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精品小说 > 沉溺(肉文) > 分卷阅读11
    起乳胶手套,戴起来。

    「把弹珠排出来。」跪坐在萧霸琰的身後,一只手把萧霸琰的下巴抬起来,强迫他看著镜子,然後一手则玩弄著萧霸琰胸上的小红点,用指尖抠著小红点的中央、大力的捏住,又轻轻的抚过…。

    「恩…」赶紧咬住下唇,不让一丝声音再跑出来,专心用力的把弹珠给排出来。

    「恩…啊!!!」玩弄著小红点,手又往下伸,指尖轻轻的抠著老二的眼睛,感觉到它快要精神抖擞时,又施点力把他握住,让它软了下来,一直重复著。

    「排好了?」一段时间过後,李墨辰朝镜中问了一脸欲求不满的萧霸琰。

    「汪。」被主人这样弄著,什麽也没有多想的就回了李墨辰。

    「把屁股擦乾净、摆好狗姿、等我。」丢了一卫生纸给他,拿起盒子,数著沾到粪便的弹珠,数完後脸色不是很好的,把盒子、手套一并拿到洗手台内。

    作家的话:

    话说,浴室的部份,我重复打了三次。

    电脑当掉,然後加上我自己没有边打边存档的习惯。

    16

    「弹珠一开始是40颗,昨天掉了两颗,所以你要排38颗出来才对,为什麽才37颗?开口解释」看著已经擦好屁股,摆好狗姿的萧霸琰,双手环胸的问著他。

    「主人…我…我不知道。」一直在回想昨天,再哪个时候把东西给弄丢的,想了很久还是不知道。

    「我带过那麽多奴,第一次遇到有奴会敢把我调教的东西给弄丢的,还不知道在什麽情况下不见的!」

    「是我的态度让你感觉我好欺负,或者是我对你太好,所以才不把这事放在心上吗?」拿起刚刚放在一旁的条拍,嘴角带著笑。心想第一次的训练就弄成这各样子,如果不给他一个教训,以後,还不知道会成什麽样子?

    「汪汪。」主人,我…我不是故意的,请原谅我。萧霸琰在心里说著,不敢在主人为经许可下开口讲话。

    「站起来、双脚打开、双手把自己的狗按在肚上。」拿著条拍,朝旁边空挥了几下,嘴角一边往上扬,眼神却很凶的看著站起来的他。

    萧霸琰按照李墨辰所说的摆好,看见李墨辰拿著条拍,大力的往旁边空挥了几下,

    他害怕到身体微微颤抖,他感觉的出来,现在不会有多好的事情发生。

    咻───啪。李墨辰拿著条拍,往萧霸琰双腿中间,由下往上的打萧霸琰的睾丸。

    他疼的跳起来,两手马上按住被打的部位,然後跪在地上,脸色发白,眼眶迅速布满泪水。

    「还有一下,赶快站好。」就算看著他痛到跪在地上、脸色发白,他还是说了依句残忍的话。

    「主人,以後…以後不会再发生这种情形,不要打了。」跪在原地摇了摇头,下一秒跪著爬过去他的身旁,拉著他的裤管,大力的摇著头,眼泪掉了下来。

    「乖,最後一下,这是为你好,为了要让你长记性。」眼睛看著萧霸琰,李墨辰蹲下身,用著大拇指擦掉他滑落下来的眼泪,摸摸他的头。

    「这一下是一定要打的。」对著跪在地上不肯起来的萧霸琰说著,李墨辰并没有因为萧霸琰痛到哭出来就不打了,还是坚持著两下都要打。

    听到这句话,萧霸琰一、两分钟後才从地上慢慢的站起来,摆好姿势,按住自己狗时,则闭著眼睛,身体大大的抖著。

    咻───啪。第二次还是打在刚刚一样的位置,也没有因为萧霸琰哭出来力道就放小,相反的还比刚刚第一下大力。

    被打完的那一瞬间,萧霸琰立刻跪在地上,双手按住睾丸,想减轻疼痛,本来眼眶已经没有泛泪,因为这一下,眼眶又布满了泪水─而李墨辰惩罚完後,蹲下身一手按住萧霸琰的睾丸,温柔的说著「乖,不痛了」,一手则擦乾他的眼泪。

    「主…人…很…痛。」本来是一滴一滴像下小雨的眼泪,被李墨辰怎麽轻声细语的哄著,眼泪就像瀑布一样,夺框而出。

    「主人不痛,是你痛。乖乖」抱著萧霸琰,拍拍他的背,难得开口说了一个不算笑话的笑话,哄著一个30岁的男人。

    过了二十分钟後,等他的情绪比较缓和时,才开始下一个课程。

    作家的话:

    17

    李墨辰站起身往左墙拿一条绳子,走到萧霸琰身後,把他的手抓往背後,把萧霸琰的双手绑在背部,萧霸琰一脸茫然的不知道李墨辰在做什麽,等到绑好手萧霸琰的双手後,李墨辰把萧霸琰公主抱,往放著浣肠区靠近,然後帮萧霸琰摆好狗爬式,把他的头贴在地上。

    「接下来就是灌肠的课程,不要害怕不会痛。」从左墙的暗柜里面拿出一瓶的润滑剂、还有肛塞,放在萧霸琰的脚下,然後坐在萧霸琰身後,帮自己的右手戴上无菌手套,拿起润滑剂朝右手倒了一些,伸出右手食指,往萧霸琰的粉嫩菊穴前进,菊穴很紧要施点力才能进去,慢慢的往菊穴深处开发,因为润滑剂的冰冷还有异物入侵,让萧霸琰很紧张把李墨辰的食指紧紧咬住─。

    「不要怕、深呼吸、吐气。」食指被菊穴咬的很紧,很难往深处,能感觉到萧霸琰的紧张不安。

    「唔。」食指在那,有种快要大便的感觉,又能感受到它往自己深处前进,它越往自己体内伸出,身体就不自觉的向前。

    「不要动,很好。」自己的手越往他的深处,他的身体就一直向前,拍拍他的屁股,暗示他不要再往前,在菊穴的食指能感受到他的放松,说了句称赞他的话,然後伸出第二指往菊穴,原本已经放松的身躯,又慢慢的变得僵硬,菊穴也紧紧咬住不让它在前进。

    「放松。」一手拍拍他的屁股,试著移动在菊穴内的手指,还是被紧紧包围住,皱了皱眉,有点无奈的看著眼前的屁股,无声的叹了口气,然後一手往双腿中央,轻抚著睾丸、握著阴茎上上下下,试著移动手指发觉菊穴已经放松了,握住根部的手退了回来,两只手指一起往深处,屈指、刮著肉壁、退出来、插进去,然後加快速度─。

    「恩…哈…恩…主人…我要…我要。」从一开始的不适应,到现在体内慢慢复苏的欲望。不自觉的摇著屁股,乞求著主人能给他更多。

    不知道自己在渴望什麽,身体不自觉摇著屁股想要更多…更多。

    看著扩张已经差不多了,退出手指,看著还在摇著屁股的萧霸琰,大力的拍了两下屁股,要让他缓和情绪。

    站起身,把挂在墙壁上专门灌肠的软管拿来下来,软管的另一端则在玻璃罐里面,玻璃管里面则放著已经调配好的浣肠液,软管从墙壁上拿下来後,李墨辰在软管周围涂上一层薄薄的润滑剂,手拿软管,李墨辰没有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