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修真小说 > 绯色豪门,老婆乖乖回家 > 第158章 你上我下
    南笙听到声音惊讶转头。

    在南城能认出她的人,一定是五年前的旧识了吧。

    可当看到那人的模样时,她的脸色变了变。

    站在桌前的男人是她的生父,南阚平。

    五年不见,他苍老了许多,连声音都像是历经了沧桑的一般跖。

    不然她也不会连他的声音都听不出来。

    南阚平激动的两眼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拗。

    手里还紧紧的牵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儿。

    南笙侧头看了看那个孩子,眉眼之间有几分南田儿的模样。

    可却又不完全像。

    南田儿长的还是很可人的,尤其是一双眼睛,很有神。

    可眼前的女孩儿的双眼很是平凡无奇。

    她记得五年前南田儿是怀了孕的,难道这个…

    “南南,快叫大姨,这是你大姨。”

    南南怯怯的躲到了南阚平的身后,不言不语。

    只是露着一双惊恐的小眼儿看着南笙。

    “你这孩子,怎么又躲起来了,快点出来喊人呀。”

    见孩子快要哭了,南阚平这才罢休的看向南笙。

    “小笙,这个孩子是田儿的女儿。

    你也知道吧,几年前田儿做了错事儿,生下了这个丫头。”

    南南听到这话后垂下头,似乎能听懂似的。

    “别当着孩子的面儿说这种话。

    孩子难道就没有心,就不会受伤吗?”

    南笙凝眉瞪向南阚平,这之前,她一句话都没有说。

    南阚平笑:“小孩儿丫丫的能听懂什么呀。”

    南笙扬眉:“所以,你是以为小孩儿丫丫的什么都不懂。

    所以才在我们小时候跟我妈吵架闹离婚的吗?”

    南阚平眉心揪紧:“小笙,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儿了,咱们别提了好吗?”

    南笙转头看向简森:“今天就这样吧,我怕登儿在家里醒了会找我。

    刚刚说的事情,我会去帮你跟唐云谦说的。

    有消息了我联系你。”

    简森点头起身,他是个有眼力界的人:“师嫂,那我就先走了,咱们电话联系。”

    “行,再见啊。”南笙送走简森后,也拿起包包站起身。

    南阚平见她似乎是要走,连忙道:“小笙,这些年你过的好吗?

    之前听说你出事了,我还以为…”

    南笙抿唇:“你以为我死了,肯定心里很开心吧。

    终于可以完全跟你的前妻撇清关系了。”

    “不是的,小笙,爸爸不是你想的那样。

    爸爸当然希望你活着,希望你跟你姐姐都能好。

    爸爸怎么会希望你死呢。”

    南笙的声音还是很冷漠:“南先生,我说过很多遍了。

    不要跟我提爸爸这两个字。

    自从我爸爸和我妈妈离婚那天开始,我就已经没有爸爸了。”

    南阚平眉心皱的很紧,“小笙,不管说多少遍,爸爸都知道爸爸对不起你。

    如果你要记恨爸爸,爸爸也没有办法。

    但现在,爸爸就只剩下你跟田儿两个闺女了。

    以后希望你们能…”

    “我只有南倾一个妹妹,这个世界上,我只有南倾一个妹妹。”

    南笙低头看了南阚平一眼,转身往外走。

    她最伤心的不是爸爸跟妈妈离婚,那段往事已经过去了太久。

    她都感觉像是上辈子的事情。

    她心里最痛的是,真正的南笙已经死了。

    活着的是明明是南倾。

    可她的爸爸却根本就不知道。

    南笙被判给了爸爸。

    她跟爸爸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

    爸爸居然不了解自己女儿的脾性。

    南笙已经不在人世了。

    他为什么一点也不知道。

    南笙出了主题餐厅下楼。

    司机在楼下等她。

    她才刚进了车里,就看到南阚平急急的追了出来。

    南笙忙对司机道:“开车。”

    司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只是很快的就发动车子离开。

    南阚平来到车子刚才停泊的路上,目光一直追随着南笙离开。

    他本来还有话要对小笙说的,只可惜,小笙根本就不肯给她机会。

    自从小倾和羽汐先后离开后,小笙再也不是从前那个乖顺的女儿了。

    他一直觉得,随着时间慢慢流逝,随着小笙的长大。

    这道疤痕怎么也会变的淡一些。

    可没想到,小笙还是恨他,这样的恨他。

    直到车子开出去很远,南笙才回头看了看尽头处主题餐厅门口的一老一小。

    老的还在直直的目视着她们车子离开的方向。

    南笙回过头,用冷漠麻痹自己。

    自从亲眼看到南阚平和田子逼妈妈离婚的那一幕后。

    南笙对南阚平和田子只有恨。

    她甚至痛恨当年喜欢‘田子阿姨’的自己。

    回到别墅后,登儿睡下了还没起。

    唐云谦在南城的秘书艾米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茶。

    见她回来,秘书连忙站起身,恭敬的道:“夫人您好。”

    “艾米是你呀。”南笙笑了笑:“好久不见了。”

    艾米点头:“是的夫人。”

    “你来…有事?”

    “有几份合同需要唐总亲自过目后签字。

    我已经送上去了,另外,今天晚上还有个酒会。

    可能需要唐总亲自出席一下。”

    “让唐云谦去?”南笙摇头:“不行,他的腿不能动,需要养。”

    “可是,今天晚上的酒会很重要,不能缺席。”

    “缺席会怎么样?”

    “这…”

    见艾米吞吐,南笙拍了拍艾米的肩膀:“算了,我上去跟唐云谦说吧。”

    南笙上去的时候,唐云谦正躺在床上翻看合同。

    见到南笙,唐云谦放下合同看着南笙对她招手:“过来。”

    南笙努嘴走到他身边顺势坐下:“刚刚艾米说你今晚要去参加酒会。”

    “是。”唐云谦的臂力很大,直接将她扯进了怀抱里,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一下:“你也跟我一起。”

    “我不想去,你也不要去了,你的腿这样,总是搬来搬去的不好。”

    “没关系,我做轮椅。”唐云谦揉了揉她的脸:“有老婆担心的感觉真好。”

    “这会议有这么重要吗?”南笙侧头看他。

    “万一休养不好,以后变成瘸子可怎么办?”

    唐云谦笑了起来:“我有你说的那么脆弱吗?

    好了,别想太多,今天晚上的酒会是南城商会组织的。

    对我来说很重要,如果不去的话,可能会错失很多最新的资讯。

    你该知道信息对我们企业发展有多么的重要吧。”

    “恩,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的腿比任何信息和财富都重要。”

    南笙抬手搂住他的腰:“别去了不行吗?”

    唐云谦盯着她的双眼扬唇,南笙是真的担心他。

    他喜欢这种被南笙关怀的感觉。

    “好,不过你要答应我,今天晚上陪我。”

    唐云谦被这该死的折磨想疯了。

    南笙瞪眼:“你疯了啊,你的腿都这样了,还敢想那些事情。”

    “我只是要搂着你睡而已。”

    南笙脸唰的红了,原来是她想太多了。

    “那也不行,”她垂头咬唇:“我得搂着登儿睡啊。”

    “先把登儿哄睡,再来陪我。”

    南笙摇头:“你肯定是骗我的,如果我真的陪你睡的话,你会不安分的。”

    “看你怕的,顶多我真的要对你动手动脚的时候。

    你就体谅一下残疾人的不方便。

    主动一点,采取你上我下的姿势吗。

    你也同情同情我这个五年没有碰过女人的老光棍好吗?”

    南笙嗖的坐起来:“唐云谦,你又不正经。”

    “这可不是不正经,这是正常需求。

    老婆,都这么多年夫妻了,何必折磨我呢。

    你今晚就从了我这寂寞了五年的光棍汉吧。”

    南笙抱怀:“你真的五年没碰过女人?我才不信呢。

    都说你们这样的成功人士压力很多,经常需要女人来释放压力的。

    你天天喊着你自己是正常男人,你会没有那种方面的需求?

    有了那种需求你会憋着?

    打死我都不信,我不信不信。”

    “我当然不憋着,难道你不知道男人的手也可以解决生理***的吗?”

    南笙看了看他的手,又看了看他盖着薄毯子也顶出了小帐篷的某处。

    脸一阵发烫,她似乎…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呢。

    难道他…一个堂堂的大总裁,居然还自…

    哎,想想都觉得好害羞。

    想不下去了。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你脑子里想什么奇怪的事情呢?”唐云谦忍笑。

    “我…我才没有呢。”南笙抬手捋了捋头发:“我干嘛要想那些奇怪的事情。”

    “哪些?”

    南笙眨巴眼睛半响。

    这个唐云谦

    ,真的不觉得做那种事儿是丢人的事儿吗。

    居然还这么理直气壮的说。

    他怎么不拿着大喇叭去外面广播一下。

    干脆直接去人民广场那啥算了。

    羞死人。

    她抬手一指他的下面某处:“你的帐篷支起来了。”

    “刚才你亲你亲的。”

    南笙离他远远的:“真是受不了你,我出去啦,签你的字儿吧。”

    她红着脸出门,站在门口还不忘瞪了那个没羞没臊的怪胎一样。

    三点多钟的时候,南笙正在房间里看书,门口传来敲门声。

    “请进。”

    门被推开,南笙看到竟然是艾米,她吃了一惊。

    “恩?艾米你还在啊。”

    艾米脸上带着礼仪小姐式的微笑:“是的,我在等总裁和夫人。”

    “等我们?等我们做什么?”

    南笙想了想,忽然恍然大悟的道:“唐云谦不是说不去了吗?”

    艾米摇头:“我没有接到这样的命令啊。”

    南笙放下手中的书就再次回到唐云谦的房间。

    助理正在帮唐云谦费力的换衣服。

    南笙看到他一身西装革履的样子,忍不住问道:“你不是说不去了吗,怎么还把衣服换上了,你说话不算数啊。”

    “你不是也没有答应我的条件吗?所以我还得去呀。”

    唐云谦说的理直气壮的。

    “你疯了啊,你腿不疼吗。”南笙掐腰。

    “你是真想做残废是不是?

    我告诉你唐云谦,你要是成了残废,我可就不要你了。”

    给唐云谦穿衣服的助理吓了一跳,手都跟着抖了一抖。

    世上居然真的有人敢跟唐总这么喊啊。

    可唐云谦却是笑了起来:“你不会,我知道,你会对我不离不弃的。”

    唐云谦侧眼看到站在门口的艾米。

    他神色一严:“艾米,我让你带着夫人去换衣服,你的工作效率越来越差了。”

    “是。”艾米点头连忙进来:“夫人,我们去化妆换衣服吧。”

    南笙凝眉:“不是艾米办事能力差,是我压根就没打算去。

    你也不许去。”

    “那你现在答应我的条件。”唐云谦扬眉:“答应了就不去了。”

    “行,算你狠,”南笙瞪眼,“我陪你去,不过你也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服装助理又是一头汗。

    这年头,想跟唐总一起去出席酒宴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可眼前这位唐总夫人跟唐总参加个酒会居然还要讨价还价。

    这可真是…头一遭听闻。

    “先保留,参加完酒会回来再说。”

    南笙神秘一笑,转身跟着艾米走了出去。

    唐云谦扬眉,这丫头又打算耍什么鬼心眼儿呢。

    傍晚,西装笔挺的唐云谦坐着轮椅,被助理推进了会场。

    而他身边跟着一身黑色短款晚礼服的南笙。

    南笙的身材好的很,连她自己有的时候照镜子都觉得自己很好。

    比例匀称,胖瘦适中。

    更重要的是,该有的她都有,比如胸。不该由的她全都没有,不如赘肉。

    对于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来说,这身材算是最佳状态了。

    两人一进场,瞬间就吸引了众人的眼球。

    南笙的手始终搭在唐云谦的肩膀上,一步步的跟着他,不远不近。

    “唐总唐总,好久不见。”

    人群中迎来一位中年男子,男子身体有些发福,肚子微胖。

    头顶也已经进入了地中海时代。

    他也看了南笙一眼,“唐夫人,你好啊。”

    因为不认识,南笙只能跟对方点了点头。

    “好久不见,赵总,最近生意不错吧。”

    “拖了唐总的福,谢谢唐总上次愿意帮忙收购我们公司的那批原料。

    如果不是唐总帮忙,我可能要亏损很多呢。

    来来来,唐总,我敬你一杯,感谢你。”

    赵总顺势从服务生手中拿起两杯酒,一杯递给了唐云谦。

    唐云谦刚要接,就被南笙将酒杯抢了去。

    “赵总,我爱人因为腿伤还在吃药,我怕喝酒会解药。

    这酒就由我帮我爱人喝了,赵总不会觉得我这样不礼貌吧?”

    “不会不会,在南城谁人不知道唐总爱妻成瘾呀。

    唐总夫人完全可以代表唐总。

    来来来,我先干为敬。”

    赵总一仰而尽,喝完后将酒杯向下扣了扣,表示没有了。

    南笙也举杯,仰头将一杯鸡尾酒完全喝了下去。

    然后学着赵总的动作将酒杯扣了扣。

    “唐夫人真是豪杰,赵某人太有荣幸了,我再敬…”

    “赵总。”赵总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唐云谦给喊住。

    “我夫人酒量不是很好,点到为止吧。

    你的感谢之意我已经收到了。”

    唐云谦声音不大不小,说话不紧不慢的。

    可是他用的是肯定句式,赵总不容反驳。

    “好好好。”

    “那唐总就请自便吧,我去旁处看看。”

    唐云谦点头,由着助理推他往行去。

    不一会儿,有人从身后敲了南笙的肩膀一下。

    南笙回头,看到她的舅舅衣冠楚楚的站在身后对她笑。

    她吓了一跳:“舅,你怎么也来了?”

    “云谦请我来的。”靳东明四下里看:“这里可真够热闹的。”

    南笙垂头看唐云谦:“你怎么还把我舅舅带来了,我舅也不是个生意人。”

    唐云谦扬眉:“现在不是不代表以后也不是。”

    靳东明抱怀:“就是,从前我在南城上班的时候,大小也是个销售部总监,别把我看到老鼠窝里去啊。”

    南笙撇嘴:“你那算什么总监,手下一共就管着十个八个人的。”

    “别看我们人少,可是却卖着全公司几百号人生产出来的东西。

    这就是能力,你不懂我的美,我懒得跟你解释。”

    唐云谦道:“前段时间有人欠公司的钱破产了,我把他的服装厂收购过来了。

    因为公司不算太大,我也懒得管理。

    所以我就交给你舅舅管了。

    我相信他有能力让这个小工厂起死回生。”

    南笙担心的看向靳东明:“你行吗?”

    “行不行的,既然唐总已经找到了我,我就尽全力了。”

    “他行。”唐云谦扬眉看了靳东明一眼。

    他要用一个人之前,必会了解清楚对方。

    生活中的事儿他不说什么,他大致调查过靳东明之前的公司。

    如靳东明所说,公司虽然不大,他管的人也不多。

    但是呢,销售工作是最锻炼人能力的。

    靳东明有年资也有阅历,差的只是更好的跳板和机会而已。

    当年如果不是发生了抢劫案。

    或许靳东明现在已经被他培养成他的左膀右臂了。

    南笙想,唐云谦都这么信舅舅了,她没有理由不信。

    唐云谦四下看了看,目标锁定在一个女人身上后回头对靳东明道:“走,我给你介绍个人认识,或许她可以帮到你一些。”

    “好,谢谢唐总了。”能进入这里的,不是一般的企业家都没有资格。

    他正兴奋的要跟着走,目光四下里扫了一下。

    就看到大家都往大门口看去。

    他好奇的也往门口瞅了一眼。

    接着就看到一个女人挽着卢斯宙的手腕走进了会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