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修真小说 > 绯色豪门,老婆乖乖回家 > 第102章 唐云谦,你别这样
    “唐云谦,你抓疼我了。”南笙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唐云谦。

    说实话,她很不习惯。

    唐云谦从来没有对她生过气。

    “回答我。”唐云谦眼神犀利。

    南笙倔强的看向唐云谦:“你想听真话吗?”

    唐云谦的眼神是肯定的醣。

    “唐云谦,我并不想再与你…唔…”

    话还没说完,他就用唇封住了她的。

    唐云谦不得不承认,在这种时刻,他无法面对她将要说出口的绝情的话。

    南笙回过神的时候,唐云谦已经将吻加深。

    她抬手推他,可却被他紧紧的禁锢着。

    她用力别开头,可唐云谦却用手钳制着她的脸,继续。

    因为她的反抗,更加激怒了他。

    南笙从来没有拒绝过他。

    他一用力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房间中把她推倒在床上,倾身而上。

    此刻他的双眼中写着疯癫。

    南笙趁着他的吻移向旁处,哀求道:“唐云谦,你别这样。”

    “你是我的妻子,你是我的。”唐云谦疯了一般的怒吼一声。

    南笙知道,此刻的唐云谦已经疯了。

    她惹怒了一头发疯的老虎。

    思及此,她停止了反抗,像一具尸体一般躺在那里,任由他动作。

    唐云谦扯开了她的衣衫,疯狂的掠夺着。

    他的双眼中带着***,那***明明很深很深,可却在要进入她身体的那一刻停止了动作。

    看着毫无反应的她,唐云谦大力的呼吸着,将头埋在了她的颈窝。

    “南笙…南笙…”

    他紧紧的抱住了她,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

    南笙暗暗的松了口气,唐云谦还是唐云谦。

    他终究没有做让她失望的事情。

    她抬手缓缓的将他推开,慢慢的坐起身。

    唐云谦翻身平躺在床上,双目无神的看向天花板。

    “对不起…我说过要对你有耐心的。”

    南笙抬手一颗颗的将扣子系好,缓缓站起身看向他。

    “我做这一切不是因为可怜你。

    你是无坚不摧的唐云谦,我怎么会可怜你呢?

    时间不早了,你也早些休息。

    明天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南笙说完转身出了他的房间。

    唐云谦还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南笙回了房间,她在登儿身边躺下,抬手轻轻搂住了他。

    今晚…注定会是个不眠之夜。

    看到他难过,她的心会痛。

    看到他无助,她会想要安慰他。

    看到他痛苦,她恨不得代替他去痛。

    她终于读懂了自己的真心,她还是那样的爱着唐云谦。

    即使分开了五年,即使经历过那么多可怕的事情。

    她对她的爱,还是在。

    但是,尽管爱还在在,可她却完全无能为力。

    她们之间的距离虽然只有一墙之隔,可心却像是分开了千万里。

    半夜,唐云谦一直安静的圆瞪的双眼终于眨了眨。

    他坐起身,视线落到了床头柜上。

    那里放着一碟点心,底下压着一张很大的纸条。

    他走过去将纸条拿起,上面娟秀的字体一眼便能认出,是南笙的。

    “我不会写让你节哀顺变的话,因为我知道那很难。

    可是,难过伤心之余,别忘了奶奶有多疼你。

    稍微吃点东西,别弄坏了自己的身体,奶奶会心疼。”

    唐云谦走到门边,从包里拿出自己的钱包,将纸条叠整齐,放进了钱包中转身下楼。

    这时他跟奶奶最后的时刻了,他要多陪陪奶奶。

    第二天,南笙顶着大大的黑眼圈下楼。

    她才下到楼梯口,唐云谦就从奶奶的房间里出来。

    看到唐云谦,想起昨晚两人做过的事情,南笙还有几分尴尬。

    唐云谦看着她的脸,好半响才道:“昨天晚上没有睡好?”

    南笙看着他眼眶下的一片黑:“你也一样吧。”

    “奶奶会心疼我们两个人的。”

    南笙咬唇没有说话。

    他该是看到了昨天晚上她留的字条了吧。

    一上午的忙碌,南笙始终跟在唐云谦的身边,登儿立在她身侧。

    她今天千叮咛万嘱咐,不能乱说话,不能开口说笑。

    登儿看到这沉闷的气氛,又看到悬挂在墙正中央的太奶奶的照片。

    他明白了太奶奶离开这个世界,去天国了。

    公司高层以及来吊唁奶奶的所有人

    都诧异。

    夫人居然还活着。

    今天,唐氏集团算是给了外界三个大新闻。

    一个是,唐氏集团的老掌舵人唐老总裁于昨日中午在家中离世,享年91岁。

    另一个是,失踪了五年的唐氏集团少夫人竟凭空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中。

    第三个是,唐氏集团少夫人带回了唐总的骨肉,或将成为下一代唐氏集团的继承人。

    忙碌了一天,总算是将事情顺利的处理完。

    晚上回到家里,唐云谦又借着没胃口回了房间。

    南笙哄睡了登儿后出了房间,她站在唐云谦的房门口,几次三番的想要敲门,却终是没能动弹。

    来到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景色,心中不免有些感慨。

    五年了,现在的南城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她曾经非常的喜欢这座城市,可现在,却觉得这座城市很是陌生。

    想了片刻,她拢了拢外衣,自己一个人下楼出了别墅。

    她走了很远,才在人烟稀少的交叉路口拦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去市区。”

    “姑娘,市区大了,有没有具体的目标?”

    南笙想了想:“去夜市吧。”

    她现在心里感觉好空荡,所以需要去人多热闹的地方暖暖自己的心。

    出租车上,她一路看着车窗外的风景。

    窗外渐渐开始霓虹闪烁,她的灵魂却空洞的很。

    到了夜市下车,她挤进了拥挤的人群。

    她什么也不看,什么也不买,只是在晃荡着。

    遥遥夜色中,看着头顶的一弯明月,她的思绪终究还是绕回了五年前。

    那天晚上,她拉着他的手逛夜市。

    这是她相爱计划表中的第三条,当然要尽早实现。

    而唐云谦也很是配合。

    两个人是真正的俊男美女,穿梭在夜市里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

    面对周围人群投递来的目光,南笙选择视而不见。

    一路走一路吃…

    南笙回神抿唇笑了笑,正好身旁有一个卖章鱼小丸子的小摊。

    摊前正好一对年轻的情侣在买小丸子。

    南笙的视线错位般的好像看到了五年前的自己和唐云谦。

    她高声喊着:“老板,来两份章鱼小丸子。”

    他说:“要一份,我不吃这种东西。”

    “不,两份,我一个人可以吃两份的啊。”

    小丸子到手后。

    她用签子插了一个丸子递到唐云谦嘴边:“啊…”

    唐云谦摇头拒绝。

    她一瞪眼,他勉为其难的张嘴,吃下。

    “怎么样?”

    仔细品了一下,唐云谦竟是摇头笑了:“还不错。”

    “你看,逛夜市是不是其乐无穷?好吃的小吃很多的。”

    唐云谦在她耳边轻语:“对我来说,你就是最好的小吃了。”

    南笙抬手肘撞了他一下,不正经。

    走到一家卖领带的小摊儿,南笙讨价还价后花二十块钱给唐云谦买了一条红格子领带。

    唐云谦直摆手:“这种东西不适合我。”

    “你是嫌它便宜?我跟你说哦。

    有气质的男人不管穿什么戴什么别人看起来都像是街拍的模特儿,你就是这一挂啦。”

    “那没气质的男人穿起来像什么?”

    “*丝呗。”她哈哈笑着拉着他来到头饰摊前拿起一个蝴蝶夹子夹到头上。

    “怎么样?”

    唐云谦笑,年轻果然是好:“可爱。”

    “那你给我买。”说完带着夹子好心情的走人。

    想起那时候的自己,她都觉得很幼稚。

    在闹市中晃了一圈儿,她离开闹市打车。

    “师傅,去…寰球公寓。”

    本来想要说的云水山庄,却在出口的时候变成了寰球公寓。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回曾经属于她的家里看一看。

    来到寰球公寓,她一路来到A座18层的家门口。

    她不抱希望的推开门,门居然开了…

    唐云谦为什么不锁门?是忘了,还是…在等她?

    推门,进门,开灯,关门。

    墙上依然挂着两人的结婚照。

    房间里的摆设一如五年前她离开的前一天那般。

    此刻,她的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在房间里呆了大半个小时,她刚打算离开卧室,却听到外面客厅的房门打开了。

    她心下一慌,这个时间,怎么会有人来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