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修真小说 > 绯色豪门,老婆乖乖回家 > 第185章 老照片中像极了南笙的少女
    “汉阳他爸妈。”

    南笙愣了一下:“汉阳的爸妈怎么会去了马来西亚?”

    “哎呀,你不知道,现在这老两口太可怜了。

    他们老两口住在一套不算大的别墅里。

    雇了一个阿姨照顾他们踝。

    汉阳的爸爸得了老年痴呆,常年需要人照顾。

    汉阳的妈妈因为过惯了这种富太太的生活耘。

    突然去了马来西亚后,离开了她从前的圈子。

    没有人陪,也没有金钱挥霍,憔悴了很多。

    原来汉阳的妈多精神呀。

    现在看起来真的就像是个六十岁的老太太。

    她看到我的时候一直在哭。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卢斯宙把他们两口子送到那里去的。

    卢斯宙嫌汉阳的妈太爱多管闲事。

    总是对集团的事儿指手画脚。

    所以,他就在开董事会的时候,将她踢出了董事局。

    之前的时候卢斯宙也有这种想要把他姐赶出集团的想法。

    但是因为汉阳手中握着不小的股份。

    他们母子俩加起来的股份份额不必他少。

    所以这事儿也就一直没能成行。

    汉阳死后,她母亲本想继承汉阳的财产。

    可是公证处的律师说这笔遗产当年汉阳已经做过公正了。

    但是因为他找人拟定了一份保密协议。

    所以汉阳的妈也查不到这笔遗产到底给了谁。

    一开始她还怀疑过你。

    可是后来听说你也出意外离开人世了。

    她就又去了一趟。

    结果发现她还是继承不了。

    后来用了很多方法都没有用。

    卢斯宙嫌她太能惹事儿,所以就将他们老两口直接送到马来西亚养老去了。

    其实呢,我也不是很喜欢阿姨这个人。

    想起来当年她嫌弃你跟汉阳在一起时说的那些难听话,我就烦她。

    但是看到她现在可怜的处境,我又有些同情她了。

    老两口费了心养大的儿子,还没等到留下个后代就这么走了。

    他们老两口的后半生只能依靠着个从来都跟他们不合的弟弟。

    加上叔叔现在又得了这样的病。

    想想人呀,真是风水轮流转。”

    南笙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

    她转头看唐云谦,他淡然自若的对她摇头笑了笑。

    她抿唇,什么也没有说。

    “我给阿姨留了一个电话。

    我告诉她,将来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就给我打电话。

    就算我不能一直代替汉阳守在她身边照顾她。

    但我帮汉阳给她们养老送终是没有问题的。

    你觉得我这样做怎么样。”

    “恩,挺好的,如果你有什么做不了的就告诉我。

    不管当年她对我怎么样,可是逝者为大。

    过去的一切我打算不再计较了。

    只要他们有需要,我跟唐大叔也会尽量帮他们老两口的。

    对吧,云谦。”

    唐云谦挑眉笑:“你说了算。”

    “哟,这甜蜜的两人,我可真是看不下去了。

    东明,要不咱们先走吧。

    我怕再看下去要被两人酸出口水了。”

    景昕在一旁打趣了起来。

    南笙坏坏一笑:“酸出口水?你确定不是馋出口水吗?

    你老实交代,这么着急的要把我舅舅约出去。

    你们两人是不是还有别的约会?”

    “哎呀,南笙,我怎么从前没发现你这么坏。

    你最近心情未免也太好了啊。

    没事儿就会调.戏人。”

    靳东明也抱怀:“你这状态好的,让我觉得好像是回到了五年前。

    怎么了,难道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值得庆祝的喜事儿吗?”

    “恩…有喜事也不告诉你。”南笙故弄玄虚。

    “真有啊?说来听听,听完我就走了。”

    南笙坏坏的晃了晃脑袋:“就不告诉你。”

    “行,你行,你记住了啊。

    下次你想告诉我我都不听。”

    靳东明笑着起身:“景昕,咱们走啦。”

    景昕站起身拍了拍唐云谦的肩膀。

    “云谦哥,辛苦,继续照顾你这小娇妻吧。”

    “行了,走吧。

    对了,你嫂子生了个大千金我还没来及去看呢。

    帮我跟你哥哥和嫂子道声喜。

    等南笙出了院,我带南笙去看他们和孩子。”

    “

    好嘞,话我一定带到。

    你到时候跟我哥再另约时间吧。”

    靳东明和景昕离开,南笙坏坏的问道:“大叔,你看我舅和景昕有戏吗?”

    “我觉得喝喜酒这事儿绝对是指日可待的。”

    南笙抱怀心里有些欣喜:“我舅能找这么一个好老婆,真好。”

    “好老婆,咱们商量件事儿呗。”

    唐云谦从沙发边来到床边坐。

    “今天心情好,说吧。”

    “这次出院回了家以后,咱们能夫妻合体了吗?”

    南笙白眼一翻,抬手指了指他脑袋。

    “大叔,你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

    成天都想些什么呢。

    你敢想点对国家和人民有益点的事儿吗?”

    “那种事情不用想,直接做就可以了。

    可老婆我不能扯过来直接做啊。

    我现在命里啥也不缺,就缺点你。

    你就赶紧补补我呗。”

    “吭。”南笙挑眉:“不行,你儿子还没接受你呢。

    什么时候你能让你儿子接受了你,我就什么时候考虑这事儿。”

    “那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儿子一辈子不接受我。

    我就一辈子没媳妇儿抱?

    南笙我跟你说,你不能这么偏心眼儿。

    同样都是男人,你这么做对我太不公平了。”

    “大叔,你这样看起来好像怨夫哦。”

    唐云谦白她一眼:“你要是我的话,你试试怨不怨。

    我容易吗,这么大岁数娶上个媳妇儿,连睡都不能睡。”

    南笙只是咬唇呵呵的笑,却什么也不说了。

    她在想,这些年她一直跟登儿一起睡。

    登儿也四岁了。

    是不是该考虑让他自己一个人睡了呢?

    唐云谦无精打采的又缩回了沙发里坐下。

    他在想,他这儿子猴精猴精的,该怎么把他拿下呢。

    真没想到,他唐云谦也有载到男人手里的一天。

    最气人的是,这男人还是他自己种出来的。

    出院后,唐云谦亲自开车将南笙接回了云水山庄的别墅。

    正好赶上周六,登儿和小爱都在。

    看到南笙回来了。

    正在庭院里跟连姨浇花的登儿扔下玩具水枪飞也似的奔向南笙。

    那热情劲儿是南笙从来没有见过的。

    “妈妈…妈妈…我想死你了,你怎么才回来啊。”

    南笙弯身把登儿抱起。

    登儿竟然难得的趴在她肩膀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哎哟,我的好儿子,你这是怎么了,还哭上了啊。

    是不是幼儿园里的小朋友给你气受了。

    还是又失恋了?”

    “才不是,我才不会失恋。”登儿大声喊了一嗓子。

    可是却更紧的抱住了南笙,声音甜甜腻腻的。

    “我是想妈妈了,特别特别想。”

    “恩,妈妈的儿子果然没有白养。

    儿子,你的热情和想念妈妈收到了。

    谢谢宝贝这么贴心的想着妈妈。

    现在赶紧把眼泪擦干。

    咱们不是说好了吗,男儿有泪不轻弹。”

    登儿点了点头,一手擦眼泪,一手还圈着南笙的脖子。

    他轻声在南笙耳边道:“妈妈,我现在可以体会小爱妹妹为什么总是因为想妈妈而哭了。

    没有妈妈的感觉一点也不好。

    妈妈,你以后不许忽然间就跑掉一个人去旅行。

    我会受不了的。”

    “好。”

    “拉钩。”登儿伸出小手。

    南笙抓住登儿的小手跟他摇晃着拉钩盖章。

    小爱怯生生的叫了声:“阿姨。”

    南笙放下登儿,揉了揉小爱的头:“小爱,好久不见啊,你有没有乖。”

    “小爱很乖。”

    “恩,好孩子,走,跟阿姨进屋去。”

    南笙一手扯着一个小精灵进了别墅。

    连姨见她回来,赶忙回去将正在熬着的汤给她盛了一碗放到了桌上。

    南笙进了客厅看到茶几上摆着很多相册。

    看起来都有些年代了。

    此刻桌上打开的相册中,是四个年少的少年和三个年纪不大的小女孩儿在河边的合影。

    其中一个小女孩儿身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扎着两条马尾辫,手拉着年少的唐云谦甜甜的笑,那模样像极了眼前的南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