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精品小说 > 我的奇葩室友 > 分卷阅读46
    死…我不想让他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

    「拓、拓展…,我…。」

    「他是你男人?长得不赖嘛…。」虎哥的喉结又上下动了动,似乎又被吸引了。

    虎哥突然把我放开,走到拓展前,搭上他的肩说:「要不要跟我试试?」

    耶…?这是什么神发展!我站在旁边愣住了。

    「我是1。」拓展淡淡地说。

    「没差,。」虎哥笑了笑。

    !你骗谁啊!还有,快把你那脏手拿开!

    「没兴趣。」拓展皱眉。

    「试试看嘛…。」

    我拍开虎哥搭在拓展肩上的手,狠狠瞪了他一眼,说:「给我滚!我们要走了!」

    语毕,我拉住拓展的手臂,拉着他走开。

    「哼…无趣。」虎哥回了一句,没有再说话。

    「小淳。」

    「干嘛!」我没好气地说。

    「你吃醋?」

    「才没有!」幸好我没让拓展来相亲活动,不然肯定被一堆饿狼扑倒!

    「小淳。」

    「怎么?」

    「去我那。」拓展拉开我拉着他的手,改牵我的手。

    「喔…。」

    「还有,」拓展盯着我说:「明天请假。」

    「喔…耶?请假?」我紧张地看了拓展。

    拓展没多说什么,只是握着我的手有点用力。

    我好像看到你被一团黑色气息围绕着…,你不会把灵魂卖给路西法了吧!

    Yoooooooooooooooo!你妹的快放开我!

    《我的奇葩室友》副篇─妖孽是假面狐

    CP:杨易升、王邀聂

    喜欢一个讨厌自己的男人,是不是一件凄惨的事?妖孽爱着杨易升七年,但他没胆说出口。

    中学毕业时,妖孽就知道,这是一段不会有结果的暗恋。

    阔别七年再次相遇,却成了友关系。妖孽甘之如饴,就算无疾而终,他也想在床上成为杨易升的唯一。只要看着那双眼睛,彷一切都无所谓了。

    七年的暗恋能否开花结果?以身体关系开始,又以何种关系结束?

    妖孽摇头,大概永远跟「爱情」扯不上边。

    因为我是妖,犯了孽...所以得不到爱。

    ☆、第一章、暗恋对象

    妖孽的初恋,是在平淡的生活中,落寞地结束掉。妖孽认为,那是初恋,让他尝尽酸甜苦痛的暗恋,是他一直以来谨慎地、隐忍地偷偷喜欢的人所送给他的,也是唯一的…心酸的回忆。

    在妖孽的回忆里有他,时光的岁月终究没有消弭对他的喜欢。所以妖孽很困扰,总期望能忘掉他,可是每每在有他的梦里醒来,妖孽却觉得幸福、满足,甚至意犹未尽。

    有时妖孽会期待在梦里遇见他,和他像过去那样谈天,尽管都是一些小事或荒谬的剧情,但妖孽还是觉得开心,发自内心觉得幸福。

    「可惜,只是梦。」每当开心完也只剩下惆怅。他多希望一切都不是梦,他确实在阳易升的怀里,听着对方说肉麻的情话,看着对方对自己的身体予取予求。

    妖孽曾经想过,或许他喜欢的人只是他自己幻想出来的,只不过是披着对方皮囊的灵魂,他却爱着自己幻想出来的人好久好久,怎么样也不肯放手。

    他放不了手,也不想放手。

    上大学后,妖孽无意间得知对方的消息。这消息是从他国中死党小潘那里得知的,就这么巧的,妖孽的死党和他暗恋的对象是同班同学。

    「最近有没有杨易升的消息?」每两个礼拜妖孽都固定会询问一次。

    「我说小邀,你不是讨厌他吗?干嘛一直问他的消息?」

    「没听过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吗?」

    小潘最后被妖孽说服了,默默去帮他收集消息,可惜悲剧的是,一问到有没有女朋友这件事,妖孽就后悔了,想当然耳,杨易升有交往对象。

    「一直都有对象吧!每个告白的女生,都收到对不起我有女朋友了这句话。」小潘如是说。

    「那些告白失败的女生们是不是哭得很惨?」

    「嗯,哭惨了,梨花带泪啊!」

    果然,就像他当初一样,哭到不能自己。妖孽想到过去,扯了一个难堪的笑容。

    「哥要去钓男人了,再见。」

    「你还没定下来啊?」

    「还没找到合适的。」

    「老实说,你是不是喜欢杨易升?」

    妖孽终究没有给小潘任何答案,他关了计算机,穿了一套紧身轻便服,前往纸醉金迷的夜生活。

    妖孽此刻是难过的,就算他再怎么笑得妖媚,他总觉得心口酸涩。杨易升有女朋友,这是用膝盖想都知道的事,但知道事实的妖孽却还是备受打击。

    已经幻灭了,王妖孽该醒一醒了。妖孽喝了一口酒,自嘲地笑了笑。

    「旁边有人坐吗?」

    妖孽抬头,看了男子一眼,点了点头。坦白说,他现在想要有人陪,至少让他能暂时忘掉杨易升的事。

    男子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妖孽总是带着笑容回应,以及勾引人的眼神。男子的手臂开始有意无意地碰触妖孽,妖孽没说什么,也没有拉开距离。这是一种默许的行为,他大概今晚就会和那男人在某个旅馆里过上一夜。

    刚好,他需要人陪、需要人安慰。

    「你笑起来很好看。」男子说。

    「是吗?有人说我笑的很假。」

    杨易升就是这么说的,他用不屑的表情说:「我很讨厌你的笑容,很假很恶心。」天知道那时对妖孽造成的伤害有多大,在他毫无防备时被狠狠插了一箭。只是杨易升永远不会知道,妖孽唯有那样笑着,才能藏住对他日益增加的喜欢。

    「真的好看。」男子称赞道。

    「那你就多看几眼吧!」妖孽笑了笑,用他认为最好看的角度笑着。

    喂!杨易升,有人说我笑得很好看呢!你这没眼力的家伙!

    「要走了吗?」男子意思很明确,他的手放到我的腿上,还微微前后磨擦。

    「当然,夜晚还长呢。」妖孽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之后的事,妖孽记得不是很清楚,他忘了自己是以什么姿势和对方交和,也不知道做了几次,他只是任由自己呻吟而后哭着求饶。

    「你不是很喜欢吗?」男子深深地撞击着,妖孽被撞地前后晃动着。

    「喜、喜欢…。」妖孽呻吟着,却也哭着。

    喜欢…当然喜欢…一直都喜欢…。

    「怎么哭了?太哭服吗?」男子笑了笑,继续抽插。

    「嗯…。」

    妖孽不确定是因为难过而哭,还是因为太舒服而哭,可是他就是想哭,想放声大哭,可是他还是忍住了,只是微微啜泣。

    杨易升,我喜欢你。一直以来都喜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