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修真小说 > 绯色豪门,老婆乖乖回家 > 第160章 晚上回去再收拾你
    完蛋了,唐云谦脸色怎么会这么阴森。

    唐云谦似乎也知道南笙在看他,转头挑眉也将目光落到她身上。

    南笙咬唇,坏了,唐云谦真的生气了。

    她刚要说什么反驳卢斯宙的时候。

    就只听唐云谦淡淡的,不疾不徐的开口了。

    “南笙这个人感情特别重跖。

    她非常喜欢小动物。

    前几天,她养了一只小乌龟。

    可能是因为初养,不怎么娴熟。

    养了没几天,小乌龟就死了。

    南笙从浴缸里把小乌龟的尸体抓出来。

    对着小乌龟的尸体流了好一会儿眼泪。

    我当时就哄她,一个乌龟而已,值当你哭吗。

    她说:乌龟也是有生命的,死了都没人祭奠一下的。

    我就祭奠一下它,让它一路走好。”

    南笙皱眉,唐云谦说这些什么意思啊。

    正在她想偷偷问问的时候,就听唐云谦又开口了。

    “卢总不必把小笙想的那么复杂。

    她没有那么多歪脑筋。

    所以,你不用为她喝醉酒的时候喊着你的名字而哭感到惊奇。

    猫猫狗狗乌龟鱼虾她都很心疼,更何况是个人。

    她哭,单纯的只是因为伤心。

    而最重要的是,刚巧她伤心到极致的时候看到的最后一个人是你而已。”

    南笙嗔目结舌的看向唐云谦。

    这厮…骂人都不带脏字的。

    看着此刻卢斯宙眉心微微动怒。

    有怒气却不能发作的样子。

    南笙在心里大喊,唐云谦威武。

    “唐总确定自己真的了解小倾吗?”

    卢斯宙声音不紧不慢,慢条斯理,脸上也恢复了之前的平静。

    唐云谦笃定的笑:“你说的小倾我是不了解,我爱人小笙我是非常了解的。

    我敢很笃定的说,这世上,她就只爱我一个男人。

    老婆,我说的对吗?”

    南笙扬唇笑的可灿烂了,看着唐云谦一个劲儿的点头。

    “老公你说的对。”

    唐云谦轻轻松松的就把她埋藏在心里很多年痛苦的秘密给化解开了。

    以后卢斯宙再拿这事儿说事儿的时候,她就…

    讽刺他跟小乌龟一样。

    卢斯宙扬眉笑:“小倾,你这样未免有些口是心非了吧。

    前一段时间你到北城来祭奠汉阳的时候说过什么还记得吗?

    你说你要嫁给凌柏声。

    你还说,你永远都不会回到唐总的身边。

    当时我还替唐总觉得惋惜呢。

    怎么,什么时候小倾也变成了说一套做一套的人了?”

    完蛋了,卢斯宙是不害死她不罢休是不是?

    南笙再次转头看向唐云谦。

    唐云谦却是淡淡的笑了笑:“小笙,以后不要一生气就乱说话。

    我承认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好,我不该让你生气那么多年。

    可是有的时候你生气说出来的话,别人会当真的。

    你看,卢总就当真了。”

    南笙呼口气,唐云谦瞬间成了她心中高大上的代名词。

    她转而看向卢斯宙,唇角带着可人的笑意。

    “那时候我的确是这么想的。

    可现在,我老公已经将我哄好了。

    我不生气了,所以自然也不会嫁给柏声了。”

    “啧啧,那凌少公子可就要伤心了。”

    卢斯宙邪笑一声:“小倾,你可要记住了,有的时候老实人发起怒来,怒火会烧的人更疼。”

    “你这话什么意思?”南笙皱眉,怎么感觉卢斯宙是意有所指呢。

    “能是什么意思呢?”唐云谦抱怀:“小笙,不要总是打听别人的意思。

    卢总的话的确很有道理,不过你不怕。

    你的老公是唐云谦,我能给你最好的保护。”

    卢斯宙视线在两人身上来回穿梭。

    原本以为这两人这辈子不会再有交集了。

    他还记得上次在北城见到她的时候,她脸上那份对唐云谦的绝望表情。

    为什么同样是犯了错。

    她可以轻而易举的原谅唐云谦,却不能对他仁慈?

    他实在是太不甘心了。

    南笙心想,卢斯宙你都被唐云谦羞辱成这样了,为什么还不快走。

    脸皮这得有多厚,才能理所当然成这样。

    “云谦哥,南笙,你们两人窝在这角落里做什么。”

    一道悦耳的声音打破了死寂的沉默。

    南笙转身看到康景昕和靳东

    明一起走了过来。

    景昕转头看向卢斯宙:“云谦哥,这是你朋友吗?有些眼熟呢。”

    卢斯宙主动递上名片:“你好,卢斯宙。”

    景昕恍然大悟:“哦,原来你就是北城来南城打天下的卢总啊。

    幸会幸会。

    今天我出门没带名片,我是康景昕。”

    “康氏集团的大小姐。”卢斯宙脱口而出。

    景昕扬眉:“看来卢总是对南城做了很深的了解了。

    连我这样的小角色居然都知道。”

    “康小姐怎么会是小角色呢,你可是南城五少之一康亚威康总的妹妹。

    在南城,谁人不知道康大小姐豪迈的个性。”

    康景昕隐隐的转头看了唐云谦一眼。

    云谦哥这是认识了个什么人?

    “卢总说话真是太客气了。

    我的确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罢了。”

    卢斯宙淡淡的扬了扬唇,接着就将目光落到了靳东明身上。

    随对几人举起酒杯:“在这里相遇是缘,我敬大家一杯吧。”

    靳东明警惕的看着卢斯宙,这个男人每次出现,他都觉得很有压力。

    可是看南笙的表情,她似乎没事了。

    只要南笙没事就好。

    景昕淡然的举了举杯。

    唐云谦刚要动,南笙就再次将酒杯抢走。

    她跟卢斯宙碰了一下杯:“我老公为了救我而落下了点腿上,现在不方便喝酒,卢总这杯酒就由我代替我老公喝。”

    “代替?”卢斯宙看向唐云谦:“唐总的事儿,女人也可以代替吗?”

    “南笙对我来说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呢。

    她是我的妻子,是跟儿子的妈。

    她现在跟我是一体的,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

    她充分的有资格代替我喝下这杯酒。”

    卢斯宙冷笑一声,举杯饮下。

    南笙也是将酒杯端起一饮而尽。

    “卢总初来南城,肯定还有很多人要结实。

    我们就不耽误卢总了。”

    南笙的话很明显,卢斯宙一笑转身离开。

    还不到时机,将来,他们全都会后悔的。

    卢斯宙优雅的离开后,景昕莫名其妙的看向唐云谦。

    “云谦哥,刚才这里的气场很不对味儿啊。

    你跟着个卢斯宙是有什么过节吗?”

    “你在国外呆的时间太久可能还不知道。

    他是我的头号情敌。”

    “情敌?”景昕说着看向南笙:“卢斯宙看上你了?”

    “我不确定他是不是看上我了。

    不过他一直在纠缠我。”

    “那就是看上了呗。”景昕笑:“你这是招惹了个什么样的男人呀。

    我看他的眼神,可不像是个善茬。

    眼珠子一直在不停的转来转去的。

    感觉像穆北琛那混球儿似的,有点腹黑呀。”

    “穆北琛腹黑?”南笙惊讶。

    那个五少中最为神秘的男人居然是个腹黑男吗?

    “你好奇吗?”唐云谦斜眼看她。

    南笙看到唐云谦的南笙,立刻嘟嘴摇头:“一点也不。”

    景昕伸手挽住南笙的手腕:“好奇有什么不对的。

    南城有几个少女不对南城五少好奇的。

    不也有的是人对你感到好奇吗。

    云谦哥哥,做老公可不能做我哥那种唯妻一人型的。

    这样会跟老婆很多压力的。

    你看看我嫂子天天被我哥给看的。

    想当年这两人可是闹出了不少笑话呢。

    哎呀,我跑题了。”

    看到景昕可爱的样子,一旁的靳东明呵呵的笑了起来。

    个性这么直爽的大家千金真是少见。

    唐云谦对南笙勾了勾手指。

    南笙弯下身,唐云谦在她耳边轻语:“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需要对我解释一下?”

    南笙嘟嘴:“什么事儿?”

    好吧,她承认她是故意装傻的。

    唐云谦很直接的看她。

    “刚刚卢斯宙说,我的老婆喝醉酒跑到他家里。

    哭着闹着的喊他的名字。

    我很好奇,这一段儿是怎么来的。”

    唐云谦神情惬意的欣赏着南笙的局促。

    这小丫头,原来还有秘密没被他挖出来啊。

    南笙眨眼苦着张脸,他就不能忘了吗?

    唐云谦坏坏一笑:“晚上回去再收拾你,做好心理准备。”

    南笙心中哀嚎,不就这么点事儿吗。/p

    >

    至于吗。

    唐云谦小心眼。

    “景昕,我怎么觉得你好像不喜欢穆少呢?”

    好吧,既然南笙斗不过这只狐狸。

    那她转移话题总可以把。

    她跟景昕聊天,景昕的性格她很喜欢。

    “也不能这么说,小时候我还是挺喜欢这哥哥的。

    可后来因为乐音的事儿,我慢慢就开始讨厌他了。

    太坏了。”

    “乐音是谁呀?”南笙好奇的瞪大双眼看她。

    “苏乐音呀,穆北琛的老婆。

    不过穆北琛自己不肯承认。

    穆北琛说苏乐音是他的猎物。

    可有眼睛的我们明明都能看出来。

    他爱她爱的不得了。

    可是呢,他BT的就是气人喜欢人家还折磨人家。

    我是真的看不下去,所以不喜欢他了。

    我相信你,你要是见过乐音,你也会讨厌穆北琛的。

    苏乐音特别的讨人喜欢。

    一张娃娃脸,长的身材好模样正。

    更重要的是心眼儿好呀。

    现在我跟筱都在支持乐音。

    回头我带你认识她,你也赶紧加入我们支持乐音的队伍吧。”

    唐云谦抱怀:“景昕,我发现你越来越爱多管闲事了。”

    “云谦哥,你得有点是非心,我这叫做打抱不平。”

    “你确定你不是爱操闲心?”

    景昕无语:“算了算了,我跟你这样的男人没有共同语言。

    你们男人都是向着自己兄弟的。

    你这种疼老婆的男人哪里知道那不疼老婆的男人有多可恶。”

    唐云谦笑:“你又怎么知道北琛不疼老婆?

    你刚刚不是也说了吗,他爱乐音爱的不得了。

    他只是在用他的方式守护乐音而已。”

    “哼,等着瞧吧,他这种方式肯定会出差子的。

    哪个女人愿意跟着一个这样性格扭曲的男人过日子呢?

    那绝对是自找苦吃。”

    “我看我是真的说不过你,不过南笙。”

    唐云谦说着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到南笙的身上。

    “啊?”

    “你不许去跟着瞎掺和。”唐云谦扬眉。

    景昕倒是亲昵的挽着她:“南笙,你千万别听云谦哥的。

    他跟我哥一样,太没有爱心了。”

    “康景昕,南笙是我老婆,得听我的。”

    景昕抱怀:“云谦哥你也要做暴君吗?

    那我是不是得建立一个妇女联合工会来对付你们这群不讲理的男人了?”

    景昕笑嘻嘻的说着,南笙更是开心了。

    因为他看到唐云谦的一张老脸变成了黑色的。

    太可乐了。

    唐云谦又跟几个大老板聊了一会儿天后,酒会也进行了一大半。

    他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再留下来似乎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见南笙兴趣缺缺很无聊的样子。

    又看了看远处一直在觊觎南笙美色的卢斯宙。

    唐云谦决定,打道回府。

    轮椅经过靳东明身侧的时候,唐云谦嘱咐了一句。

    “东明,景昕今天喝了不少的酒。

    一会儿你帮我送她回家吧。

    这会场上想打景昕主意的人太多了。

    你多留意一下周围的男人。”

    “行啊云谦,你放心吧,这事儿交给我。”

    靳东明心里窃喜,他巴不得去送康景昕呢。

    跟美女坐在一起,哪怕只是呼吸同一辆车里的空气,都会觉得心旷神怡。

    他是不是太晚熟了?

    第一次找到这种冲动的感觉。

    助理推着唐云谦再回到踩着高跟鞋累的脚腕子疼的南笙身边时。

    南笙几乎都快要睡着了。

    唐云谦的手轻轻的搭在她的膝盖上。

    她很敏感的立刻就将腿移开猛的睁开眼。

    见对面是唐云谦,这才缓缓松了一口气:“吓我一跳。”

    “看着别的男人哭,喊别的男人名字的女人胆子应该很大才对呀。”

    南笙黑线,这厮到底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乐了。

    “唐云谦你怎么这样儿啊。”南笙嘟囔了一句,心里老委屈了。

    唐云谦笑:“困了?”

    “恩。”

    “走,回家。”唐云谦对她伸出手。

    南笙将手递上站起身。

    唐云谦坐着轮椅,她拉着他的手,身后跟着医疗助理一起。

    在众人的目光中,两人华丽退场。

    车上,南笙困的不行,将头垂在唐云谦的肩上呼呼大睡。

    什么时候到了家她是不知道的。

    反正车子在停车场里停了很久。

    南笙醒来的时候夜幕都已经落下了。

    她眨了眨眼带着些睡衣:“恩?天怎么都黑了,我们什么时候到的?”

    “有一会儿了,看你睡的香,不忍心叫你。”

    南笙看了看驾驶座:“司机呢?”

    “我让他先回前院去了。”

    南笙擦了擦口水要开车门:“你该叫醒我的,我去找人来抬你下车哦。”

    唐云谦笑着看南笙慌慌张张的往前院跑。

    不一会儿,她将先进了别墅的助理医生和司机跟着回来了。

    几个人一通忙活后将唐云谦给抬回了房间。

    司机和助理离开后,南笙也转身要出去:“那你就早点休息吧。”

    唐云谦扬眉:“你站住,我们还有账没有算完呢。”

    南笙郁闷,大哥,你就不能把这事儿给忘了吗?

    她嘻嘻笑着回头:“我好困,有话不能明天再说吗?”

    唐云谦扬眉:“怕你会困,所以刚刚才让你在车里睡到自然醒。”

    卑鄙。

    “哦,我忽然想到我还没去看登儿呢,我先…”

    见南笙要拉门,唐云谦打断她的话道:“你要是出了这个门,我这就下床去追你。

    如果我因此成了瘸子,南笙,你全权负责吧。

    因为你是罪魁祸首。”

    唐云谦作势撩开被子就已经要挪动双腿了。

    “等一下。”南笙跳脚:“好好好,唐云谦,我怕了你还不行吗。”

    “把门反锁上,过来。”

    南笙乖乖照做,现在有什么比唐云谦的腿还重要的事情。

    她走到唐云谦身边坐下。

    “招吧。”

    南笙努嘴:“我要是说了,你会生气吗?”

    “看你怎么说吧,你先招来听听。”

    两人僵持了一会,南笙灰溜溜败下阵来。

    “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如果追究的话我也没有办法。

    那时候我因为卢汉阳的关系经常会见到卢斯宙。

    卢斯宙给我的印象是风度翩翩,潇洒不羁。

    尤其是对待我们这些晚辈的时候,表现的很是和蔼。

    所以我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有些被他吸引到了。

    那时候我觉得自己好像有些精神出轨了。

    可是卢汉阳呢,却偏偏的因为喝了卢斯宙给他的带药的水而跟我姐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

    当时我心里羞愤难当,所以我就喝了很多的酒,然后…

    就跑到了卢斯宙家里去痛哭了一通。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

    不过我保证,我跟他之间什么事都没有。”

    唐云谦抱怀:“这我倒知道,但是这个卢斯宙今天激怒我了。

    我打算对付他,你有意见吗?”

    “我没有,不过我觉得卢斯宙也不是个善茬。

    反正以后我们也没有什么关系了,还是算了。”

    “我想到了一个丝毫不损耗我们自身财力的方法。

    你要不要听听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