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我是校霸他亲妈 > 旅游
    李肖楠的两只手是两个人上的药,只要抬起来一起看,就能看出来第二个人上药的消极态度。

    不过李肖楠也没在意这些小细节,站在周睿房间门口盯着周睿的房间门看,研究怎么才能把门打开。

    侯冉昔坐在沙发上拿出自己的文件看,来了柴美涔的家里还在看文件,似乎一刻都不能停歇下来似的。

    柴美涔做菜的间隙,找来工具箱给李肖楠:“你想办法把门锁卸下来吧,省着他明天不去补课,我还进不去。”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你妈只要豁的出去,就搞得定你。

    李肖楠纠结得不行,拿着工具看着柴美涔又进入了厨房,取出手机给周睿发消息:我也是逼不得已。

    接着蹲在门前开始拆门锁。

    没一会,李肖楠就把周睿房间的门锁给卸下来了,规规矩矩地放在一边。

    “我先走了。”他不想留下来了,不然肯定跟周睿打起来。

    “吃口饭再走,我都做了四个人份了。”柴美涔立即探头出来说道。

    “我不饿……”李肖楠立即摇头。

    “我不在意你饿不饿,我在意的是我做的东西别浪费了。”

    “哦。”李肖楠毫无原则地又留下了,权衡了一下柴美涔跟周睿,好像柴美涔更不好惹,于是坐在侯冉昔身边。

    两个男人谁也不跟谁说话,就这么坐着。

    李肖楠还是第一次进入周睿家里,多少有点不自在,站起身来探头看了看,就听到侯冉昔说:“洗手间在斜对面。”

    “哦,谢谢。”

    柴美涔做完饭将东西放在了桌面上,刚巧李肖楠洗完手出来,坐下来看着桌面上的东西就沉默了。

    柴美涔今天心情不错,特意做了配餐,还将米饭摆放成了卡通图案。

    放在李肖楠面前的就是一份小熊猫的饭,点缀了蔬菜,旁边还有水果摆盘。

    这个时候柴美涔又端出了一杯果汁,里面有吸管,还插着片柠檬。

    再看看柴美涔做的菜,都非常的……色彩缤纷,看起来孩子会很喜欢,也看起来很有食欲的样子。

    她的盘子买的都很有艺术感,不像是家常菜,反而像进入了餐厅。

    她曾经也想过开餐厅,不过后来出了事情,就没开起来。

    柴美涔又将其他的东西摆放完毕后,就去叫周睿起床了。

    侯冉昔自己坐在了餐桌前,看到居然也给他准备了卡通的米饭,还是小猫咪的,不由得一阵苦笑。

    “她做菜非常不错。”侯冉昔这样夸赞道。

    “哦。”李肖楠并没有立即动筷子,而是在等待。

    周睿房间里传来了惊呼声:“我去!你怎么进来的?别拉窗帘,我的狗眼!眼罩还给我!”

    “起来,都睡到中午了还没睡够?整天就知道玩手机,昨天晚上又熬夜了是不是?你命有多长啊你这么挥霍?日夜颠倒了好吗?”

    “我门锁怎么回事?”

    “我卸掉了,你起来。”

    “你最近很张狂啊?!”

    “赶紧起来,李肖楠在餐厅呢。”柴美涔提醒了一句。

    周睿沉默了一会,起来光着脚站在门口往外看,真的看到了李肖楠,立即将头缩了回去问:“咋回事?他怎么来了?”

    “他来了怎么了?不欢迎?”

    “就是没想到……我换衣服,你出去。”周睿说的时候还在摆弄门锁,“这就卸下来了?你考虑门锁的心情了吗?它陪了我们俩十来年了,你对它就没点感情吗?”

    柴美涔走出来坐下,根本没搭理周睿,对李肖楠说:“别客气,吃吧。”

    “阿姨呢?”李肖楠问。

    “哦,她啊……”柴美涔有点被问住了。

    “环游世界去了。”侯冉昔回答。

    李肖楠点了点头,又问柴美涔:“你都跟周睿住在一块吗?”

    “管得着吗你?”周睿从房间里走出来,晃晃悠悠地进了洗手间,还在里面喊,“你们先吃,我马上好。”

    李肖楠回头看了看,还是决定在等一等。

    周睿出来后李肖楠终于自在了点,拿起了筷子。

    周睿坐下问李肖楠:“你怎么来了?”

    “别提了。”李肖楠灰头土脸地跟周睿大致说了上午的事情,周睿一边吃一边听,还忍不住感叹,“牛逼啊,一个打三个?”

    “嗯。”

    “你就别管那个爹了,有了还不如没有呢。”

    “到底是亲爸。”

    “我对爸爸就没有什么概念,我连我亲爹姓什么我都不知道。”周睿笑呵呵地说完,继续吃饭。

    柴美涔的动作却停顿了一下。

    李肖楠拿出手机,点开了一条未读消息。

    语音消息等同于公放放了出来,一个甜美的女声问道:“哥哥,你在跟周睿哥哥玩吗?”

    周睿听到这个声音吓得一哆嗦,赶紧摆手:“你就说我补课呢!”

    李肖楠打字回复。

    “他在哪里补课啊,什么机构?我也想去。”女孩子再次问道。

    李肖楠听着妹妹的声音也有点无奈:“她昨天晚上跟我打听了一晚上你的事情。”

    “我的天啊,你妹妹怎么这么早熟呢。”周睿说着,给李肖楠发了一张相片,是他和年轻柴美涔的合影,“你就说是我女朋友。”

    李肖楠发过去之后,就听到了李妹妹的哭声。

    “嗷嗷!哥!这不是真的!周睿哥哥不是没有女朋友吗?你告诉他,越漂亮的姐姐越会骗人,他会被骗的,呜呜,我不信!”

    侯冉昔听笑了,忍不住感叹:“小姑娘还挺可爱的。”

    柴美涔拖着下巴跟着感叹:“李肖楠的妹妹的话,应该也长得不错吧?”

    “太粘人了,可怕!”周睿连连摇头,接着指着李肖楠说,“我还不敢拒绝狠了,上次我说狠了几句,把他妹妹说哭了,跟这货打了一架,跟我急眼了你说气不气人?”

    柴美涔就好像在听一个笑话,笑了半天才跟侯冉昔聊天:“你怎么过来了?”

    “我买了机票,明天带你去玩。”

    “难得啊,工作狂魔愿意放下工作休息了?”

    “唉,跟公司的员工一起去,算是公司福利了。”

    “行,我收拾收拾行李。”柴美涔立即起身收拾,饭都不吃了。

    “去哪?”周睿凑过来问。

    “马尔代夫。”

    “我也去!”

    “你不是明天开始参加补课班吗?”

    周睿差点崩溃,咆哮起来抱着侯冉昔就不松手:“我也去!我也去!”

    “嗯……看在你这段时间照顾她照顾的很好的份上,我帮你求求情。”侯冉昔对周睿说道。

    “哦了!”周睿立即被说服了。

    李肖楠吸着果汁看着他们三个人,总是觉得很怪异。

    难不成……这个侯冉昔这么大岁数了,还对柴美涔感兴趣?

    老变态?

    周睿就没觉得自己未来爸爸移情别恋了吗?

    李肖楠又盯着侯冉昔看了一会。

    看不透,估计是他多想了吧。

    第二天,侯冉昔特意派车去柴美涔家楼下接柴美涔跟周睿。

    车子到了侯冉昔的公司楼下停下,此时大家已经上了大巴车。

    侯冉昔站在车边等他们,亲自帮柴美涔拿行李,接着带着他们两个上了大巴车。

    “哇!侯总跟我们坐一辆车?!”车上立即有人起哄道。

    “怎么,我还不能坐大巴车了?”侯冉昔微笑着问,倒是没有领导的架子。

    “没有,就是觉得侯总这种霸道总裁,得乘坐你的专车去机场才对。然后我们坐在经济舱,你带着你的助理去坐头等舱,用行为告诉我们,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侯冉昔将柴美涔安排在一个座位坐下,接着看向那个人回答:“很可惜,你猜中了结尾,却没有猜中开头。”

    “哈哈哈,侯总我请缨做你的临时助理,跟你一起坐头等舱!”一个女孩子站起身来,扶着椅背说道。

    侯冉昔再次微笑着拒绝:“我跟我们家两个小朋友一起头等舱,助理跟你们一起经济舱。”

    柴美涔跟周睿坐在一起,周睿靠着窗户,柴美涔靠着过道。

    侯冉昔就坐在另外一边,靠近柴美涔坐着,跟柴美涔介绍:“你放心,他们都是两个人一间,你跟周睿都是单人间。”

    “侯总偏心!”有人听到了侯冉昔的声音,立即抱怨了一句。

    “坐在这里的可是两位股东,你们说公平不公平?”

    “公平。”那人立即改了口,“这就是小老板啊!”

    之前说要跟着去头等舱的女人突然拎着包过来了,站在侯冉昔的身边说:“侯总往里坐一下。”

    “怎么了?”侯冉昔没动。

    “汇报工作。”

    侯冉昔犹豫了一下,还是让了位置,让她坐在里面。

    柴美涔侧头就能看到那个女人,衣品不错,长得也可以,不过似乎整过容,鼻尖有点太尖了,下巴也稍微有点尖。

    但是身材是真的不错,是周睿喜欢的前凸后翘类型,身上还有着淡淡的香味。

    她坐下之后,真的跟侯冉昔聊了一会工作。

    柴美涔听不懂,就拿着手机看手机。

    周睿探头探脑地看,凑到柴美涔耳边说道:“这个明显啊……我就说我侯叔叔不可能是无人问津的男人。”

    “嗯,确实应该很受欢迎。”

    “再不捅破窗户纸,放在眼前的侯叔叔就要被人用香蕉勾搭跑了。”

    “少废话。”

    “你自己看啊……”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柴美涔去看,就发现那边已经不聊工作了,女生开始跟侯冉昔说:“我还带了老干妈!没有老干妈我是活不下去的,怕吃的东西都没味道。我还带了自助火锅,还有一些方便面。”

    侯冉昔点了点头:“哦。”

    “你不怕到那边吃不好吗?”

    “我住的别墅有厨房,们家小朋友会做。”侯冉昔指了指旁边的柴美涔。@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女人探头看了看柴美涔,对柴美涔挥了挥手:“嗨,小老板!”

    柴美涔笑着回应。

    周睿突然站起来,对侯冉昔说道:“侯叔叔,我们俩换位置吧,我最喜欢跟大姐姐坐在一起了。”

    说完,推着柴美涔坐在里面,侯冉昔很快就坐在了柴美涔的身边。

    周睿坐在了大姐姐的身边,戴上了U型枕,蒙上青蛙眼罩就开始睡觉。

    大姐姐目瞪口呆,后面就开始安静了。

    侯冉昔坐下就开始笑,扭头看向柴美涔问:“东西我都带全了,你带点必须品过来就行。”

    “嗯,我又不是没出过门,用不着特殊关照。”

    “唉,毕竟是叫我叔叔的人,累了就靠我肩膀上睡一会。”

    “也没多远吧。”

    “靠一会吧,没事。”

    柴美涔想了想,还是靠着侯冉昔的肩膀小憩。侯冉昔一直没动,就让柴美涔靠着他。

    车内有空调送着风,吹拂着柴美涔的头发,轻轻地刮着侯冉昔的脸颊,软软的,柔柔的。

    记忆里的柴美涔十六岁的时候长发及腰。这一次披肩的短发,看起来还有另外一种感觉。

    到了头等舱,周睿自觉地坐在了单独的座位。

    中间位置是可以两个人一起的,关上门就是单独的小空间,标准的二人世界。

    柴美涔坐在了中间的位置,看着侯冉昔坐在她身边,有点尴尬:“这孩子就是乱帮倒忙。”

    “他也是想要一个爸爸了吧?”

    柴美涔靠着椅子叹了一口气:“人老珠黄了,还搞那玩意干什么?”

    “你现在说这话有点气人。”

    “对哦,我现在正青春年少呢。”

    侯冉昔帮柴美涔调整椅子:“你躺一会吧,我们之后还得转机估计会很累,所以能休息一会是一会。”

    “你呢?”柴美涔问。

    “我看会文件。”

    柴美涔点了点头,戴上耳塞,没一会就躺在侯冉昔身边睡着了。

    侯冉昔想要帮柴美涔拿来毯子盖上,移动的时候才发现柴美涔捏着他的衣角。

    他记得,柴美涔害怕寂寞。

    孩子大了分房睡的时候总是难题,然而周睿跟柴美涔分开的时候,柴美涔更离不开周睿。

    柴美涔惧怕孤独,她被伤怕了,就怕留下她一个人。

    他原本以为柴美涔已经好多了,没想到柴美涔在睡着了之后,还会表现出软弱的一面来。

    一个看似强大的女人,在睡着后才会漏出小女人的一面。

    他只能用脚去勾,之后帮柴美涔盖上毯子,伸手揉了揉柴美涔的头发,小声说:“我在呢,我不会离开你。”

    他也不确定戴耳塞的柴美涔能不能听到。

    到了地方,柴美涔跟周睿依旧在被侯冉昔特殊关照。

    公司其他的员工都被安排在了酒店里,他们的公司几乎包了半个酒店,一半的小屋是他们公司人,大家欢呼着入住,都打算换上泳衣去游泳。

    侯冉昔也没特别安排什么活动,就这么一座岛,度假一个国庆假期就回去。

    他带着柴美涔跟周睿坐上游艇,去往他们要住的地方。

    “那个胸挺大的蛇精是不是要泡你?”周睿坐在船上,握住侯冉昔的手腕质问,那模样就跟侯冉昔要出轨似的。

    明明侯冉昔现在本来就是单身。

    “估计有那么点意思。”侯冉昔也不傻,能看出来。

    “你就让她坐你旁边了?你故意刺激我妈呢?我告诉你,我妈那脑子,她说不定会顺势祝福你。”

    侯冉昔甩开周睿的手:“首先,她是我公司的员工,给公司带来的收益非常可观。其次,她说要谈公司的事情,我不能公然拒绝让她下不来台。最后,我对她一点意思都没有。”

    “妈的,我怎么看你这么来气呢?男人都一个尿性!”

    “你怎么把自己也骂进去了?”

    “真的,你再这样我就不管你了,我妈找一个同岁的我也不管了。”周睿赌气似的说。

    侯冉昔不知道该怎么跟周睿解释公司的相处之道,只能点头认错:“好,是我错了。”

    “你是不是喜欢我妈?”

    “嗯,是。”

    周睿原本还在嫌弃太阳晒,突然听到侯冉昔承认了,立即惊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这么多年了,侯冉昔第一次承认。

    “除了她,谁都不行。”侯冉昔再次说道,看向周睿微笑,笑容里带着温柔。

    “用我帮忙吗?”

    “你知道对我最大的帮助是什么吗?”

    “什么?”

    “就是你能接受我。”

    柴美涔不是小孩子了,她现在如果真的要再找一个男人的话,首先要考虑的是周睿能不能接受。

    他确定,周睿还挺喜欢自己的。

    这个时候,柴美涔突然跑过来对周睿喊:“儿子!给妈妈照个相。”

    说着,捏着纱巾让风吹着,摆出享受的模样让周睿拍照。

    周睿都无语了:“你把纱巾给我拿下来!”

    柴美涔拿下纱巾,系在了脖子上,换成了张开双臂的姿势。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周睿气得干脆走过去:“能不能别摆中老年旅游团的姿势了?”

    说着,帮柴美涔摆姿势,让柴美涔手臂搭在栏杆上看着远方。

    周睿找角度的时候,柴美涔问:“不拍脸啊?”

    “保准给你拍得美美的!别动,对,不用笑,把你的牙收回去,可以拢一下头发。”说完就开始给柴美涔拍照。

    等到了一单独的小别墅后,游艇停了下来。

    周睿兴奋地下了游艇过去看,这里十分特别,单独的一栋小楼盖在海上,里面大致有三个卧室的样子,室外还有滑梯。

    滑梯直通大海,小院子里还有一个单独的游泳池,里面放着一个火烈鸟的游泳圈。

    就在周睿到处看的时候,就看到侯冉昔将他的行李搬下来后又回了游艇上,游艇缓缓开走了。

    周睿吓了一跳,喊着问:“什么情况?”

    “这里冰箱里有食物,随便吃,箱子里还有不少方便面跟零食,最重要的是有你的教科书。”侯冉昔回答。

    “然后呢?”周睿掐着腰继续问。

    “五天后我们来接你,你好好玩吧。对了,这里没有信号没有网,你认认真真学习,会有进步的。”

    看着游艇越来越远,柴美涔笑得前仰后合的,周睿气得直蹦:“我要是帮你我是你孙子!”

    想了想,真帮了会是他儿子,真没强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