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精品小说 > 我的奇葩室友 > 分卷阅读48
    ,可是嘛…交往后变成乖乖牌了,玩贤妻良母那套。其实你是装的吧?这么做不累吗?还真恶心。」吴良扯了嘴角,将即将烧尽的菸丢到地上,狠狠踩熄。

    妖孽觉得自己的心随着那支烟…媳了,彻底死了。

    妖孽抹掉眼角的湿润,攥紧手,走向吴良,恶狠狠地将蛋糕甩到吴良身上,「没错,我是装的,本来想装得乖一点,看你会不会给我点好处。好险你先提分手,不然我还不知道怎么开口!」

    吴良自嘲,「我倒是帮了你一把?」

    「被我耍的感觉怎么样?喔…对了!你大概不知道,你只是个备胎。」妖孽笑吟吟地说,「其实我俩半斤八两…背着对方找男人,嗯?」

    吴良起眼,愤怒地瞪着妖孽,「你再多说一句,我肯定揍你。」

    冷冷地望着吴良,妖孽觉得昔日那种亲密距离好远好远。眼前的人已经变得他都不认识了。

    妖孽本想转身走人,但突然想到什么,睥睨地说,「你知道为什么我一定要你戴套吗?因为我不相信你这种到处沾染的家伙会没有病!」

    吴良一怒之下甩了妖孽一巴掌。他没控制力道,妖孽脸上瞬间红了一片,「你就只剩这张嘴,逞口舌之快?还不如多去吸几根鸡巴,看能抱到谁的大腿!」

    妖孽觉得被污辱地很不堪,可是他却无法反驳。吴良说得没错,他就是下贱,用身体、用嘴巴勾引人,不停地找着杨易升的替身。以为攀上吴良这块浮木,却忘了,木头泡久了,也会腐烂…一点一滴沉到水里。在名为爱情的海里,妖孽终究是溺水者…。

    「谢谢你的提醒,我现在就去。」妖孽冷笑,转身逃离了吴良的住处。

    明明在刚刚的对峙中,妖孽没有输给吴良,他扯开伤痕,与吴良俱焚。但妖孽深知,他彻底输了,早在他掏出真心对待吴良,就已输得一蹋糊涂。

    妖孽捂着嘴巴,任由眼泪流着,无声无息地将自己藏在喧嚣的夜晚中。回忆似利刃,无情地插进他的胸口,嘲笑着他的天真、信任及自以为是。

    他以为吴良喜欢他,甚至认为他们可以长久,没想到这一切都只是幻觉。妖孽着红肿的脸大笑。

    笑自己无知、愚蠢。

    温柔的人狠心起来都很残忍,能毫不犹豫地摧毁别人的心…;而受伤害的人却毫无怨言,因为温柔的他们啊…说的都是血淋淋的真相,毫无保留地刺进弱点。

    妖孽了疼痛的心,大概是报应吧…因为无法百分之百真心,所以得不到回报。自己演着独角戏,装甜蜜、装相爱…,殊不知只是个丑角。

    杨易升,还真被你说中了…,我真他妈恶心。

    ☆、第三章

    和吴良分手当天晚上,小淳和拓展也分了,对妖孽来说,是双重打击。当初因为他才使拓展和小淳搭上关系。他是罪魁祸首,他害了吴良也害了拓展和小淳,他总是自以为是安排一切,然后在最后一刻被告知,一切搞砸了。

    妖孽想跟小淳道歉,可是他说不出口。他只能怪小淳抛弃拓展,他只能将被吴良抛弃的愤怒转移到小淳身上,他知道这样很卑鄙,可是他如果不这么做,他会崩溃。

    他是爱情里的输家,在友情中…他依旧是失败者。

    趁小淳睡着后,妖孽躲进浴室,开着水放声大哭了一整夜。

    没有人知道他哭地撕心裂肺,因为隔天他又是个毫无节操地妖孽,彷失恋也只是个小事而已。

    他强迫自己打起精神,他不允许自己难过,他也没资格难过…。

    他有些庆幸拓展失恋,这样他也能藉由安慰拓展来抚慰自己的心,然后变回那个想着杨易升、恨着杨异升,却又爱着杨易升的王邀聂。

    妖孽很快就恢复他原来的样子,到处跑趴到处玩,在纸醉金迷的夜生活里,他才觉得自己活着,觉得自己被需要,觉得有自己的容身之处。

    他果然只适合游戏人间啊…。妖孽自嘲地笑了笑,随着一个男人踏进宾馆。

    在男人身下呻吟、摇臀、放荡,妖孽任由男人予取予求,他不想作贱自己,他只是想在别人身上找到一丝慰藉而已。

    藉由肌肤相亲得到一些温暖。

    只是放纵后的隔天,那种身边毫无一人的失落感,仍旧让他感到空虚,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代价。

    失恋两个礼拜后,妖孽收到了一则讯息,小潘告诉他,下周要办国中同学会,还特别提到杨易升会到场。

    妖孽看到时愣了一下,本想告诉小潘他不想去,但他怎么都开不了口。他想忘掉杨易升,可是一想到或许这是最后一次见面时,妖孽犹豫了。

    他想见杨易升,可是他又害怕见到对方。妖孽想来想去,只好拖拓展下水,他打了通电话给拓展,却被拒绝了。

    「我和小淳和好了。那天有事不去了。」

    妖孽「蛤」了一声,「和好了?你们搞笑吗?快说,你用了什么计谋!」

    「新欢计、抓奸计…强暴戏码。」拓展淡定地说。

    妖孽一听,吓出一声冷汗,「展展…幸好对方是小淳!你这手段用在别人身上反效果啊!果断差评!太渣了…可是我喜欢!」

    如果吴良也像拓展一样,二话不说将他拉到床上,彻底让他下不了床的话,也许他们两个就和好了。只可惜,吴良不稀罕,分手对他来说,只是一种解脱。

    妖孽握紧手机,三个礼拜以来,吴良一封简讯、一通电话也没有。这也证明,吴良不打算挽回他,算是彻底分了。

    「杨易升会去同学会,你说我…。」

    「去吧,你不是想他?」

    「可是我很紧张啊!你又不去!展展…拜托啦!」妖孽想用过去死缠烂打的招数逼拓展。可惜,有了新欢的拓展,已经没有过去那么好说话了。

    拓展还是拒绝了,一句「我要约会」,彻底粉碎妖孽的期待。

    「小邀,你行的。」拓展安慰道,但妖孽心里却没底。良久,拓展开口,「七年了,还要拖下去?」

    妖孽没有回话,但他知道,不能在拖下去了。他已经花太多时间思念一个人,一个根本没有结果的人。

    累了、倦了,也伤痕累累了…。

    妖孽挂掉电话,决定鼓起勇气,不管怎么样,他都该见杨易升一眼,然后好好地结束这场暗恋,七年实在太久了…久到妖孽都忘了,怎么爱上他的。

    同学会当天,妖孽穿了紧身的衣裤,踩了一双黑色马丁鞋前往聚会地点。为了这次的聚会,他特地做了保养,让自己看起来亮丽一点。

    这次同学会来了蛮多人,毕竟是毕业后第一次聚在一起。妖孽一进去就看到杨易升,他的眼睛钉在对方身上,久久移不开。直到和杨易升对到眼,他才有些狼狈地撇开头,选了离对方有些距离的位置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