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精品小说 > 沉溺(肉文) > 分卷阅读13
    悌刀很利。」坐在萧霸琰的脚下,手拿著悌刀,面无表情的提醒著萧霸琰。

    「一定要悌吗?这是男人的尊严。」看著李墨辰,有点想耍赖的口气,摆明就是不想悌毛。

    「不悌的话也可以,用拔的,你要哪个?」完全不想理萧霸琰的蠢问题,都已经是他的狗了,还在男性的尊严?丢了两个方案给萧霸琰选择。

    「悌的…。」感觉的出来,主人不想理会他什麽男性尊严的问题,当然要选择悌的,拔的可能会痛死吧?都快要被剃毛了,我竟然还会有兴奋的感觉,真是变态阿。

    李墨辰拿起剪刀,把阴毛通通都剪短,朝著根部上方挤上刮胡泡,仔细小心的刮著,连睾丸周围,刮得很乾净,连肛门也叫萧霸琰转身趴好,让他检查他那边有没有长毛,李墨辰看著萧霸琰重要部位,像刚出生婴儿般的,爱不释手的摸著,眼神里有一丝满意。

    看著李墨辰手拿悌刀一直在重要部位刮著毛,不敢随意乱动,怕等等刮到他自己的兄弟,感受到自己底下的男性尊严慢慢归零,有点失落、又有兴奋跟期待,萧霸琰心想自己真的很下贱,被剃毛还会有兴奋跟期待的感觉。

    「跪起来、跪在镜子面前、双手举高、我要悌腋毛了。」看著仰躺在地上一脸纠结的狗奴,不为所动的说著下个悌毛动作。

    「主人………腋毛可以留著吗?」阴毛被剃就算了,腋毛我想留著,我不想被剃腋毛。皱著眉头问著主人。

    「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麽吗?」心里叹了口气,把拿在手上的剃刀放下,站起身看著已经跪在镜子面前萧霸琰,一两次的讨价还价确实会让人感觉到狗奴是活泼可爱的,但是每次如果都这样讨价还价,就会让人觉得很厌恶,实在是很想把他吊起来打一顿。

    「恩?」我不知道我自己做错什麽了,让主人突然说出讨厌我,本来双手高举著的双手,慢慢的掉了下来,头低低的不敢看著主人。

    「搞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什麽角色,还一直跟主人讨价还价,还会皱眉头给主人看,改天是不是也会爬到我头上洒尿?你在浴室给我跪著好好反省,知道自己错了在咬著条拍过来见我,我去外面的床上等你。」有些气闷,不给教训真的学不乖,讨价还价、还皱眉给我看,如果真的搞不清楚自己的角色,我就让你狠狠的记住,说完话就踏出浴室的门口,朝著床的方向走过去,自己从床底下的暗柜拿起一本书,一边看书一边等狗奴。

    20

    「搞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什麽角色,还一直跟主人讨价还价,还会皱眉头给主人看,改天是不是也会爬到我头上洒尿?你在浴室给我跪著好好反省…」萧霸琰跪在镜子面前,脑中都是刚刚主人对著他讲的话,他现在的状态就像是被主人遗弃的狗。

    「主人,我…我没有…」

    「主人,我不会了…」

    萧霸琰一直喃喃自语的说著,完全不知道他想要表达什麽,过了一会,低下头把落在一旁的条拍咬了起来,然後爬出浴室门口,往床的方向爬了几步,抬头看到坐在床边看著书的主人,迅速的爬到李墨辰的身前跪著,李墨辰从书中抬头看了一眼萧霸琰,又低下头继续看著书,过了五分钟,李墨辰才把书放在一旁,看著咬著条拍,跪在自己身前的狗奴,李墨辰伸出右手,拿走萧霸琰咬的条拍。

    「知道自己错了吗?」拿起条贴,放在一旁,视线落在书上,李墨辰还是没有多大的反应。

    「主人,狗奴知道错了。」头往下低,不敢看著主人,心里有点不安。

    「站起来。」就在萧霸琰站起来的瞬间,李墨辰伸出手,快速的把萧霸琰的身体放在自己的双腿上,萧霸琰呈现一个“┐”的姿势。

    「唔。」有些惊吓的,还以为自己快要摔倒了,这个姿势让他很不好意思,这个姿势不是只有小时候犯错才会………

    「对於自己的错误,主人应该要惩罚多少下,狗奴才会记住?」丢出一个问题问著萧霸琰,右手则摸著白嫩的屁股,摸到最後,跑去逗弄著萧霸琰的菊穴门口,没有进去只是有意无意的触碰著洞门口,看著耳朵又开始泛红的萧霸琰。

    「主人,…恩…决定就好…哈。」被主人这样抚摸著好难受,又不敢乱动,怕又惹恼主人,只能咬著下唇,不让奇怪的声音跑出来。

    「右边屁股40下,这次不用报数」停止逗弄著狗奴,冷冷的说了一个数字,右手放在右边的屁股。

    「狗奴,任凭主人。」被主人那样的逗弄著,他的意识一时半刻还在轻飘飘。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放松,我有允许你夹屁股吗?」用手掌大力的打著萧霸琰的屁股,打的声音很大力因为连站在角落都听的一清二楚,萧霸琰白嫩的屁股渐渐出现红红的巴掌印。被打的萧霸琰因为越来越痛,下意识的夹起屁股想减轻疼痛感,咬著下唇连哼都不敢哼怕惹怒主人。

    李墨辰的手放在萧霸琰的屁股上,一感觉到萧霸琰已经放松屁股,

    又继续大力的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打到20下时,换了条拍,条拍因为是皮革所制的,比用手掌打还痛,加上李墨辰是在惩罚萧霸琰,力道当然不可能比平常还小,才打了五下,萧霸琰痛到身体冒著细汗,身体一直向前挪动,想减轻疼痛。

    啪─啪─啪─啪─啪─。

    「停─停─主人…」大声的喊著,要主人赶快住手,不要打。

    「恩?」停下动作,看看狗奴是什麽原因要叫停。

    「可以换另外一边打吗?」没办法转身看著主人,只能对著地板讲。

    「我刚刚说的惩罚是什麽?」挑挑眉,看著萧霸琰右边已经变红的屁股,反问著萧霸琰。

    「右边屁股40下…」用著委屈的声音,回了主人的问题。

    「那你想可能换左边吗?」李墨辰的声音透露出你怎麽会问这种笨蛋问题?

    「…」不可能,萧霸琰没有讲出口,在心理把答案讲了出来,然後身体就整个放软了。

    「在10下就结束了,乖。」握著条拍的手高举著,快速往下,执行惩罚。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萧霸琰被惩罚完後好像才做完激烈运动一样,身体整个都是汗,还喘著气,李墨辰右手按住萧霸琰的屁股揉著,被揉的萧霸琰整个身体都弹跳起来,挣扎的要起身,不过李墨辰看出他的意图用左手把他的身体压下去。

    「好痛,不要揉了。」才刚被打完的部位还再刺刺麻麻的痛著,还被李墨辰这样揉著,痛到眼框红红的,右边的屁股、左边的屁股形成强烈的对比。

    「揉一揉,明天才不会瘀青。」李墨辰温柔的回著萧