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精品小说 > 我的奇葩室友 > 分卷阅读47
    啊…快一点…。」妖孽叫着,紧紧抱住对方。他幻想着此刻抱着他的男子是杨易升,那个对他残忍的杨易升。

    妖孽不会承认他都把一夜情的对象当成杨易升,但不可否认的,总在高潮的那瞬间,他会想到杨易升的人、杨易升的一切。

    每次一夜情结束,妖孽在陌生的环境醒来,总是庆幸两件事。他记不太住一夜情对象的脸,这是好事,比较没负担。

    还有,记得让对方戴套子。

    「你醒了?」男子笑笑地看着妖孽。

    「你还在这?」妖孽皱眉。

    「当然,昨天舒服吗?」男子抚摸了妖孽的脸颊。

    妖孽拉开对方的手,笑了笑说:「很舒服。」语毕,不忘挑眉。

    「是吗?」男子又笑了,只是这次妖孽觉得不太对劲。那笑容有种皮笑肉不笑的样子。

    「你怀疑?」

    「可是你…,」男子抬起妖孽的下颚说:「昨天喊了一个男人的名字。」

    妖孽拍开他的手,镇定地说:「又怎样?我不能喊其他人的名字?你可没告诉我不行呢!」

    「没说不行,只是…」男子贼贼地笑了,一脸看戏的表情说:「杨易升是我兄弟呢。」

    妖孽愣住了,此刻他彻底慌了。

    作者想说的话

    妖孽篇走起!

    请大家多多支持!

    PS.请先看过主篇拓展和小淳再来看妖孽篇会比较好唷!之后有些剧情会会有主篇人物穿插。

    ☆、第二章

    妖孽的第一任男友是吴良。

    和吴良是在语音ML上认识的,刚开始妖孽只觉得好玩,呻吟一下就可以让对方舒服又能拿到一点报酬,何乐而不为?

    被小淳发现时,完全不感到羞耻,但被他看到透过语音ML自己撸管,妖孽面子有些挂不住。虽然小淳很识相的离开宿舍,但在那一刻妖孽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透过语音ML幻想着某人达到高潮什么的,果然只剩浓浓的失落感。

    妖孽将吴良幻想成杨易升,就算后来发展到现实,妖孽依旧将吴良想成杨易升对待。妖孽总觉得在吴良身上看到杨易升的影子。

    不管是身高、体格还是性格,两人似乎如出一辙,所以当妖孽跟吴良见面时,他就决定要把吴良追到手,就算替身永远比不上真身,但替身爱上自己的可能性比真身高太多。

    就让自己自私一回吧…,想透过吴良感受一下被呵护的感觉;想被爱;想与他缠绵、拥吻,想透过他…一圆和杨易升交往的梦。

    妖孽很用心经营和吴良的关系,对吴良唯命是从,买好吃的东西给他,细心地呵护他,不管吴良说什么,妖孽都很配合,在床上更是如此。

    妖孽想给吴良最好的,就像他想给杨易升最好的。只是他永远没有机会给杨易升,所以只能转而给吴良,弥补心里的遗憾。

    杨易升,就算你再怎么讨厌我,做为一个恋人,我也是很合格的!你肯定是上辈子功德做不够,所以这辈子没办法感受到我百分之百的爱。妖孽总是这样勉励自己,让自己好受一点。

    当然,他曾想过,是不是他福分不够,才没有机会感受杨易升的温柔…。

    会这样想不是没理由,因为杨易升是个很温柔的人,对人温和,对意气相投的人更是不留余力地帮忙。当他的哥儿们是很快乐的一件事,至少在妖孽眼中,那种豪放地笑成一团的画面,让他久久不能忘怀。

    不是没想过要接近他,使出千方百计让杨易升能注意到自己,原以为这样就能混进他的圈子,没想到换来的只是「我很讨厌你的笑容,很假很恶心」。这句话,无疑地对妖孽造成很大的伤害,在他在乎同侪关系的青春期中让他退却了。

    妖孽想,或许是他做得不好才会变成这样,如果杨易升讨厌他的笑容,那在他面前,妖孽就不愿意笑了。因为不想让他讨厌。

    从那次以后,妖孽不再去找杨易升,不和他交谈,不和他有接触。他选择远远地注视着他,在他看不见的背后,默默观察他;默默和他一起笑着。

    渐渐的其他同学就认为妖孽和杨易升不和,是死对头。妖孽和杨易升都没有否认,直到毕业那一天,他们俩依旧因为死对头关系,拍照时被排得好开,是妖孽无法看到杨易升的视角。

    然后,妖孽就再也没见过他了。

    妖孽有时想,到底自己为什么喜欢杨易升。或许是因为当初的伤害太深导致他念念不忘,想透过一堆事情来证明杨易升是错的…,只是不管他怎么做对方也看不到,妖孽自嘲地想,或许自己太蠢太倔强了。

    有些事过去就该让他过去…,不能再继续纠结下去。

    每想到这些,妖孽就觉得对不起吴良。

    吴良很好,虽然有点腹黑,但对待妖孽很温柔,尤其在床上时,吴良动作温柔到让妖孽想哭,那种细心呵护的感觉就像一根针刺在心口上,隐隐作痛。妖孽觉得自己很卑鄙,利用吴良自我满足,所以吴良对他越好,妖孽就越心虚、越有罪恶感。

    妖孽试着把吴良和杨易升分开,他也真的这么做了。他渐渐地观察着吴良,叮咛着自己不再去想杨易升,久而久之他发现,他或许真的喜欢上吴良了,喜欢他的坏、喜欢他的脾气、喜欢他的温柔也喜欢他的技术。

    有那么几周,妖孽想起杨易升的次数少了。越来越多是吴良的笑容;吴良刚毅的侧脸;吴良耍坏的邪笑;吴良舒爽的低吼。

    每每想到,妖孽就觉得心口暖暖的。

    只是,很多事情只是他一厢情愿。

    有时候就这么巧,妖孽临时买了个蛋糕想去和吴良共享。去吴良租屋处时,看到吴良在走廊上讲电话,妖孽本来趁机吓吴良,却听到吴良在谈论他。

    吴良右手拿着手机,左手拿着菸,一口一口抽着。他痞痞地笑说:「你哪时要跟我介绍不错的货色?」

    「小邀是还不错,只是太黏人、太烦人了。」吴良不耐烦地说。

    「幸福?甜蜜的负担?你想太多了吧!他搞不好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到现在还要求我一定要戴套做爱,一次都没有真枪实弹过。」吴良自嘲地笑了,「我腻了。」

    吴良向左侧呸了一口,眼睛瞄到了站在转角处的妖孽。

    吴良愣了一愣,缓了几口气才冷淡地说:「既然你都听到了,就这样吧!我们分手吧!」

    妖孽咬紧嘴唇看着吴良,彷看到杨易升的身影。就像那时杨易升嫌恶地说恶心一样。

    妖孽觉得眼眶有些湿润,他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说:「我哪里做不好?我可以改。」

    吴良叹了一口气,「我已经对你失去兴趣了。」

    「我就那么…差?」妖孽的声音有些哽咽。

    「一开始你很有趣,花样很多、在床上也很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