一直都在赵冰灵的身上,对赵冰灵嘱咐:“你今天一定要好好表现,尽可能引起衣家大少的注意。他刚刚回国,想要往他身边靠的女人多得是,晚了就会被人捷足先登了。”

    原来,给赵冰灵打扮得这么漂亮,是为了吸引衣家独子。

    赵冰清心中本来就不好受,听到这些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妈,您有必要吗?衣家那位大少爷都三十好几了,还是个老光棍,我觉得八成是有什么问题,不然身边能没个女人?”

    “你懂什么,衣家最讲究门当户对,国外的女孩子是不会接纳的。”赵妈妈不悦地反驳。

    “就算没什么毛病,衣家大少都三十多了,好像是三十五岁吧。我姐姐才二十三岁,比我姐姐大一轮呢,这也不般配啊。”

    “男人都喜欢年轻的小姑娘,你要是能引起他的注意力,等你成年了嫁过去也可以,那可是衣家!”赵妈妈立即凶道。

    赵冰清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妈妈,没想到她的妈妈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才十六岁,跟那个男人差十九岁呢!

    怎么可能。

    她立即改了口:“还是让姐姐来吧,我可受不了这么大岁数的。”

    “你以后能找到的男人真不一定比我强。”赵冰灵冷冰冰地说了一句。

    “你瞎说什么?我眼光比你高多了,至少我不会为了一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打扮得花枝招展的。”

    “你别太过分了!”

    “你们俩别吵了,马上就要出去了,都给我闭嘴。”赵妈妈说完,带着两个女儿出去。

    出去后,果然众人都在夸赵家的两个女儿出类拔萃,大家注意赵冰灵要更多一些。

    赵冰清就跟在旁边听着,心中暗暗不服,如果她穿那身礼服也会非常漂亮。

    在人群中,赵妈妈终于锁定了目标,故作镇定地走过去问好。

    赵冰清看到赵冰灵突然害羞起来,忍不住内心嘲讽,结果一抬头就愣住了。

    不远处的人群里站着一个陌生的男人。

    男人身材高挑,看得出他应该是保持健身,身材极为不错。

    他的头发有些长,在脑后扎了一个辫子,并不显得娘,反而气质脱俗。

    男人的肤色有着不正常的白皙,不过这并不重要,因为男人的身上似乎笼罩着一股子仙气,让他超凡脱俗起来。

    一个人的气质谈吐,只需要在一瞬间就能看出来。

    这个男人的气质极好,靠近了,就会觉得自己卑微到尘埃里,不能靠近,否者会被比下去。

    最重要的是……这是什么神仙颜值?

    她从未见过比他更好看的男人,就连娱乐圈的男艺人都被比了下去。

    气质就赶不上。

    三十多岁?

    成仙了还在意什么年龄?只需要一眼,多少岁都会沉沦。

    就在赵冰清愣神的功夫,赵冰灵已经走了过去。

    男人手里被人递了一杯酒,他低头看了看。

    赵冰灵走过去柔声问:“您也喜欢这款香槟吗?我也特别喜欢。”

    说着,就要跟这个男人干杯。

    男人扫了赵冰灵一眼,接着将酒缓缓倒入冰块杯里:“不,我觉得特别难喝。”

    声音带着彻骨的寒,却又极致的好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