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精品小说 > 我的奇葩室友 > 分卷阅读58
    决心,特别不忍心,但又规劝不了,只能闭嘴不发一语。

    「我看我先走,别扫你们兴了。你们继续吃,多吃点嘿。」妖孽起身,准备离去。

    王萌支支吾吾,想留住妖孽,却被小淳阻止了。

    「明早记得买早餐回来。」小淳对着妖孽的背影说。

    妖孽点头,跨出包厢,阖上门的那,听到小淳的叹息,「你真是个傻逼。」

    「嗯,我是傻逼。」妖孽笑了笑,却有些鼻酸。

    小淳舀了一口汤,看着混浊又浓郁的汤头,只觉得五味杂陈。

    真是傻到无可救药。

    ☆、第十章、银货两讫

    据说只要身体和别人有过亲密关系,就会不自觉亲近对方。妖孽本来不信,因为他和那么多人上过床,也没亲近谁,不过自从和杨易升有过关系,妖孽不得不说,杨易升变得会跟妖孽开一些玩笑,会聊生活上的琐事,妖孽对待杨易升也就没有以往拘谨。

    两人都在渐渐熟悉对方,不过了解也有限。

    妖孽偷偷窃喜,能知道杨易升的喜好、习性、校园生活等,让他更了解对方,是他梦寐以求之事。至少以后谈及青涩年华,他还能阐述暗恋对象的美好。

    转过身,妖孽瞧着身边的昂易升,睡脸安逸。那双时而狡诈时而放电时而认真的眼眸藏在眼皮下,让原本刚毅的脸柔和不少。

    妖孽看得有些情不自禁,想到了过往又回想过去几周,他感到茫然。他看不到未来,他想破头也不认为,他的未来会多一个杨易升。像他这样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无所谓,不曾努力追求的人,最后也只剩孤独…,什么都留不住。

    他无助又孤寂,这种感觉让他回想起高一那年,奶奶因病去世时,那个简陋的法会,他跪在奶奶的遗体前,嚎啕大哭。那一刻他觉得被世界抛弃了,八岁父母车祸身亡,奶奶将他扶养到大,但终究还是抛下他,独自一人面对黑漆漆的未来。

    虽然他有发小、有闺蜜,也有朋友,可是他想要的却从来没拥有过。他缺爱…,没了亲情只剩爱情,可现在…他无奈的想,或许连爱情都抛弃他了。

    佯装起来的坚强,陪伴着他走了一步又一步,可是…能走多久呢?

    吞了口水,妖孽觉得嘴唇干涩。看着杨易升,妖孽抬起手,轻轻拂过对方额头,将浏海拨到一边,「我该拿你怎么办…。」他的嗓音低哑,有些颤抖。

    手腕突然被抓住,妖孽心惊,想抽回手,但握住的力道,让他只能僵在那里,看着熠熠生辉的双眼,不知所措。

    「什么怎么办…?」杨易升慵懒地说。

    「你没睡?」

    杨易升放开妖孽的手,动了动僵硬的脖子,说:「本来快睡着了,但觉得好像有东西盯着我…。」

    妖孽撇过头,笑了笑,说:「是不是感受到浓浓恨意,嗯?」

    「我想想…嗯…大概带了点柔情?」杨易升挑眉,眼睛似笑非笑。

    「你的感应器肯定坏了。」妖孽转过身,背对杨易升。

    杨易升有些无奈,「你啊…说话总是带刺,就这么讨厌我?」

    妖孽不假思索,直说:「我没有讨厌你。」从来就没有讨厌你…,从来没有。

    「你不讨厌我,却每次都背对着我。」杨易升看着妖孽的背,陷入沉思。妖孽听到这话,没有反应。

    杨易升又说,「你到底多讨厌我?中学从不理我,同学还说是王不见王…还说你…」杨易升的话被打断了,妖孽突然转过身,用手捂住杨易升的嘴巴。

    「我说了,我没讨厌你。一直以来…都是你讨厌我。」妖孽的眼神坚定,但杨易声彷在里头看见了伤痕。嘴上的手冰凉凉的,杨易升伸手握住妖孽的手,摩娑他的手心。

    透过手心传来的温度,让妖孽彷被电了一下,想把手抽回来,却被杨易升拉住,「你的手好冷。」妖孽看着杨易升温柔的表情,觉得心口暖暖的。

    杨易升揉着妖孽的手,彷想把他的手捂热,杨易升拉着妖孽的手贴近脸颊,「触感也很好。」

    妖孽用力抽回手,翻了白眼说:「别闹。」

    「好吧…睡呗。」杨易升拉紧棉被。

    妖孽翻过身,不再理会杨易升。他沉溺在刚刚的氛围里,那种被受呵护的感觉,他第一次感受到。他摸着有些微热的右手,轻轻移到胸口的位置,彷杨易升间接摸着他,心跳砰砰加速…。

    感觉背后的动静越来越小,妖孽小心翼翼地挪了一下姿势。杨易升突然提到过往的事,妖孽说不在意是骗人的,只是为什么杨易升说得好像,完全是他讨厌对方?

    妖孽轻咳了一下,说:「我问你…。」

    「…嗯?」

    妖孽吞了一口气,鼓起勇气说:「你…为什么讨厌我?」

    杨易升动了一下,朦胧地说:「你转过来,我才说。」

    妖孽愣了一下,才慢吞吞转身看着杨易升,「现在…你说吧。」妖孽的口气彷要接受审判一下,怯懦又毫无底气。

    杨易升伸手拨了妖孽的头发,漫不经心地说:「讨厌…需要理由吗?」

    妖孽一听,苦笑。他拍开杨易升的手,说:「也对…讨厌就是讨厌,需要什么理由呢…?」

    杨易升看着妖孽紧咬着下唇,突然觉得不舍,他靠过去抱住妖孽,靠着他的肩头说:「说笑的,我其实忘了。我没讨厌你,只是觉得…你和我,是不同种人,所以很难相处吧!」他看着妖孽的侧脸,抬头又说:「我以前说过讨厌你吗?」

    妖孽不明白杨易升为什么要抱他,他只知道,杨易升不讨厌他,但却说他们是不同种人。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让妖孽高兴不起来。

    不同种人…所以不想接触,就像陌生人一样。妖孽还宁可有理由的讨厌。

    推开杨易升,妖孽撑起身子,对杨易升说:「你说,我的脸真恶心。」

    杨易升捏着下巴思索,笑了笑:「啊…我记起来了,确实挺恶的。」

    妖孽觉的心口的伤痕又裂了。他站起身,拿起散落在地上的衣裤,往浴室走去。期间,他微微撇头说:「让你看恶心的脸这么久,真是抱歉。」

    杨易升搔了搔头,看着关闭的浴室,觉得自己玩笑开大了。不过他却没有半点儿歉意,他起身穿上衣服。

    在床头留了一张纸钞和纸条,杨易升就先离开了。

    妖孽走出浴室时,房里只剩下零乱的床铺。他知道杨易升会提前离开,因为之前也是如此,只有第一次是妖孽趁着杨易升睡着溜走,其余都是杨易升提早走,独留床头的钱和纸条…。

    每次看到那张钞票,妖孽只觉得心酸。次次都在提醒着他,他只是出来卖的,从来都只是交易而已。

    是不是付了钱,心里负担就比较少了呢?

    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