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修真小说 > 绯色豪门,老婆乖乖回家 > 第167章 让人背脊发凉
    五年不见,米安琪也变了。

    从前她虽然也经常穿着一身名牌,但却不像现在这样张扬。

    那时,她是用有限的工资投入到了无限的打折名牌中。

    此刻,她一身的时髦装扮不说,还从头到脚都亮闪闪的。

    胳膊手腕,脖子,手指上,到处都是珠光宝气的。

    她从来就知道米安琪喜欢钻石,却不想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跬。

    米安琪身子一弯,惊喜的拍掌:“铁公鸡。”

    南笙嘴角也扬起了开心的笑意:“米天使。”

    “啊…”米安琪在原地跺了几步后,冲到了南笙身前伸手抱住了她。

    “死丫头,好久不见了。

    早就知道你回了南城,可你也不来找我。

    你知不知道,我都想死你了。”

    南笙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我一开始是想见你来着,可是因为你跟简森闹的不愉快,见简森每天都不开心,我怕你情绪也不好,所以就一直没找到时间约你。”

    “现在见着了,一会儿咱们好好聊聊。

    我对你这五年的生活太好奇了。

    知道吗,我一直都以为你已经不在人世了。

    那时候看唐总天天伤心的样子,我都替你心疼他。

    真的,我从来没有见过男人这么痴情的。

    更重要的是,这个男人有钱啊。”

    南笙抿唇轻笑,米安琪的性格还跟从前一样,大大咧咧咋咋呼呼。

    天天把钱字挂嘴边,张扬跋扈,却不让人觉得难以相处。

    两人松开拥抱,米安琪低头看了看小爱,抬手摸了摸她的脸。

    “宝贝闺女,想妈妈了吗?”

    小爱点头,伸手抱住米安琪:“妈妈,我好想你呀。

    爸爸说,只要我数过五天你就会来看我一次。

    可是为什么我数了那么多个五天,妈妈也不来看我?

    妈妈,你不要小爱了吗?

    爸爸说,妈妈可能是忙,有时间你会来看我。

    可妈妈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有时间。”

    米安琪眼中一阵雾气,手轻轻的揉着小爱的头。

    “小爱对不起,妈妈不知道小爱这么想念妈妈。

    妈妈是害怕自己见了小爱以后,会不忍心离开。

    所以才一直没敢去见小爱。

    妈妈其实真的很想小爱,做梦都想见小爱。”

    小爱一瘪嘴,想哭的说:“那妈妈跟小爱回家好不好。

    小爱不喜欢爸爸妈妈分开。

    爸爸说,爸爸跟妈妈离婚了。

    离婚就是要永远都分开住的意思。

    可是小爱不喜欢爸爸妈妈分开住。

    幼儿园的小朋友们都嘲笑小爱。

    小爱不喜欢这样,妈妈跟小爱回家好不好。

    小爱想要在有爸爸妈妈的家里住。”

    一旁的南笙都觉得心里酸涩了,更何况是当事人米安琪呢。

    米安琪难过的望着小爱,却什么承诺也给不了她。

    登儿因为见到了小爱的妈妈,早就已经放下买礼物的事情来到几人身边了。

    看到小爱哭的伤心,登儿说:“小爱妈妈,小爱可可怜了。

    幼儿园里的小朋友们说她是被妈妈抛弃的野孩子了。

    小爱胆子小,又不敢跟别人吵架。

    小爱妈妈你快点回家去吧。

    你回了家小爱就有妈妈了,那样别的小朋友就不会欺负小爱了。”

    米安琪轻轻捧着小爱的小脸:“小爱,你再忍忍,妈妈一定会给你一个家的好不好?”

    “真的吗?”小爱双眼充满期待。

    南笙心里心疼小爱的紧。

    看她现在笑的这么开心,是因为她以为的家是有爸爸妈妈的家。

    而米安琪说的家,却是跟另一个男人重新组成的家。

    南笙扯了扯米安琪:“米天使,咱们找个地方坐着聊一会儿吧。

    这里可不适合咱们久别重逢后搞煽情的地方。”

    “就是,走。”

    米安琪拉着小爱,南笙拉着登儿离开。

    登儿觉得很是可惜的回头看了看还没有买的礼物。

    哎,就知道妈妈不是个办事儿的人。

    每次跟她出门做事都虎头蛇尾的。

    四人直接来到商场二楼的咖啡馆。

    南笙和米安琪要了两杯咖啡,给两个小娃娃要了两杯牛奶。

    起先,米安琪一直问南笙这五年都经历了些什么。

    南笙将自己大致的经历告诉了她。

    作为朋友,她还是信任米安琪的。

    两人咖啡续杯的时候,登儿有些坐不住了。

    “米阿姨,我打扰一下可以吗?”

    “恩登儿怎么了?”米安琪眨巴着大眼看登儿。

    登儿笑嘻嘻的转头看南笙:“妈妈,你跟阿姨聊天,我去买礼物可以吗?”

    登儿这么一说话,南笙这才想起自己今天带两个孩子来商场的目的。

    “抱歉,妈妈都忘记了,你等一下啊。”

    南笙掏出手机,给在楼下等的司机打了一通电话。

    司机很快上楼来将登儿和小爱带走去逛商场买礼物了。

    只剩下南笙和米安琪两人的时候,南笙就能放开的多了。

    她握着米安琪的手,脸上都是关怀的神色。

    “安琪,我想问你个问题。”

    “你想问我和简森的事情吧?”米安琪也不回避这个问题。

    “恩,这些事情原本我不该过问的,可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你是我的朋友,简森是唐云谦的学弟。

    当年你跟简森又是我撮合的。

    你们感情不是挺好的吗。

    我实在是想不明白,既然结婚了,为什么又要离婚呢?

    我以为你这种个性的人,受过一次情伤。

    一旦结婚的话就一定会是一辈子的。

    当我听说你跟简森离婚的消息时,你知道我有多诧异吗?”

    米安琪握起咖啡杯轻轻的抿了一口,目光淡淡的扫向窗外,似乎是在想该怎么回答南笙的问题。

    两人一度陷入沉默,米安琪不说话,南笙也不知道要怎么继续开口。

    好一会儿后,米安琪放下咖啡杯苦涩的笑着看向南笙。

    “我是个坏女人,跟简森离婚这件事儿,的确是我错了。”

    “既然你知道错了,为什么还要离?

    离婚的时候你该挽留的,你还想去哪里找简森这样的好男人。”

    南笙看到米安琪的态度,觉得她似乎还有的救。

    米安琪目光平静的落到她身上。

    “铁公鸡你说的对,简森是个好男人。

    离开了简森后,我可能再也找不到像简森这样照顾我,心疼我的男人了。

    简森有房,有车,有钱,有令人羡慕的好工作。

    他的父母对我很好,把我当亲生女儿。

    我的父母也很喜欢他,一直说他这个女婿比我这女儿还有用。

    我们什么也不缺,还有个可爱的女儿。

    我们的婚姻在别人眼里看来是很幸福的。

    我自己也觉得我跟简森是平凡夫妻里最幸福的了。

    可就是这样平凡的幸福,我自己居然不要了。

    有的时候就连我自己都不理解我自己为什么要这么作。

    可是你知道吗,有的时候人的感情是自己控制不了的。

    当我心里衍生出想要离开他的想法时,我就横竖都看这个人不顺眼。

    每天一进家门,看到他的那一刻,我就觉得自己很烦躁。

    我不想面对他,一分一秒也不行。

    压抑的久了,我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我会不分时间和场合的跟他发脾气。

    我会骂他,打他,撵他。

    可是每次把他轰出家门后,我又会后悔。

    就像你说的,我赶走了他以后,还能去哪儿找一个对我这么好的男人。

    但是,我真的克制不住我自己。

    事态发展的越来越严重。

    到了最后,简森也终于受不了我了,主动跟我提出了离婚。”

    “你不后悔吗?”南笙惊讶的看着她。

    明明什么都明白,却还就走了最傻的一条路。

    米安琪不该如此啊。

    “后悔?”米安琪垂头:“夜深人静,一个人孤独寂寞的时候也后悔过。

    可当…自己心里不寂寞的时候,又会觉得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不寂寞的时候?”南笙无语的一笑:“你是说跟卢斯宙在一起的时候吧。”

    米安琪抿唇自嘲的笑了一声:“简森全都告诉你了呢。

    对,我跟卢斯宙在一起。”

    “你疯了吗?你知不知道卢斯宙身边有多少女人,你以为你…”

    “我知道,简森跟我说过。可那又怎么样?你以为我会怕吗?

    为了得到卢斯宙,我也会使用我的手段对付他喜欢的那些女人。”

    米安琪这时神色已经变的阴险了许多。

    她的目光正落到南笙的脸上,似挑衅,似冷漠,似敌对,让南笙不禁背脊发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