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修真小说 > 绯色豪门,老婆乖乖回家 > 第89章 是不是该做决定了
    今天刚从南城回到港城的简森本来还有好多事情要汇报。

    可看到他的脸色,他愣是没敢吱声。

    这会儿师兄周身的气压可不是一般的低,他还是小心为妙。

    车子开到半路,唐云谦忽然抬眼看向前视镜:“简森,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简森愣了一下:“怎么会呢。酢”

    唐云谦叹气:“那南笙为什么躲着我?女人的心为什么那么难懂。”

    “师兄,或许师嫂不是故意的,是你想太多了。牙”

    唐云谦冷笑,是吗?他可不这样认为。

    她明明已经来到幼儿园门口了,为何最后却又离开了?

    他自认为了解南笙,可现在却也被南笙搞糊涂了。

    送登儿回家的路上,凌柏声在专心的开车。

    登儿手中握着名片,小小的手指着名片上唐云谦的名字。

    “第一个字我不认识,第二个字我认识,云,第三个我也不认识。

    什么云什么。

    声叔叔,你帮我看看第一个字和第三个字怎么念。”

    凌柏声侧眼扫了一下名片和蔼道:“唐云谦。”

    “唐云谦。”登儿边点着头边点着名片上的名字:“哦,那下次再看到这三个字我就认识了。”

    “是吗,登儿这么聪明啊。”

    凌柏声说着从车子前面拖出一张名片放到登儿面前:“看看,这是谁的。”

    登儿一看就童真的笑了起来。

    “叔叔,我也不是傻子啊,这三个字我是认识的,凌柏声。”登儿小小的手指着名片上的字。

    “真棒,要好好记住哦。”

    登儿拿着名片放在嘴边亲吻了一下:“我早就记住了。”

    接着他将两个名片都塞进了自己小小的书包里。

    回到家,登儿踮着脚尖按门铃。

    南笙正坐在沙发上发呆,听到门铃声她连忙起身来开门。

    她一开门登儿就往她身上扑:“妈妈我回来了。”

    南笙本还板着的脸有了几分松动,可却还是没有笑意。

    登儿呲牙:“妈妈,你生我的气了吗?我错了。”

    凌柏声进门:“登儿是真的知道错了,已经愧疚了一路了,你就原谅他吧,不会再有下次了。”

    “是啊妈妈,以后我不敢了。”

    南笙叹气:“登儿,你记住了,这世上的人都不会无缘无故的接近你。

    你要时刻心存善念,但也不能忽略了的身边潜在的危险。”

    “那个叔叔不是坏人。”

    “妈妈不是告诉过你吗,坏人额头上是没有贴标签的。”

    登儿嘟嘴:“妈妈一点都不讲理,我也可以有自己的朋友啊。”

    南笙急了,握住他双肩:“你与一个大人做朋友,你就不怕他把你带走,再也不让你见妈妈了吗?”

    “叔叔为什么要这样做?”

    南笙愣了一下,顿时哑口无言。

    可是,她总觉得唐云谦不是无意的靠近,他一定是察觉了些什么。

    她索性冷喝道:“我说什么你就听什么,一个小屁孩儿问那么多做什么。”

    登儿低头瘪着嘴就开始呜呜的哭了起来。

    凌柏声弯身将登儿抱起逗道:“哎哟,小男子汉怎么还哭了?男子汉都是流血不流泪的。”

    登儿一侧身搂住了凌柏声的脖子哭的更大声了。

    “叔叔,我不喜欢妈妈了,妈妈就知道凶登儿。”

    “还不是因为你做错了事情。”南笙吼道。

    “登儿没有做错。”登儿也大喊了一嗓子:“妈妈我讨厌你。”

    南笙心塞的不行,她不知道唐云谦是给登儿吃了什么*药。

    怎么才这么一会儿功夫就能给登儿彻底洗脑。

    她转身回了房间将门嘭的关上。

    抱着登儿的凌柏声站在原地有些担心,他将登儿放下,摸着登儿的脸道:“登儿,你这样说会让妈妈伤心的。”

    “叔叔…”

    “登儿,妈妈有多爱你你知道吗?

    她今晚之所以会吼你,是因为怕你被别人拐跑。

    你对你妈妈来说就是全世界,如果你出了什么事,她就会活不下去。”

    登儿点头,眼中夹着泪花。

    “你去跟妈妈道个歉好不好?”

    登儿吸吸鼻子:“好。”

    他转身走到南笙房门口敲门。

    “妈妈,开门,我错了。”

    南笙背倚着门眼泪簌簌的流。

    她讨厌这样只能拿着孩子撒气的自己。

    登儿什么都没有做错,他是个多么乖的孩子她不是不知道。

    可是她真的不喜欢让登

    儿接触唐云谦。

    总感觉唐云谦的出现就是她人生再次颠覆的开始。

    “妈妈,我错了,对不起,你出来吧。”

    登儿敲着门委屈的哭着。

    南笙将门拉开蹲下抱住了他。

    “对不起登儿,是妈妈不好,妈妈不该对你乱发脾气。”

    登儿从她怀里蹭出给她擦了擦眼泪:“妈妈,我以后再也不跟那个叔叔一起玩儿了。”

    南笙点头:“登儿,谢谢你理解妈妈,以后妈妈也会尽量的理解你。”

    凌柏声走过来,他伸手将两人一起搂住:“你看,这不就好了吗。”

    南笙不好意思的擦了擦眼泪看向他:“又让你看笑话了。”

    “都是自己人,什么笑话不笑话的,我饿了,做点吃的好不好。”

    凌柏声说着往厨房里看去:“诶,你不是一早就回来做饭了吗?”

    南笙站起身:“我刚刚光担心登儿去了,没有心情做饭,你想吃什么,我这就给你做。”

    “就做最简单的吧。”

    “行。”

    她往厨房去,凌柏声跟在她身后:“不会又吃方便面吧?”

    “这个就是最简单的。”

    “我果然是太了解你了。”凌柏声扬眉笑了起来。

    南笙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的垂头笑了起来。

    登儿站在厨房门口:“妈妈,我不吃了,我都吃饱了。”

    “本来也没打算做你的,小孩子不能吃方便面。”

    她说完想到什么似的又问道:“你们吃的什么?”

    “吃的火锅呀。”登儿钻进了拥挤的厨房站在南笙和凌柏声中间:“妈妈,今天跟我吃饭的那个叔叔也不吃面条呢。”

    南笙的手顿了一下,抿唇:“是吗?世界上还有跟我的登儿一样怪癖的人啊。”

    “恩,还有啊,那个叔叔说我跟他长的像哦。

    声叔叔,你见过哪个叔叔了吧,你说我跟他长的像吗?”

    凌柏声摇头:“一点都不像。”

    “对啊,我也觉得,我跟那个叔叔帅的不是同一种类型的。”

    凌柏声把登儿抱起:“你一晚上都在说那个叔叔,声叔叔都吃醋了。”

    “为什么?”

    “因为声叔叔希望你只喜欢我一个叔叔啊。”

    登儿呲牙可爱的笑了起来。

    “叔叔,你好幼稚哦,我本来就只喜欢声叔叔一个叔叔啊。”

    凌柏声佯装惊讶:“真的吗?登儿不会说话不算数吧。”

    “当然不会,我是个男子汉。”

    “好,来,男子汉,跟声叔叔拉个钩,以后只准喜欢叔叔一个。”

    登儿翘起小拇指:“拉钩,盖章。”

    南笙端着煮好的方便面从厨房出来:“你们两个别幼稚了行吗?真受不了你们。”

    “妈妈,你不懂,这是男人之间的承诺。”

    登儿一直都很倔强的认为,他是他们家里唯一的男人。

    男人就要有男人的样子,要信守承诺。

    “是吗,小男人,那你要不要再来吃点啊?”南笙无语。

    “我才不吃,我不爱吃面啊妈妈,我要说多少遍你才能记住呢。”

    凌柏声走到餐桌边打开筷子开吃。

    “南笙,既然小登儿不喜欢吃面,以后他不乖的时候咱们就只吃面吧。”

    “为什么。”登儿蹭到他身边:“叔叔是想饿死登儿吗?”

    “惩罚呀。”凌柏声笑。

    “叔叔真幼稚,我可以取消刚刚的拉钩吗?”

    凌柏声勾了勾登儿的鼻子:“想的美,你都是叔叔的人啦。”

    南笙坐在对面看着那两人闹到了一起,她也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细缝。

    别的小朋友每天在经历的最简单幸福的温馨场面,登儿却只有在凌柏声在的时候才能拥有。

    吃过饭后,南笙和凌柏声一起在拥挤的浴室里帮登儿洗了澡。

    之后凌柏声抱着登儿在他的小床上给他讲故事,南笙去厨房洗碗。

    厨房水流哗啦啦作响,她手上虽然动作着,可心思却飘到了她处。

    看着卧室的门,听着里面不是传来的欢声笑语,她暗暗咬唇,那件事是不是真的该做决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