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修真小说 > 绯色豪门,老婆乖乖回家 > 第162章 不好的预感
    听了景昕的话,唐云谦直觉,不会是什么好事儿。

    景昕是个很和气的人,一向很少发脾气。

    能如此激怒她,显然不会是什么小事儿。

    “卢斯宙为难你了?”

    “他哪是为难啊,实在是欺人太甚拗。

    我们只是一面之缘而已。

    也不知道他怎么查到了我的手机号跖。

    没事儿就给我打电话约我。

    起先我拒绝了。

    可后来他居然变本加厉的来公司门口接我。

    你这几天没看新闻吗。

    上面写的多难听,居然说我康家要跟卢氏集团联姻。

    我康景昕到底哪儿差了,要嫁给那种来路不明的男人。

    更重要的是,这些新闻人真是没事儿干了。

    卢斯宙来我们公司门口用鲜花堵了我三次,居然全都被拍到了。

    我真是无语死了。

    我明明没有接受他的鲜花,也没有跟他一起离开去赴什么烛光晚餐。

    可他们却能硬生生的凭空写出许多的八卦。

    什么康家大小姐与北城大亨卢斯宙的暧昧两三事啊。

    什么某K姓千金与北城L姓总裁深夜幽会‘大战’啊。

    我的天哪,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搞笑的戏码。

    这些东西本来也不是真的,我都不在意。

    可你知道吗,刚刚,就在刚刚,卢斯宙居然跑来跟我求爱。

    他说对我一见钟情。

    他脑子没毛病吧,真是气死我了。

    云谦哥,你怎么不说话。”

    “插不上嘴。”唐云谦声音淡定。

    景昕的小嘴儿本来也能说,这么巴拉巴拉一通说后,更是激动了起来。

    唐云谦倒想说话呢,哪里能插上嘴呢。

    景昕头顶飘过两三黑线无语。

    这个唐云谦,真是比她亲哥还可恶呢。

    这是讽刺她废话多吗?

    好像还真是。

    景昕深呼了口气:“云谦哥,你是故意气我的吗?”

    “我气你做什么,是真的插不上嘴。”

    唐云谦抱怀,他其实冤枉的很。

    “卢斯宙这个人阴险狡诈的。

    他骗女人很有一套,你可要小心一点。

    当年你嫂子就差点被骗了。

    现在还有个简森的爱人也被他骗了。

    上个月,简森跟他爱人已经为了卢斯宙而办理了离婚手续。

    我没有仔细了解过卢斯宙。

    所以我也不清楚他到底要做什么。

    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卢斯宙的确有毛病。”

    景昕听到唐云谦这样说,这才松了口气。

    “这么说来这个卢斯宙不但花心,还破坏别人家庭?

    可是也怪啊,我跟他明明也没有什么交情。

    他干嘛要来招惹我?”

    唐云谦转头看了南笙一眼,因为南笙离唐云谦很近,所以景昕说的话她全都能听到。

    如果卢斯宙真的是因为她才招惹景昕的话,她真的觉得很愧疚。

    “原因不重要,重要是远离。”

    “那我该怎么办。

    我嫂子快生了,我哥根本没心情管我。

    你帮我出个主意。”

    唐云谦摸了摸下巴,坏坏一笑。

    “开个记者招待会,发声明。

    让大家知道,你跟卢斯宙没有任何关系。

    另外,鉴于卢斯宙的卑鄙无耻。

    你直接告诉记者,你已经有男朋友了。

    两人感情很好。”

    “啊?”景昕惊讶了。

    “可我没有啊,骗人被拆穿了怎么办。”景昕蹙眉。

    南笙站在旁边灵机一动,对唐云谦偷偷说了声,靳东明。

    唐云谦邪邪的笑着对电话那头的景昕道:“无中生有你不会吗?”

    “不会。”景昕很诚实。

    就算要无中生有,总也要有个实际存在的人吧。

    现在记者们的手段她也不是不了解。

    都太可怕了。

    “这样好了,我让靳东明暂时扮演一下你男朋友的角色。

    你跟靳东明最近互动的频繁一点。

    没事儿就一起吃个饭,看个电影。

    如果你觉得跟靳东明不来电的话,就多聊聊生意上的事儿。”

    景昕连连摇头:“那不行,兔子不吃窝边草。”

    “他是唐家窝边的草,跟你康家有什么关系。

    再说了,是让你们演戏,又不是让你们假戏真做。”

    景昕抱怀:“能行吗?南笙舅

    舅会同意吗?”

    “他这人一向最热心肠了,这事儿包在我身上。

    你只管去召开记者会吧。”

    “出了岔子你负责啊。”

    景昕努努嘴,万一靳东明不愿意,她就把责任推到唐云谦身上。

    “行。”唐云谦再三保证后,景昕终于挂了电话。

    南笙有些小兴奋的跟唐云谦说:“你先等等,我先去给靳东明打个电话。”

    她跑出去后,唐云谦倒是深深的皱起了眉。

    卢斯宙…

    连康家的大小姐都招惹,他真是不想在南城混了。

    接到南笙电话的时候,靳东明正忙着。

    “别没事儿老给我打电话,忙着呢。”

    “诶诶诶,靳东明别挂。”南笙急急的喊了一嗓子。

    “我跟你说哦,我有重要的好消息要告诉你。”

    靳东明摆弄着手里的布卡:“什么好消息?”

    如果不是好消息,靳东明一定掐她。

    “卢斯宙开始纠缠景昕了。

    景昕很烦他,所以找唐云谦帮忙出主意。

    唐云谦说,让景昕办次新闻发布会。

    证明她跟卢斯宙没有关系。

    还让她找个冒牌的男朋友。

    你看你行吗?”

    听到前半截的时候,靳东明心里慌的很。

    卢斯宙这个混账到底要闹哪样。

    先是小笙,后又是景昕。

    是不是世上的女人他都要招惹。

    可听到后来,他却隐隐有些激动了。

    “我?景昕肯定不会愿意的。

    我这样的人,要什么没什么。

    哪里配得上景昕小姐。”

    “看,你终于知道自己一无是处了吧。”

    南笙抱怀偷笑,她就是要耍弄一下他。

    靳东明沉声:“是,现在知道了,努力也晚了吧。”

    南笙愣了一下,怎么听这口气...

    难道靳东明对景昕有意思?

    天啊,大新闻呢。

    “诶,你别跟我扯这些。

    又不是让你玩儿真的。

    假冒一下景昕的男朋友你愿不愿意?

    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就找别人了。”

    “等等,我愿意愿意。”

    靳东明气死了,这个死丫头,急什么急。

    南笙在电话对面阴险的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

    “靳东明,我发现你的秘密了哦。”

    “你胡说啥呢,我能有什么秘密。”靳东明顾左右而言他。

    “有些人哟,老了老了的,倒还学会春心涌动了呢。”

    “诶,南小笙,你正经点啊。

    就咱们爷俩的时候,你开点玩笑没什么的。

    在景昕面前你可千万不要胡说。”

    “知道啦知道啦,在景昕面前我不胡说,我生说,行了吧?”

    “你什么也不用说,闭上你的嘴巴就行了。”

    苍天啊,靳羽汐怎么生了这么个二皮脸的闺女。

    “好,我什么都不说。

    那我的好舅舅,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

    你暂时先做着景昕的代理男朋友。

    好好表现啊。

    争取把代理两个字早日去掉。

    等你什么时候转正了。

    我请你吃大餐。”

    靳东明嘿嘿的笑了起来。

    可是瞬间就反应过来:“你又胡说,景昕是我这种人能高攀的上的吗。”

    “你别老觉得自己身份低人一等。

    就你这种心态,能追的到女人吗。

    你一点也不比别人差好吧。

    你是个好男人,能够跟你结婚,是你未来妻子的福分。

    我就觉得这世上没有比你更适合做老公的好男人了。”

    “真的?”靳东明有些信了。

    “真的,你想啊,景昕从小就生活在富裕的环境里。

    能力和钱她都不缺。

    她如果想要嫁给有钱有势门当户对的男人。

    早就可以嫁了。

    可是她没有啊,她跟我同岁,可到现在还单着呢。

    所以啊,她在追求的不是物质丰厚的男人。

    是真爱。”

    靳东明暗暗的给自己加油。

    “你好好表现啊靳东明。”

    “好,我会努力的。”靳东明觉得自己现在是真的信心满满了。

    南笙再回唐云谦房间的时候。

    唐云谦正在打电话。

    南笙只听到他说了一句“尽快给我结果

    ”后,他就把电话挂断了。

    “给谁打呢。”

    “简森。”唐云谦声音很平静的将手机扔到了床头柜上。

    “东明怎么说?”

    “他能说什么呀,这种美差,他必然会权利办好的。”

    唐云谦点了点头,剩下的时候交给景昕和东明自己办就可以了。

    下午,南笙忙完自己的事情后斜靠在唐云谦的床边玩儿手机。

    她习惯性的每天都会看看当天的新闻。

    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余吓了一跳。

    “天哪。”

    正在翻看文件的唐云谦转头看她:“怎么了?”

    南笙把手机递到唐云谦的面前:“你看,这是港城新闻。”

    唐云谦扬眉接过看了一眼后不禁笑了。

    新闻内容一大堆,可简明扼要的总结后就一句话。

    北城大亨卢斯宙与港城凌氏集团联手开发港城最大的娱乐中心。

    而最重要的是,新闻照片中,跟卢斯宙签约的人不是凌冠东。

    是凌柏声。

    南笙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好的预感。

    唐云谦事不关己的淡淡一笑:“卢斯宙动作不小啊。”

    南笙蹙眉看着唐云谦,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卢斯宙跟凌氏集团合作按理不是什么稀罕事儿。

    凌氏集团虽说是柏声家的产业。

    可凌柏声从来都不管公司的事情。

    这次他愿意出来签约是什么意思?

    柏声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呢,还是…被逼的?

    “怎么,担心了?”唐云谦伸手揽住南笙的肩膀。

    南笙看他,点头。

    “担心凌柏声?”

    南笙还是点头。

    唐云谦扬眉:“老婆,当着我的面担心别的男人,真的好吗?”

    “我对柏声的关心就像是亲人之间的关心一样。

    柏声的事儿我已经跟你解释过很多次了。

    这次,我不想再多费口舌了。

    如果你真的爱我,就一定懂我的。”

    唐云谦笑:“我逗你的,看你这严肃的样子。”

    南笙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好在不用再因为柏声的事情跟唐云谦闹别扭解释了。

    不过…唐云谦真是个坏蛋。

    “你呀,总是想太多。

    其实你完全可以不必担心凌柏声。

    他毕竟是凌冠东的儿子,虎毒不食子。

    就算凌冠东再怎么算计,也不可能害死他儿子。

    而且…你该知道,人都是会变的。”

    南笙凝眉看他:“人是会变的这话什么意思?”

    唐云谦笑着揉了揉她的头:“没事,就是告诉你让你不必太担心。”

    南笙终究还是单纯了些。

    他得好好保护好这个丫头了。

    “恩。”南笙嘴上虽然答应了,可心里却还是很担心。

    趁着唐云谦午睡的时间,南笙回到房间还是没忍住的给凌柏声打了通电话。

    凌柏声每个星期都会给她打一两通电话。

    他会告诉她,他在港城一切都好,让她不要担心。

    因为凌柏声的主动,南笙倒是极少给他打。

    电话接通。

    “喂,南笙。”

    南笙站在床边脸上扬起笑意:“柏声。”

    “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凌柏声唇角也挂着淡淡的笑意。

    每次心烦意乱的时候,只要听到南笙的声音,他就能安定。

    “我刚刚从新闻上看到你了。”

    “看到我的照片就想我了?”

    凌柏声是开玩笑的,可是南笙却当了真。

    心里很是不好受,沉默了好一会儿。

    “看你,怎么玩笑也不会开了。

    天天守着唐云谦,思想也学古板了。”

    凌柏声不得不再次开口打破沉默。

    南笙笑了笑:“其实,我是因为担心你才给你打电话的。

    你怎么会跑去跟卢斯宙签合约?”

    “昨天我刚好休息,我爸还有别的事情。

    央求我帮他跑了这一趟。

    我去了之后才知道他们还安排了记者的。

    木已成舟,我也阻止不了记者们了。”

    南笙心里呼了一口气。

    “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又被人强迫了呢。

    柏声,你一定要小心点卢斯宙。

    他不是个什么好人。

    跟他打交道的话,一定要保护好你自己。”

    “看你还这么担心我,我就放心了。

    之前我还怕你会因为万晴的事儿而讨厌我呢。”

    南笙愣了一下,怪不得最近凌柏声给他打电话,总是小心翼翼的。

    原来竟是因为在乎她的感受。

    “没有,其实万小姐人不错。

    我不会因为你身边有好人而生气的。”

    万晴人不错?凌柏声凝眉:“你之后又见过万晴?”

    南笙愣了一下,赶忙解释道:“没有,就是直觉。”

    “不对,万晴是不是找过你?

    她有没有找你麻烦?

    南笙,撇开我们是未婚夫妻的这层关系。

    就算以我们五年的交情说话,你也不要骗我。”

    “真的没有。”南笙笑:“你别这样寸草寸兵的。

    我就是看到万晴看你的眼神带着很多的迷恋。

    我觉得,能够喜欢你的女人一定不会是坏人。

    因为你也是个好人呀。”

    凌柏声这才松了口气:“南笙,知人知面不知心。

    不要把所有人都想成是好人。

    你不了解万晴,不知道她…”

    “她喜欢你。”南笙爽朗的笑了一声:“眼神不会骗人。

    我知道,她可能会因为你跟我的关系而讨厌我。

    不过我相信,她在乎你的感受,她不会伤害我。

    柏声,别总给万小姐脸色看。

    万小姐毕竟是喜欢你的女人啊。”

    凌柏声无奈的叹气,终究还是败给南笙了。

    “你看你,怎么总为万晴说话?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关系很好呢。”

    “我给你打电话,可不是为了跟你讨论万晴的。

    我是提醒你小心卢斯宙的。”

    南笙连忙转移话题。

    “好我知道,我会远离他的。

    再说,他签完合约就坐飞机离开了。

    我就算想跟他接触也没有机会。

    你放心吧。

    倒是你什么时候能回来,真的很想你和登儿了。

    我几次三番的想去南城看你。

    可是又怕会跟唐云谦闹的不愉快。

    毕竟…他是为了救你受的伤,你照顾他也在情理之中。

    可再这么等下去,我恐怕会想你和登儿想的发疯的。”

    凌柏声很少说这种肉麻的话。

    不过,这是他的真心话。

    五年来,他从没有跟南笙和登儿分开这么久。

    这还是第一次。

    思念真的是种很玄的东西。

    南笙抬手挠了挠头:“那个…再过一段时间吧。”

    不行,看来要尽快回去跟柏声说清楚了。

    她早说了,柏声才能早早的将目光移开。

    唐云谦的腿伤应该也快要好了吧。

    坚持一下。

    挂断电话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刚好登儿和小爱回来了。

    这几天简森去日本出差,小爱在家里吃住。

    两个小朋友哒哒哒的踩着楼梯跑上来。

    登儿兴奋的喊:“妈妈我回来了。”

    小爱扬着肉嘟嘟的小脸儿:“阿姨我回来了。”

    “乖,今天两人在幼儿园乖不乖啊?”

    “我乖的不得了。”登儿炫耀。

    小爱垂头。

    “怎么了小爱?”南笙蹲下面对小爱。

    小爱怯怯的抬头看了登儿一眼,赶忙又垂下头。

    南笙凝眉回头,居然看到了登儿在跟小爱使眼色。

    “登儿。”南笙瞪眼:“什么情况,跟妈说说。”

    登儿摇头:“什么情况也没有。”

    南笙看小爱,不可能,这分明就是有情况好吗?

    她叹气做出一副伤心状:“哎,真的好伤心,我儿子居然开始有秘密了。

    我儿子不把我当成好朋友了。”

    “哎呀妈妈,你别伤心了,我不是不想告诉你。

    我怕告诉了你,你会难过的。”

    “我现在就已经够难过了,你要是不告诉我,我会难过的失眠的。”

    登儿将小书包取下:“真拿你没办法,其实今天我在幼儿园表现一点也不好。

    我跟小朋友打架了。”

    南笙皱眉:“为什么?”

    “新幼儿园的小朋友欺负人。

    他们嘲笑小爱没有妈妈。

    老师都没有帮助我们。

    我看不过去,所以就跟那个小班的小朋友理论。

    那个小班的小朋友不懂事儿,反骂我是没有爸爸的野孩子。

    我气不过,就把他给揍了。”

    小爱吸吸鼻子就开

    始哭了起来。

    南笙连忙搂住了她:“小爱乖,没事的。

    你看,别的小朋友欺负你,哥哥不是帮你报仇了吗。”

    “小爱有妈妈的。”小爱委屈的不得了。

    明明有妈妈,却还要被人嘲笑。

    这种滋味可不是不好受吗。

    南笙上学的时候也被人嘲笑过没有爸爸。

    “那这样好不好,明天阿姨带你去幼儿园。

    阿姨去找老师把话说清楚。

    让老师以后好好管一下那些小朋友,让他们不要欺负小爱了。

    我们小爱有爸爸也有妈妈。”

    “恩。”小爱像个小泪人儿似的哭着点头。

    登儿过来拉着她的手:“小爱你别哭了,大不了哥哥今天把玩具分享给你玩儿啊。”

    登儿愉快的拉着小爱跑回了房间。

    南笙心里暖暖的想到了小时候靳东明保护她的样子。

    她其实很幸运,父母没有离婚的时候,她有爸爸保护。

    父母离婚后,她有舅舅保护。

    其实人生中有许多事情,只要换个角度想,都是幸福的。

    第二天,南笙起个大早陪两个孩子吃饭,一起送两个孩子去上学。

    车子在幼儿园门口停下,司机帮两个孩子提着包。

    南笙缓慢推开车门,下车。

    今天,她这一身穿的很高贵大气光彩照人。

    可是出师不利,才刚下车,就在幼儿园门口碰到了不想见的人。

    要不说吗,世界真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