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精品小说 > 我的奇葩室友 > 分卷阅读73
    ,解开妖孽的裤头。

    妖孽拉住男人的手,语气不满地说:「别在这里,我不喜欢。要做就去宾馆!」

    男人听了毫无反应,自顾自拉开妖孽裤头的拉。妖孽阻止不了,男人的力气很大,他拉不开也推不开,「我说了,不要这样!」

    裤子被扯开了,妖孽虽然死命拉着,却还是敌不过男子的蛮力,裤子一下就被脱到脚踝处。妖孽吓呆了,赶紧护住内裤。男子没有再脱下去,反而隔着布料,沿着形状抚摸揉捏。

    「舒服吗?」男子笑了笑。在细微的亮光中,妖孽只觉得男人的笑容蕴含太多说不出的疯狂。

    妖孽觉得很不妙,感到浓浓的不适感以及惶恐。他想逃,非常想,但几度拉扯却还是失败,他甚至觉得四肢有些无力。平常的他肯定可以推开对方逃跑,可是酒后的他有些微茫,身子还有些瘫软。

    「啧…怎么不硬?还是说…你是要被插才会硬的类型?」男子手摸到后面,试图将手指插进臀办间。

    这下妖孽急了,二话不说,抡起拳头往对方脸颊挥过去,也不管是不是会激怒对方。这拳不重,不过男人被惹怒了。他了妖孽两巴掌,完全不知轻重。妖孽只觉得两颊火辣辣地疼。

    「你敢打我?你什么货色敢打我?」男人将妖孽推倒在地,抓着他的衣领,「据说你很会玩我才找你,现在才搞小清新?」

    「放开我!我又不是出来卖的!凭什么迎合你!」妖孽双颊又麻又疼,他感到委屈,感到害怕,但他的自尊心却让他说什么都不屈服。

    男人扯了嘴角,笑了笑,「我吃软不吃硬,你还真是选错路。」男子一个用力,扯破了妖孽的内裤,拉开妖孽的腿,硬生生将食指插进他的后庭,「其实你也喜欢强暴戏码吧!」男人笑开怀,眼里满是戏谑。

    后穴被扯开让妖孽疼得皱眉,他咬着下唇,不敢发出声音。他知道他这次大概要栽了,强暴这种事他不怕,只是他不会屈服,他绝对不会发出声音,他也不回让对方快乐到哪去。

    妖孽紧缩后穴,不让对方的手指有活动的空间。男人有些恼火,又了妖孽几巴掌,「给我放松!」

    「不要…快放开我!」妖孽顽力抵抗,反而激起男子好胜之心,他有些兴奋,浓厚的征服心让他情绪更加高昂,说什么都要制伏不听话的宠物。

    男子抽回手指,转而开始解裤头,他就不信下面那根不会让他折服。

    「不要!给我放开!你这变态、混蛋!」

    杨易升靠近巷子时,就看到男人拉开身下人的腿,藉着微弱的灯光,杨易升隐约看到妖孽下身赤裸着,而男人正准备插入。

    杨易升整个怒火瞬间窜了上来,这种怒气比小时候玩具被弄坏了,打球打输了,球场争输了打了一架的感觉还要生气。他觉得自己被侵犯了,彷他的所有物,他的密,他最喜欢的东西被贱踏在脚底下。这样的感觉让他忍无可忍。

    杨易升大步一跨,在对方尚未反应前,往男子侧腹狠狠踢了过去。男子叫了一声,倒在旁边,双手抚着腹侧。杨易升扯着对方领口,将他拉了起来,抡起拳头,直接往男子鼻梁揍了过去,男子惨叫一声,疼痛让他眼泪直流。杨易升冷冷地看着对方,将男子抵在墙上,拳头再度招呼过去。

    杨易升将所有的怒气发泄出来。

    这该死的!

    拳头打在男子身上,发出沉重的撞击声,男子拼命求饶,但杨易升一点都不想饶过对方,有些丧失理智地往死里打。

    「够了!」妖孽出生制止。

    杨易升愣了一愣,松开男子,「给我滚。」后者脸色泛青,咬着牙,扶着墙壁慢慢离开。

    巷子里又恢复了宁静。

    妖孽扶着墙缓缓站起来,身上的衣裤早已穿戴好。他没有想到杨易升会突然出现,他的落魄、他的悲惨全部表露无遗。他在杨易升的心里,肯定变成了一个笑话。妖孽背对着杨易升,挺直腰杆,往巷外走去,没走几步,就被拉住了。

    杨易升心急地问:「你还好吧!有没有怎么样?」

    「关你什么事?」妖孽淡淡地说,彷一切都无所谓。

    杨易升被泼了一桶冷水,让他有些着急的心沉了沉,但他拉着对方的手还是紧了紧。

    妖孽突然转了过来,用力甩开杨易升的手。手撞上了墙面,有些微疼。杨易升一声闷哼都没有,只是愣愣地看着妖孽。

    「你没事来这里干什么?我有叫你管我的事吗?我不想再看到你!你到底有没有听懂!别再来管我的事了!」妖孽眼里噙着泪。他觉得自己狼狈不堪,他不想要杨易升看到他这样。他不想在杨易升面前一副可怜的样子;他不想让杨易升用同情的眼神看他。他不要,说什么都不要!

    「你是不是在嘲笑我?是不是觉得我罪有应得?」妖孽扯了扯嘴角,笑了笑,「我很恶心…是吗?」

    「不是的,我只是…」藉着路灯的微光,杨易升看到妖孽红肿的脸庞,有些心疼地伸手,「很疼吗?」

    妖孽拍开了杨易升的手,大吼:「谁要你鸡婆!不要可怜我!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会承担到底!就算今天我被强暴、被轮暴,甚至死在这里都与你无关!」

    「啪」的一声,杨易升打了妖孽一巴掌,清脆的声音,让妖孽眼里的泪流了出来。

    「如果与我无关,那你就不要在别人怀里叫我的名字!」杨易升吼了一声,音量大到震住了妖孽。他狠狠看着他,眼里充满愤怒。当他发现妖孽喊他的名字时,他一颗心被抛上了天空,随之而来的只有愤怒,他气妖孽不珍惜自己。他不知道自己的该如何传达自己的担心,他不想这样对待对方,却又不忍看妖孽那般绝望的眼神,「你就这么喜欢糟蹋自己吗?」

    妖孽一听到愣神,他吓呆了,他不知道为什么杨易升会听到,那种心意赤裸地被摊开的感觉让他头晕目眩,只觉得屈辱又丢脸,「糟蹋了又如何?我不在乎!」

    「可我会心疼。」杨易升眼里满是不舍,右手微微抓着胸口上的外衣。

    心尖上的人儿,怎么可能不心疼…?

    「心疼…?你真爱开玩笑。」妖孽的胸口起伏,他不敢置信却又心生悲凉。这话是在同情是吗?他看不清杨易升的眼神,昏暗的视线,他什么也看不到。对方垄罩在黑暗中,如同他此刻绝望的心,「这话该对你女友说,傻子。」妖孽嘴角微弯,笑得有些勉强。他往后退了几步,拉开与杨易升的距离。

    两公尺以上,才是他们该有的距离。

    就像和陌生人相处般,永远不会靠太近。

    「女友…是啊。可惜早分了。」杨易升想到那时候弯腰道歉的场景,还是觉得对胡怡倩感到歉疚。感情的事他控制不了,越轨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