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修真小说 > 绯色豪门,老婆乖乖回家 > 第84章 不想再见的修长身影
    “那可真是我们的荣幸,不知道大洲可否代替全港城的美女们问凌教授一个问题?”主持人也懂得观众们的喜好。

    “当然。”

    “不知道凌教授目前是单身还是…”

    “我太太在几年前已经去世了,现在,我有一个心仪的女子,正在追求她,不过还没有得到她的完全认可。”

    台下的女子抿唇浅浅的笑了笑。

    节目顺利进行,快进行到尾声的时候,那女导演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酢。

    她低头看了一眼,将手中的白板递给了另一位导演轻声道:“我出去接一下电话。”

    “好。”

    走出演播室,她将身子靠到墙边接听:“喂你好秦老师。”

    “登儿妈妈,你家登儿刚刚在幼儿园门口等你的时候被车子划伤了,现在我们正在往医院赶,你有时间过来一趟吗?”

    手机中,幼儿园老师的声音显得有些着急。

    女子连忙握紧了电话,手指有些颤抖:“好,我马上就来。”

    她挂断电话慌张的跑进了演播室,找总导演请了假后就拿起包包跑了出去。

    台上的凌柏声看着跑出去的女子凝眉。

    节目结束后,他连忙走到角落里拨了电话。

    “小笙,你去哪儿了?不是说好节目做完后一起去接登儿放学的吗?”

    对面传来一阵急躁的声音。

    “柏声,你节目做完了吗?

    抱歉,不能等你一起了。

    刚刚登儿老师打来电话,登儿在幼儿园门口被车子给蹭了一下。

    我得赶紧去医院。”

    “那你等我,我跟你一起…”

    “我已经在出租车上了。”女子打断:“就在你们医院,你一会儿忙完再过来吧。”

    “那好,你千万不要着急,我马上就到。”

    “恩。”

    而另一边,在幼儿园门口蹭了小朋友的宾利车上。

    女老师抱着登儿,脸上带着娇羞的不停往身侧的男子脸上瞄。

    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有气场的男人呢。

    他不但有豪车,还有秘书和司机,更重要的是,这个男人长的太帅了。

    到了医院看过急诊之后,登儿顺利的住进了医院,说是需要暂时观察一下。

    南笙一路打听就来到了儿科住院部,她跑进走廊的护士站,脸上带着抹焦躁。

    “护士小姐,请问一下南敬泽住在哪个房间?我是他的母亲。”

    护士查了一下指了指走廊:“在最里面的VIP病房。”

    南笙点头往里跑去,可她刚进了走廊,就顿住了脚步,将身子快速缩了回来。

    她背靠在墙上,不敢置信的侧头偷偷打量回廊中的修长身影。

    怎么也想不到,她竟然会在这里遇到这个她一生都不想再看到的人,唐云谦。

    他还跟从前一样,风姿绰约,稳重成熟,魅力不减当年。

    可是,他大概早就已经忘了他生命中曾经出现过的这个叫南笙的女人了吧。

    她向护士打听了一下,听说孩子没有什么事,这才放心的走到走廊的另一头等候。

    她不时的回头去看,没过多一会儿就看到简森从电梯中出来,往回廊尽头正被幼儿园的秦老师套近乎的唐云谦身边走去。

    看样子,简森是去缴费了。

    不一会儿凌柏声赶到,南笙下了楼。

    凌柏声抓着她很是着急:“怎么样?登儿没事吧。”

    “护士说没什么事,我忽然有些不舒服,你能帮我去照顾一下登儿吗?”

    “你那里不舒服?我带你进去看看吧。”

    南笙摆手:“不用,我去前面花园坐会儿,一会儿有事的话你给我打电话吧。”

    “好。”凌柏声将南笙扶到路边的花园里,这才回身进了医院。

    病房门口,他见到了肇事者。

    这个男人他认得,他父亲最近的合作伙伴,唐云谦。

    因为他很少打理生意上的事情,所以对方应该是不认得他的。

    “你好,我是里面受伤孩子的监护人。”

    凌柏声向唐云谦伸出了手。

    唐云谦与之握手:“很抱歉,我的司机没能躲开突然从幼儿园里跑出来的小朋友。”

    凌柏声扬唇:“护士说孩子没什么大碍,接下来由我留下照顾他就可以了。”

    唐云谦对简森使了个眼色,简森递上一张名片:“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什么问题,您给我打电话就可以了。”

    凌柏声接过名片笑了笑:“好的。”

    这时,护士推着治疗车往VIP病房走,经过凌柏声身边的时候,笑着问了声好。

    “凌主任好。”

    “你好,

    里面的孩子是我家的孩子,麻烦你帮忙多多照顾,一会儿我还有个手术,手术完我立刻下来。”

    “知道了凌主任,你就放心吧。”护士说着笑了笑进了病房:“我去给你家宝贝量体温。”

    唐云谦扬眉,简森道:“我们也还有个很重要的会议,如果暂时没有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

    凌柏声点头:“再见。”

    唐云谦和简森离开后,幼儿园老师也先告辞了。

    凌柏声进去看了还在睡着的孩子一眼,转身出了病房。

    他给南笙打了电话报平安,听着南笙的声音似乎平静了许多。

    “外面热,一会儿记得上来,我刚刚接了个急诊,有趟手术必须要我去。”

    “好,肇事者还在吗?”

    “已经走了。”

    “哦。”南笙点了点头:“多亏走了,不然我肯定好好骂他们一顿,行了你去忙吧,我这就上去了。”

    凌柏声笑了笑将手机挂断。

    南笙低头将手机往包包中塞,正这时,她身前的路上,一辆豪华宾利与她擦肩而过。

    坐在前排的简森正歪头,看着车窗外的格子裙女人,他凝眉往车窗处凑了凑:“咦?”

    而车子也飞快的从南笙身边开了过去。

    简森摇了摇头,他回头看了看,见唐云谦正闭目养神,快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或许是他看错了吧。

    那个怎么可能是夫人呢。

    从没有见夫人穿过那种风格宽松的衣服,再说,夫人也没有齐刘海呀。

    还有,如果夫人还活着,没有理由不回南城来找师兄和她舅舅。

    对,他的确是看错了。

    南笙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病床上的小家伙正眨巴着眼到处乱看。

    见到自己的妈妈推门进来,小家伙萎靡的眼神瞬间变的清亮了起来。

    “麻麻。”小家伙的声音清脆的很:“这里是哪里啊,好干净哦。”

    南笙走到登儿身边:“这里是医院呀。”

    “医院?登儿为什么会在医院啊?”登儿嘟嘴。

    她点了点他脑袋:“那得问你今天做了什么啊?”

    “我…”登儿想了想垂头。

    “我在幼儿园门口等麻麻来接我。

    麻麻,你今天又是最晚的一个。

    我因为太着急了,所以就跑到了马路上。”

    南笙心疼的坐在病床边揉了揉他的头,在他前额上亲吻了一口。

    “登儿,妈妈对不起你,不能好好保护你,也没有好好的陪你。”

    登儿眼睛忽的闪烁了起来:“没关系的妈妈,秦老师陪登儿玩的可开心了呢。”

    “是吗?”南笙抿唇笑了笑,她的儿子总是这么乖巧。

    “下次你得答应妈妈,就算妈妈不能及时来接你,你也必须在幼儿园里呆着,不能到处乱跑,也不可以跟陌生人走。”

    登儿慎重的点了点头:“好的。”

    “我儿子真乖。”她说着从床边坐起:“登儿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妈妈给你做。”

    “妈妈,我想吃你做的披萨。

    声叔叔不是说今天会跟妈妈一起来接登儿吗?为什么没有见到声叔叔?”

    “刚刚你睡着的时候,叔叔在这里陪你了。

    叔叔现在有手术,已经去救人去了。”

    “哇,叔叔好厉害哦,将来登儿长大了也要做医生。”

    南笙笑了:“上次你不是说将来长大了要做导演吗?”

    “现在我又不想做导演了,我想救人。”

    “恩,我儿子好样的。

    一会儿你做完检查,如果没有事的话,妈妈就带你回家给你做披萨吃好不好?”

    “好诶好诶。”登儿可真是开心极了。

    凌柏声下了手术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他来到病房的时候,登儿已经睡熟了,南笙还在看手机。

    见他来了,南笙站起身:“你做完手术了?”

    “是啊,我刚刚调了班,这几天没事,就专门负责照顾这个小东西了。”

    “不用了。”南笙摆手。

    “我也已经请假了,这几天我自己带登儿就可以了。”

    “呵呵,我们还真是心有灵犀。

    既然我们都请了假,那不如…我们一起带着登儿去旅游?”

    南笙想了想:“旅游就算了,带着孩子太累。

    我答应带登儿去游乐园的,要不后天你陪我一起带着他去游乐园吧。”

    登儿睡意朦胧的睁开眼:“妈妈,我想跟声叔叔一起去爬山。

    还想跟叔叔一起去打篮球呢。”

    “这样啊。”南笙想了想看向凌柏声:“要不…”/

    “可以。”还不等南笙说完,凌柏声就笑了起来:“我的时间交给你们娘儿俩安排了。”

    “谢谢。”南笙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谢什么,你就不能跟登儿学学,不要总跟我这么见外行不行。”

    南笙点头。

    可是她心里却是知道的,对凌柏声,她只能做到如此了。

    她知道凌柏声对她有心,从他说要永远照顾她们母子的那一天开始,她就感觉到了。

    可是,她已经没有力气再去爱一次人。

    她宁可孤寡终老,也不想再去承担一次爱人和失去时的痛。

    深夜,港城酒店总统套房里,唐云谦还没有睡。

    他站在窗口俯瞰着夜景,一根根的抽着烟。

    没有了南笙的这几年,他的烟瘾愈加严重了。

    良久后,他掐熄了烟蒂,来到桌边拿起简森放在这里的企划案。

    翻了一通后,他在最后一页签了名字。

    待要拿第二份的时候,就看到了夹在中间的一份复印病例。

    他拿起看了看。

    南敬泽,4岁,车祸擦伤…

    南?

    南笙。

    没想到在港城也有人姓南,是巧合吗?

    如果南笙还在,他们的孩子也该有四岁了。

    唐云谦心情烦躁的将病例扔到一边,他拿起外套出了总统套间。

    这一晚,他在酒吧买醉,骂走了所有来搭讪的女人。

    他还记得第一次看到南笙在酒吧喝酒时的样子。

    她没有拒绝任何人的请客,却也很巧妙的守住了自己。

    她居然用自己喜欢女人的这种话…

    呵呵,也亏得她想的出来。

    这些年,他唐云谦在南城中成了出名的圣人。

    他不近女色,他冷血无情。

    当年所有人都说唐云谦为了他死去的妻子疯了。

    可谁人知道,真正疯的不是他的人,而是他的心。

    当年他从她的包中找到了一个笔记本。

    上面是她用规整的自己写下的相爱计划。

    那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为一个女人哭成那个样子。

    她是真心真意的想要跟他共度白头,可他却没能给她想要的幸福。

    他竟然在那么危险的时刻,把她一个人丢在了餐厅。

    而她呢,高风亮节的用自己换出了所有人质。

    现在南城谁人不知唐云谦的女人是个善良的好女人。

    可他不愿意听到这样的话。

    他倒宁可他的女人是个只顾自己的坏蛋。

    这样当年她或许会逃过一劫。

    或许,他们现在还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南笙她到底懂不懂。

    即便她真的是个坏女人,他也会没有条件的疼她宠她一辈子…

    他怎么也想不到,甜蜜的幸福生活会忽然间就被打破。

    真是像一场梦一样,南笙不见了,他只剩下了一副空壳。

    这些年,奶奶没少安慰他,也试图让他去给南笙报失踪人口。

    可他始终相信南笙没有死,南笙总有一天会回来。

    但这么多年了,南笙,你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她还没有回来。

    第二天上午,登儿的检查结果全部出来了。

    他的身体指标一切正常。

    南笙带登儿出院回家,因为第二天要去爬山,登儿强烈要求跟妈妈去购置一套母子登山服。

    两人在家里搂着睡了一上午,下午南笙开车带他去商场。

    他们在五楼运动登山专区转了好一会儿,登儿指着一套红色的登山服问售货员。

    “妈妈,我看上这套了。”

    南笙看了看价格,不禁敲了敲他的头:“这个最贵。”

    “哎呀妈妈,难得出去玩儿一次,女人要对自己狠一点。”

    旁边售货员笑道:“你家宝贝真可爱。”

    南笙是彻底无语了,也不知道这小子怎么就学的这么滑头。

    她真的是这样教他的吗?

    还记得他刚上幼稚园那会儿,别的小朋友都是哭着闹着的不去。

    可他却是每天都很着急要去。

    当时她就很不解的问他:“为什么别的小朋友不喜欢去幼儿园,你却这么喜欢?”

    他偷偷用小手捂着她的耳朵说:“妈妈,我只告诉你,你不要告诉我们老师哦,因为我在幼儿园交女朋友啦。”

    当时她真是想疯的心都有了。

    后来更夸张,一连两个月,他每天都要她准备两份点心。

    她问是不是要给小女朋友吃。

    他特坦然的说:“是啊,妈妈,你真土,

    难道你不知道,要想绑住一个人的心,就得先绑住她的胃吗?”

    这些都不算什么,最让她崩溃的还在后头。

    也不过就是半个学期,他忽然间情绪低落不想去幼儿园了。

    那天早上,他小小的手拉着她的衣襟说:“妈妈,我不想上学了。”

    她说:“为什么呀,你不是最乖最喜欢去幼儿园了吗?茵茵还在幼儿园里呢。”

    茵茵是他的小女朋友。

    他嘴角一撇:“茵茵都是过去式了。”

    当时她真是整个人都不好了,还过去式。

    “感情,你现在又有了现在式?”

    他很羞涩的点了点头:“也不算,她现在还是别人的女朋友,我觉得横刀夺爱不好。”

    “这就是你不想去幼儿园的原因?”

    “恩,那个小女孩儿说她喜欢的是我。

    可是我跟那个小男孩儿是同桌,我不想做第三者。”

    “那你打算怎么做?”

    “等我同桌的爱情过了保质期后,我再决定要不要跟那小女生交往。”

    她都没法形容当时的心情。

    她真想好好问问,儿子,你不会是穿越来的吧。

    可几次三番她都没能问出口。

    毕竟,有人爱也是好的。

    但是从那之后,她更注重他的爱情教育了。

    她总是告诫登儿,要做个负责人的东西。

    爱情保质期神马的都是无情的人伤害别人时的借口。

    登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但是,这之后他还是经常告诉她,他又换女朋友了。

    要不有句话说的好吗,儿大不由娘。

    要怪只能怪这小子基因太好,生的太帅。

    这会儿听到商场的阿姨表扬他可爱,他又有自己的想法了。

    “阿姨,可爱这个词是用来形容小朋友的。

    我更喜欢你夸我长的很帅。”

    南笙连忙捂住他的小嘴儿:“行了,你就怕人家说你是哑巴是不是。”

    售货员呵呵的笑了起来:“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讨人喜欢的小朋友呢。”

    登儿的小手扒拉开她的大手:“阿姨,我想试试这套衣服可以吗?”

    “当然啊。”售货员给他找了一身试了一下。

    登儿穿上后还真是有几分登山者的模样,帅气极了。

    想想一年也难得陪孩子出去玩儿一次,贵也值了。

    南笙自己也试了一套同款式的,感觉穿着很舒服,果然是一分价钱一分货。

    “麻烦帮我按照这两个号打包起来吧。”

    正在她要去付款的时候,登儿拉着售货员阿姨的手。

    “阿姨,两套不够,还少一套呢。

    我们买的是家庭装,还要一套一模一样的男款的。

    183厘米,147斤,特别帅的那种男人穿的,阿姨你帮我选个号码吧。”

    “哎呀,小宝贝这么孝顺啊,还记得给爸爸买一套。”

    登儿虚荣心完全被满足了:“恩。”

    他喜欢别人说声叔叔是爸爸。

    “登儿,声叔叔不喜欢穿这种衣服的,他的衣服都很贵,我们买不起的。”

    “才不会,妈妈,你太不了解我们男人了。

    你就相信我吧,声叔叔绝对会喜欢这套衣服的。”

    南笙扬眉,行,这小子是越来越有主意了。

    “小姐,麻烦包三套,那个男款的如果穿着不合适,我们可以来换的吧?”

    “当然。”售货员开了单子,南笙去刷卡。

    “南敬泽,走,跟妈妈去刷卡。”

    “妈妈自己去咯,这点小事还要让男人陪啊。”

    南笙无语,自己走了出去:“那你不许乱跑啊,妈妈很快就会回来了。”

    “知道了。”小子贼兮兮的目送妈妈离开。

    见妈妈拐了弯,他这才撒腿就往楼下跑去。

    南笙排了好一会儿队,待刷完卡回来却发现孩子不见了。

    她围着店里转了一圈,拉着售货员问道:“小姐,你看到我家孩子了吗?就刚刚试红色登山服的那个。”

    售货员正在给另外一位顾客介绍衣服。

    见南笙紧张的样子,她也四下看了看,这才愧疚的道:“不好意思,我…没注意。”

    南笙抬手捏了捏自己散在身后的头发,转身就跑出了店外。

    她挨家店面看,边找边喊道:“登儿,你在哪里?出来,别淘气。”

    整个五层转了一大圈她也没能找到孩子。

    这下她可急疯了,再回到买登山服的店里,店主也帮忙一起找。

    售货员对店主道:“商场这么大不好找,赵姐,要不带这位客人去播音

    组让他们给广播一下吧。”

    店主一想是呀,她带着南笙去了顶楼的办公室。

    播音员了解到情况后,帮忙播了几遍:“南敬泽小朋友,你的妈妈在五楼等你,请你听到播报后迅速回原地与妈妈会和。”

    与此同时,刚刚进了这家商场,正在经理的领路下视察的唐云谦凝了凝眉。

    南敬泽?这不是昨天医院里的小家伙儿吗?

    还真是有缘。

    他刚上了四楼,就看到昨天被撞的那小家伙从一家头饰店里走了出来,手里拎着一个小包裹。

    正在视察的他也不知为何就上前挡住了他的去路:“小家伙,你是不是叫南敬泽?”

    登儿仰头看着这个帅气的叔叔,点头:“我是,叔叔怎么会认得我?”

    “你没有听到你妈妈在找你吗?怎么不赶紧回去?”

    小家伙呲牙笑了笑:“明天是我妈妈的生日,我是偷偷来帮妈妈买生日礼物的,这就要上去了。”

    唐云谦愣了一下,明天也是南笙的生日,这么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