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精品小说 > 沉溺(肉文) > 分卷阅读8
    一些很特殊的装置,好像是要挂什麽东西,又看了盖在自己身上黑色的蚕丝被、黑色的床单、黑色的枕头,这些黑色是让人感觉到高贵的,不是那种死气沉沉的黑色,我坐起身来,,我看见了墙上有50寸的液晶电视,电视的前面摆放在一组米黄色的沙发、透明长茶几,而小客厅(电视)那边右方感觉好像还有一个阳台,我看见阳光从外面照射了进来,再把视线退回来,地板是采用黑色磁砖,从床到电视的中间,两边的墙壁,系著黑纱,我想是睡觉时可以把黑纱放下来,格开房间布局的小巧思,床在中间,而我的右手边,整个墙面上都是搂空的正方形格子,格子里面有放一些东西,放了尿布、鞭子、扩肛器、一根根立起来的假…等等。格子只到黑纱那边,并没有延伸到小客厅那边去,不会让人觉得突兀、也不会多占空间,而我的左手边放了一座马的模型,跟真的马一样的高度,可是马背中间却有凸起来的一根,我露出疑问的表情,百思不得其解为什麽我会这里。

    「这是哪?现在又是几点?」他,坐起身来,右手抓了抓头,为什麽屁股里面有一种满满的感觉,很像有什麽东西放在我的体内一样。萧霸琰才刚睡醒人还在恍神。

    「这是我家。现在时间早上10:15。」原来李墨辰,偶尔睡觉时会把棉被拉起来盖住自己的头,所以刚刚萧霸琰才没有看到他。

    「你…你怎麽在这里。」微微的棉被拉高,盖住自己的胸膛。

    「什麽你?我是你主人,这是我家,你昨天在副驾驶座睡觉了,我抱你上来的。」

    李墨辰,坐起身来,原来盖在他身上的棉被则滑落至腰际,他看著萧霸琰,解释著。

    「你刚刚说10:15,上班迟到了,」我可不想打破我准时上班的纪录,慌慌张张的从床上跳起来。

    「今天是礼拜六。」他就像是在看闹剧一样,看著萧霸琰慌慌张张的样子,然後默默的丢了一句。

    「喔!那就好。耶?!!为什麽我没有穿衣服?」我一听到李墨辰说今天是礼拜六,突然放松了下来,ㄧ放松下来,我突然觉得为什麽我身体凉凉的,低头一看,我竟然没有穿衣服!!!

    「我习惯裸睡,我也不喜欢我的枕边人穿著衣服睡觉。」他,拉开棉被,双脚同时踩地,站起身来,看著他。

    此时萧霸琰快速的躺回床上,拉起棉被,盖住自己的身体,只露出脸来,眼睛一斜,他看见李墨辰双腿中间深色狰狞的巨大,他的视线往上移看见他的腹肌,更往上移我对上他的视线,移了视线,我看见他的手臂上有结实的肌肉。

    「还满意吗?」他看著他的眼睛,一直往自己身上看来看去,声音有点笑笑的问著他。

    「身材很好。」萧霸琰,眼睛不敢乱瞄,眼睛看著棉被,回答他。

    「起床吧,也不用盖了,昨天你的身体我都看遍了,我带你去刷牙、洗脸、洗澡,在去楼下吃饭,然後再带你四处参观一下。」他往前走了几步,然後回头看了一下他,示意他赶快跟上。

    他愣了一下,想说昨天都被看过了,也没有什麽不好意思的,就赤身裸体跟著他去刷牙洗脸─。

    作家的话:

    这次我用了小画家,简略的画了一下位置。

    ==我怕我打的太过复杂,大家会看不懂。

    ”虽然,图真的蛮丑的,还请大家多多见谅

    最主要是想大家知道哪些位置放什麽。

    13

    「起床吧,也不用盖了,昨天你的身体我都看遍了,我带你去刷牙、洗脸、洗澡,在去楼下吃饭,然後再带你四处参观一下。」他往前走了几步,然後回头看了一下他,示意他赶快跟上。

    他愣了一下,想说昨天都被看过了,也没有什麽不好意思的,就赤身裸体跟著他去刷牙洗脸─。

    -------↑-----前-------情------提-----------要↑---------------

    他在身後跟著李墨辰,他看著李墨辰一直往电视的右角落走过去,想说他是睡昏头了吗?要去撞墙?结果他看李墨辰把那一面墙给推开─。

    「这是暗墙,里面是浴室/厕所,进来吧」

    浴室的门口设在右下角落,而他们踏入时,他们的右手边则是墙壁,这面墙壁可以按照主人的需要变成镜子或者一般墙壁,而此开关就在这面墙的右下角。

    在他们对面才是洗手台(右上角),而洗手台的上面放著一面镜子,而洗手台的左边有坐、蹲式的两个马桶、蹲式马桶的前方墙壁则黏著一个半身镜子,站著的时候只能照到下半身,左上角则是一个用透明玻璃围成正方形的淋浴空间,而左下角则是浴缸,浴缸的大小能够容纳4个成人,而浴缸的右中间,也就是他们两个人的左手边,有两大玻璃罐靠在墙壁上、放在地板上,一个玻璃罐里面呈现出粉红色、另一罐则呈现淡蓝色,看起来很美,而旁边倒放在一个漏斗,漏抖塑胶管比其一般的还要长、旁边又放一个有把手的小杯子。

    「比起房间,我更喜欢这间浴室。」萧霸琰伸了一个懒腰,轻轻的说著。

    「怎麽说?」李墨辰则是看向他。

    「你看浴室的灯,是暖黄色,一进来就让人有放松的感觉」用手指指了灯。

    「这浴室的灯也可以换成白色、黑暗色、红色的。」李墨辰把这些灯可以换的颜色,跟萧霸琰讲。

    「为什麽蹲式的马桶前面要放镜子,是怕对不准吗?」观察了许久,想不通才问李墨辰。

    「以後你就会知道了」不做正面回答,打发他。

    「为什麽这边要放两个玻璃罐,还有颜色,旁边还放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漏斗」

    「以後你就会知道了」还是不做正面回答。

    李墨辰,之後就完全不想理他了,开始刷牙洗脸─。

    「我好了,你先刷牙洗脸吧,再来看你要不要洗澡,你昨天没洗,你的行李箱在外面,我先下去楼下准备吃的。还有你体内的弹珠,私自不准弄掉。」他看著他,音调平平的跟他说著就直接走出去了。

    「这家伙是怪人─。」他左手拿著牙膏,右手拿著牙刷。心里想著昨天训练的时候,还很凶,今天的态度却很不一样,现在的年轻人真是难捉摸,摇了摇头。

    「弹珠?!!」他不说还好,我真的忘记我体内有弹珠的事情…不去提起还真的会忘记,被提起现在做什麽事情都感觉怪怪的。

    刷牙洗脸完,我淋了一下浴、洗了头,忽然整个有种重新活过的感觉,洗完真舒服,我擦乾来身体,用浴巾围在我的腰际,踏出浴室的门。

    我看见李墨辰穿著休服,坐在沙发上,看著电视,茶几上面摆了好多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