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修真小说 > 绯色豪门,老婆乖乖回家 > 第115章 你这野种找死吗(求订阅)
    南笙与唐云谦对望一眼,唐云谦吼道:“连姨。”

    连姨没多一会儿就跑了进来:“少爷,您找我。”

    “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这个…”连姨有些估计的看了看南笙。

    南笙站起身:“如果我在这里不方便的话,我就先回避一下。”

    唐云谦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她身子一晃歪到了床上醣。

    南笙瞪眼看他,这家伙真的是生病期吗?怎么这么大力。

    “我没有任何事情需要背着你,你不是外人。

    连姨,直说。”

    连姨想了想道:“少爷,是那个江小姐的儿子在门口胡闹呢。”

    南笙当做没有听到,可是心里却在想,是江颂雪的儿子吧。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十一岁,现在也该有十六岁了。

    是个正儿八经的小伙子了。

    记得之前江颂雪说,都因为她害的,让江颂雪的儿子只能上平民学校。

    她怎么害他了?

    她隐约记得当年江颂雪曾经找过唐云谦。

    让唐云谦帮她的儿子找一所好学校。

    唐云谦不是帮过她的吗,她儿子是怎么跑到贫民学校去的。

    “唐云谦,你这个缩头乌龟,你为什么不敢出来。”

    外面少年的吼声估计百米内都听得到了。

    连姨连忙道:“简助理正在楼下安抚那个孩子,要让他离开呢。”

    唐云谦冷笑一声:“连姨,让简森带着那个小子上来。”

    “少爷。”连姨看了看南笙:“这个,不好吧,你还在养病呢。”

    “去。”唐云谦使了个眼色。

    南笙扬眉看他:“我亲人的事儿,等一会儿你忙完了再跟我说吧。

    现在你先忙你的事情,我回避一下。”

    唐云谦的手还按在她的手上:“你不用回避。”

    南笙扬了扬眉,不回避就不回避,权当看好戏了。

    她倒挺想看看那个小子到底要做什么的。

    不一会儿,简森拎着vika上楼来。

    时隔五年再见vika,南笙忽然觉得很诧异。

    唐云谦已经四十一了,可是他却依然风度翩翩,相貌俊美。

    可眼前的vika呢,明明才只有十六岁,可却有些微微的发胖。

    个子不高,眼睛有些小而狭长,脸是与唐云谦完全没有一点相像的椭圆形。

    别说他不像唐云谦了,就连他那已经徐娘半老的妈妈都很是不像。

    如果不是知道这个孩子是唐云谦的种,她肯定要以为这只是个路人甲了。

    那孩子一见到唐云谦正凌厉的看着他。

    原本眼中的嚣张气势顿时消除了一大半。

    唐云谦坐在床上抱怀:“你来找我干什么?”

    “唐云谦,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妈妈,为什么要让人辞退她?

    这五年来,我妈妈找过你多少次,你连见都不见。

    结果就因为这个女人,你这次居然又要害我妈妈。

    你知道我妈妈现在去找工作,没有一家单位肯用她吗?

    我妈妈没有办法,现在只能去夜总会洗盘子。

    你就是故意要饿死我们母子是不是?

    你这个男人为什么这样卑鄙。

    有你这样的男人做我的爸爸,我真的觉得好恶心。”

    那孩子像是做好了准备,要豁出去似的。

    他的每一句话都让站在一旁的简森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好了VIKA,别闹了,你唐叔叔现在生着病呢。”

    简森拉了拉vika,“你乖一些先回去,回头有事来找我。”

    “简森叔叔,你别说了,这次如果唐云谦不给我一个说法。

    我说什么都不会离开的。”

    “vika,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儿,听我的话,快走。”

    简森也不知道这个孩子怎么想的,居然就敢这样跑来。

    唐云谦冷笑一声:“简森,你让他把话说完。”

    Vika见唐云谦没有赶他走,更加肆无忌惮了许多。

    “我要你立刻撤销对我妈妈做的这些事情,你有什么事情冲我来。

    如果你再敢伤害我妈妈,我就…”

    唐云谦扬眉,还是在看着他。

    “我这辈子都不会认你做爸爸的。”

    唐云谦终于冷笑了一声。

    “你妈说我是你爸?”

    Vika扬眉,“是。”

    “哼,真是笑话,你看看你从头到尾哪里长的像我。

    还有,你离开你原本家庭的时候已经11岁了。

    你应该记得你爸爸长

    什么样子吧?

    你觉得他更像你的爸爸呢,还是我更像?”

    Vika有些心虚,可却还是很倔强。

    “我信我妈妈的话,我妈妈不会骗我。

    我妈妈说这辈子只爱过你一个男人。

    也只愿意为你一个人生儿育女。”

    唐云谦抱怀:“你妈妈一向都很会说谎,这一点我不得不佩服她。

    黑的可以说成白的,白的可以说成粉的。

    这是她的本事。”

    “所以,你是根本就不想承认我?

    你是个胆小鬼,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敢承认。”

    “怎么,你妈听不懂人话,你也听不懂吗?”唐云谦不悦。

    “你妈是图了我的钱财才回来找我的。

    她千方百计的想要赖着我,怎么,你也打算赖着我?

    是我的种我当然认,可不是我的种,哼。

    想赖着我,不可能。”

    唐云谦抬眼看向简森,简森沉声:“vika,唐总不是你的父亲。”

    “你们都是一伙儿的。”

    “当年我也曾经相信你是唐总的儿子,可是后来我给你们做过亲子鉴定。

    事实证明,你们根本就不是父子。”

    Vika凝眉:“简森叔叔,你为什么要骗我?”

    简森叹气:“你认识叔叔这么久,叔叔什么时候骗过你。”

    Vika咬唇:“不可能,我妈更不会骗我。”

    他垂头想了想,忽然抬手指向南笙。

    “一定是这个女人,是这个女人在中间使了坏。

    简森叔叔,是不是这个女人迷惑了唐云谦。”

    Vika抬手指向南笙,南笙扬眉没有做声。

    倒是唐云谦冷喝一声:“vika,你把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这个女人也是你敢随便说的吗?

    你们母子俩最好给我放聪明点。

    不然,我会让你们以后的日子更难过。”

    Vika咬唇,看着唐云谦发怒的样子,他也多少有些害怕。

    他今天来这里本来就是打算破罐子破摔的。

    可现在倒是没有那份勇气了。

    因为之前,他以为自己是唐云谦的孩子。

    中国有句古语叫虎毒不食子。

    但现在…他不确定了。

    可既然来了,总也不能灰头土脸的回去。

    “我跟妈妈的日子本来就已经被这个贱女人害的一塌糊涂了。

    你以为我跟我妈妈还会怕吗?我们没在怕的。”

    一直在外面疯玩的登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进来。

    他站到南笙身前,气势汹汹的看向vika。

    “不要以为我家没有男人就随便欺负我妈妈。

    我就是我家保护我妈妈的男人。

    我妈妈才不是贱女人,我妈妈是好女人。”

    Vika握拳瞪向登儿:“都是因为你,是不是因为你,才让他不认我的。”

    简森看了看唐云谦的脸色,他一把拉过Vika:“你疯了吗,不许乱说话。”

    Vika再这样继续闹下去,他也不知道师兄会做出什么事情。

    “你是个坏蛋,你快走,不许在这里。”登儿不会骂人,可是声音倒很响亮。

    Vika见简森上来拦自己,心里更是气不打一出来。

    而正好登儿又过来往外推他,他一起之下抬脚将登儿给踢倒在地。

    “滚开,不许碰我。”

    唐云谦一脚迈下床,上前就拎起vika的领子:“你说谁是贱女热?你这野种找死吗,居然敢打我唐云谦的老婆,踢我唐云谦的儿子。”

    他一甩手将他推倒在了墙边。

    他的声音森冷,16岁的vika被吓到了。

    南笙心疼的上前将登儿扶起:“登儿,怎么样?”

    “妈妈,我是男子汉,我才不会哭。”可事实上,小家伙的脸上已经有了泪痕。

    他只是忍着不哭罢了。

    南笙心疼的揉了揉他的脸,在他额头上亲吻了一口。

    她缓缓站起身,走到vika的身边,眼神冷漠的看向他。

    见到他眼神中对她的那份嫌恶,南笙冷哼一声。

    “你叫vika,今年也十六岁了吧?

    十六岁应该算是个大人了,可你妈妈怎么把你教的这样没教养?”

    “不许你侮辱我妈。”

    南笙笑:“你的妈妈不允许别人侮辱,我儿子的妈妈你就可以随便侮辱?”

    Vika咬唇看向南笙:“我就是侮辱了,你想怎么样?”

    南笙扬眉:“怎么样?十倍还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