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精品小说 > 沉溺(肉文) > 分卷阅读10
    「没有。」

    转身往门口前进时,突然看到挂在门上的小黑板─。

    「对了,以後我会把每天的作业,写在黑板上,你上来四楼的时候,就按照我黑板所交待的去做。」他细长的食指,指著小黑板,转身回去跟萧霸琰讲,然後往另一边的楼梯走上去。

    五楼的格局三分之一是浴室,三分之二则有摆放一些东西,右手边也是格子,专门再放一些调教的用品,左上角放著狗笼、“└”由两块木板所组成,直的“│“头跟手会被固定在这,而身体则“─”跪在这上面,而另外靠著墙壁的有“X”的东西,四个边边都有皮革,可以把人紧紧的铐在上面,而在X的旁边有著由三块木板所组成的三角形,而三角形的顶部,有这小圆圈的痕迹,好似上面可以放什麽,三角形的上方有两个挂钩,可以挂著什麽东西,而在中间的位置,天花板上面有块皮革,而皮革的四周则有铁子。最特别的道具在浴室里面有200公分高的立体的长方形,里面注满了水。

    “这边的气份比刚刚在四楼还要沉闷,好像如果来到这边真的会很惨的感觉“

    萧霸琰摸摸手臂的想著,心里却很害怕如果有天不小心来到这边,不知道会怎麽样。

    「少犯错,就没有机会来这边了,所以别担心太多。」眼睛看像萧霸琰,他以为他这样的说法,萧霸琰就会比较安心…

    而萧霸琰此时心理…少犯错,如果真的不小心…不就会被…。从头到尾抖了一下。

    「去四楼今天的调教课程要开始了。」他率先往四楼的楼梯走去,完全不等他。

    作家的话:

    还是又画了简图,

    不过我画面完,感觉道具还蛮少的。

    按照剧情的走向,以後如果还需要什麽东西会慢慢写进去的(握拳)

    简图就请大家看一下,了解就好~”~

    15

    一到达四楼,两个人一前一後的先後到达。

    萧霸琰跟在李墨辰的身後,心里一直有点害怕、不安、期待、兴奋。

    中午12:00

    「去更衣室把衣服脱下来」双手环胸,身体靠在一旁的不绣钢的台子上,眼神锐利的看著他。

    更衣室左边墙壁都是一格一格的正方形格子,一半的格子里面都放有各种材质的内裤、丁字裤、看起来不像的内裤,有些内裤上面还有连著一根,有大小、粗细、长短,有几格则放著皮革面具,有些则放著袜子、丝袜、网袜,一格里面则放著胸罩,一格则放蝴蝶结,右边墙壁则有个横杆,上面则挂著一些黑色紧身衣,一半是连身、一半则到大腿、有些黑色紧身衣重要部位上还会开各小洞。而这些紧身衣的下方,则摆著几双鞋,军靴、高跟鞋。

    我推开更衣室的门,踏进更衣室,微微转身轻轻的把门阖上,我大略的看了一下更衣室里面摆了什麽款式的衣服─。

    「这件黑色皮革丁字裤里面还连著一根不算小的老二」,看了一下,往左右拉扯了一下,又快速的把它丢回原位。

    如果我穿了这条内裤,我想我应该会痛死吧?!真的有人会穿上这种内裤吗?!

    「这边还有黑色的紧身衣,为什麽这件重要部位都有洞,是买到便宜货吗?」摸摸材质,触感还不错,可惜阿竟然破洞了,摇摇头。

    「逛街阿?赶快出来!」门外面突然传来了充满威严的催促的声音。

    「!!!」还正看的高兴,突然被吓了一跳,身体整个都弹了一下,冷静下来才发现李墨辰在催促了,赶紧脱光衣服。

    要推开门走出去时,发现门竟然有一面大镜子,镜子的左边有著红色大字的写著“保持最佳,狗样”。

    「保持最佳,狗样。」默默的念了这一行字,念完後,朝著镜中整理仪容整洁,推开门。

    推开门─。

    看见李墨辰拿著宽约5-6cm的黑色条拍,长约20-25cm,又拿握著条拍,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的放在左手上,眼神很锐利的看著刚从更衣室出来的人。

    看李墨辰拿著条拍,头低低的,慢慢的往李墨辰的方向走去,然後站在他身前,一附手足无措的样子。

    「嗤。未经调教的狗也会用两只脚走路、站著,看见主人在身前,也不会叫的。」嘴角挂著笑,笑容没有传达到眼,眼睛反而有点生气的看著身前的人,声音则是不带一丝情绪。

    「主人,对不起。」听见主人怎麽一说,快速的摆好狗姿,头朝著李墨辰的方向,心里面,则是很不安,一直在揣测主人是不是在生气了?

    「没看到更衣室里面的镜子上写著,“保持最佳,狗样”吗?」拿著条拍,用条拍触碰著狗奴的背部。

    「报告主人,狗奴有看到。」头低低,还是不敢看著他,只看著地板回著他。

    「啧。狗也会说人话?」原本靠在诊疗台上的身体,左手拿著条拍,往狗奴的身後走去,蹲下,伸出右手把狗奴的睾丸往後一拉,左手拿著条贴,条拍贴著睾丸上上下下、深深浅浅的移动著。

    嘶────萧霸琰发出的声音。

    不能说话,那是要用写字吗?如果写字,有可能会被主人骂说「狗也会写字吗?」,比手画脚,我手跟脚都在地板上,怎麽比手画脚。萧霸琰心理一直在跟自己对话著。

    「是,就汪一声、不是,就汪两声」说完话,原本抓著睾丸的手,往前伸,把狗大力的握住,松手,看著痛到缩在地上的狗,又往狗奴的身前站著。

    「当我的狗很丢脸吗?」双手环胸,对著刚刚痛到缩在地上,慢慢把狗姿摆好的狗奴说著。

    「汪汪。」用最小的声音叫了两声,耳朵还泛红。

    「叫那麽小声,是要给蚂蚁听吗?」前面一句用著不大不小的音量说著,後面那句,大声的问了萧霸琰。

    「汪汪。」萧霸琰用最大音量,让房间的四个角落都听的到。

    「我什麽时候教过你,头是往下低?头给我抬高、下巴微缩、腰压低、屁股抬高、手脚与肩同宽。」

    头抬高後的视线,只能看到李墨辰的大腿。

    「爬去浴室。」下了命令,萧霸琰先往浴室的方向爬进去,而李墨辰这跟在他的身後,若有所思的看著萧霸琰。

    浴室很宽敞,四周都有镜子,一踏进浴室最先看到的是洗手台,左边则是经过设计,摆放很多道具,左墙的对面则是镜子,而右手边中央的位置则摆放一个蹲式的马桶,马桶後面的墙壁则挂放著专门在浣肠的器具、花洒也是放在那边。

    「蹲在镜子前,双手放在膝盖上,双腿往左右分开。」李墨辰从左墙那拿出一个正方形的小盒子,放在萧霸琰的股间。

    「屁股不要做到那个盒子上,屁股抬高一点。」一边说著一边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