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修真小说 > 绯色豪门,老婆乖乖回家 > 第177章 你猜猜我有多恨你
    唐云谦回头,就看到凌柏声直直的走上前来拉住他。

    “唐总,你冷静点,别这样。”

    唐云谦反手拎住了凌柏声的衣领。

    “躺在里面的不是你的老婆。

    你当然能说风凉话。

    但我不能跬。

    还有,你根本就没有资格管我。

    南笙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凌柏声咬牙:“我没想过要让南笙变成这样。

    我只是想要证明给她看。

    你能做到的,我也可以。”

    “是吗?我能做到的你也能?

    凌柏声,你有些太高看你自己了。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以什么为前提看上南笙的吗?

    南笙长的像你死掉的妻子。

    你想要从南笙身上寻找安慰是不是?

    你扪心自问,你到底有多爱南笙。

    为了她去死?

    真是可笑。

    别说是你了,就算卢斯宙那种人都可以为了南笙去死。

    你算是个什么?

    你们就算全都能够为南笙豁出性命又如何?

    她到底还是我的老婆,是我孩子的妈。

    你们不要妄想了。

    谁都别想。”

    凌柏声觉得自己是被侮辱了。

    他紧紧的咬牙,从齿缝中挤出几个字。

    “唐云谦,不要看不起人。

    是,我现在只是一个医生,教授。

    我在财力和商场上比不过你。

    可你等着瞧吧,我一定会变的强大起来的。

    我会让你正视我这个对手。

    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的。”

    唐云谦甩开他:“就凭你?一个黑社会头子的儿子?

    哼,你可知道,就凌冠东那个只有个框架的所谓的集团。

    如果我真的想对付他,他早就滚回去继续混社会了。

    嚣张?跟我唐云谦面前嚣张。

    你还不够格。”

    “呵,看来唐总实在是太有自信了。

    从现在开始,我一定会全力以赴。

    南笙,我一定会夺回来的。”

    唐云谦的脸镇定自若的看着眼前这个白面书生一样的男人。

    如果不是他对南笙有恩。

    他一定会好好修理这个男人的。

    可不管怎么说,凌柏声都是救了他唐云谦老婆孩子的人。

    唐云谦一向知恩图报,可这不代表他会任由自己的老婆被抢走。

    “好,那我就拭目以待。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有多大的能耐。

    不过…你这次来南城是因为跟卢斯宙有交易吧?

    寄生在卢斯宙身上的确是个好办法。

    既然你之前一直没有告诉南笙你已经正式在凌氏集团任职了。

    那以后也不要说了。

    南笙一直以为你是这世上唯一一个不会骗她的人。”

    唐云谦邪邪一笑。

    这个两个情敌绑定在一起,他就正好一次性把他们斩草除根。

    把这两个人永远的扫出南笙的世界。

    “你调查我?”

    唐云谦嘴角露出一抹讽刺:“调查算不上,只是刚好我在港城有几个眼线。

    刚好就知道了你的事情,仅此而已。”

    凌柏声握拳,声音有些愤慨。

    “卢斯宙说你在这南城已经一手遮天。

    跟你作对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

    起初我还不信。

    现在我信了。

    我爸说的对,跟你斗我的确是太嫩了。

    不过,唐云谦,不要太小看人。

    你也是从刚开始成长起来的。”

    唐云谦不屑一顾的看着凌柏声。

    刚欲说什么,门口传来一阵指责声。

    “警察同志,就是这位病患家属刚刚殴打我。”

    原来是刚刚被凌柏声救下的医生什么时候跑出去报了警。

    最近的辖区派出所赶来处理事故了。

    警察进门来的时候看到唐云谦先是愣了一下。

    他都觉得这个人有些眼熟…

    “同志你好,刚刚我们接到这位医生的报警。

    说你在他的办公室殴打了他。

    他现在觉得浑身不舒服,要以故意伤人罪告你。”

    唐云谦眉眼一冷的看向这个年轻的夜班值班医生。

    他是不想在这一行混了。

    唐云谦二话不说掏出手机走到窗户边给南城警察局的局长打了一通电话。

    之后,他又给简森打了

    一通电话。

    简森大半夜的找到了医院院长,将他载到了医院。

    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

    医院的院长和警察局的局长都赶到了医院。

    院长是认得唐云谦的,他连忙上前谄媚的跟唐云谦道歉。

    而警察局长也将他的人遣到门口,亲自解决这个案件。

    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后,院长对值班医生一通臭骂。

    虽然直到最后,值班医生也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是个什么大人物。

    不过在院长以开除他为由的胁迫下。

    那医生不得不跟唐云谦道了谦。

    这次闹剧平息后,唐云谦再回到病房的时候已经快凌晨两点了。

    南笙还在安静的躺着,没有任何转醒的迹象。

    凌柏声也跟在唐云谦身后走了进来。

    唐云谦冷声:“出去,这里不需要不相干的人。”

    凌柏声站着没有动。

    唐云谦回头:“要我赶你走吗?”

    “唐云谦,在南笙面前,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唐云谦盯着他没动。

    凌柏声不似刚才在外面时那么冲动。

    心情平复后,他终于能冷静的跟唐云谦对话。

    白天从医院离开的时候,他心里是带着悲伤和愤怒的。

    可后来自己一个人在宾馆里呆了一会儿后。

    他想通了。

    他这次回来是来找唐云谦谈谈的。

    可没想到会正好碰上在跟医生打架的唐云谦。

    原本平静的心情因为唐云谦的冲动又被搅乱。

    所以才会有了刚才那场争吵。

    可一旦再静下心来,凌柏声还是可以找回初心的。

    他是来跟唐云谦谈谈的。

    “我不是来找你吵架的。

    更不想在南笙面前失礼。

    跟南笙相处了五年,南笙的心思我知道。

    她总是顾虑很多事情。

    为这个考虑,为那个考虑。

    怕伤害这个,怕伤害那个。

    可她从来不知道,其实最受伤的人是她。

    而她想要保护的这些人每个人最希望的都是她能好。

    她在乎的所有人其实都有能力保护自己。

    其实刚刚你说错了。

    一开始,我的确是因为她长的像我前妻才会救她。

    但我最后想娶她绝对不是因为她长的像我前妻。

    我脑子里的意识很清楚。

    我能分得清她们两个不是同一个人。

    我爱南笙,是因为她的善良和隐忍。

    明明就是很普通的一个女人。

    可是她带给人的正能量却是无穷的。

    我承认,我很卑鄙。

    为了得到她,我一直在用她对我的感恩绑架她。

    她劝我找女朋友,过我自己的生活。

    可我从来也没有听她的话。

    我知道,我在她身边耗的时间越久。

    她就会越愧疚。

    慢慢的,她终究会来到我的身边。

    甚至一开始我对登儿好都是有目的的。

    我以为,我对登儿好,登儿会喜欢我,会希望我给他做爸爸。

    可是后来,一切都变了。

    我不再是为了娶她而喜欢登儿。

    这个从襁褓里被我抱大的孩子,我是真的疼他爱他。

    哪怕一分一秒看不到他我都会想他。

    我出差学习的时候,会想着给他带礼物。

    即便南笙不在,我也会给他打电话。

    我一直都很后悔我为什么那么晚才看清楚自己的真心。

    南笙和登儿,早就已经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甚至比我爸爸还重要。

    我想要跟他们一生一世都在一起。

    没有任何目的,就是因为爱他们。

    可我也知道,南笙还不爱我。

    在你出现之前,南笙答应过我,她会努力爱我的。

    我信了,我也在等。

    可后来你出现了,你毁了我的生活,掀翻了我的未来,毁灭了我的希望。

    你一下子把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全都带走了。

    你掏空了我的人生。

    南笙和登儿不在的这几个月。

    我忽然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除了每天在医院里,我就像是一具空壳一样。

    我是个医生,每天都能给别人治病。

    可我却医治不了自己的病。”

    凌柏声说着脸色竟有些煞白。

    他伸手扶住病床

    的边缘。

    “唐云谦,你猜猜我有多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