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精品小说 > 我的奇葩室友 > 分卷阅读67
    是一片宁静。

    妖孽翘掉了所有课程,连打工也辞了,整天将自己关在宿舍里。小淳以为过几天状况会有所好转,但他太乐观了,种种迹象都显示,只会越来越糟。终于在第八天,小淳发火了,他将躺在床上的妖孽扯到椅子上,逼他面对自已。

    「你够了!你还想颓废到什么时候?」听不到妖孽的回答,小淳又说:「被杨易升抛弃就这么难过?你这副死人样是给谁看!你再怎么悲惨他都看不到,他不会回到你身边了!」

    「你抛弃拓展时,他也好不到哪里去。你看到了吗?没有…。所以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噢…对了,你跟杨易升差不多,都可以轻易抛弃别人。」妖孽的声音又低又哑,还带点空洞的嘶吼。他怒瞪着小淳,眼里是哀怨和责备。

    小淳一时语塞,差点儿破口大骂,他想激励妖孽却反而被讽刺一顿,真是自找罪受。握紧拳头,他克制卡在喉咙的怒火,说:「是,我是对不起拓展,那是我跟他的事,与你无关。再说,是你自己心甘情愿玩性伴侣这种游戏,你就要有胆承受,你说你心里清楚,我看你是根本搞不清楚!」说到后面,小淳也制不住火气,狠狠戳了妖孽心中的刺。

    妖孽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小淳也不急,他今天就是要妖孽说话,把心里话都说出来。

    良久,就在小淳准备再刺激对方时,妖孽开口了,「我以为我可以承受。我知道杨易升有女友…我以为我可以理性面对,我甚至认为,我可以平淡面对这场性爱游戏的结束。我以为我可以…」妖孽紧紧抓着衣,手因为力过度而颤抖着。「随着越来越多次的接触,我还是沦陷了。我竟然恨他女友,我竟然认为那女人抢走杨易升…我…」妖孽闭上嘴,死死咬着下唇,良久才露出苦涩的笑,「我果然恶心,卑鄙又阴险,恶心死了。」说着,眼泪又掉了下来。

    小淳走到妖孽旁边,顺了顺对方的背,说:「抱歉,我不会安慰人。不过,你不恶心,相信我,你只是太傻了。」傻到赔了自己所有的感情。

    「我该怎么办…。」妖孽抓着小淳的手,紧紧不放,彷一松手,就会沉到深渊,再爬不起来。

    「首先,你先去洗个澡。」小淳将妖孽推进浴室。

    他的计划很简单,等妖孽洗个澡后,带他去外面走走玩玩,顺便找王萌吃饭聊天。对小淳来说,失恋很难过没错,他当初也是猛看悲情电影,以泪洗面。他比起妖孽好多了,还可以打游戏泄愤,可是像妖孽那种关起门来疗伤的方法实在太自残了。难过的时候就该和朋友疯,与朋友分担痛苦,这样情绪才会慢慢放松下来,才不会在死胡同里绕不出来。

    妖孽洗了一个热水澡,将所有污垢和哀伤褪去。虽然表情还有些苍白,但至少干干净净。妖孽乖乖的任由小淳帮他擦头发,一声不吭。小淳拿着吹风机,一手拨弄头发。指间的发丝柔软,轻轻一撩就会从指间溜走,小淳第一次察觉,妖孽的发质非常好,又黑又亮,不毛躁也不会打结。

    「头发长了,今天去剪吧。」

    吹风机轰轰的声音似乎盖过了他的声音,小淳不确定对方听到了没,只看到妖孽点了头,然后说:「你真温柔,当初不该介绍给展展。」

    小淳刚关掉吹风机就听到妖孽的嘀咕,失笑说:「后悔了?我当初可是立志当新好男人。」

    「好康都被展展赚走了。」

    「你自己说过,受和受是没结果的。」小淳说。

    「我反悔了。」妖孽猛然抱住小淳,露出八天以来,第一个笑容,「你就从了我吧,虽然我没当过攻,不过可以试试。」语毕,还特别扭腰蹭了蹭对方。

    小淳手掌抵住妖孽的额头,将他推开,「想的美,你这万恶的菊花开,你这辈子是用不到前面了。还有,我们两个,肯定我是攻。」

    妖孽抬起臀部,「那你来安慰我吧。」

    「去死。」小淳一脚踢了对方的屁股。

    闹了一会儿,小淳确定妖孽的心情好了许多,拉着他就往外面走。他特地带妖孽去看喜剧片,大笑一顿,再带他去游乐场玩一圈,晚上约王萌出来吃饭,然后直奔KTV夜唱。隔天睡到中午,再坐车去游乐园玩到晚上。行程满档,绝无冷场。总之,就是要让妖孽累到没有时间去想杨易升。

    这招确实很有效,不过小淳自己也累惨了。妖孽躺在草地上,看着夜晚星光熠熠,对着小淳说:「这些天,谢谢你了,我亲爱的室友。」

    小淳揉了揉眼睛,有些疲倦地说:「谢啥?这就是朋友。」

    妖孽微笑,「你先睡一下吧!等会儿我们再回去。」

    小淳点头,他已经累惨了,他这个宅男的体力只能通宵打电动,不能通霄游玩,连两天满档对他来说已是极限,没几秒就睡了过去。

    妖孽看着星空,想到了他和杨易升的种种,心中阵阵抽痛。和杨易升相处的几个月,有时甜蜜、有时酸涩、有时心惊胆跳,却是妖孽这些年来最幸福的时光。短短几个月,实现了他七年的暗恋,也毫无怨言了。

    纵使幸福一瞬,也是永恒了。

    他会记得杨易升最英俊的脸庞,以及充满他倒影的眼眸。他会记得杨易升温柔的吻,以及他宽阔的肩。他会记得杨易升,七年前的他和七年后的他。

    妖孽掏出手机,看着几百通来自杨柳的未接来电,心里刺痛。他深吸了一口气,压住了翻涌的情绪,拨了电话。

    一接通,妖孽就听到对方着急的语气,「王邀聂,是你吗?你在哪里?你发生什么事了吗?」

    妖孽突然想哭,却抑制着酸涩,「我没事,你别急。」等对方冷静下来后,他才又开口,「杨易升,你听着,把我从通讯录删了。」

    「什么?」

    「我不和你玩了。」妖孽说,微微勾起嘴角,「杨易升,我不和你玩了。」

    「什么意思?」他的声音有些紧张。

    妖孽看着小淳的睡脸,笑了一声,「我腻了,别再找我,我厌烦了。」语毕,直接挂掉电话,顺手将名字拖进黑名单里。那里,是他不敢面对的伤痛。

    人生总有悔恨,而你是我唯一的遗憾。

    这次,是我抛弃你了,杨易升。

    ☆、第十八章

    妖孽恢复得很快,这是小淳始料未及的事。彷一个晚上,妖孽就已经走出失恋的悲伤。这样的转变无疑是好的,但小淳却隐约觉得不妥,至于原因,他也说不上来,大概是他不认为,心可以突然间不疼。

    当然,妖孽并未走出伤痛,只是为了不让小淳和拓展担心,为了不让自己消沉下去,于是他强迫自己振作,就像当初与吴良分手时,他把所有的不愉快抛至脑后,佯装成什么都没有发生。

    妖孽相信,装久了也就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