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修真小说 > 绯色豪门,老婆乖乖回家 > 第136章 希望得到一个承诺
    南笙似乎能猜到万晴找自己的目的。

    这种事情,她见识过不止一次了。

    兰心,彭诗韵,江颂雪,现在是万晴。

    从前为的是唐云谦,现在为的是凌柏声。

    她发现自己真的很好笑,一直处于被动的状态跫。

    从前,唐云谦是她的,她可以理直气壮的去见那些女人。

    现在,凌柏声虽然给了她婚姻的承诺播。

    可昨晚的订婚消息发布之后,她的立场似乎变的有些暧昧了起来。

    说的好听点,她是凌柏声喜欢的女人。

    说的难听点,她可能成为令人不齿的第三者。

    她真的可以去见万晴吗?

    “靳小姐,你在听吗?”

    见电话那头没有了声音,万晴又轻声问了一句。

    “哦,对,我又在听万小姐。

    我是在想我的行程,最近一段时间我会比较忙。

    公司的事情很多的。”

    “这样啊。”万晴扬眉。

    “那我可以去你们公司找你,我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

    “这…”

    “一会儿你下班的时候,我会去你们电视台楼下等你。”

    万晴似乎是不见自己不罢休了。

    话已经说到这种地步,南笙也不好再次推辞,只好点头应下。

    “好,万小姐到了给我打个电话吧。”

    “嗯哼。”

    挂断电话,南笙心怀忐忑的下到三楼。

    会议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南笙轻轻敲了敲门。

    凯琳看到她,安静的弯身出来,接过手机道了声谢后就又回去开会了。

    南笙站在门口,透过玻璃看向坐在主位上主持会议的唐云谦。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是上帝手上最完美的作品。

    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任凭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帅到让女人喷鼻血。

    看着他,原本慌乱的心里也能莫名其妙的安定很多。

    这大概就是唐云谦最大的魅力了。

    正在听从南城来的公司骨干做汇报,唐云谦忽然感觉门口有一道炙热的目光。

    他转头,正对上南笙慌乱要躲避的视线。

    他扬眉,南笙连忙转身落荒而逃。

    唐云谦扬唇淡淡的笑了笑,原本紧张的会议气氛也因此轻松了几分。

    他开完会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南笙不在。

    唐云谦看了看时间,正是中午吃饭时间,她大概吃饭去了吧。

    他才刚坐下一会儿,打算看一会儿报表。

    办公室的门打开了。

    南笙从外面提着食盒走了进来。

    “咦,你回来啦。”南笙看到他吃惊。

    她还以为他要开会开到很晚呢。

    “恩,这饭是带给我的?”唐云谦扬眉:“不错,已经学会心疼老公了。”

    南笙凝眉:“谁说我这是带给你的,这是我买回来自己吃的。

    你又没有告诉我你什么时候会议会结束,我干嘛要帮你带饭。

    万一凉了呢。”

    她大喇喇的走到了自己的桌子上,打开饭盒,做出一副想吃的样子。

    实际上,她刚才已经吃了很多了,压根就没有地方再盛下这些饭菜了。

    可是,被唐云谦刚才那句学会疼老公的话给塞的,她硬是没有勇气把饭菜交给他了。

    她拿起筷子擦了擦,开吃。

    事实上人如果吃饱了还继续吃的话,那种感觉就一点也不美好了。

    唐云谦扬眉看着她的样子想要笑。

    这个丫头口是心非的功力他是见识过的。

    看她现在的表情比嚼蜡还痛苦。

    他站起身走到她桌边,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抢过她的筷子。

    “再看你吃一会儿,我估计我会得厌食症。”

    南笙凝眉:“你的意思是看着我恶心?”

    “我是觉得你看着饭恶心呢。”唐云谦无语的摇头。

    南笙撇嘴,什么玩意儿。

    唐云谦吃到一半,南笙忽的往前凑了凑,眨巴着眼睛看他。

    “要干嘛,直接说。”

    “都说吃人家的嘴短,我想堂堂的唐大总裁一定不愿意欠别人人情吧。”

    “你是我老婆,你的就是我的。

    我吃我自己的,不觉得欠人情。”

    南笙瞪他,脸皮真厚。

    “有什么事要求我,说吧。”

    求你个大头鬼。

    “昨晚见过的那个万小姐今晚想要约我见面,你能陪我一起去吗?”

    唐云谦煞有其事的看她:“我陪你?”

    “恩…你昨

    天不是在媒体面前说我是你妻子吗。

    虽然是不是要另当别论,可现在在别人眼中,我们是夫妻。

    如果我自己去的话…”

    南笙嗦了一大堆,可唐云谦用一句话就概括了重点。

    她一个人去见那个万晴会怕。

    “可以。”

    “真的?那说好了哦。”

    总觉得唐云谦在她能够安心很多。

    唐云谦吃完饭就继续工作去了。

    她像往常一样盖着自己藏在柜子里的薄毯窝在沙发里小睡了一会儿。

    下午,直到五点多南笙才接到了万晴的电话。

    万晴人已经在楼下了。

    南笙起身:“唐总,万小姐来了。”

    唐云谦起身系好外套的扣子:“那走吧,一会儿咱们顺便下班。”

    “你忙完了?”

    “工作这种事情,只要你想,永远都可以忙不完。”

    南笙嘟嘴,拿起包包跟南笙一起下楼。

    万晴的车子停在电视台的大门口,红色的玛莎拉蒂,很是晃眼。

    见唐云谦跟南笙一起出来,万晴扬了扬眉,这个女人真的跟唐总是一对儿吗?

    万晴控下车窗:“唐总你好,靳小姐,我们去前面的咖啡馆吧。”

    “好。”南笙坐上唐云谦的车,三人一前一后的进了咖啡厅。

    唐云谦悠哉的道:“不知道万小姐找我爱人有什么事情,一会儿我们还要回去陪儿子,万小姐还是长话短说的好。”

    “既然唐总这样说了,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

    其实我今天本来是要请求靳小姐离我未婚夫远点的。

    可刚刚看到靳小姐与唐总一起出来。

    我想有些话我可以不必多说了。

    靳小姐应该是个聪明人。”

    唐云谦抬手搂住南笙的肩膀:“这一点万小姐大可以放心。

    就算万小姐愿意让他们两人多接触,我唐云谦也是不愿意的。

    我昨天晚上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我太太对你未婚夫的感情很简单,只是感恩。

    至于你未婚夫凌少吗…

    呵,他心里是怎么想的想必万小姐比我更清楚吧?

    如果万小姐有时间来请求我太太的话。

    我倒是觉得你不如回去好好奉劝一下你的未婚夫。

    别人的老婆,他还是少惦记的为好。”

    万晴到底是在豪门长大的大家闺秀。

    唐云谦的话已经说到这种程度了,她居然面不改色的笑着。

    模样甜美可人。

    “唐总的话我记住了。”

    她说着将目光落到有些拘谨的南笙身上。

    “靳小姐,请原谅我今天的多此一举。

    我从小就喜欢柏声哥。

    他第一次结婚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家里哭了两天。

    摔了我家所有能摔的瓷器。

    那时候我还只是一个大学生,他说我年纪太小,左右不了他的爱情和婚姻。

    当时我以为我失去他了,这辈子都只能做他的邻家小妹了。

    可是没想到他的第一任妻子居然会去世。

    虽然这是个悲伤的故事,可我却只觉得很幸运。

    我甚至很坏的暗暗觉得高兴。

    我以为那是上天怜悯我的爱。

    我偷偷爱了他十年,老天爷终于给我机会了。

    我发过誓,这辈子一定要嫁给这个男人。

    而且我会一辈子都对他好。

    你跟柏声哥的事情,我也多少听他提起过几次。

    可是我当时并没有在意,因为你是个有孩子的女人。

    我想,你即便再爱他,也不可能比我更刻骨铭心了。

    但我没想到,柏声哥居然跟你来真的。

    他用我所理解不了的感情喜欢上了你。

    他甚至还跟我说,他只要你。

    我这份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难道要再失去吗?

    我不甘心,所以我就找到了凌伯伯,告诉他我喜欢柏声哥的事情。

    我知道,如果我说要嫁,凌伯伯这种野心极强的男人一定会选择帮我。

    昨天晚上的新闻你们或许觉得很荒唐。

    可对我来说,却是像蜜一样的事情。

    不管你信不信,靳小姐,一个女人爱的力量是很强大的。

    我知道今天来找你很失礼,也知道唐总刚刚的话不是敷衍。

    可我还是希望能够得到你的一个承诺。

    你能保证,以后不再招惹我柏声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