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我是校霸他亲妈 > 独处
    周睿不在身边的第十分钟:哈哈!

    周睿不在身边的半个小时:哈哈哈!

    周睿不在身边的一个小时后:有点困了。

    柴美涔坐在游艇上直打哈欠,侯冉昔端了一杯芒果奶给她,对她说道:“累了的话回去就睡一觉吧。”

    他们在飞机上耽误的时间挺多的,柴美涔总觉得自己没睡踏实。

    旅游是消遣,但是奔波的途中真的蛮累的。

    她点了点头,喝了一口芒果奶,想起周睿气得跳脚的样子还是有点想笑。

    “你说不会一个暴风雨,那个房子就被大海淹没了吧?”柴美涔突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那里还好,不用担心。”侯冉昔真不知道柴美涔的脑袋都在想什么,真有这种风险怎么会盖那种别墅?投资很大的好吗?

    “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气得把书给撕了。”

    “不会的,周睿其实是一个听话的孩子,不过前两天他会晒太阳、睡觉、游泳,后面实在没事做了才会看书。”

    侯冉昔预定的酒店别墅,他们两个人住的那一栋是位置最好,景观也是最好的一处。

    有独自的沙滩,还有大大的无边泳池,很大一片领域都是私人的,不会有其他人打扰。

    如果度假的话,这里绝对是一个很好的住处。

    柴美涔有点困,回到房间就睡了。

    等睡醒了她看着房间,又在大厅里逛了一圈才意识到,只有她跟侯冉昔两个人住在这里。

    其他的公司员工住得很远,需要乘坐观光车或者骑自行车才能过去。

    周睿还不在这里,她倒是有点不自在了。

    就在她闲逛的时候,听到了一阵水声。

    侯冉昔在游泳的时候看到了柴美涔,从泳池里出来,走过来在躺椅上拿起了浴巾披上走过来问:“你要不要换泳衣过来游泳?”

    “就我们两个人住这里?”柴美涔指了指问。

    这么大的地方,住七八个人都绰绰有余。

    “嗯,来的时候我就说过,只有我们三个人有单独的房间。”

    “可是……”柴美涔总觉得有点不妥。

    侯冉昔走到了她面前,俯下身来看她:“怎么,你怕我啊?”

    柴美涔看着侯冉昔一怔。

    他刚刚在游泳,头发湿漉漉的被手随意拢了拢,并不显得很丑,反而多了些许放荡不羁。

    他的面容俊朗,眼眸里像含着星星,或许是被阳光晒过,让他的脸颊有些许粉红。

    晶莹的水珠在他的脸颊划过,流淌到脖子上,最后在胸膛处融入那一片水珠里。

    结实的胸膛,就算有浴巾盖上了些许,依旧会让人下意识想要吞咽唾沫,反而浮想联翩。

    至于那公狗腰跟腹肌……柴美涔扫了一眼就看向了别处。

    “怎么会,我刚睡醒,再缓缓神。”柴美涔随手抓了抓头发,朝着院子走过去。

    侯冉昔站在不远处问她:“需要喝点什么吗?”

    “呃……白开水。”

    “嗯,我在你睡觉前烧了水,现在温度估计正好。”

    柴美涔站在泳池边回头往里面看,等侯冉昔走远了才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大意了。

    但是现在说跟侯冉昔分开住会不会显得很刻意?

    会不会伤了侯冉昔的心?

    她掐着腰,低头看现在的自己,估计侯冉昔不会那么丧心病狂,会对十六岁的她下手。

    再想想侯冉昔公司的女员工,身材那么辣的,还主动的侯冉昔不要,也不能强硬地找她啊。

    想到这里她松了一口气。

    陨丹瞬间修复了,扭头回楼上去换泳衣了。

    侯冉昔端着水杯,看着柴美涔穿着泳衣下来,身体微微发僵,问:“这个泳衣是?”

    “哦,嘉华学校发的,我就这么一个合身的了,就没去买直接带这个来了。”柴美涔觉得嘉华学校蛙人泳衣挺不错的,长度也不是很夸张,只到膝盖跟手肘位置。

    再加上侯冉昔通知的突然,她没时间准备,这个正好带来。

    侯冉昔清咳了一声,似乎被这身泳衣震惊到了,强装镇定地点了点头,把水递给了柴美涔。

    “还挺可爱的。”侯冉昔盯着柴美涔又看了一会,忍俊不禁。

    柴美涔还特别配合,突然回头对他笑了一下,眼睛眯眯着,嘴角上扬,有点故意卖萌的嫌疑。

    呃……

    可爱的要命。

    反而让侯冉昔手足无措起来。

    柴美涔喝了一口就去游泳了。

    侯冉昔在躺椅上坐着看着柴美涔游泳,扬起嘴角微笑。

    恢复十六岁的样子后,她整个人似乎都恢复了年轻时的模样。最明显的是,柴美涔最大的心结打开了,心里的担子被卸了下来,让她能够开开心心地玩了。

    “你游泳还挺不错的。”侯冉昔坐在岸边跟她闲聊。

    “衣千歌教我的。”柴美涔并不在意地回答。

    提起这个名字侯冉昔的表情变得怪异了一瞬间,才又问她:“你还恨他吗?”

    “怎么说呢……”柴美涔爬上游泳圈坐下,还盘起腿来,“最开始我特别恨他,但是后来想想,也许是我们最开始就不应该在一起。他很早就拒绝过我,是我死缠烂打才在一起的。”

    “你现在的状态是属于释然了吗?”侯冉昔问她。

    “我高中那阵子没有现在这么潮,但是还是好些人说,能跟他在一起一次就此生无憾了。就好像现在女孩跟你说,我要给你生猴子似的,有的时候想想,那么神奇的一个跟我在一起过,也挺神奇的。”

    “可是你痛苦了这么多年。”

    “唉。”柴美涔叹了一口气,“现在的痛苦,是分手时太想不开,谁还没年轻过,谁没作过?我就是……所有的事情都碰到一块了,一下子就崩溃了。”

    如果恨,那就是依旧在意。

    这么多年过去了,柴美涔终于做到了释然,提起那个人的名字依旧不痛不痒,内心毫无波澜。

    说到底就是已经彻底不再爱了吧。

    想开了,就所有的一切都去他妈的吧,老子现在自在最重要。

    “如果……我是说如果,他回来了,你会怎么办?”

    “他回来就回来呗。”

    “他来找你呢?”

    “打不死他!”柴美涔的语气突然发狠,“给他脸了。”

    侯冉昔听完就笑了起来。

    柴美涔摊开手耸了耸肩,扯着嘴角苦笑:“好在现在周睿还挺讨人喜欢的。”

    “嗯,周睿是一个好孩子。”

    “我现在都没有兴趣想其他的了,就想着周睿能好好的考上大学,顺利毕业,之后的事情我就不管了。他毕业了,我也就毕业了,之后我就解脱了。”

    “之后他还得结婚生子。”

    “爱结不结,爱生不生,我可不帮他带孩子。”柴美涔说完就再次进入了水池了,继续游泳。

    她又游了一圈后到了岸边,扶着岸边对侯冉昔说:“侯叔叔,想吃水果。”

    “好,我去给你准备。”

    柴美涔猫在泳池里忍不住笑,总觉得她叫侯冉昔叔叔真的很滑稽。

    现在侯冉昔也习惯了,就真跟叔叔一样的照顾她。

    “累了没有?”侯冉昔端着水果放在了岸边。

    “给我切开。”

    “好。”侯冉昔再次照做了。

    “晚上我们吃什么?”

    “我们出去逛一逛,顺便带你去趟商场。”

    “你要买什么吗?”

    “嗯,我要买。”

    “好啊。”柴美涔吃了一口水果,“想到周睿在单独的小房子上吃泡面,我就觉得浑身舒坦。”

    说是这样说,其实还是惦记着,生怕她不在周睿就会饿肚子。

    柴美涔说着从水池里出来,上楼去换衣服。

    这身衣服还是周睿陪她买的,吊带连衣裙,有种邻家女孩的感觉。

    她涂了一层防晒后看向侯冉昔问:“你要不要涂?”

    侯冉昔已经穿上了一件T恤,想了想后点了点头。

    “我给你涂涂脖子,别的地方你自己涂。”柴美涔说着凑过去,踮着脚帮侯冉昔涂防晒。

    侯冉昔也十分配合,俯下身来给她涂。

    似乎早就习惯了这种相处方式。@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两个人出行方式也特别低碳环保,侯冉昔骑着自行车,柴美涔坐在自行车后座上。

    她走的时候戴了一个草帽,一只手扶着自己的草帽,一只手揽着侯冉昔的腰,对着侯冉昔问:“用我给你开导航吗?”

    “其实就算迷路再转一圈就出来了,风景这么好的地方,迷路都会成为特殊的回忆。”

    “你成功说服了我。”

    他们去商场颇为周折,居然还要乘坐一次船,到另外一个地方才有一家像样的店。

    两个人走进去先是吃了晚饭,接着去逛了逛。

    柴美涔看着这些东西都不太感兴趣的样子。

    “真不买点什么吗?”侯冉昔站在柴美涔身边问,模样看起来还挺失落的。

    “我并不缺什么啊。”柴美涔这些年有时间、有钱,没事就逛街,想买的自己都买的差不多了。

    “唉,不刷一次卡,就没有到此一游的感觉了,我想给你买点什么,什么都行。”侯冉昔叹了一口气,再一次幽怨地看向柴美涔。

    柴美涔点了点头,跟着侯冉昔又逛了逛。

    “给你买个包吧。”侯冉昔主动问。

    “我现在是不是得买书包?”

    “买少女款的。”

    侯冉昔推着柴美涔去逛街,看到不错的就推荐给柴美涔。

    柴美涔看了看后,拎起两个问侯冉昔:“哪个好看?”

    “都买。”

    “哦。”柴美涔又去看其他的包包,拎起来给侯冉昔看,“蓝色的好看还是粉色的好看?”

    “都买。”

    “不是,这两个是同款,就看看哪个颜色好看。”柴美涔试图唤回侯冉昔的理智。

    “不同颜色的包包配不同款式的衣服,所以都买,看心情背。”侯冉昔双手环胸,分析得头头是道。

    于是,为了不让侯冉昔太失落,柴美涔决定都买了。

    真是一个体贴的大姐姐,嘻嘻。

    侯冉昔拎着一堆购物袋跟在柴美涔身后,用手臂推着柴美涔进了泳装店:“我们选一选合适你现在的泳衣。”

    “你不是说我的那件好看吗?”

    “但是不太适合拍照,你觉得呢?”

    “对G,那个泳装不上相,我再选一个。”

    她不能选漏肚子的,于是选的还是比较保守的款式。

    侯冉昔看了看后点了点头:“嗯,挺好的。”

    “男生不都喜欢三点式吗?”@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现在看你就跟看我家闺女似的,我可不希望其他男人盯着我闺女看,这件挺好,买了吧。”

    “好,我听爸爸的。”

    在柴美涔要走的时候发现侯冉昔在发呆,忍不住回头问他:“怎么了?”

    “我在想,我如果有你这么大的女儿,我得从多大开始努力?十五?”

    柴美涔也站住脚开始想,想了一会突然回过神了:“我怎么跟着你一块犯傻了呢,你赶紧想想你什么时候能找到女朋友吧!老大不小的了,还天天扬了二楞的。你跟公司过去吧,你看看公司能给你养老送终不。”

    侯冉昔清咳了一声,赶紧带着柴美涔去逛下一家店。

    柴美涔急了,连侯冉昔也会骂。

    第二天,柴美涔早早就起来了,拿着菜单研究了半天,接着走到了侯冉昔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

    “稍等,我还没洗漱完。”侯冉昔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早餐吃什么?我打电话预定。想吃粥还是面?又或者面包。”

    侯冉昔将门打开一条缝,伸出手来:“菜单给我看看。”

    柴美涔递过去,侯冉昔立即将门关上了。

    柴美涔站在门口等了半晌,忍不住问:“不是,你这么娇羞干什么啊?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不想被柴小朋友看到三十岁的老人家憔悴的样子。”

    “你洗漱完有什么不同吗?”柴美涔从来不觉得侯冉昔会化妆,大男生能有什么区别?

    “没有胡子,还有发型不一样。”

    没一会,侯冉昔将菜单递出来:“我要粥。”

    柴美涔推开门,一直顶着门看了看侯冉昔。

    侯冉昔一慌,还没推上门就被柴美涔捏住了脸,转着他的下巴来回看:“挺帅的啊,有什么不能见人的?”

    侯冉昔特别无奈地笑了笑,也不关着门了,坦然地打开门让她自由出入。

    柴美涔反而不进去了,走出去打电话去了。

    等送来早餐后,柴美涔又快速上了楼:“小猴子,过来吃饭了。”

    侯冉昔伸手扶了她一下:“你慢点,别摔倒了。”

    两个人坐在楼下餐厅吃饭的功夫,侯冉昔拿着电话看了一会说道:“我们晚餐去跟他们一起吃,难得出来,怎么的也得一起吃一顿饭。”

    “我无所谓,在哪吃不是吃啊。”柴美涔嘴里还在咀嚼东西,声音含糊地回答。

    侯冉昔突然对着柴美涔拍了一张相片,看着手机对柴美涔说:“你现在真的是随时随地都自带卖萌的感觉,吃早饭都这么可爱。”

    柴美涔伸手拿来侯冉昔的手机看了一眼相片,接着丢还给侯冉昔:“看到我就想要个孩子了吧?”

    “哈?”侯冉昔都愣了。

    什么跟什么啊,为什么不是想找女朋友?

    “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找个对象了,以前你事业为重我不说什么,但是你也三十好几了……”

    “吃早饭吧。”

    “我一说你就不爱听。”

    “有的爱,有的不爱,好了吃饭吧。”

    柴美涔也不多嗦了,点了点头继续吃饭了。

    晚上,公司的人在一个酒店聚集。

    侯冉昔的助理早早就预订好了,这里只有他们公司的人而已。

    柴美涔进去看着那些酒就吧唧吧唧嘴。

    柴美涔挺能喝的,酒量还不错,就是有个缺点,喝完酒之后话特别多,拉着人就开始聊真心话。

    酒醒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就跟个没事人似的。

    柴美涔坐下后,看着酒瓶选了一瓶,刚打算打开就有一个公司员工走了过来:“G,小朋友可不能喝这个,喝可乐。”

    柴美涔立即不爽了:“我不是小朋友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听话,在国外小朋友喝酒犯法,你也不想我们惹事吧?”

    柴美涔这才放弃了,整个人都陷入了绝望。

    后面的聚餐,柴美涔含恨喝着可乐,盯着他们把酒言欢,心情难受得不行。

    之前对侯冉昔非常感兴趣的女员工到了柴美涔身边,问:“小老板,另外一位小老板呢?”

    “哦,丢在独栋别墅学习呢。”

    “那岂不是就你跟侯总一起?”

    “嗯,怎么了吗?”

    她笑了笑后摇头,终于想起来自我介绍了:“我叫彭书月。”

    “我叫柴美涔。”

    “G,跟侯总的姐姐是亲戚?”彭书月只知道另外一位大股东姓柴。

    “嗯。”

    “难怪侯总对你这么好,原来是侯总恩人的亲属,柴大姐怎么没过来?”

    “她不愿意动弹。”

    没一会,彭书月就被其他人叫走去喝酒了。

    侯冉昔走到了柴美涔的身边,小声说:“你先看着,喜欢哪种酒就告诉我,我买回去,你私底下喝。”

    “妥了!”柴美涔立即兴奋起来,跑去酒架去看自己想要哪种酒。

    那边喝了酒之后,这群人就开始没大没小了。

    能来这边旅游的,都是公司里的精英员工,侯冉昔对他们也不摆架子,聊着聊着就闹开了。

    “找个女性对视3分钟!”有人突然喊了一句。

    “3分钟?被侯总这种眼睛好看的男人看3分钟岂不是要坠入爱河?”

    侯冉昔笑着摇头:“不要。”

    “你又单独住,又不参加集体活动,说好的团建呢!来来来,要摆造型的,壁咚吧。”

    “还要单手托脸!”

    “3分钟太久了,30秒好了,但是要壁咚!”

    侯冉昔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左右看了看找到了柴美涔。

    柴美涔正转过身来想要看热闹,就看到侯冉昔径直朝她走过来,接着突然将手撑在了酒架上。

    她靠在玻璃的柜门上,震惊地看着侯冉昔近在咫尺的脸。

    整个酒店都是昏暗的光线,酒柜装饰有彩灯,这种灯光映衬在侯冉昔的双眸之中,让那双眼睛更加璀璨。

    他的脸上还有没有收住了笑容,看着她的时候小声说:“就30秒。”

    接着托起了她的下巴。

    “哦……”她突然有点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