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修真小说 > 绯色豪门,老婆乖乖回家 > 第116章 我们重新开始
    “师嫂,vika还只是个孩子。”

    简森也看出来了,登儿这小家伙是个小祖宗,任何人碰了都要倒霉的。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南笙这样的冷漠。

    “小孩子?简助理,如果说16岁的vika是个小孩子,那他今天来这里胡闹,就一定是他家的大人教的。

    他刚刚凭什么叫我贱女人?

    我做事对得起天地良心,我从未做过坏事醣。

    凭什么上次要任由他母亲打我,这次又任由他打我儿子?

    在我靳羽汐的世界里,欠债都是要还的。”

    “我告诉你,我不是小孩子了。

    这一切没有任何人教我,都是我自己看不惯你。

    你能拿我怎么样?”Vika扬起头,那模样倔强极了。

    简森连忙抬手捂住了他的嘴:“你给我闭嘴。”

    终于,简森也恼火了。

    南笙扬眉:“如果你不是小孩子了,那你该知道,大人的世界是有规则的。做错了事儿,就要自己负责。”

    她说完转头看向唐云谦。

    “唐总,我要为我自己和我儿子讨个公道,我想你没有意见吧。”

    唐云谦点头:“你说吧,你想怎么个讨法。”

    “刚刚这个少年说,她妈妈现在只能去酒吧刷盘子是吗?”

    唐云谦点头。

    “刷盘子也是份工作,我要她找不到工作。”

    唐云谦扬唇:“好。”

    “唐云谦,你这个坏男人,你不负责任,我妈妈曾经也是你的女人。”

    “那她难道没有告诉你,她背叛了我吗?

    如果不是你爸爸破产了,五年前你们根本不会出现在南城。”

    Vika有些后悔了,今天不该来的。

    唐云谦扬眉看向简森:“刚刚夫人的话都听清楚了吗?”

    简森沉默没有作声。

    “我问你话呢。”唐云谦冷喝。

    “师兄,就算不顾及过往的情分,可是…大家终归是同窗一场,你何必…听师嫂的话赶尽杀绝。”

    “简助理,你用赶尽杀绝这样的字眼来说我,未免过分了吧。”

    “可是,你让我师姐找不到工作,她会失去生活来源的。

    难不成你想让他们母子饿死吗?”

    “我虽然失忆了,可是这五年我过的也很累。

    我也曾找不到工作,只能寄人篱下看人脸色。

    我也为了我的孩子,甚至想过去酒吧卖啤酒。

    我甚至想过,如果真的活不下去了,我就带着我儿子跳楼。

    人都要经历一些事情才能学会长大和懂事。

    在我看来,你这位师姐真的是太不懂事儿了。

    自己不懂事儿也就算了,居然还连累了孩子。

    她得好好的让这个社会给她上一堂课,才能知道什么叫做成长。”

    听着南笙的话,简森心里隐隐有些埋怨。

    既然她经历过,就该能够体谅身为单身母亲的师姐。

    可为什么从前那么善解人意的师嫂会变成这样。

    与简森不同,唐云谦心里有的却全都是心疼。

    他不知道南笙经历过这些,他现在只想给她全世界最温暖的爱。

    他想呵护她,照顾她,保护她。

    唐云谦不悦:“简森,如果你觉得我的命令你不愿意接受,你可以离开,我唐云谦不缺助理。”

    “师兄,你真的要这样吗?”

    唐云谦抱怀:“简森,你不知道这些年我因为这对母子失去了什么吗?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你师姐这五年来一直都有联系。

    如果你真的是一心一意的跟着我,你就该明辨些是非。

    江颂雪到底都做过些什么,这都是你亲自去调查的,你不知道吗。”

    简森看了看唐云谦,又看了看vika,终于下定了决心。

    “师兄,人这辈子谁不会犯错。

    我师姐会犯错,也不过是因为爱你。

    大家同窗一场,何必要这样咄咄逼人。

    如果你坚持要让我亲自去毁了师姐的一切。

    抱歉,我做不到。

    从今天开始,唐总助理这份工作我就不做了。”

    唐云谦抱怀扬眉:“明天去公司把工资结算了吧,我会让他们给你充足的奖金的,连姨,送客。”

    南笙愣了一下,她没想到自己做这些事情,会惹得这两个师兄弟不合。

    简森见师兄根本就没有挽留,心里也有些发凉。

    终是拉着vika转身要走。

    唐云谦忽然开口道:“简森。”

    简森心中充满希望的回头看向他。

    /p>

    “你刚才有句话说错了,你说她会犯错是因为爱我,这句话是不对的。

    她会这样,是因为她惦记着唐夫人的名衔。

    她爱的从来就不是我,而是我的钱。

    这一点,你给我牢牢记住了。”

    简森看着唐云谦,刚才他的话是不是说的太自满了些?

    在师兄身边工作这么些年了,倒没曾想会因为师姐而跟师兄闹成这样。

    见他还站在原地,唐云谦扬眉:“连姨,还不送客?”

    连姨顿了一下:“简助理,这边请吧。”

    “连姨,他现在已经辞职了,不是我的助理了。”

    唐云谦神色冷峻。

    简森郁闷的转身拉着vika离开。

    房间中的气氛一度沉闷极了。

    登儿仰头问道:“妈妈,什么叫辞职啊。”

    “恩…就是不做这份工作了。”

    “简森叔叔不给唐叔叔工作了吗?”

    南笙点头,他揉了揉登儿的头:“你自己下去玩儿一会儿好不好?”

    “好的。”登儿站起身蹬蹬蹬的跑下楼。

    南笙有些愧疚的在一旁的沙发中坐下:“对不起啊,我没想到会让你失去简助理。”

    “别自责,跟你没关系。

    他跟了我十几年却还是不了解我的想法。

    一味的同情他自认为的‘弱者’,这些举动我早就看不下去了。

    既然他不能一心一意的服从我的命令。

    那他在工作上也就对我没有什么用了。

    我需要的助理,不是对我的生活指手画脚的人。”

    唐云谦虽然这样说,南笙心里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

    她知道,简森对唐云谦来说意味着什么。

    他是连买件里衣都需要让简森来代劳的人。

    简森就像是他的左右手一样的存在。

    眼看着事情闹成这样,想要问舅舅的事情,是不太方便了。

    第二天就是奶奶的头七,在南城,这是个很重要忌日。

    今天一天,唐云谦一直都阴森着表情。

    南笙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也是,他从来都没有读懂过这个男人。

    现在依然不能。

    她请的假快要到期了,明天,该返回港城了。

    晚上,客人都走了之后,唐云谦让连姨帮他收拾东西。

    他从前就很少来别墅住,以后奶奶不在了,他得常回来了。

    晚上,他一个人坐在草坪的躺椅上看星星。

    南笙哄睡了登儿以后,从窗口看到了还在院落里的唐云谦。

    看到他的样子,她心里有些不舒服。

    她下楼来到他身边,看到她,唐云谦神色落寞。

    “还没睡啊。”

    “恩。”南笙在他身旁的白色椅子上坐下:“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不过,我想问问你关于我亲人的事情。”

    唐云谦看向她,许久后道:“你跟你爸爸素来不来往,你舅舅现在在法国。”

    “我舅舅…”南笙心里有些激动:“跟我亲吗。”

    “对,你们相依为命,你失踪了,你舅舅疯了一样的到处找你。

    我找了你们好几年,你一直都没有音信。

    但有一次出差开会的时候,我无意间发现了你舅舅的行踪。

    之后我便把他带了回来。

    可是他不愿意与我接触,因为他恨我把你害死了。

    我见你舅舅太过痛苦,所以就提议让他换个环境,把他送到法国了。

    他现在在那里工作,传回来的消息是,他很好。

    已经慢慢习惯了那边的生活。”

    南笙呼口气:“是吗?我…”

    “你想要他的联系方式吗?”

    南笙隐忍激动:“都可以。”

    “回头,我把他的号码发到你手机里。”

    “好,谢谢。”南笙垂头揉搓着双手。“明天我要走了。”

    “我知道。”

    又是一阵沉默,南笙觉得这气氛有些尴尬。

    她索性站起身,“恩…挺晚的了,我先回去睡了。”

    唐云谦没有说话,南笙转身往别墅里走。

    这是她能给唐云谦的最后的告别。

    她答应过柏声的,自此以后,就不会再跟唐云谦来往了。

    这时她耳边传来一道不紧不慢的声音,却让她忽的觉得心里好疼。

    “南笙,留下来好吗?我们重新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