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修真小说 > 绯色豪门,老婆乖乖回家 > 第117章 新领导来了
    南笙脚步顿在原地,她的手紧紧捏着裙摆。

    她知道,唐云谦在等她的答案。

    可是,做不到的承诺,她不会随便应承。

    “对不起。”虽然只有短短的三个字,可她却像是花光了全身的力气一般。

    她说完,不敢再犹豫的往别墅里跑去。

    唐云谦叹口气仰头看向天空醣。

    “奶奶,你说的对,得罪什么,也不能得罪女人。

    伤了心的女人,真的太难哄了。

    看来,我短期内不能在别墅陪你看星星了。”

    唐云谦淡淡的扬了扬唇,心下却充满了寂寞。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他才起身回了别墅。

    在南笙房门口,他的手轻轻的抚摸着门板。

    犹豫了片刻后,他轻轻的把房门推开。

    房间里,南笙搂着孩子睡着。

    他走到南笙身边,蹲在床边借着月光注视着她。

    许久后,他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又亲了登儿的脸颊一下。

    “晚安,我的两个宝贝。”

    他起身离开,轻轻的关上门。

    南笙缓缓睁开眼,轻轻的叹了口气。

    第二天一早,南笙和登儿收拾完了后下楼。

    唐云谦已经在楼下坐着等他们吃饭了。

    “唐叔叔,早上好。”

    “登儿早上好啊。”他揉了揉登儿的发:“来,吃早点吧。”

    “我妈妈说,我们今天就要回家了,我要跟叔叔告别了。”

    唐云谦点头:“我知道,你妈妈昨天已经跟我道别过了。叔叔有礼物送给你,已经让司机放到车上了。”

    “真的吗?是什么啊。”

    “等到登儿回了家自己再打开看吧。”他说完看向南笙:“过来坐下吃饭。”

    “恩。”南笙抿唇点头坐下,就好像昨晚他没有挽留她一样。

    唐云谦喜欢这种感觉,老婆孩子围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如果一会儿不是要告别就好了。

    吃完饭,唐云谦要送两人。

    南笙拦住了他:“你还是赶紧回医院去吧,治病要紧。”

    登儿心疼的摸了摸唐云谦的屁股:“唐叔叔,你要乖乖打针哦,等登儿长大了以后,有时间还会来看你的。”

    唐云谦扬眉:“为什么要等长大了?”

    “因为我妈妈说,以后咱们就没有什么机会见面了。”

    唐云谦笑,南笙这是有多讨厌他。

    “不会的,我们会经常见面的,只要你想叔叔了,随时打电话。”

    南笙拉着话多的登儿上车,车子在唐云谦的注视下缓缓离开别墅。

    连姨站在唐云谦身旁,有些惋惜的道:“少爷,你怎么不挽留呢。”

    唐云谦淡淡的扬了扬唇:“我要挽留的是她的心。”

    “少爷的意思是…”

    “连姨,帮我收拾东西,我一会儿要去出差。”

    “厄…好。”连姨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短时间内不会回别墅来,这里你帮我多多照料着吧。”

    “知道了少爷,您就放心吧。”

    连姨应完又有些纳闷,少爷短时间内不回来?

    之前不是还说以后要经常回来住的吗?

    下午,南笙拉着登儿出了南城的飞机场。

    在出租车上,她收到了唐云谦发给她的短信。

    内容是舅舅在法国的联系方式。

    南笙的心突突的跳,很兴奋和激动。

    回到久违的家,登儿显的有些小兴奋。

    “妈妈,我理解了一个词。”

    “什么词?”

    “金窝窝银窝窝不如登儿的狗窝窝。”

    南笙的头上画满黑线,这里是狗窝?

    这臭小子。

    登儿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唐云谦送他的礼物。

    南笙去了洗手间,就只听外面的登儿兴奋的喊道。

    “妈妈,我有新的赛车了。”

    南笙出来,见登儿兴奋的正在抱着遥控赛车,脸上一脸幸福。

    她无语,到底是个男孩儿,其实她是真不知道这有啥好玩儿的。

    还不如玩个洋娃娃呢。

    厄…如果登儿玩洋娃娃的话,会不会很娘?

    算了算了,还是让他喜欢赛车吧。

    她是朝着帅哥哥的标准培养的登儿,可不想让他将来发展成娘炮。

    “你自己在客厅里玩儿会,妈妈去房间里打个电话。”

    “你要给谁打?是声叔叔吗?”登儿期待的看向她。

    南笙笑:“不是,先给你舅老爷打一个,一会儿妈妈再给你声叔叔打,晚上

    咱们请声叔叔吃饭好不好?”

    “真的吗?”

    南笙点头。

    “哇,太好了,我好想声叔叔哦。”

    南笙转身进了房间,她握着手里的号码激动了好一会儿。

    按照中国和法国的时差,法国现在应该是晚上十点多了吧。

    按照靳东明的生活习惯,他应该还没睡。

    南笙拨了电话号码。

    电话那头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

    就在南笙以为靳东明可能睡了的时候,手机竟有人接听了。

    可是,接电话的人并没有说话。

    “喂?”南笙疑惑的握紧了手机。

    电话对面的人倒吸口气:“小倾?”

    南笙的眼泪唰的落了下来。

    只靠一个喂字,舅舅一下子就能辨认出她的声音。

    已经五年了。

    “是我。”南笙咬唇:“舅舅,是我,我是小倾。”

    南笙也有些语无伦次。

    “你还活着,小倾你还活着。”

    南笙沉默着点头,电话那头也传来了靳东明的哭声。

    一开始是沉默的,后来变成了嚎啕大哭。

    “小倾啊,你还活着。

    爸,妈,姐,小笙,我的小倾还活着。

    这世上我不是一个人啊。”

    南笙捂着嘴哭也呜呜的哭。

    “靳东明,你不许哭了,你烦不烦啊。”

    靳东明还是哭:“你在哪里,你这死丫头这五年到底跑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不早早的联络我。”

    “这件事说来话长,舅,你回来吧,我想见你。”

    “好,我回去,你把地址发给我,我这就收拾东西,明天就坐飞机往回赶。”

    挂断电话,南笙又给凌柏声发了个短信。

    简单的收拾一通后,她跟登儿睡了一个小时的觉。

    六点钟,两人准时到了约定的餐厅。

    凌柏声手里握着一大束玫瑰花,西装革履的站在餐厅外等着两人。

    登儿老远看到凌柏声,兴奋的就扑了过去。

    南笙走的慢,走近后,凌柏声看着她的视线中充满了激动。

    “南笙,欢迎你回家。”

    南笙抿唇:“那你请客。”

    “当然,必须的。”

    三人一起进了餐厅,谁也没有提之前在南城发生的事情。

    就像是一场梦一样,南笙打算让它就这样过去。

    南笙和登儿吃虾,凌柏声忙着帮两人剥。

    看起来像是真正的一家三口,好不热闹。

    “南笙,这个星期哪天有时间,陪我回趟家里吧。”

    南笙的手顿了一下。

    “我虽然跟我爸爸关系不是太好,但是,他毕竟是个父亲。

    我想,我们要结婚了,他总要知道的。”

    “恩,好。”南笙点头。

    “声叔叔,我也去。”登儿眨巴着小眼儿:“我也想去见见爷爷,我想让爷爷喜欢…”

    南笙将一块小点心直接塞进了登儿的口中,堵住了他的嘴:“这次我先去,等下次你再去,长幼有序。”

    登儿将点心吃下,嘟嘴:“知道了。”

    “带着登儿一起吧。”

    南笙摆手:“不,下次再带登儿去吧。”

    她并不知道凌柏声的爸爸到底是怎样的人。

    可是,听他爸爸的助理和卢斯宙说过之后,她总觉得柏声的爸爸应该是个很厉害的人。

    初次见面,还是不要带登儿去了。

    万一他爸爸说了难听的话,她不想让登儿听到。

    “也好,那到时候我来接你。”

    “恩。”南笙点头笑。

    这一顿饭吃的还算愉快。

    凌柏声将南笙送回了家之后,只喝了杯茶就先离开了。

    第二天,南笙将登儿送到了幼儿园后就开车去上班了。

    请了这么多天的假,南笙就觉得一进电视台,气氛都有些不一样了。

    进了组,里面居然一个人也没有,正纳闷呢,文导从外面风尘仆仆的跑了进来。

    一看到南笙,他激动的喊道:“哟,靳导回来啦。”

    “文导,大家人呢?”

    “全都集中到多功能厅开会去了。”

    “全部?”南笙疑惑。

    “是啊,你也快跟我去吧,新领导来了,正开会呢。”

    “啊?”文导换了资料,拉着南笙就往多功能大厅跑去。

    两人前脚进去,后脚新领导就到了。

    全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南笙站在最后面,她抬眼望主席台上看的时候,一下子就

    傻了眼。

    “唐…唐云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