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修真小说 > 绯色豪门,老婆乖乖回家 > 第106章 她只是懒得坏罢了(收拾小三,必看)
    南笙冷笑:“是吗?我倒是觉得你这种人就该过这样的生活,适合。”

    “你…”江颂雪抬起手就将她推倒在地。

    这一次南笙没有反抗,只是声音高昂的喊道:“江小姐你这是做什么啊,我们无冤无仇的,啊…”

    江颂雪的一巴掌落到了南笙的脸上。

    南笙捂着脸吃惊的看着她。

    “装可怜是吗醣?

    你这狐狸精就是靠这副嘴脸勾/引云谦的是吗?

    我…”

    她扬起巴掌正欲再给南笙一巴掌,南笙脸上将脸别开。

    可就在这时,身后一道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一个男人冲上前拉住了江颂雪的手,将她一把从南笙身边拎起,直接甩到了墙边。

    江颂雪吃痛的捂住了自己的心口。

    “云谦。”

    唐云谦想也不想的抬手就给了江颂雪一巴掌。

    “人见凡有点廉耻之心,都不会说出你刚刚说的那些话。

    你这个女人从头到脚的所有细胞全是用虚伪做就的。

    当初我唐云谦被你骗了喜欢上你是我眼睛有毛病。

    可你觉得我唐云谦会一直做傻子吗?

    你一个被别的男人甩掉的贱女人,有什么资格对我的女人动手。

    江颂雪我告诉你,今天你给南笙这一巴掌,我要你用一生的贫穷去偿还。”

    他说完转身去把还愣在地上的南笙给扶了起来。

    “南笙你怎么样,有没有摔疼?”

    南笙抿唇摇头:“没有,唐总你也不要生气了,江女士她不是故意的。”

    “南笙,别替这种不要脸的女人说话。

    我有眼睛的,看的清清楚楚。”

    唐云谦转身看向江颂雪:“还不快滚,以后再出现在我面前,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更加悲惨。”

    南笙站在唐云谦身后,扬起胜利阴险的笑容看向江颂雪。

    江颂雪捂着脸颊,委屈的眼泪簌簌的落下。

    “云谦,你被这个女人骗了。

    这个女人先动手打我的。

    是她先打我的,我只是…正当防卫。

    你看看她现在的这副嘴脸,她分明才是那个恶毒的女人啊。”

    唐云谦没有回头看她所谓的南笙的那副嘴脸。

    他相信南笙。

    “不管南笙有什么嘴脸,她都是我唐云谦的女人。

    我的老婆愿意怎么做都行。

    就算她真的打了你又如何?你活该。”

    南笙上前拉住唐云谦:“唐总别这样说,江小姐毕竟是个女人。

    你刚刚的话实在太难听了,你快跟江小姐道个歉吧。

    千万不要因为我跟江小姐闹的难看。

    这样以后江小姐会讨厌我的。”

    “这些话就叫难听吗?

    跟她做的那些事情比起来,我这些话是在夸奖她。

    再难听的话,这个女人都当的起。”

    唐云谦说完抬手拉住南笙的手:“走,我们回家,别跟这种女人呆在一起,令人作呕。”

    南笙被唐云谦拉走。

    她边走还不忘回头:“江小姐,我代唐总向你道歉,你别生气啊。”

    可是说这话的时候,她嘴上却是带着讽刺的笑容。

    江颂雪惊恐的看向南笙,这个女人…怎么会这样的狠毒。

    她明明记得,五年前的她是那么的…好欺负。

    唐云谦边走边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给简森打电话。

    “喂,师兄。”

    “简森,你真的不想跟我干了是不是?”

    唐云谦的声音很凌厉。

    简森愣了一下:“师兄,我做错了什么事吗?”

    “作为我的私人助理,你把我的情况透露给江颂雪,你觉得合适吗?

    如果你连你老板最基本的保密工作都做不好的话,那这份工作你可以主动辞职了。

    我唐云谦身边不需要这种口风不严的员工。”

    唐云谦这样平静的骂他,简森心中多少有些紧张。

    事实上,唐云谦很少这样。

    “师兄,师姐的确给我打过电话。

    可我什么也没有跟她说啊。

    她只是从报纸上看到老夫人去世了,所以问问我你怎么样。

    我说有师嫂在你身边照顾,你好的很。

    真的只是仅此而已。”

    唐云谦冷笑:“她一看到我就知道我生病了,总不至于她会跳大神儿吧。”

    “师兄,这真不是我说的。”

    南笙咬唇拉了拉唐云谦的袖子,在他耳边轻语:“不好意思啊,你生病这个,刚刚是登儿说的。”

    p>唐云谦扬眉,她看了南笙一眼,对简森道:“给江颂雪正在上班的公司打电话,让他们开除这个女人。

    另外,给各大公司以我的名义发信函。

    以后若再有任何企业雇用江颂雪,就是与我唐云谦为敌。”

    简森愣了一下:“师兄,你这是要…断了师姐的活路吗?”

    “这是她自找的。”唐云谦扬眉:“怎么,你不舍得?”

    “师兄,你们好歹做过情侣一场,这样是不是有些太…”

    “简森。”唐云谦喝道:“你是想要提醒我那段耻辱的过去吗?”

    “不是,我只是觉得,师姐的确坏了点,可想起往日的情分…”

    “那你也别干了,明天递交辞职书吧。”

    “别别别…我知道了师兄,我现在就照做。”

    简森无语,他明明也是为师兄好,他不想让人说师兄太绝情好不啦。

    唐云谦挂了电话,南笙歪头看着他。

    他转头看她:“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南笙垂头笑了笑:“没有。”

    “不可能没有,我都看到了,还有,你笑什么?”

    唐云谦晃了晃还拉着她的手。

    南笙这时才反应过来,两人现在正手拉着手。

    她连忙甩手,想将手从他手中抽出。

    可他却分明握的更大力了。

    “说,笑什么。”看到南笙的笑容,唐云谦似乎完全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

    南笙咬唇:“只是觉得你很厉害。”

    “哦?”唐云谦扬眉:“我怎么个厉害法儿?”

    “刚刚啊,你保护我的时候。”

    “怎么,被我感动了?只要你回到我身边,我会给你更多的感动。”

    南笙抿唇:“刚刚那个女人说,是我破坏了你们的感情,我是第三者,真的吗?”

    “当然不是,她是我曾经的女朋友之一,而你是我的妻子。

    在我跟你结婚的时候,她早就已经嫁给别人做妻子了。

    你怎么可能是第三者。

    她才是想要做第三者的那个人。

    这个女人心机很深,你以后看到她一定要小心她。”

    南笙心想:当年我想要守护你,不让任何人做第三者,是你松开了我的手,去救她的。现在…一切都为之晚矣。

    见南笙又笑了,唐云谦凝眉:“你今天怎么这么爱笑?”

    “就觉得你说的太夸张了啊,我看江小姐还不错啦。”

    “所以说你太单纯。”

    她又笑,她单纯吗?五年前的她或许真的很单纯。

    但现在,她只是懒得坏罢了。

    “又笑?”唐云谦瞪她:“我怎么觉得你的笑容有问题?”

    “我的笑容没问题,是你的想法有问题,咳咳…”

    “怎么咳嗽了?”唐云谦瞬间凝眉:“是不是感冒了?”

    他顺势抬手摸她的额头:“我看看头热不热。”

    南笙侧过头躲避他的手:“不热,我可能是昨晚吹了凉风,有些感冒了。”

    “一会儿我让保健医来给你看看。”

    看到他担心的样子,南笙又笑了起来。

    唐云谦抱怀:“你今天到底一直在笑什么,说来给我听听,我也跟着一起乐呵乐呵。”

    “真的没有。”

    “我眼睛看到了,你还说没有?不许口是心非。”

    她当然不会告诉他,她打了江颂雪,她觉得心里太痛快了。

    见她不说话还是往前走,唐云谦拉着她将她抵到墙边。

    “说啊,我想知道你在想什么。”唐云谦嘴角也带着一抹笑意。

    南笙抿唇摇头。

    “你要不说的话,我就亲你了。”

    南笙还是摇头。

    唐云谦扬眉,他一向说一不二。

    接着他的吻就覆到了她的唇上。

    南笙本能的推他,头别向一旁。

    可唐云谦的唇就像是长在了她嘴上一般。

    任凭她怎么移,他的唇都在。

    而这样来回的摩挲下,唐云谦将吻加深。

    南笙竟也不自觉的回应了他。

    视线移动之下,她竟看到了长街远处,一道熟悉的身影像是被定了型似的站在那里一脸失望的看着她。

    她猛的推开唐云谦,神情紧张的看向站在那里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