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精品小说 > 我的奇葩室友 > 分卷阅读28
    鬼摸了也没痕迹,只是感觉得到而已。」

    「但你心里有。」拓展看着我,认真地说:「心里有芥蒂。」

    拓展从没说过什么浪漫的情话,但我却每次都感动得想哭,我觉得我越来越女人了!这真是个糟糕的倾向…。

    「做两次?」拓展拉开我的裤子,手钻了进去。

    「不行!」

    「一次?」摸了摸我的下体后,拓展又往后伸去。

    「不行!我太累了!」

    「半次?」

    「哪有半次的!」

    「插、捅,外面射。」

    「这哪有差!」我推开他,但他下一秒又抱着我亲来亲去。

    「明天再做好不好?」我故意用可怜的表情和音调说话,希望拓展舍不得我,放弃做爱。

    拓展顿了顿,停下动作,看了眼手表,说:「明天到了。」语毕,翻过我的身,往我后庭进攻。

    他X的!你这禽兽!我诅咒你…啊…小力点…疼…。

    ☆、二十四、大梦初醒

    结束了三天两夜的旅程后,我疲惫地倒在床上,想着这次旅行有什么收获。然后我惊人的发现,什么都没有!

    我到底都做了什么?

    这趟旅行我到底都做了什么…?做爱、做爱…然后…?睡觉!欧天啊!我到底在干什么!太糟糕了!

    而且,为什么我会跟拓展发展到这种地步?不是才见面第二次吗?怎么就全垒打了?

    现在想起来,后面还隐隐作痛…。

    欧!吴淳杰你他马的矜持去哪里了?怎么可以被帅哥鼓动,下一秒就被人家射在里面!

    虽然很爽…。雪特!我真他马的没救了!

    「哥…!你回来?玩得开心吗?」小宁探头进我的房间。

    我倒在床里一点力气也没有,觉得这小妹还真会选时间。

    「等我睡一觉再说。」我把脸塞进棉被里。

    「有没有进一步发展啊?」小宁跑到我旁边摇我。

    什么进一步…,根本大开发了!你哥纯真没了,没了!

    「肯定是做了,怎么…哥爽到了吗?」

    我翻开棉被大吼:「你女人家讲话要含蓄懂吗?这样以后哪嫁得出去!」

    小宁贼西西地看着我:「那我是要说通体舒畅、恍如仙境、一夜无眠、爽爽痛痛吗?」

    靠!我妹真的没救了…!

    我沉着脸,看了她几秒,又躺回被窝里,人家说遇到腐女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理她,这样她就没戏唱了。

    「哥~~说啦!我的哥哥~~~说啦!我的亲爱哥哥~~~说啦!」

    我听了起鸡皮疙瘩,我妹哪时变成这样了?我的妹妹哪有这么萌?屁…应该是我的妹妹哪有这么烦!到底还是被什么鬼附身了吧!

    转过身,我在小宁头上一打:「恶灵退散…!」

    小宁翻白眼,「哥,你太幼稚了。」

    「你以前不是喜欢这样?还会哇一声定格。」我笑了笑,想起以前她那可爱的样子。

    「别再翻我的黑历史了…。」小宁嘟嘴,一脸不满。

    我没说什么,只是惊觉我妹真的长大了!还记得以前小宁很黏我,大概是因为我比小添还好亲近,所以小宁比较喜欢和我玩在一块儿,我也就特别宠她,现在看看她这副要把我秘密扒开的样子,我懊悔我太惯着她了!

    「好,我说我说,你别再这么大动静了!」我沉着脸瞪了她一眼。

    「嘿嘿…。」小宁不好意思地搔头,但那狡诈的双眼顿时亮了几分。

    「那哥…你破处了对吧?」

    我点头,尽量让脸上无表情,也尽量不要去乱想…。

    「那我没猜错,看你走路别扭又急着躺着,略知一二。」

    「你可以不要一副侦探样好吗?」

    「脚肯定合不起来,是吧!噢!」

    我巴她的头,「我是你哥!你好歹也含蓄一点!」

    「好啦!我只想问你到底爽不爽嘛…!」

    这问题真是难以启齿,那个「爽」字,我怎么样也吐不出来。

    「哥你脸红了…。」

    「去死!」我躲进棉被里不理我妹了。

    「嘿嘿…肯定很爽吼!」

    「是是是…,满意了吗?」

    「那做几回合?」

    ……。

    「还是几…天?」

    「给我滚出去!」

    「拓哥那个长吗?」

    ……关你什么事啊!问太多了吧!

    不得已,我只好起身,将我妹推出房,锁上门。

    到底是腐女可怕,还是我妹可怕…?

    欧…成为腐女的我妹最可怕…。

    X───分隔线───X

    开学后两个礼拜,我又渐渐习惯宿舍生活,宅在宿舍里打game、打XX,这两个礼拜见到妖孽的次数少之又少,不过这样也好,就不用一直面对他…。

    害怕妖孽问起拓展的事,因为我已经将近三个礼拜没有跟拓展联络了。

    是我单方面拒绝联络。

    拓展还是照常打电话,但依旧被我挂掉,每次看到那堆未接来电,我总想着,对方此刻的情绪是怎么样的,焦虑、烦躁,还是无所适从。他从没想过要够过谁找我,从没。我不知道他的想法,我不知道…,正如我对他的一切不清不楚…。

    说到底我根本不认识他。

    这三个礼拜下来,我经历过焦虑、烦躁,但有更多的是难过,我没忘记我对小添说的话。

    甚至想过把拓展当一夜情的对象,做完、用完,就不再联络。就这三个礼拜的时间下来,似乎这个方案也还能行,感觉最难熬的时段已经过去…。

    所以,我和拓展可以说是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吗?

    这样还真可笑。

    刚开始不接电话只是因为羞耻,做过那档事哪能随随便便就忘掉,害怕接电话会尴尬,况且那几天自己的表现太奔放了,为什么会变成那样我自己都不知道,所以不敢听电话,怕听到对方的声音,自己又想到什么,变得很奇怪。

    但随着时间拉长,我开始慌了,太习惯拓展的关怀让我几乎失眠,就算是那简单的一两句问好也成了我的生活必需品。我才发现原来我陷得那么深。

    后来,我哭了。

    好几个晚上,我哭到睡着。

    这将会是没有结局的一小段人生插曲,而我陷得越深只会加深分离的痛苦,我怕到时候我的不果断只会害了他。

    我果然是自私的人,自私地替拓展想;自私地为结果下定论。

    然后发现,我对他一无所知。

    「唉…,我真是逊爆了。」我叹了口气,穿上衣服,准备去附近买晚餐。

    探头看向窗户外,还在下雨…。

    撑开伞,往校门口走去。周末的校园人少,依稀看到几名撑伞的学生走过,怪萧条的。

    买饭时经过公园,我突然想到曾经花费我很多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