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精品小说 > 我的奇葩室友 > 分卷阅读36
    声音消失殆尽。

    拜托了…不要再提到喜欢这两个字。你怎样骂我都行,但是拜托不要再提到拓展…。

    妖孽眼里充满泪水,但扯着我衣领的手却依旧紧,「最近展展才告诉我你终于愿意接受他…他多么高兴你知道吗?不仅笑容变多了,整个人也越来越阳光…结果你做了什么…?你怎么这么可恶…你们、你们怎么这么贱!甩了人就轻松了是吗?」

    那番话像炸弹般炸地我体无完肤,我怎么会不知道拓展的转变,我看得一清二楚,就是因为越来越了解他才越来越喜欢他…,可是我却不知道原来他这么高兴,我以为他很痛苦,像我这样随时会抛弃他的人…他怎么可能觉得幸福?我不希望他战战兢兢、小心翼翼,我希望他像之前那样,充满自信,像个坏蛋一样调戏爱人,就算那个人不是我也无所谓…。

    不好…我的心太痛了。

    「你说话啊!为什么不说话!你们不是都有一堆理由来拒绝别人!」

    「不然你要我怎么办…?」我扯开妖孽的手,后退了一步,撞到了墙壁。我看着妖孽,看不清他的表情,眼前只是模糊一片。

    「拓展的妹妹讨厌我,拓展的未婚妻都来了,他们希望我离开,你说我怎么办?我也想理直气壮宣示主权,告诉她们拓展是我的!可是我站不住脚,我们的未来是未知,我不够细心,我很自私,我对拓展一知半解,我什么都比不过他们,你说…我用什么来证明他选择我是对的?」

    「凭他喜欢你!凭他喜欢你喜欢了一年半!」妖孽吼道,冲过来揍了我一拳。

    我跌到地上,妖孽坐到我身上抡了好几拳,我也火了,扯他衣服揍他肚子,我们在地上扭打起来,也不管那堆酒瓶和洒落一地的酒。我和妖孽边打边哭,明明打架很痛,但我却觉得舒爽,觉得心里的郁闷都消失了。

    这场架怎么结束我也忘了,大概是哭累了。我和妖孽倒在地上,妖孽看着我笑了出来,「哈哈…没想到你拳头还蛮有力的!」

    「谁像你是弱鸡,拳头都不痛的。」我揉了揉手臂,说不疼也是骗人的。

    「哼…我是弱鸡又怎样?我最厉害的地方,可是一用力就能夹断…嘿嘿!」妖孽拍了拍屁股,一脸猥亵。

    发泄完又没节操了…!我该乞求老天再派一人来收妖了!

    我瞪了他一眼,坐起身,开了一瓶啤酒,就开始灌。妖孽也跟着喝了起来。

    「你和吴良为什么分手?」冷静之后,我才想到这个问题。

    妖孽的啤酒变形了,酒差点洒出来,「别提那个种马,祝他鸡鸡被折断!」

    那样很痛耶…。

    「他劈腿?」

    「何止劈,那叫播种。碰到一个上一个。没节操、没卫生,恶心到家。」妖孽皱眉,呸了好几声。

    「那种人甩你,你不高兴还哭?」

    「你以为放感情放假的?我又不是没心脏,当然难过!至少在发现前,我是真心想跟他一起一辈子。」妖孽苦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找到一个还不错的却是这种下场,上帝待我可真残忍。」

    「你喜欢谁?」从没听他说过喜欢的人,只听过一夜情的对象…。

    妖孽瞪了我一眼,淡淡地说:「几年前的事了,不值得提。」妖孽的眼神暗了下来,里面包含了很多种情绪,我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唉…我这可怜人,失恋了还要去安慰发小。」妖孽叹了一口气。

    「对不起。」我说。

    「还以为你们肯定会成,没想到…怎么最近都是这些倒霉事?」妖孽又开了一瓶啤酒。

    「你帮我好好安慰拓展,你把我说成坏蛋吧!说我贱啊…卑鄙啊…不然就说我还跟别人乱来。」

    「你傻了吧!你以为拓展信?」妖孽一脸孺子蠢蛋也的表情。

    「我只是想让他好过…。」伤心这种是留给我就好,是我自己放弃了那么好的他。

    妖孽巴了我的头说:「甩了他又要他好过…你痴人说梦!」

    「不然你再介绍朋友给他,就像当初介绍我一样,让他转移焦点!」不知道上次的李玉还有没有联络?撮合他们也不错!至少每个都比我好多了!

    妖孽搔头,「麻烦啊…我尽量!谁叫你是我朋友!」语毕,妖孽笑了笑。

    「谢谢你…。」谢谢你还愿意和我当朋友。

    「谢什么!说到底还是我的错,当初硬把你们凑一对。」

    「谢谢你…。」

    「啊?」妖孽皱眉,在我眼前晃了晃手,说:「喝醉了?」

    「谢谢你…。」

    「你也真是麻烦。」妖孽把我从地上撑起来,扶着我然后把我安置在床上。

    「妖孽,谢谢你唷…好爱你唷!」我装傻子一样呵呵笑了出来,也只能趁这种时候才能说出别扭的话。

    「是是是…看不出你也有恶心的潜力!快睡吧!」妖孽帮我把棉被盖好,关了寝室的灯后,也躺回自己的床。

    等到室内一片宁静,过了一会儿,我才偷偷翻身,将脸埋进棉被里,任由眼泪夺眶而出。

    谢谢你让我认识这么好的人…

    谢谢你…邀聂。

    ☆、三十一、避风港坏了

    分手后两天,我回家了。老妈凶狠地用十二连Call把我叫回家,根据我老妹的说法,老妈似乎知道了什么,前几天一直逼问她,我是不是有对象了。老妹不敢说,扯东扯西,最后被扣了零用钱,但她还是没透露出什么。

    这点小举动总让我感到窝心,不愧是我从小贿赂到大的妹妹,总是默默支持着我。我笑了笑,看了我妹给我的讯息,叫我小心,还是不要回家的好,用留在学校准备考试来呼咙老妈。

    考试是快到了,但我也没心情读,很难坐得住,一空闲下来就会想到拓展。为了冲淡那些感觉,我逼自己看影片、玩在线游戏,或是和同学去打球等,好让自己忙碌。

    只可惜夜晚总是无情的,逼着我去回想,所以我用了整晚想念拓展。

    这大概是最难熬的部分,但只要撑过去,就能回到正轨。如果能这样最好。

    站在家门口,心里很复杂,虽然老妹叫我别回来,但我还是选择回来,有些事不管老妈知道还是不知道,我都得跟她说清楚。

    一开门,我就感觉到一股冷压充斥着屋子,才踏进一步,就觉得冷。我试探性地喊了一声「妈」,谁知道人还没看到声音就已经急速逼近。

    「臭小子!给我跪下!」老妈拿着扫把,从厨房冲出来。

    我二话不说,直接跪在地上。看着老妈气冲冲的样子,我想她已经知道了,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但这也已经不重要了。

    「你看看这是什么!你会把我气死!我们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老妈将一叠照片狠狠地甩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