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我是校霸他亲妈 > 打架
    柴美涔在国庆假期第一天早晨,就跟周睿大战三百回合。

    在让柴美涔帮忙报体育项目的时候,周睿态度好得不像话,还主动答应会在假期好好学习。

    结果第一天早上柴美涔就叫不醒周睿了。

    周睿这次还有了记性,特意反锁了房门,柴美涔敲门的时候还听到里面有咣当咣当的声音,估计还用椅子挡门了。

    再看门缝,估计是被蒙上被子了,缝隙都不透光。

    柴美涔又用手机给周睿打电话,发现周睿早就开了静音。

    这就是一场母子之间的战争,而战争的一方,暴风少年依旧在沉睡。@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周睿做足了准备,用被子蒙住门隔音,椅子顶上怕柴美涔急了撞门进来。

    他还戴了耳塞,蒙上眼罩,说什么也要睡一个懒觉。

    听到了一些响动后,柴美涔就不闹了,他美滋滋地继续睡觉。

    柴美涔没打算叫醒周睿,她本来也打算让周睿放一天假,她报的补课班从明天开始上课。

    她没想叫醒周睿啊,只是想周睿喝点粥,吃完早上饭继续睡。

    在她看来,这没有任何问题。

    既然知道周睿要用这手了,柴美涔也不着急了,拽着一个小车出去买菜。

    这种小车就是有个带轮子的小架子,上面套着一个兜子,买菜买多了还能拉着回来,轻松一点。

    她哼着歌下了楼,在菜市场里逛了一圈,挨个摊位询问价格后,选择最便宜的几个摊位,准备回去买。

    这个时候她遇到了熟悉的人。

    她快步走过去:“李肖楠!”

    李肖楠看到柴美涔还挺惊讶的,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对她说:“哦,好巧。”

    “你住附近吗?”柴美涔还真不知道。

    李肖楠摇了摇头,有点尴尬地解释:“我就是偶尔过来。”

    “我就住在那边,经常来这里买菜。”说完看到李肖楠似乎要买一家的菜,她立即拽着李肖楠走远了。

    “怎么了?”李肖楠奇怪地问。

    “买菜得买应季的,不好吃,上面还不一定喷了什么东西了。而且那家贵,你要买什么菜,我告诉你哪家便宜。”

    李肖楠觉得尴尬或者不好意思的时候,会抬手用指尖擦了擦鼻尖,下意识做了这个举动后,让柴美涔看到了他手背上的伤。

    他似乎是用拳头砸了什么,手指有些红肿,骨节处还有擦伤。

    应该是刚刚打过架,还用拳头打过人,她经常看周睿受伤,对这种伤特别熟悉。

    “你受伤了?”她立即拉过李肖楠的袖子看。

    李肖楠将手抽回去,随口回答:“就是刚才随手揍了几个人。”

    “你们可真是厉害,随手打架?打完架还来买菜?”柴美涔没好气地问,真不知道这帮男孩子动不动就打架有什么意思。

    李肖楠低着头,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于是只是问:“就是一个人被揍了,还老喝酒,他吃什么好?”

    “你揍了一个醉鬼,发现揍得太狠了,所以良心过不去打算给他做顿饭?”

    “不是……”

    “喝粥吧,万能的东西,估计这个人肠胃也不会太好。”柴美涔回答,说着带着李肖楠去买东西。

    正挑选的功夫,菜市场里突然来了一波人,其中一个人看到李肖楠后就喊了一句:“就是他!突然出现就打人!”

    喊话的人鼻青脸肿的,显然是刚被揍过,被谁揍的也显而易见。

    李肖楠下意识将柴美涔拽到身后去,迎面走过去就要迎战了。

    “你傻啊,来了六七个人你还不跑?”柴美涔拽着李肖楠就开始跑,另外一只手还拎着车。

    李肖楠原本没打算走,大不了就一打六,被拽着跑的时候才意识到,哦,还能跑,也就跟着跑了。

    两个人年轻,还挺瘦的,在菜市场里跑得特别快。

    晨间的菜市场,都是一群大爷、大妈过来,他们起得早,还喜欢来买新鲜的。这个时候挑挑拣拣的,能买新上货的最好的一批。

    两个人跑的时候,就有人吼他们俩当心点。

    柴美涔跑得也小心,还叮嘱李肖楠:“随便撞一个老大爷都能讹死我们,我们往这边来。”

    说完,带着李肖楠开始走小路。

    那群人狼狈地在后面追赶,模样真比不过他们两个人。

    稍微靠近了,李肖楠就看到柴美涔回身用小车抡向为首的人,接着拽着他继续跑。

    左拐右拐,就拐到了派出所的院子里。

    他们俩就站在院子里猛喘气,身后的几个人看到地方就不敢追了,叫嚣了几句,看到有警察走出来就灰溜溜地跑了。

    “什么情况啊?”柴美涔掐着腰,穿着粗气问李肖楠。

    李肖楠低着头也不说,两脚踢不出一个屁的样子真挺气人的。

    两个人又待了一会,李肖楠就往回走了。

    “你还回去?”柴美涔跟在李肖楠身后问。

    李肖楠走了一段,找到了柴美涔的小车,拎起来看了看,把弯了的杆子掰直了,又递给她。

    “你一会要去哪?”柴美涔问。

    “买做粥的材料。”

    “那给我拎着,我也回去买菜!”

    两个人原路回到菜市场,柴美涔全程气呼呼地买了菜,还帮李肖楠选了他需要买的东西。

    准备离开的时候,柴美涔看向李肖楠问:“你会做粥吗?”

    “不会。”李肖楠沉声回答。

    柴美涔将小车再次给了李肖楠:“领路。”

    李肖楠站在原处迟疑了一会,才拖着小车给柴美涔领路,两个人一起去了一处旧小区。

    柴美涔跟周睿现在住的房子就已经属于老楼了,柴美涔能买很多房子,但是一直没换地方,以至于住的房子还是最开始的两室一厅。

    这附近也是老城区,旧小区很多,这里算是最破旧的一处了。

    走楼梯上了楼后,李肖楠走到一个房间门口打开门,开门的瞬间柴美涔就忍不住蹙眉。

    门有人为破坏的痕迹,锁都是烂的,应该是被人砸过门。

    推门走进去,就闻到一阵难闻的酒味。

    李肖楠先走进去,回头对柴美涔说:“你先等一下。”

    “哦。”

    李肖楠进去后收拾了一会,才重新出来说道:“进来吧。”

    柴美涔走进去,就看到里面是一室一厅,屋子里瓷砖都有点黏脚,脏兮兮的真让她受不了。

    屋子里味道更是难闻,柴美涔简直要呕了。

    她探头看了看,就看到李肖楠回来路上买的医用品没用自己身上,而是去帮床上的一个男人处理伤口。

    “你揍的?”柴美涔问。

    “不是,我来的时候别人正在揍他,我就拦了一下。”李肖楠沉着声音回答。

    估计不仅仅是拦了一下,还把那几个人揍了。

    “哦……”柴美涔拉长音的回答,接着左右看了看,找到厨房,进去找设备准备做点粥,后来发现粥都需要用电池炉煮。

    在柴美涔煮粥的功夫,听到了那个老男人骂李肖楠的声音:“你还记得有我这个爹呢?我还以为……你他妈跟那个女的过好日子去了,早就把你老子给忘了。败家老娘们……爱慕虚荣,就喜欢钱,老子没钱就跑了……”

    “是你太让她失望了。”李肖楠回答。

    “屁!她就是喜欢有钱的,我老早就知道……呵,你那个表情什么意思,觉得我给你丢脸了是不是?你继父牛逼啊,你找他叫爸爸去!”

    柴美涔又听不下去了,走了出去说道:“一个女人最开始愿意跟你,就证明她对你是真心的,她也是不在意金钱的。但是她无法忍受的是一个男人没有上进心,跟了你几年也看不到希望。偏偏你们看不到自己的无能,只是认为女人拜金。”

    “你是谁,算什么东西,轮得到你说我?”李爸爸听到柴美涔说这些,似乎被刺激了最敏感的地方,立即恼羞成怒。

    “醒一醒酒吧,认清楚事实,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我就会觉得他妈妈离开是正确的,不然现在一定无比凄惨。能给你生孩子的女人不是喜欢钱,而是跟你在一起只有柴米油盐,磨没了她所有的爱情,最后心灰意冷才离开你的。”

    “你放屁!”男人始终不肯承认,唾沫星子都喷了出来,面目都有些狰狞了。

    “你好好跟你儿子说话吧,他愿意来看你死没死已经非常不错了。如果你连你儿子的心都伤透了,你就等着你自己哪天死在这个房子里,尸体都腐烂了也没人发现!”

    柴美涔说完就扭头去看锅了,生怕煮糊了。

    李肖楠一直看着柴美涔离开,看到李爸爸气得想起来去揍柴美涔,伸手将李爸爸拎着摔回到床上:“刚才怎么没看到你这么有骨气呢,被揍得像个尸体。”

    “她……她谁啊?”李爸爸浑身是伤,重新摔了一下疼得不行。

    “我同学。”

    “找对象不能找这样的,伶牙俐齿的,长大妥妥一泼妇。”

    “管好你自己吧。”

    过了一会,柴美涔的粥煮好了。

    李肖楠过去端出来给李爸爸吃,李爸爸看了看后抱怨:“连个菜都没有?”

    柴美涔在自己的小车里拿出了一根黄瓜,丢给了李爸爸:“来,吃根黄瓜。”

    “没洗?”

    “你都这形象了还在意这个呢?”

    “说话没大没小的!”

    柴美涔将手插|进口袋里,冷笑着说:“穷并不可怕,可怕是穷还大男子主义。”

    “张口闭口就是钱,你们这群女人都这样。”李爸爸没好气地说,不过还是吃起了黄瓜,喝了一口粥。

    “并不是,现在女人比你们男人能挣钱,自己美美的,根本用不着结婚跟你们这群穷逼置气。单身多好,单身我们快乐。”

    李爸爸气得眼睛睁得老圆。

    “行了,你也尽了孝道了,来我们家吃饭吧,没必要跟着他一起喝粥。”柴美涔说着就要离开。

    李肖楠站起身来跟着走了。

    李爸爸看着自己儿子居然这么听话,跟着柴美涔走,不由得骂:“你……你怎么还去她家?”

    柴美涔没好气地回头说道:“你可长点心吧,有点自尊心的都不会混成你这样,你得让你前妻后悔啊!你以为你这样你前妻会心疼啊?她只会更加确定自己的决定是对的。你儿子不错了,我要是你女儿,得跟着那帮人一块打你。”

    李爸爸真是被柴美涔喷得都没有还嘴之力了。

    眼巴巴地看着李肖楠拎着一个小车,跟着柴美涔出门,心情特别复杂。

    回去的路上李肖楠都十分沉默,想了想后说道:“我不去你那里了,我回家了。”

    “你得跟我回去,我帮你忙了,你得帮我一个忙,把周睿那个熊玩意给我拽出来。”

    “啊?”李肖楠有点不解。

    “去了你就知道了,一会我负责做菜,你负责搞定周睿。”

    李肖楠特别迷茫地跟着柴美涔到了家里,进去后柴美涔就开始介绍周睿房间的情况,让李肖楠在午饭时间前想办法杀进去,门卸掉都行。

    李肖楠看着周睿房间的门一阵无奈,小声跟柴美涔说:“我要是进去了,周睿一准跟我打一架。”

    “没事,我帮你,他不敢造次。”

    李肖楠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柴美涔这才想起来李肖楠手上还有伤。

    “等会,我这有的是消毒水什么的,周睿动不动就打架,我准备了不少东西。”柴美涔说完取出了一个医药箱来,用棉签蘸了蘸碘伏。@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自己来。”

    “得了吧,你那手抖得跟老寒腿似的。”

    柴美涔捏着李肖楠的指尖帮李肖楠消毒,低头涂得认真,同时问:“骨头疼吗?”

    李肖楠第一次碰女生的手,心跳突然加快,支支吾吾的半天没回答出来。

    “怎么,伤到骨头了?去医院拍个片子去?”柴美涔又问。

    “不用……应该没事。”李肖楠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你继父对你怎么样?”柴美涔刚才也算是分析出来李肖楠的家庭情况了。

    母亲改嫁,估计是嫁了一个有钱人。

    李肖楠现在是跟母亲他们一起生活,国庆节来看看自己的□□丝爹,正好碰到了打架。

    怕自己的□□丝爹饿死,才去买的食材。

    “挺好的,我跟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多,大多是住校。”李肖楠沉声回答。

    “他们俩又要孩子了吗?”

    “嗯,我有个妹妹,现在上初中。”

    “妹妹讨厌你吗?”柴美涔就爱打听这种家长里短,平日里跟大爷大妈八卦习惯了,顺口就问了。

    “对我还行,她更喜欢周睿。”

    柴美涔一听,怎么还有自己儿子事呢,抬起头来问他:“怎么还认识周睿?”

    “只要放假就跟着我跑,就是为了多看周睿一眼,今天我费了好大劲才躲开她。”

    这个时候门铃响了。

    柴美涔干脆喊:“自己进来吧!”

    侯冉昔自己输入密码就开门进来了,打开门就看到柴美涔给李肖楠上药的样子,眼睛扫了一眼李肖楠的耳垂,接着问道:“周睿的同学?”@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嗯。”柴美涔应了一声。

    “你去做饭吧,我帮他处理。”

    柴美涔没多想,立即站起身来去了厨房。

    侯冉昔坐在了李肖楠的对面,拿起棉签按在了伤口上,疼得李肖楠“嘶”的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