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精品小说 > 我的奇葩室友 > 分卷阅读31
    展背地里扼杀到摇篮里了。

    「是是是…不然你劈腿好了。」

    「我不会。」

    我没说话,我就是怕。同性恋乱搞的机率大太多了,不管是流言蜚语还是事实案例,男同志的爱是建筑在身体上的,身体合了再谈下一步,并不是互相了解才在一起,所以要打破关系很容易,只要在另一人身上找到更激烈的性爱快感,很容易就变心了。

    说到底男人就是下体动物。

    大概是看出我的不信任,拓展开口:「给我时间证明。」

    我能感觉到拓展的认真,其实我知道他不是那种会出轨的人,但我就是不安,我很孬的承认,我就是会怕,我怕拓展出轨,我怕他喜欢上别人,我怕他离开我,天杀的…我却祈祷他遇到更好的人!我这样的心态我自己都搞不懂了!

    我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不是!我只是想得比较多,没有为难你的意思!」

    「嗯,别想了,对脑袋不好。」拓展摸了摸我的头。

    「为什么?」

    「细胞死光会变笨。」

    「如果你下一句接你已经够笨了,我绝对揍你!」

    「猜对了。」

    我抡起拳头,了他手臂一下,不满地说:「好啊!你现在会调侃我了!之前都只说肉麻的话,追到手了就开始损我!我后悔了!」

    「开玩笑的。」拓展难得笑地这么开怀。

    我捏了拓展的脸说:「会喜欢你这木头,我确实是傻子!」

    捏了他脸后,我又不舍地帮他揉揉。谁会料到我吴淳杰跟个男人交往,还是个帅哥,又有谁晓得我能随心所欲地乱捏帅哥的脸!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小宁看到肯定会说:你这是大便骑到花头上了!

    「你不傻。你是被我拐的。」

    「那肯定是你傻了!」我搭住拓展的肩,笑说:「你视力肯定不好,把女的看成男的,把男的看成女的!不然就是被妖孽骗了!」

    「你很好。」

    「噗…你这样真的像被爱情冲昏脑袋!果然恋爱会变笨吗?」

    「为了你,没差。」拓展顺了顺我的头发,有点抚慰的味道。

    「我很怀疑,你肉麻的话跟谁学的?无师自通?」

    「我妹。」

    拓展有妹妹!我惊讶地看着他:「真假?你有妹妹?没听你说过!」

    「嗯,小我四岁,在美国。」

    「那不就跟我妹一样!」小宁也小我四岁,那个蔻年华的花痴女孩!

    「嗯,跟小宁一样。」

    挑眉,我不满的说:「倒是叫得很熟嘛…!你该不会跟我妹暗地里…!」

    「交流。」拓展笑了笑。

    「她跟你说了什么!」为什么我室友跟我妹都爱背叛我!又诋毁我什么了吗?

    拓展摇头,说:「说你温柔,想太多,刀子嘴豆腐心。」

    …我妹绝逼是女神!果然没白疼她!痛哭流涕呀…!

    「等等…这也不是好话!我才没她说的那样!我这个人很狠心的呢!我敢拿刀子砍…砍…。」

    「砍什么?」

    一时想不出来,我随便拿了桌上的水果,看了眼说:「砍香蕉!」

    拓展的脸黑了一半。

    「别会错意!我是说香蕉!」我尴尬地挥了一下,不小心打到拓展裤裆…。

    拓展的脸更黑了。

    「好啦!我不会砍啦!我只会吃香蕉行了呗。」

    拓展抓了我的手,说:「要吃我的?」

    ……

    你再开黄腔,我绝对打爆你!

    ☆、二十七、强袭出现

    「你家有几个人?」

    「四个。」

    「你爸妈做什么工作的?」

    「商业贸易。」

    「他们住哪儿?」

    「美国。」

    「那你妹呢?」

    「在美国。」

    「那你们家不就都在美国吗?」我翻了个大白眼。

    拓展点头,不以为意。

    「你不会是个富二代?」

    拓展皱眉,想了一会儿说:「大概是。」

    我忽然想到那种有未婚妻跟众多追求者,每天晚上去泡夜店的纨裤子弟,然后不小心爱上个男人,以为可以天长地久,没想到未婚妻出现后,又果断回未婚妻身边,把那段出错的恋情当做一个回忆的芭乐爱情剧情节。

    想到这,我脸都绿了。

    如果发生在我身上,那我不就是那个可怜的白痴小三?玩完后就丢了!

    「在想什么?」拓展摸了摸我的头发。

    「想你这个渣男。」

    「我?」拓展歪头,表情疑惑。

    别卖萌好吗?你比不上贡丸的!

    抓起躺在沙发旁边的贡丸,我狠狠地揉泄恨,没想到他却一副舒爽的样子,别跟我说贡丸的属性是M!

    弹了贡丸的额头,我说:「你这没志气的东西!」

    「小淳,我不渣。」

    「嗯…你只是感觉起来很渣。」有可能比芭乐剧的男主还渣,搞不好还是后宫型男主?不过现实中的富二代绝对比漫画中的后宫还夸张,不只表面上的数量,暗恋却不敢表白的肯定更多!

    拓展还想说什么,但是电话突然来了。拓展叹了一口气,接起电话。不知道是谁,但是拓展回话还是简单利落,只有几个「嗯、好、知道、小心」的回应,就挂掉电话了。

    「你跟人讲话都这么简短吗?」我觉得不可思议,大概只讲了两分钟就挂断了!那平常跟我讲十分多钟是破纪录吗?

    「嗯。」拓展点头补了一句:「我妹要回来。」

    「你妹不是在美国?放假了?」

    「请假。」

    「是发生什么事吗?」我担忧地问,通常临时请假回来表示有重要的事,该不会是亲戚有要紧事吗?

    拓展摇头,「回来见你。」

    「见我!」我瞪大眼睛,觉得荒谬,「见我做啥?」

    「认大嫂。」

    「嫂个屁!叫她别闹了!好好读书,我不是什么必见的人!」我有种越讲越害怕的感觉,有种预感,拓展的妹妹是冲着我来的,根本不是什么认大嫂,搞不好是驱离。

    「她决定就不会改。」

    「那我不见她可吧?」

    「你说呢?」拓展起眼睛。

    为什么拓展眼里也有暗黑气息!不要跟我说他除了发小控之外,还是妹控!我的天啊…!

    「我配合就是了…。」我实在太孬了…。

    X____________________X

    这几天过得不是很心安,拓展告诉我这个星期五晚上要去吃饭,但那个混帐不知道明天就是星期五吗?根本耍我!哪天叫他见我妹看看!不对…小宁肯定爱死他了…完全无压力啊!还是让他见小添好了!不对,那场面肯定很尴尬,大概会有一堆冷风吹过!还要我打圆场,最后苦的还是我自己!我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