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修真小说 > 绯色豪门,老婆乖乖回家 > 第175章 证明给你看,我也能为你去死
    她告诉唐云谦,凌柏声来了,今晚她要去见见凌柏声。

    起初唐云谦说要跟她一起去。

    可她知道唐云谦去了只会起到反作用,二话不说拒绝了。

    唐云谦相信南笙也有自己的办法。

    所以就答应由着她妗。

    不过派人跟着她保护她安全这种事儿是必须要做的。

    南笙将约会地点定在唐氏集团酒店旁边的咖啡馆,那一片儿她熟悉的很跬。

    她比凌柏声早到一些。

    凌柏声出现的时候手里捧着一大束的玫瑰花。

    他本身就长的清瘦帅气,配上迷人的笑容和娇艳欲滴的鲜花。

    瞬间成了整个咖啡馆里最吸引人的男人。

    南笙本来要打招呼,可看到大家的目光,她却是有些不敢了。

    直到凌柏声自己看到了她,朝她走了过来。

    “怎么几个月不见,你瘦成这样了。”

    凌柏声将花递到她面前,笑意盈盈的。

    南笙伸手接过花:“有吗?我觉得我还是从前那样儿啊。”

    “自己天天看着自己的脸当然感觉不出来。

    你真的瘦了,还瘦了很多。”

    从前两人几乎每天都见面。

    所以见到的时候不觉得稀罕。

    这次时隔几个月再相见,南笙和凌柏声都表现出了些许的不自然。

    南笙挠了挠鼻头:“其实我没想到你会为了公司的事情出来。”

    “我自己也没有想到。

    起初我是不愿意的。

    后来我爸说出差地点在南城。

    我实在是太想你,加上我爸一直逼我。

    我也就来了。

    其实你应该知道,我根本就不是做这行的料。”

    看凌柏声脸上露出苦笑,南笙觉得有些心疼他。

    “那你何苦委屈自己呢。”

    “想想出来散散心也好。

    省得天天被不喜欢的人纠缠。

    今天我反倒觉得轻松了许多。”

    南笙知道他说的不喜欢的人指的是谁。

    她又挠了挠鼻头,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你这次看到我怎么表现的这么不自然。”

    凌柏声皱眉:“是不是时间久了没有见到,你觉得别扭了。”

    “倒也不是,只是最近没有回港城,港城的许多事情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呵,港城还不就那样儿,一直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唐云谦怎么样了?

    上个星期打电话的时候,你说他已经能慢慢的走了。”

    “他这几天基本跟正常人一样了。

    今天又去公司了,本来还打算这几天就出发回港城呢。”

    凌柏声松了口气似的:“其实我真怕你会一直都不回去。

    这次我跑出来的另一个目的是来找你的。

    我怕我再不来,你就会被别人抢走了。”

    南笙的手轻轻的握着纯白色的咖啡杯,目光落在凌柏声的脸上。

    “柏声,其实我今天出来有话要说。”

    “南笙,我也有话要说。

    这一次,能让我先说吗?”

    南笙点头,好吧,不急于这一刻。

    “南笙,我听说了些关于你跟唐云谦的流言蜚语。

    其实我不似你想象的那么不在乎。

    我心里挺难过的。

    可是想到唐云谦是因你而受伤,如果我勉强你扔下他回港城。

    你一定不会愿意。

    可是南笙,既然他现在已经恢复了。

    这次我忙完,你能跟我一起回港城吗?

    你不在的这几个月,我感觉港城像是一座空城一样。

    我没法接受没有你的港城。

    如果你忌讳我爸,不愿意再回港城。

    我可以离开港城,带你去别的城市。

    或者我们可以出国。

    法国也好,澳洲也好,对了,你不是喜欢新加坡吗。

    我们去新加坡也行。

    我们找个只有你,我,登儿认识彼此的地方重新开始好吗?”

    看着凌柏声深情楚楚的目光。

    南笙想到了之前拒绝他的那几年。

    她不接受他时,凌柏声也总是这样的表情。

    可这一次跟从前不一样。

    她必须得狠下心了。

    “柏声。”南笙松开握着杯子的手,缓缓握住他的手。

    “你曾经说过让我不要再对你说对不起。

    你说这世上没有谁是对不起谁的。

    可是我觉得

    不是这样的。

    让别人伤心的人,一定是做了令人伤心的事。

    那就是对不起对方。

    可我现在就要对你说对不起。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凌柏声脸上原本微微扬起的笑容变的尴尬了几分。

    “你不喜欢新加坡吗?那我们去别的地方也好。

    只要有你的地方,哪里都可以。”

    看到凌柏声紧张的样子,南笙的眼睛有些酸涩。

    “柏声,我决定要回到唐云谦身边了。

    五年前发生的事情原来是个误会。

    他从来没有抛弃过我。

    那天,他是在混乱中拉错了人。

    他很爱我,比我想象中的更爱我。

    你应该能够看得出来,我也从来都没有忘记他。

    从前,我以为时间能够冲淡一切。

    可是唐云谦说的对。

    能够被时间冲淡的,都不是真爱。

    我们当年是那样的深爱彼此。

    因为发生了一些误会,害的我不敢回去面对他。

    可我们依然是那样的爱着彼此。

    时间没有冲淡我们的感情。

    是我的懦弱让我们这对相爱的夫妻已经分别了五年。

    唐云谦没能像个父亲那样照顾自己的儿子。

    我也没能给登儿一个完整的家庭。

    是我给了你错误的信号。

    让你以为我再也不会回到唐云谦身边,耽误了你这么多年。

    我让你那么用心的守护了我五年,我骗了你的感情。

    我甚至让你像个父亲一样照顾登儿。

    现在每每想到过去的五年。

    你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对登儿贴心贴骨的疼爱,我就觉得真的很对不起你。

    柏声,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我们就到这里吧。

    以后我会用我一生的时间感念你,喜欢你。

    但是,是想妹妹喜欢哥哥那样的喜欢。

    我不能跟你结婚了。

    因为我不会再做靳羽汐了,我是南笙。

    我要堂堂正正的做南笙。

    唐云谦的妻子,登儿的妈妈。”

    看到凌柏声像是被定型似的站在了那里。

    南笙心里有些害怕。

    他是细致温柔的细腻的男人。

    可就因为他的心太细腻,所以她担心他可能会受不了她刚刚的那番话。

    “柏声,你有在听我的话吗?”

    这时,凌柏声的眼珠子终于动了动。

    “是因为唐云谦愿意为了你豁出性命吗?

    南笙,你们出事那天,如果换做是我,我也会拼了命的保护你的。

    我不会让你受伤的。

    我宁可自己去死,也会保护你的。

    南笙,你不能因为那么一点事情就推毁承诺。

    我陪你的时间不必唐云谦短。

    你自己不是也说了吗。

    你们虽然结婚早,但相处的时间并不多。

    可是我陪了你五年啊。

    那五年,我是真真切切的为你付出。

    我的爱,一点不比唐云谦的低贱。

    为什么,即便是这样你还是选择他。”

    凌柏声的声音有些激动了几分。

    “柏声,爱情不是以陪伴的时间长久而论的。

    我认识你的时候,他已经在我心里了。

    我知道我伤害了你。

    我承认是我不对,你先不要生气,也不要这么激动好不好。”

    “我也想克制我自己,不要生气,不要激动。

    可是我做不到。

    如果我做错了事情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那我即便被判出局也无怨无悔。

    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做。

    我一直在用心的爱你。

    南笙,你不能这样对我。

    你真的一瞬间用几句话就拆开了我的全部信念。

    你让我觉得我这几年就像是个笑话。

    南笙,我对你的心是真的,真的。

    不是只有唐云谦可以为了你去死。

    我也可以。

    我现在就证明给你看。”

    凌柏声说着就起身往咖啡馆外跑去。

    南笙一看不好,没有理会别人好奇的目光,抓起两人的包包就往门口追。

    “柏声,你要干什么啊。

    我们慢慢聊好不好,不要这样。”

    凌柏声推开她,直直的冲向马路正中央。

    对面,一辆疾驰而来的车驶过。

    南笙尖叫:“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