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精品小说 > 我的奇葩室友 > 分卷阅读76
    舌头在口腔里抚弄,直到满足才离开。

    妖孽的手滑到了杨易升脸侧,他贪婪地注视对方,想把他仔仔细细印在心底,「杨易升…」。以往只能在梦里大胆看着他,像这样对看注视的景象,他一点都不敢奢求。真正美梦成真时,他反而不知所措害怕惶恐,深怕一个不小心,梦境就碎了。

    虽然矫情,但他还是想说,如果这是一场梦,请别让他醒来,他甘愿永远在梦里。

    「怎么了?」杨易升拉过妖孽的手,亲了亲。

    妖孽红了眼眶,眼里泛着泪光。杨易升慌了,「我弄痛你了?」

    妖孽摇头,撇嘴道:「我还没高潮…」

    杨易升愣了一愣,忍笑道:「抱歉…我马上满足你。」语毕,杨易升将妖孽翻面,改成后背式,抽插了起来。他记得这个姿势是最容易插到对方前列腺的体位。

    只是杨易升没看到,背对着他的妖孽此刻脸红成一颗苹果。他不可能诚实地说,他突然感动地想哭,这种羞涩的话,不适合他说。只是他胸口满满的温热快溢出来了。

    这么长的等待,到底值不值得?在这一刻,妖孽觉得一切都值了。过去的伤痛或许无法抚平也无法忘怀,他会记得杨易升曾经说他恶心,也会记得他曾经珍惜的对待他。那些乱糟糟的情事与性欲,他也会记得,只是或许…他可以开始期待,期待他和杨易升之后的每一天。

    虽然不知道两个人可以相伴多久,但只要两人还在一起,他就会爱下去。

    一直爱下去,不回头。

    想到这,妖孽感到五味杂陈,开心中却带着悲伤,他终究克制不住,哭了出来。他努力压制哭音,但抖动的肩膀还是出卖了他。杨易升发现不对劲,退出妖孽体内,将对方翻身。妖孽双手着脸,不想让杨易升看到,「没事,我静一下就好。」

    杨易升感到无措,虽然这不是第一次做爱做到一半妖孽哭了出来,只是这一次他的感受更为深刻,他觉得心疼。

    「怎么了?别哭,我在你身边。」杨易升躺在床上,将妖孽揽进怀里,轻轻拍对方的背,像哄小婴儿似的,「别哭,没事的,有我在呢。」

    杨易升的话彷是催化剂,妖孽听了反而哭得更大声,他抱着杨易升,将头埋在对方胸膛,嚎啕大哭起来。

    杨易升只是静静拍着妖孽的背,让他知道自己会陪着他。他突然发现妖孽并不像以往表现出来的这么坚强,也不是什么都不在乎。

    妖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克制不住。明明是开心的欢愉时光,他却突然悲从中来,他想到过去好多事,觉得委屈难过,他想起了奶奶,想起了过去的生活,让他一瞬间陷入悲伤中,「奶奶死了,留我一人。所有人都抛弃我,我总是一个人,一个人…」

    妖孽发现,其实他并没有忘怀,他只是将所有难过藏在心里,他没有一刻忘记,也没有一刻放下,所以在得到幸福那,他开始害怕被抛弃。

    这大概是他的通病,惯性思考所带来的惶恐。

    「没事,我会陪着你。」杨易升抚摸着妖孽的背,安抚对方的情绪,「你不孤单。」他怀念妖孽的笑脸,他希望对方能永远开心下去。杨易升此刻多希望自己有宽广的羽翼,可以包覆他,让他安稳,让他放心。

    听到对方的话语,妖孽更难过了,他急忙摇头,声音闷在对方怀里,「不需要承诺。」他知道同性恋这条路不好走,磕磕绊绊跌跌撞撞,他也看多了,多少甜蜜的情侣到头来也因为压力而分手。虽然他害怕被抛弃,但他不愿意杨易升因为他受到伤害。所以他不会逼他,更不会让自己成为他的压力。

    妖孽抬起头,两行泪挂在脸上。他双手捧起对方的脸,弯起嘴角笑着说:「不用承诺,我们开心过就好了。」语毕,吻上对方的唇,眼泪顺着滑落到杨易升脸上。

    如果杨易升不放手,他就不会放。他会陪他面对各种困难。如果对方承受不住了,他会带着笑容,放开手。因为爱他,所以舍得。

    他心甘情愿坠入情海,也心甘情愿付出一切。

    他不知道这段情路可以走多久,只是现在,让他好好享受吧!

    他等得够久了,恋爱才刚开始呢!

    「继续做吧!今晚我不会放过你!」妖孽抹掉泪痕,笑了。

    作者想说的话

    首先感谢追文的各位,让大家追得这么辛苦很抱歉

    完结了是一件好事对吧XD

    虽然不是最好的结局,却是最恰当的,比较符合本文风格嘛~

    本来想加长,但我写不出甜文...

    所以拖了这么久(当然外加过年玩翻了==)

    总之,非常谢谢各位的支持与珍珠。

    《我的奇葩室友》宣告完结^^

    番外的事,之后再说了...。XD

    ☆、第二十五章、完结篇,后续那点事

    妖孽在一阵不安中惊醒,一口气在胸口有些喘不过来。他看着熟悉的宿舍摆饰,失落地埋回棉被里。

    原来是梦…。

    好真实的梦,他还以为他和杨易升终于…,他以为七年的暗恋终于结束了,可是…可是…都是假的,他终究还是孤单一人。

    妖孽难过地哭了出来,被美梦伤哭不是第一次,但这次却是最难过,最心痛的一次。梦里的杨易升又在他眼前,摸他的脸,吻他的唇,温柔地彷佛对待宝贝似的,那样的柔情让他根本想忘都忘不掉。

    耳边传来一阵脚步声,由远至近。妖孽压抑着声音,不敢让小淳发现。脚步声在他床前停住了,妖孽感觉到一股力量将他翻面。他这时候根本不敢和小淳面对面谈,赶紧出声说:「小淳,我没事,就是做梦吓到而已。」

    「怎么了?」

    妖孽愣神,觉得小淳和杨易升的声音好像,浑厚有磁性,「你感冒?还是学他说话?」

    「我学谁了?」

    妖孽翻过身,本想瞪小淳,但看到了反而脑袋空了,「你、你、你怎在这?」

    杨易升笑出声,「你忘了?做了什么恶梦?」伸手抹掉妖孽湿润的眼眶。

    「我现在不是在做梦?」妖孽缓缓抬手,碰了碰杨易升的脸颊,嘴唇有些颤抖地说:「如果是梦,让我早早醒了吧。」

    「如你所愿。」杨易升弯起嘴角,用力按住妖孽红肿的脸庞。

    「痛痛痛痛…!混蛋!」妖孽拍开对方的手,疼得坐起身,整个人清醒了过来,想起了昨晚的事。他捂着脸颊说:「你杀人啊!」

    杨易升坐到妖孽身旁,将他拥入怀中,「我疼都来不及了,怎会?」

    身子贴着对方胸膛,妖孽原本红肿的脸似乎更红了,他想起告白的场面,尴尬得有些不知所措,连说话都有些生硬,「你怎这么肉麻…?」虽然这么说,但妖孽不自觉露出笑容。

    「你爱听啊。」杨易升眨眼,亲了妖孽一口,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